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欲系 > Chapter 3

Chapter 3

        这回叶孟沉没有生气,把球杆一扔,抬了张椅子,反坐在贺霆舟的旁边,兴致勃勃地说道:“看来你还给咱老张准备了份厚礼啊。”

        “厚礼”两个字像是刺激了张祥的神经,他费尽全身力气叫了声“贺总”,可还没来得及让人听见就已经被淹没在了音乐声中。

        叶孟沉正想继续追问下去,却不知从哪儿蹿出了两道身影,速度快得卷起了一阵风,直接奔向了张祥,嘴里还喊着“爸”。

        他挑眉看着伏在张祥身边的一男一女,明白了过来,吹了记口哨,赞叹道:“确实是份厚礼。”

        见又有新的热闹可以看,包厢里的人更加三心二意了,就连音乐声也被不知不觉调小了许多,生怕漏听了什么重要消息。

        那两人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样子,还穿着睡衣,很显然是被人刚从被窝里带到这里来的。

        年龄稍小的男生应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被吓得只会哭了。他的姐姐一边安慰着他,一边还忙着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威胁着他们:“你们是谁,快放了我爸,否则我报警了!”

        叶孟沉还在前前后后摇着椅子玩,见状,嗤笑了一声,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了她一些忠告,建议道:“小妹妹,手机有什么用啊,得掏手.枪。”

        “……”小女生没有理会他,狠狠瞪着他俩,握着手机的手却在不住地颤抖。

        这时,还瘫倒在地上的张祥像是回光返照似的,突然之间又有了力气,奋力爬到了贺霆舟的脚边,这下总算能听见他的乞求了:“贺……贺总……再给我一次机会……”

        包厢里灯光幽幽,贺霆舟低敛着眼眸,遮住了眼底的波光流动。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张祥,脸上的悲喜被暗光消磨得干干净净,声音听上去却有几分惋惜之意,叹道:“老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最清楚,我一向不做亏本买卖。既然从我这儿拿了东西,就得用别的来换。”

        “贺总,我……我知道,只要您再……”

        “爸,你求他们有什么用!这都是群猪狗不如的畜生,听不懂人话!”张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小女生喝止住了。她把张祥护在了身后,怒意大过恐惧,“你们以为有钱就可以杀人不偿命吗!做什么白日梦呢!”

        到底是生活在象牙塔的孩子,每句话里都带着还没褪去的稚气烂漫。

        贺霆舟笑了笑,漆黑的眼睛里却裹挟着寒意,眼神微抬,终于看了她一眼,可话还是说给张祥听:“不如就用你这两个孩子来换,怎么样?”

        他的声音笑语里全是狠戾,张祥不再说话了,身子抽动着,发出嘶哑的呜咽声,也不知是在哭还是因为太疼。

        “爸!”见张祥不对劲,小女生正想看看他怎么了,忽然察觉有人围了上来。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拉着男孩一起往后退了退,警惕道,“你们想做什……”

        可话还没说完,一个赤膊的男人就把他俩拖了过去。透过人群间留着的空隙,依稀能够看见他们的衣服转瞬便被脱光了。

        “把老张也带上,给他留个最佳观影区!”叶孟沉这个人来疯也兴奋了,跟着跑了过去,把座位都一一安排好后,才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他本来打算给贺霆舟说说里面的战况,又转念一想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只好换了个话题:“对了,我之前提的那事儿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贺霆舟正在点烟,听了后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什么事?”

        “……贺霆舟,你他妈能不能别老是把我说的话当放屁,我不是让你投资我几百万吗!”

        这话还不如放屁。

        “我看上去很像慈善家?”他扫了叶孟沉一眼,得到一个毫不犹豫的肯定回答后,“哦”了声,把打火机往桌上一扔,“我不资助瞎子。”

        见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叶孟沉真是恨不得能掐死他,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句“操蛋”,拿起酒杯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要不是迫不得已,他才不会来求贺霆舟。

        说起来,叶孟沉最近还真没一件事是顺心的,首当其冲的就是被家里人逼着和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订婚。

        他当然是不可能同意的,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十八岁的奶娃娃,我娶回家每天给她喂奶换尿布吗!

        这话直接把叶老爷子气进了医院,叶征也干脆断了他的经济来源,让他滚出去自生自灭。

        叶孟沉本以为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兄弟,结果父母兄弟全他妈靠不住,到头来他只能靠他自己!

