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399章 层次

第399章 层次

        冲出阵地,狂吼声由四周的观众席上袭卷直下,连地皮上的尘沙都似乎被掀了起来,仲夏略显燥热的风让人心情更为浮躁,几个锦绣兵恨不能举起金刚伞把自己严严实实地罩在伞下。他们的队长和副队长夫夫仍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再之后是两个炮,两个马没有着急,小跑着跟在所有人的最后面。

        “我已经做好被打骨折的准备了。”兵甲边跑边悲观地道。

        “我跟你说,不是我吓唬你,前一阵子马大人家请宴,鲁家四兄弟也去了,后来一帮子人在那儿喝酒打赌,我他娘的亲眼看见那哥儿四个中的一个轻轻松松地就把一根生铁棍给掰弯了!”兵乙咂着嘴摇着头,“你想,这要是人大腿落他手里,嘎叭一声儿……”

        “——别他娘的说了!我尿都快吓出来了!”兵甲手一哆嗦金刚伞险些掉了。

        “真的哎!我在兰亭队有个熟人,上一场他们跟雅峰打,说队里的车碰上了鲁氏四兄弟中的一个,一拳就给怼得吐了血,现在还在床上趴着下不来地呢!”兵丙语气发寒地道。

        “我日我日我日——这特娘的到底是人还是兽啊!”几个兵倒吸冷气。

        “哥儿几个自求多福吧。”兵丁忧郁地道,“这场比赛结束时我们这些人不知道谁才能好生生地走下场去,谁又将是被担架抬下去的那个……”

        “闭嘴!”

        “快滚!”

        “少说丧气话!”

        战战兢兢地,队伍很快冲到了雅峰的阵地前,四个兵有志一同地放慢了速度,眼睁睁地目送他们的队长副队长以大无畏的精神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接着是大无畏的柯无苦,再接着是全队最爷们儿的燕安安,这位临进城门前还转回头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勇敢点啊,我在里头等你们!”

        ……勇敢点……是说说就行的事吗?!四兵现在只想跪下来害怕得抱头痛哭,耳里听见又有人说了一声:“走。”抬眼一看是萧宸,萧宸现在是队里的兵担当,似乎不好意思甩开他们几个先行进入,于是就在旁边耿直地看着他们,眼睛里全是“走不走?走不走?走不走?”

        “走走走!”

        “拼了拼了!”

        “紫阳队我们都干趴下了,还能怕他们!”

        “说不准他们块头太大冲着冲着就把自己腿压断了呢!”

        四兵相互打着气,跟着萧宸进入了雅峰队的阵地。

        “加把劲儿!勇敢点!”燕四少爷在后头挥拳,他和另一马要守在城门外,防止被雅峰队的趁虚而出。

        雅峰队的阵地正如细作提供的资料中一样,是由一个一个大小城廓构成的,虽然新的规则规定了同一种阵地不能重复使用三次,但只要将城廓的布局方式变一变就不算是“同一种阵地”了,大同小异也不违反规则。

        每一个城廓之间都是横纵交错的宽敞的甬道,但握有帅印的雅峰帅肯定不会停留在这样的甬道之上,必然是在哪一个城廓里,于是他们的对手要想取得胜利就只能被迫进入这一个个的城廓中寻找,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一次就能找到雅峰帅,运气不好的话,在城廓里遇到雅峰队其他的队员,那就只好硬拼到底了。

        锦绣四兵挨挨挤挤地跟在萧宸身后,单兵作战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是雅峰的对手,而且赛前的战术布置,武珽也要求他们四个尽量不要分散,四个人打一个或许还能有些胜算。

        四兵握紧手中金刚伞,跟着萧宸鱼贯进入一个城廓大门,正瞅见燕安安同志把个雅峰马瞬杀在当场,这效率也是神了,转过头来还冲他们伸手比出了两根手指,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这个城廓里只有一个雅峰马,燕七跟着兵们跑出来寻找下一目标。

        “不如往深处去,雅峰帅兴许就躲在最里面的城廓。”兵甲提议。几个人怕归怕,但一旦真正到了赛场上,终究是胜负心占据了上峰。

        “万一他们反其道而行呢?搞不准就在最大最明显的城廓里。”兵乙提出异议。

        “我觉得是在最小的最偏僻的城廓里。”兵丙道。

        “远逸你说呢?”兵丁问萧宸。

        萧宸:“我……”

        燕七:“听你的,我们往深处去吧!”

