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393章 铁血

第393章 铁血

        大摩人如果看过《珍妮与泰山》,此时此刻或许还不会这么的惊讶,当他们以为眼前的这个天.朝女孩已是瓮中鳖绝难逃出升天时,这个女孩就在视觉和心理上给了他们震撼且吓人的一击——在他们数箭齐发的前一瞬,这个站在树杈上的丫头突然掉了下去——对,没错,她从树上掉下去了,这个状况使得原本准备放箭的大摩人齐齐一怔,一怔的时间并不长,但足以令燕七躲过这次致命的袭击,而这当然并不算完,大摩人的目光下意识追随着燕七掉落的身形,就见她掉落在半空的时候身体突然停止了下坠——竟是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了由这些古树上垂落下来的树藤——这是怎样胆大包天的举动!但凡没有看准,但凡没有抓住,但凡力气不足,但凡这藤子不够结实,她就会摔得脑浆迸裂啊!她就没有想过这后果吗?

        然而这并不算完,这丫头扒住藤子之后立刻一脚蹬在旁边的树干上荡秋千似地摇荡了起来,并且在藤子荡到高处时松开手,整个人被惯性抛飞出去,在半空里拔箭转身搭弓射击,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精准之至地洞穿了他们一名同伴的咽喉,而当这一连串的动作完成之后,她的身形开始迅速下坠,接着再一次准确又有力地扒住另一根树藤,而后继续一脚蹬树地悠荡起来。

        大摩人被燕七行云流水的躲避并反击的行动惊呆了,以至于浪费了一次大好的狙杀她的机会,直到燕七再一次洞穿一名大摩人的咽喉时,这些人才猛然间反应过来,匆忙搭起箭来追着她射击。

        大摩人熟悉山林没错,可这些使者在国内位尊身贵,有谁会经年累月地生活在山林里?大摩人可以在任何人面前因此感到自豪,唯独在燕七面前没有资格。这里生的都是些什么树、树上的藤有多大的承受力,燕七再了解不过。

        利用这一手攻了大摩人一个错愕,待大摩人反应过来时燕七却不准备恋战,借助树藤在林间飞快地悠荡,以脚蹬在树干上可以及时改变方向避开大摩人的箭击——这当然也只是暂时的,乱箭不易躲,她要做的只能是在自己被更多的箭射中前尽可能地消耗掉对方的箭支。

        又一箭射中了燕七,直接钉进上臂的肉里,好在没有伤到骨头,但这箭上所带的力道却非常大,使得燕七在半空顿时折了个方向,而这一变向却是正好让她又迎上了疾射而至的一箭,这一箭正冲着心口呼啸而来,燕七反应很快,极力地将已经失控的身体一偏,但她只能保证让这一箭避开自己的心脏,却还是难免被它射到身上——不过没有关系,现在她已经接近了林子的边缘,只要撑着一口气跑到林外,就至少能被同她逆向而行的萧宸发现。

        所有的思绪只在一瞬间,就在这支箭的箭尖即将接触到她胸前的衣衫时,突然“叮”地一声响在面前——箭尖被什么东西撞上,生生弹了开去!

        燕七甚至都来不及反应,正挂在藤上向后飞的身体忽地就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紧接着一只手从后头伸上来,一把捏住了随后飞至的大摩人的利箭,“松手。”身后的人在她耳畔沉声道,箍着她的身体,蹬着树干轻松地跃上高高的古树树杈,将燕七小心地放下来,低头在她身上看了一眼,而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向着大摩人追来的方向迎扑了上去。

        燕七坐在树杈上,抽出箭来为他掩护和助攻,但显然好像有些多余,这个人扑上去,落下,抬手,“咔咔咔咔”,就像掰断一根筷子般轻易地,掰断了大摩人的脖子。

        剩下的大摩人又惊又怒又惧——这个人是谁?杀神下凡吗?!那冰冷的眼神,那犀利的出手,那仿佛是从修罗地狱带来的可怕气场——从他的眼里他们看不到愤怒,因为没有人会对一只蚂蚁或几只蚂蚁感到恼火——是的,在他的眼里他们就像是几只渺小孱弱的蚂蚁,几只一摁就死得尸骨无存的蚂蚁。