        他越喝越郁闷,贺霆舟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抽完一根烟后,把他晾在一边,独自迈腿朝门口走去。

        “我靠有没有搞错,你就这么走了?”见他又不按常理出牌,叶孟沉没心情再凹造型了,放下酒杯,跑过去拦在了他的面前,“你最近是不是纵欲过度导致……”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一人推着蛋糕走了进来,却没料到会在这儿遇见他俩,定在了原地。

        叶孟沉循声望去,看清来者后一扫之前的烦闷,把那人往他身前一推,骄傲得像只孔雀,得意洋洋道:“算了,看在你今天是寿星的份儿上,我就不和你计较这么多了。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不用谢。”

        进门的地方没什么光,不过借着蜡烛微弱的光线,还是可以依稀看得出是位肤白貌美,腿长腰细,胸大活好的美人。

        可相较于叶孟沉的大方,美人就有些拘谨了。她本想往前再靠近几步的,却因为眼前人的轻眼一瞥而被迫停下。

        贺霆舟的眼底没有掀起一丝波澜,还是平静如冰川,昏黄烛光下更显神情寡冷。

        他没有搭腔,而是缓步走了过去,不给叶孟沉任何反应的时间,按着他的头便往下一压,动作又快又狠。

        “……”孔雀结结实实地栽进了蛋糕里,愣了三秒才抬起头来,满脸都是奶油。

        叶孟沉这回是真的怒了,一拳打在了墙上:“贺霆舟你大爷的!”

        但门口哪儿还有人影,只剩一团空荡荡的热空气在好心地回应着他。

        遗憾的是,裴穗早就趁着其他人没注意溜走了,没能亲眼目睹到这么大快人心的一刻。

        不过和保命比起来,看叶孟沉出糗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毕竟以他那暴脾气,自己都被整得那么不顺心了,怎么还可能让别人有好日子过,傻子才会留下来看稀奇。

        她先逃为敬,踩着一双细跟高跟鞋,在一片金盏玉碗的古意之中照样健步如飞。要是能来阵风,兴许还真可以飞起来也说不准。

        只是这座城市的盛夏向来溽热难捱,入了夜也不会送来半分清凉,热浪顽固地充斥在每一寸空气里。

        裴穗被严密地包裹其间,冰凉麻木的手脚终于逐渐恢复了知觉。就算额角颈间蒙了一层细汗,她也觉得格外舒服,像是搁浅多时的鱼重回到了水中。

        可欢愉是暂时的,痛苦才是永恒的,裴穗笑了几分钟就笑不出来了。

        刚才有人给她带路还不觉得,这会儿轮到一个人走了,裴穗才意识到这座庭院究竟有多大。她健步如飞了好一会儿也没能走出去,而且处处都是廊腰缦回,她还得时时刻刻担心着下一个转角会不会突然冒出个人来。

        结果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上一秒才在心底念叨完,下一秒她便看见铺满青砖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影子,被拉长了好几倍,像是来索命的亡魂。

        裴穗心里一惊,想要收回已经伸出去一半的腿。然而为时已晚,她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一脚踩在了那影子的头上,只剩下上半身还坚强地躲在转角的另一边。

        “……”裴穗愈发觉得自己从事的是一项高危工作了。

        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就算想跑都跑不了多远,她也不知道自己还在坚持着什么,宁愿站在原地等死也不肯主动迈出那一步,直到那一头的人率先说了话。

        “还站在那儿干什么,等着我过来请你?”

        熟悉的声音转了个弯儿,钻进了裴穗的耳朵里,不耐烦中还夹带了几分想打人的预警……这不是惠姐的专有语气吗!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裴穗连忙探过身子,一看真的是她,瞬间就满血复活了,拍了拍胸口,说道:“惠姐你吓死我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李惠横了她一眼,示意她动作麻溜些。

        等人走近后,李惠先瞄了瞄裴穗的脚腕。见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衬着白嫩的肌肤,格外醒目,她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问道:“说吧,又出什么岔子了。”

        虽然已经三十三了,但她一点也不显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个几岁。只是她老喜欢板着一张脸,教训起人来还丝毫不留情面,再好看的长相也担不住这样的性子啊,所以平时要没什么事儿,下面的人见着她一般都是绕着走。

        其实这些日子裴穗也没少挨李惠的骂,说不怕她那肯定是假的。尤其是当她双手抱着肩,不苟言笑地看着你的时候,准没什么好事儿,比如现在。

        不过再可怕也比那个吃人的包厢要好上几百倍,至少她是讲理的。于是裴穗一脸委屈,小声地为自己辩解道:“我哪儿敢出什么岔子……”

        她这人吧,没啥别的优点,就胜在脸皮够厚。只要能保证没有生命危险,甭管对方是要打还是要骂,她都能腆着脸凑上去。

        这不,扮完可怜后,裴穗又悄悄上前,挽着李惠的手臂,边走边对她哭诉着今晚的遭遇,最后诚恳地请求道:“惠姐,以后我能不去那包厢了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51/149954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