        萧宸:“……”

        一伙人声势浩大地往深处去,左拐右绕兜兜转转,在观众席上铺天盖地的嘘声中泰然自若地结伴前行。

        就这样一直在甬道上走下去吧,兵们心想,走到天荒地老,永远不会遇到雅峰的人熊们,多好!人熊们这会子想必还傻傻地在城廓中枯守着呢吧!哼哼哼,等着去吧!真把我们当守株待兔里的兔子等了吗?!嘿嘿,我们可没有那么——卧槽!那是什么?!那那那——

        拐过一道城墙,出现在甬道另一端的是雅峰队四兵两车两相!

        “轰——”地一声,场边观众的喧嚣声在此刻达到顶点,磅礴的声浪掀得地动山摇,锦绣兵的大脑在此刻“嗡”地一片空白,一个“跑”字尚未出口,便见嗖嗖两道乌光已呈流星之势由自家的炮担当和兵担当手中飚出,直取对方冲在最前的两车,那两车一个疾闪一个挥刀,竟是双双避过了心口五分区,使得两箭只射中躯干,各失一分,并且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两车的速度,依旧以最快的速度野牛一般向着这厢冲来!

        “——跑!”锦绣兵吼了一嗓子——己方六人拼对方八人?!开玩笑!四个人齐刷刷地掉头就跑,而萧宸和燕七的箭却并没有停下,且退且发,利箭如疾喷的水柱般连成串地射向那两个悍车,这么一比却是分出了高低——燕七的箭比萧宸的箭更快更准!从锦绣兵吼出“跑”字到齐齐转身迈出第一步的功夫,燕七已是连发五箭,箭箭中的,任是雅峰车挡避得再快也快不过燕七的手,一箭一分,如同扒衣服般瞬间就将雅峰车身上的分扒了个精光,而最后一箭是奔着萧宸的目标去的——燕七的速度足比萧宸快了一箭,他的第五箭尚未射出,燕七的第五箭已然射到,不到三秒钟的功夫,两名雅峰车已是被风卷残云,当场变成了两具“枯尸”!

        “轰——”

        “哗——”

        场边的观众彻底癫狂了,一时间竟不知是该惊叹于锦绣炮和锦绣兵怪物般的发挥还是该更加卖力地辱骂他们给他们制造更大的压力——一番连自己都不知道代表了什么意义的狂吼过后,观众们重新找回了理智,群情激昂地冲着那两名已阵亡的雅峰车怒吼:“死什么死!冲上去继续干!干死锦绣!杀掉那个炮!杀掉那个卒!”

        理智一点啊你们!锦绣兵们边暗骂边撒丫子狂逃——这一点他们经验十足,对阵紫阳队不就是这么干的?实力不济就靠逃跑多争取些时间,等着他们最信赖的队长前来救他们,在此之前大家要做的就是尽量逃得时间更长些,尽量保存革命的火种。

        而燕七和萧宸也没有恋战,箭法再强,在这样没有遮挡之处的笔直甬道上二对六也是胜算不大——尤其对方那四个兵——鲁氏四兄弟还都有一身强悍的横练功夫,手里更是一人一块大盾牌挡着专为了克制锦绣的炮,硬碰硬实是下下策,于是在射杀对方两车之后两人立刻抽身,拔脚就跑。

        “咱们分头跑,”燕七边跑边和萧宸道,“分散一下他们的火力,然后找机会解决一个是一个。”

        “好。”萧宸看了她一眼,“你小心。”

        “必须的。”燕七也怕被人熊逮着揍骨折啊。

        两人跑至一处岔路,立刻一左一右分头而行。燕七放开步子飞奔,边跑边寻找武珽或是孔回桥的身影,雅峰大部分主力都在刚才遇到了,那么城廓里的人相对就少,武珽和孔回桥如果没有遇到雅峰剩下的人的话,此时应该也还在进出各个城廓搜寻雅峰帅,只要遇到二人中的一个她就可以配合着反守为攻。

        然而不等燕七找到武珽和孔回桥,身后的脚步声却已是越来越近,抽空回了回头,燕七就瞅见鲁氏四兄弟齐刷刷地跟在她屁股后面。

        wtf?!她有这么拉仇恨吗?!你们只是四胞胎不是连体婴好嘛!认真点打比赛啊不要这样形影不离秀手足情好嘛!

