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恰锦绣华年 > 第411章 野心

第411章 野心

        燕老太太哭昏过去。

        燕老太爷一双老手在袖子的遮掩下死死握着椅子扶手,却仍遮不住那微微的颤抖,面上强作镇定,努力地梗起声音,一字一句道:“为君效命,乃臣子职责所在,子忱……理当……”

        默默立了一屋子的人中不知是谁没能忍住,低低地一声抽噎,便将老太爷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河西总兵程妥被涂军杀了。

        青年英豪柳参将被涂军杀了。

        康家父子三名将被涂军杀了。

        现在轮到了燕子忱,轮到他去赴那修罗会、杀生场。

        如今外面已将涂军之能传成了鬼神巨力,仿佛谁去都将是有死无生,粉身碎骨。

        这个当口,谁敢去呢?去了就是送死,还未出兵,就已注定了命运。每一个被命运钦定的人,都将在众人惋惜的、仿佛送灵的目光中,踏上那条黄泉不归路。

        可怕,太可怕了。涂军是鬼神之军,终将吞噬一切,改朝换代!

        民间开始渐渐流传起这个说法,皇权更替似乎已是大势所趋,这令涂军的东进更加锐不可当,一路行来,竟是所向披靡几无阻挡。涂军是鬼神之军,谁能战胜得了鬼神呢?既然战胜不了,为何不顺应大势,归附于他?

        识实务者自古不缺,明哲保身者历来不少,于是涂军一路东进一路壮大,待过了伏龙河进入江北地区时,竟也隐隐聚纳了十数万兵众。

        ——再不挡就来不及了!可谁能去挡?!谁敢去挡?!

        朝臣们胆颤心惊惶恐无助,无论是信任燕子忱的还是恨他燕家兄弟的,竟是意外有志一同地将他推了出去填那张恶魔的大口。这一回燕子恪也拦不了,燕子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兄弟去送死——活该!费尽心思给你兄弟搏了个高官,如今却是要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心怀恨意甚至已超过国家安危的某些人在朝堂上暗暗打量燕子恪,对他所表现出的沉定淡然嗤之以鼻:装吧,继续装,等你兄弟的尸首被人抬回来的时候,看你还怎么装!

        仿佛听到了这句心声一般,燕子恪微微偏头,目光如蛇般凉咝咝地滑了过来,令人不由神经一紧头皮发麻,未待反应,他却又将头转了回去,忽地出班启奏:“臣请随军前往。”

        ——疯了吗?!众臣大眼小眼全都瞪在了这个人既不宽厚也不伟岸的背脊上,这还有哭着喊着求送死的?!那是什么去处知道吗?那是黄泉的入口啊!旁人避之犹觉不及,竟还有大步蹿着往那入口里冲的?!

        “朕不允。”皇上道。

        ……

        燕家祖上皆平民,因而没有什么官家底蕴,得了燕子忱要出征的消息后便哭成了一团,一如十二年前他前往塞北戍边平蛮。

        相比起来二房反而最为平静,二太太默默地在房中为燕子忱准备行李,小十一默默地坐在旁边摆弄手里的小弓小箭,燕九少爷在燕子忱的书房铺开一张全国舆图一言不发地细看,燕七此刻却不在坐夏居,骑了马直奔城外京营——燕子忱的时间紧,自领了旨到现在一直都在大营里安排出征事宜,到时候怕是回家和老太爷老太太打个招呼就要出发,根本没时间多在家中逗留,所以有些话也只能现在去找他说,他还未必有功夫细听。

        想进京营可没有那么容易,守营卫兵并不认得燕七,好在燕七提前预料到此种情况,特意穿了自己最高档布料做的衣衫,戴了自己所拥有的最昂贵的首饰,还少见地施了淡妆,骑着壕金就到了京营大门前。

        见了燕七这身装束和坐骑,门卫便知道这绝非平民家的姑娘,不敢轻忽怠慢,听过燕七自报家门,犹豫了一下便入内向上级禀报去了,人靠衣装,若是燕七平时那类随便的行头,怕是门卫直接便将她轰走了。

        经过层层通报,总算有人从里头出来接燕七了,却见是燕子忱的长随绿耳,带着燕七一路去了燕子忱所在的营房,进门便见以他为首的一伙人围拥在一张大案旁,低着头正指着案上摆着的东西比比划划说得热闹。