        然后,他就摁死了他们。哪怕他们的手中是用大摩最锋利的精钢制成的虎爪和虎牙,而这爪牙甚至连他的衣襟都碰不到,他轻易地将他们的脸扭到了后背的方向,轻易地将他们的天灵盖击成了碎渣,轻易地折断了他们的脊椎,轻易地让他们毫不间断地死成了流水线。

        弓箭手呢?弓箭手一直在放箭,瀑布横泄似地一股脑向着他包涌过去,可这个人却只用了一根树枝,一根随手折来的树枝就将这些箭悉数挡了开去。

        他挥动着树枝,冒着箭雨大步而来,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不适,就好像这样的箭雨在他的生活里不过是家常便饭,他的脚步带着狂沙的气息,他的衣袂卷着朔风的味道,他的眉目鬓角浸透着骄阳的酷烈和严冬的森凛,这个人——满腔血勇一身战骨,那杀气是入了髓心的,只这么将目光看过来,便能令你由心底寒个透凉,压都压不住那源源不断地上涌的恐惧——这是强悍到无法撼动的气场给予敌人的威慑,在这澎湃的气场覆盖下,连吸进口鼻的空气都带着滚滚的铁与血的腥味。

        大摩的虎爪手们全军覆没在这个人的手底下,现在他的目标是大摩的弓箭手,弓箭手们强顶着这血气与杀气的威慑不断地放箭,放箭,可不管用,他就这么所向披靡地扑过来,仿佛一个人就是一支铁马雄师,瞬间便将弓箭手们冲了个七零八落,树在颤,枝在摇,茂密的林中却不见一只禽鸟,比人类更敏感于气场的动物甚至早已失去了逃跑的*和勇气,瑟瑟地缩在窝里枝间,绝望地等待着被那可怕气场的拥有者杀掉。

        好在这气场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大摩人已经全都死了,一个不剩。

        遍地死尸并没能让杀人者多看他们一眼,他迅速回到燕七所在的那棵树上,把她抱下来,然后蹲在旁边检查她的伤:“没伤到筋骨吧?”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到这儿来的?”燕七问。

        “我今天刚到,听说你们都在猎苑就过来了。”他低头说着,确认燕七腿伤不很严重,转而抬起头来再检查她的肩伤,这一抬头正近在咫尺地对上了燕七的两颗黑眼珠,不闪不避地和她对视了片刻,这才将视线挪向了她的肩,“本想随意走走,却看见壕金在外面乱跑,一副想进林子又不敢进的样子,我怕你出事,就进来看看。”

        “遇马不淑,白好吃好喝地养活着它了。”燕七无语。

        “走吧,找太医给你包扎。”他说着转过身就要背她。

        “阿玥还在林子里,脚腕折了,先去把她带过来吧。”燕七道。

        他便背了她往林中去,走了一阵子,远远看见树上挂着个面带焦急之色的女孩子,燕七叫了她一声,她便立刻转忧为喜地望过来,先是一惊,再是一怔,然后一阵狐疑,最后惊讶得眉眼都要飞了,指着他一声大喊:“——元昶?!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元昶先把燕七放下,然后跳上树去把武玥接下来,看着面前这二位一个折了左脚一个伤了右腿,将身一转,背向着武玥:“上来。”

        “啊?我上去小七怎么办?”武玥看着燕七比她还多伤了肩膀,这也太拼了,受个伤都跟她比着。

        “我可以单腿蹦出去,你就不行了,你脚腕都折了,可不能乱动。”燕七道。

        “那好吧。”武玥向来不矫情,干脆利落地伏上元昶的背,燕七在旁边准备单腿开跳,才一向前跃出,就被元昶一伸胳膊拦腰箍住,再微微一个用力就把她整个人悠了起来,另一条胳膊向前一接,妥妥儿的公主抱完成。

        “后头的抓紧我。”元昶对后头的说。他的两只手占用着,武玥只能自给自足地扒紧他的肩挂在他身后,腿也只能垂着,好在武玥也是从小练功夫练大的,保持这个动作到林外并不吃力。

        负着两个人的重量对元昶丝毫没有影响,大步飞快地向着林外走去,武玥早便忍不住问他:“你怎么从塞北回来了?我爹他们呢?他们不是也早就启程往回走了吗?他们到了吗?”