        燕七举弓想来个回头射,无奈她只要一回头那哥儿四个就用盾牌把自己挡得严严实实,雅峰的盾是特制的,既大又宽,能把他们人熊似的身形全部遮挡起来,且盾牌在眼睛的位置还会开一道缝,便于举盾的人从缝中观察前方的形势,燕七本想把箭从这缝中射过去,但仔细一看这缝里还衔接了铁丝网,正是为了防止对手拿这缝作文章的,想得还真是周全。

        鲁氏四兄弟跑得很快,身高腿长步子大,加上又练过功夫,那跑起来已经不像是跑了,跟飞也差不了多少,距离燕七也是越来越近,燕七在拐弯处一记疾转,原计划着一拐过来便蹬墙跳起,由高处射击追上来的四兄弟,这么做虽然有可能击中其一,但最终怕也难逃被击杀的命运,不过也总比被追上以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遭活活打死得好,谁知才一转过来就觉眼前一花,燕七反应迅疾地向着旁边一偏身,待定睛看时才见是本队的一个兵,从另一条路狂奔至此,险些和她撞个满怀,结果她躲开了,这兵却没来得及刹住脚,一气儿冲出来向着燕七的来路拐过去,不到须臾便听到一声痛呼,紧接着全场观众就是一阵疯狂欢呼。

        燕七没有多留,有这位伟大的兵队友挡了对方一挡,她又争取到了几秒钟的时间继续往前跑,心中却在奇怪这几个兵是怎么给跑散的,不是说好了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吗?

        一念未毕,便见前面转弯处转过来锦绣的另外两个兵,跑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瞅见燕七迎面过来,拼命冲她摆手:“别往这儿跑!别往这儿跑!有敌情!有敌情!已经死了一个了!赶紧调头!”

        怪不得只剩了俩人,另一个原来也早牺牲了,燕七边搭箭边冲这哥儿俩道:“还是你俩调头吧,我后头追着四个!”

        “——!”俩兵一个急刹车双脚在地面滑出了一截才停下,金刚伞一撑转头就往回跑,“他娘的跟刚才那个拼了!”

        “……”这个时候还顾得上拈轻怕重……燕七跟在这俩身后飞奔,奔过拐弯处,见一名雅峰炮正将手中箭向着这厢射出,锦绣二兵噌地向着地上一蹲,将自个儿的身子全都藏在伞后,正把后头的燕七给亮了出来,燕七的箭出得也不慢,两支箭在半空交错而过,“噗噗”两声,燕七的肩窝正中一箭,整个身子被这股大力带得腾腾腾向后连退六七步,而对面的雅峰炮却是心口中箭,当场阵亡!

        由于被雅峰炮这么一阻,身后的鲁氏四兄弟已然追到了近前,冲在最前头的一个离燕七最近,手中巨盾扬起,挟着泰山压顶之势由上至下地向着燕七重重砸了下来,燕七眼疾身快就地一滚,堪堪将这一击避过,翻身的过程中抽箭在手,起身搭箭便射,听得“当”地一声响,那四兄弟之一竟是动作异常迅速地用盾将自己一挡,使得燕七的这一突然袭击生生地落了个空!

        “拼了——”锦绣两兵抡起金刚伞勇敢地冲上前去,“燕小七你先走,我们顶——”

        一句话还没说完,两人已是被鲁氏兄弟中的两个分别薅住了金刚伞,连伞带人提到近前,瓮大的拳头抡起来——后面的情形燕七已经不忍再看,撒腿就跑,锦绣的烈士们用牺牲换来的血肉之路她说什么也要再挣扎着跑两步,可惜鲁氏兄弟的另两名始终就未停下过脚步,几乎就落在燕七的三四步开外紧追不舍,而七八步之后,燕七身后又已成了四名雅峰兵,一堵肉墙似地轰隆隆向着她碾压过来!

        “杀——”观众们群情沸腾,纷纷站起身挥舞着拳头给他们的四名雅峰兵呐喊助威——杀!杀了那个锦绣炮!那锦绣炮已经杀掉我们好几个人了,必须要杀掉!要狠狠地杀!