        燕七也没打扰这些人,找了个角落在椅子上坐下来静等,这一等就是一整个下午,直到要开晚饭了这伙人才散了出去,那案旁一时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燕子忱,一个元昶。两人仍未抬头,还在看着那案上的东西,听得元昶道:“照这么说,实则火铳的射程范围是夸大了的,然而也确实强过弓箭和弩,我们唯一能与之抗衡一下的只有燕子飞弓,但燕子飞弓一不如火铳的射程远,二也不比火铳的杀伤力大,总体来说,两军如若正面相对,战力弱的还是我们。”

        燕子忱伸手在案上铺展开的舆图上点了点,道:“叛军选择的东进之路多为平原,此地形于他们更为有利,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军靠地势作战弥补武备较弱的途径,鉴于双方在武器上的差距,作战最好都于夜间进行,夜间视野受限,不仅仅是对我们有影响,对叛军的影响也是一样。”

        不得不说燕子忱果然是带兵经验丰富,一下子便能找到缩小双方差距的关键点。

        “就算如此,射程短也是致命缺陷。”元昶却道。

        “纸上谈兵没有用,一切还需到实地去看过才知。”燕子忱直起身来,向着角落处扫了一眼,“你这臭妮子跑到这儿来作甚!给老子回家去!”

        元昶便也望过去,一望之下却是怔了怔,道:“你那脸是怎么回事?!画成那副鬼样子给谁看?!”

        “……”燕七上来就被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训了,只得站起身走过来,“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家里愁云惨雾的让人待着不落忍。”

        燕子忱略显无奈地摇摇头,瞪她一眼:“你在这儿吃了饭就回家去。”转而招呼门外的绿耳,“让他们赶紧上饭!”

        “不需要我帮忙吗?”燕七问。

        “你能帮上什么忙?”燕子忱往桌边一坐,抓过桌上的大茶壶来就着壶嘴就灌水,灌了几口之后停下来,瞟了眼元昶,“暂时无事,你可以走了。”

        元昶却只作未听见,一边收拾案上的舆图一边和燕七道:“吃完饭我送你回城。后日我们就要启程出发了,你在家里好好待着。”

        “你也要去吗?”燕七问他。

        “嗯。”元昶低头卷着舆图。

        “皇上同意吗?”燕七又问。

        “我悄悄随军走。”元昶道。

        “老子可没说带你。”燕子忱在旁边哼道。

        “我的军籍还挂在骁骑营,骁骑营现在已经并入了你的麾下。”元昶抬起眼来看向燕子忱,冷冷道。

        “哦,转入留守营就是了,多大点儿事。”燕子忱翘起腿,轻描淡写地道。

        “——小人行径!”元昶咬牙瞪着他,垂在身侧的两手攥成拳。

        “军令如山,不服者斩。”燕子忱眯起眼睛看着他。

        “咳……”见这俩一言不合又掐起来,燕七不得不横插一杠子把话题转移,“爹,他们有没有弄到火铳的实物回来?”

        “没有。”燕子忱声音转淡,“叛军很狡猾,火铳手都列在战阵最后方,就算我军顶着弹子强杀到叛军阵前,也会被叛军其他的兵挡住,火铳手受到严密的保护,目的正是为了不使我们得到火铳的实物,防着我们利用实物仿造出相同的武器来。”

        “依爹来看,那火铳究竟是怎么造出来的?”燕七问他。

        燕子忱哼了一声,道:“无非是用火药、引线、铁管和铁弹铅弹做成的。”

        “咦,爹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让人试试做一做呢?”燕七问。

        燕子忱看着她,忽而笑了笑,道:“丫头,你要知道,这世上最为可怕的,便是人的野心。野心有多大,取决于人所拥有的力量有多大。权力是怎么来的?是打出来的。武功,武器,都是力量。全村人只有你手里有把钢刀,你就能控制全村;全天下只有你手里有火药,你就可以称霸天下。手里的力量越强,野心就会越大,野心大的后果是什么?是掠夺,是战争,是杀戮。这便是有些东西明明可以被造出来,我们却不允许它出现在这世上的原因,涂家的所为便是最好的反例,虽说最终我们可能无法阻止这些东西在几十年、几百年后的产生和扩散,但在眼前,在我们这些人力所能及的时候,我们宁可刀马陷阵,也绝不去触碰那道开启野心的戒线。明白了么?”