        “你爹还需带着大军行路,速度比我慢了不少,我是自己回来的。”元昶道。

        “咦?那你为什么回来啊?不在塞北当骁骑兵了吗?”武玥问。

        “塞北的骁骑兵也都回来了,”元昶道,“现在塞北用不着骁骑兵,他们也该回来接受朝廷封赏和百姓称颂了。”

        “啊?为什么啊?为什么骁骑兵不镇守塞北了?!这样行吗?万一蛮子趁这个机会大肆攻城怎么办?!”武玥又惊又急。

        “蛮子?”元昶垂下眼皮,看着怀里被公主抱抱着的公主,对着她翘了翘唇角,“山戎举部迁徙逃亡,失去休养生息之处的他们五年内难成气候;骨貊鞍靼伏首称降,送了各自的王子进京做质子,除非他们族内改弦更张王位旁落,否则便不敢轻举妄动;至于乌犁,他们的王的项上人头,此刻就在我的褡裢里。”

        乌犁王的人头,是元昶的战利品。

        元昶干掉了乌犁的王。

        他说过,不破乌犁誓不还,如今他回来了,他做到了,大破乌犁,枭首蛮王,凯旋而归。

        走到林外,贪生怕死的壕金同志还在那里装模作样地想要冲进林去营救它主人的朋友,瞅见它主子被人抱出来,开心不已地蹿过来用大鼻孔冲着它主子脸上喷臭气,而在它身后不远处,萧宸正骑着马向着这厢跑来,至近前跳下马,看着燕七肩上和腿上的伤,沉着声问她:“谁伤了你?”

        “没事了,伤我的人已经不存在了,”燕七道,“帮忙把阿玥接过去吧,她脚腕摔折了。”

        萧宸这时才抬眼看了看元昶,元昶转过身,把后头扒墙头似地扒着他的武玥亮出来,萧宸伸了伸手,却又缩回来……他有点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把武玥从元昶背上接过。

        武玥倒是没多想,自己小心翼翼地从元昶背上滑下来,单脚立到地上,眉毛因疼痛拧在一起,并且也不介意把这感受介绍给在场的几个人听:“疼死了疼死了疼死了!”

        “你们在这里暂等,我带着小七先回去叫人赶着车带着担架来。”元昶说着直接公主抱着燕七飞身跨上壕金,而后才将燕七放到身前坐好,“能不能驭马?”

        “冇门太。”燕七抓起缰绳。

        “好好说话。”元昶握住她的肩,防止她因腿受伤不能用力夹住马腹而摔下马去。

        “没问题。”燕七翻译一遍,驾起壕金向着营帐的方向奔去。

        武玥和萧宸留在原地目送两人远去,半晌武玥回过头来看向萧宸:“觉不觉得元昶变了啊?”

        萧宸沉默地看她一眼。

        “记得他离开京都去塞北的时候还是个骄纵的国舅爷样儿呢,可现在你看他,感觉完全脱胎换骨了,”武玥伸手在高处比了比,那是元昶肩膀的位置,“不仅人长高了变壮了,连性子都……嗯,怎么说呢,让人莫名地可以付诸信任了,你感觉呢?”

        “嗯。”萧宸道了一声。

        “但你从塞北回来怎么没啥变化啊?”武玥审视他。

        “……我长高了。”萧宸道。

        “好吧好吧,”武玥笑着在他肩上拍了拍,“变得更好固然值得称道,但保持不变、秉承初心也是难能可贵的啊,你说是不是,萧宸?”

        “是。”萧宸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21990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