        燕七一个人稳稳拉住了全场观众的仇恨,她还没有放弃,她还在坚持着寻找时机,耳里的脚步声更近了,四步,三步,两步,前面又是一处转弯,预备,转弯——起跳——蹬墙——翻……哎?

        翻在半空中的时候却突然被一根胳膊拦腰箍住,带着她又向上拔高了丈余,紧接着人就被抛了出去,耳边听得一声沉喝:“落稳!”

        一股绵劲的力道托着她向前飞出了数米后才消失,她从半空落下来,轻巧地做了个落地缓冲,连翻两记前滚翻后站起身,回头看时正见一柄方天画戟在空中抡出一道光弧,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和几乎要劈裂虚空的力量由上向下劈了开去,鲁氏四兄弟冲在最前的那个举起盾牌拦挡,便听得“当”地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动,那一米八五以上的大块头竟然撑着他手中的巨盾被劈得向后一连踉跄了六七步,若不是身后他的兄弟托了他一把,只怕他还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哗——”全场观众再一次癫狂了——那个替补上场的锦绣兵是谁?!一上场便以惊人的速度从锦绣的阵地里冲出直接奔了雅峰的阵地,一和雅峰队员照面竟然就以一招劈得鲁家兄弟仿如纸片人做的一般!他是谁?!锦绣几时有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兵担当?!等等——他用的武器是方天画戟?!隐约记得两三年前锦绣队中有一个强力车用的就是方天画戟,后来那个车就不见了,这会子……莫非就是他?!原来的那个锦绣车又回来了?!

        场边观众瞠目结舌的功夫,场中却早已是风云突变,鲁氏四兄弟一手执盾一手持各自兵器将替补上场的锦绣兵团团围住,四兄弟同胎孪生,心灵相同,齐齐出手,互补互长,毫无破绽,那重量级的武器挥起来劈过去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仿佛一挥一扬间便能捣毁一堵墙砸陷一片地,四般兵器将锦绣兵所有的退路封死,只一招间便能将他绞杀个粉身碎骨!

        却见那锦绣兵竟是不急不惧,手中方天画戟再次抡将起来,疾风中仿佛有铁马金戈之声,光影里似是具黄沙浴血之色,霎时间一股气吞山河之气磅礴而出,如海啸飓风狂卷而来,偌大的综武场在这气场面前突然间小得微不足道,激烈的综武对战一时里竟似成了儿童之戏——这气场,这风格,这境界,完全——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

        “当当当当”一连串金属交击声响,锦绣兵以一杆战戟接连震开鲁氏四兄弟手中的重武,“砰砰砰砰”紧跟着又是一连串兵器到肉声,从小练就一身硬功夫的四兄弟竟是连抵挡的动作都未及做出,已是被人一气呵成地四记连击重重以戟拍在胸口——要问这四记连击有多重——四个身强体壮个头高的大块头竟是开花般地从原地被撞飞了出去!

        双方从照面到交手,不过是在电光火石间,待鲁氏四兄弟由空中落下,附近裁判手中的旗子已是高高举起:“雅峰兵——四名——阵亡!”

        “哗啊——”全场观众震惊得张大着嘴久久不能明白刚才那短短的瞬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裁判手中高高举起的小旗分明地告诉了他们——那个锦绣兵,只用了一个照面的功夫,就干掉了雅峰的四个兵,干掉了雅峰最强的战力,干掉了令无数队伍在雅峰面前竞折腰的功臣——鲁氏四兄弟!

        只在短短的一瞬间!

        怪不得武珽那货出发前笑得那么鸡贼,燕七心道,也不知道是几时把面前这位放进替补名单的,面前这位倒是更能沉得住气,复学的事信里头竟是只字未提。

        面前这位穿着新亮的甲衣——旧有的甲衣早便小得不能再穿,手中的战戟也换做了综武比赛规定的圆头尖、未开刃的特制戟,即便如此,握在他的手上也带着一股子峥嵘与锋锐之气,由沙场归来重回赛场,就仿似沧海之于湖泊、巨鲸之于鲫鲤,已经和这些青涩的学子们不属一个世界了。

        这位长戟一摆拢于身后,转过头来看向她,即便罩了头盔也似乎能看到那绽开的笑里露出的一口白牙,没有多言,只道:“我们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21990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