        燕七点头:“爹你真棒,想给你一个大抱抱。”

        “臭丫头。”燕子忱忍不住笑起来,大抱抱是小十一从燕七这儿学来的,学会后逢人就要给个大抱抱,要么就找人要大抱抱,现下整个燕府都会说“大抱抱”了。

        “什么大豹豹?”元昶在旁边纳闷地嘀咕。

        一时有燕子忱的专属勤务兵将晚饭端了上来,连燕七带元昶的份儿都有,三个人就围了桌子吃,燕子忱在营中的伙食向来同普通兵士们一样,兵们吃什么他吃什么,今日是用大海碗盛的大锅菜,另有四个大馒头,于是一式三份,燕七面前也就摆上了四个大馒头。

        和养尊处优的富人们只爱挑瘦肉吃不同,贫苦百姓和兵营里普遍都认为有大肥肉才是好伙食,因而这大碗里盛的全是白花花的大肉片子,中间也有夹着几丝红肉的,燕七再不挑食也吃不了这个,就只拣着里头的菜吃,吃着吃着见元昶的筷子伸过来,丢了块瘦肉在她碗里,估摸着是“不小心”盛进他碗里的,燕七也没客气,夹起来吃了,忽又见元昶伸了筷子过来,把她碗里的白肉片全都夹走了,就着馒头吃得倒香。

        燕七抬头看了看对面,见她爹目光冷冷地向着这厢扫了过来,便道:“但是现在叛军有了火铳,我们的武器就落后太多了。”

        她爹瞪她一眼,四口干掉一个大馒头,喝了口菜汤,才道:“便是现在研制火器也来不及,以弱敌强,只能智取。”

        “怎么都好,答应我你会保护好自己。”燕七道。

        燕子忱伸了筷子过来轻轻夹住燕七的鼻尖:“对你老子这么没信心?”

        “总得让我们看上去父女情深一点啊。”燕七道。

        “臭丫头。”燕子忱笑着收回筷子,“吃完赶紧滚回家去。”

        燕七果然吃完就滚了,元昶却只将她送到了大营门外:“自己回去没问题吧?”

        “放心,天还亮呢。”燕七道。

        “那我就不送你回城了,我还得回去盯着你爹。”元昶面无表情地道。

        这位是怕燕二痞子真给他调到留守营里去。

        “好的,别让他招猫逗狗啊。”燕七道。

        “……”盯他是为这个吗?!元昶见燕七要上马,弯下腰握住她的脚踝向上一提,直接就把她托到了马背上,而后仰起脸来看着她,“……我这次是一定要随军去前线的,临走前估计见不到你了,亦或许……再也见不到也未为可知,你自己好好的。”

        “好。”燕七道。

        元昶抿了抿唇,似还有许多话要说,最终却只又道了一句:“放宽心,我会紧跟在你爹左右。”

        这话听来似有些自不量力,实则燕七却明白他的意思。涂弥是他的师父,如果当真到了涂弥与燕子忱正面对决且燕子忱可能会落在下风的时候,他会拼尽全力阻挡涂弥的,他想也许涂弥会念在师徒一场的情分而手下留情一回。

        燕七没有多说,如果涂弥是个念情的人,她前世就不会过得那么惨了。

        “你也保护好自己。”燕七道。

        元昶笑了笑,替她牵着马走了一阵,直到离那大营的门已经很远方才停下脚,将缰绳递回到她的手里,抬眼望住她:“燕七,你讨厌我么?”

        “怎么突然这么问?”燕七也看着他。

        “说答案就是了!”元昶的脸在夕阳的余晖下泛着金红。

        “不讨厌啊。”燕七道。

        “好,你回吧。”元昶在壕金的屁股上拍了一掌,壕金便向着前方跑了开去。

        “……”燕七在马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转过脸冲他摆手,“那我走了,你保重。”

        她看见元昶立在夕阳下望着她看,然后扬起唇角,张嘴冲着她吼了一声:“燕七——我喜欢你!”(83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4889/22849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