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欲系 > Chapter 7

Chapter 7

        人群分散在楼梯口,终于不再那么寸步难行了。

        “妈,我真的没有再去打工了。”裴穗低头看着阶梯,一边下楼一边说道:“而且我不是给你提过吗,之前我给杂志社投了画稿,那钱是稿费。”

        在外面打工的事被何蓉撞破也是在裴穗的意料之外,反正事情刚好就有那么巧。

        可惜那时候她还没有练就睁眼说瞎话的神功,被何蓉随便逼问了几句就全盘托出了,下场当然就是被骂得狗血淋头,严令禁止她再去做这些工作。

        不过这会儿裴穗说的也不全是假话,那钱里确实有一部分是稿费。

        她本来就是美术专业的,曾经在微博上连载过漫画,也出过绘本,算得上是小有名气。只不过后来渐渐被现实生活里的事给耽搁了,现在只会偶尔投投稿子,不像过去那样热忱了。

        何蓉还是半信半疑:“少拿这些骗我。你肚子里有几条蛔虫我都知道,还不清楚你那点小心思?”

        “……妈,有你这样说自家女儿的吗!”裴穗不满地嘟囔着,也有些急了,“你要不信,我明天就把样书寄给你看。”

        见她拿得出证据,何蓉心中的疑虑也消除了一些,叹了叹气:“唉,长大了,妈管不住你了,多问两句就嚷嚷,待会儿是不是又要挂我电话了。”

        “……”果然是亲妈,弱点一抓一个准,裴穗败下阵来,“妈……”

        何蓉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语重心长道:“穗穗,妈也不是不信你,只是担心你出事……”

        她还在不厌其烦地唠叨,说的话裴穗都能倒背如流了,却也没有打断她。没有拿电话的手悬在空中晃悠,像是在练平衡木似的,一边在街沿上走着,一边耐心地听她说。

        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裴穗那歪歪倒倒的身子突然停了下来。

        这是条小路,从教学楼回寝室,走这儿是最近的。平日里是情侣们的约会胜地,不过由于正值期末考试的缘故,此刻略显冷清。

        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佝偻着背,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从偷来的还是捡来的,起码大了一个号。风一吹,鼓得跟风筝似的。

        他还在东张西望的,一瞅见裴穗后,立马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装模作样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笑着朝她走来。

        “对了,何志平好像前些天来b市了。要是他来找你,你就当不认识,知道吗?”说着说着,电话那头的何蓉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提醒道。

        可半天也没等到她的回答,何蓉的语气凶了几分:“裴穗,你在听我说话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我刚在买东西呢。”裴穗回过神来,动了动停滞不前的脚步,立刻转身往反方向跑。

        “好了好了,妈不念叨你了。你自己好好注意身体,回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

        “嗯,好。”裴穗的注意力全放在身后,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挂了电话后正欲加快速度,朝人多的地方走去,手臂却被人从后面拽住了。

        她跑得快,何志平追得有些吃力,这会儿还在喘气,责备着她:“穗穗,看见大舅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啊。”

        他不过才三十几岁,脸上的皮都已经松掉了,双颊凹陷,满口黄牙,笑得人恶心。

        裴穗嫌脏,厌恶地用力挣脱开他的手,站得离他远远的,又继续走自己的路。

        打毛线招呼,她现在只想打人!

        何志平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态度,提着两大袋水果又追了上去:“大舅正巧路过你学校,就买了点水果给你,你拿回去和同学分着吃。”

        “……”呵呵,这次还下血本了呢,想必更是没安什么好心吧。

        裴穗在心底冷笑了一声,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越跑越快,就快要回到大道上去了,却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辆黑色轿车,她险些撞上去。

        轿车将将把出口堵住,巧合得有些诡异,裴穗突然意识到他有可能是故意把自己逼到这里来的,正想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可才后退了几步就被何志平推了回来。

        他打开车门,把裴穗硬塞了进去,最后只说了句“穗穗,你别犟,大舅也是为你好。你要是能跟个有钱的大老板,你妈也能少吃点苦啊”。

        “……”放!狗!屁!

        听他那话就知道是见不得人的事,裴穗快要气炸了。

        之前何志平也来找过她几次,但每次没要到钱都是灰溜溜地就走了,从来没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而且自从被何蓉拿着刀追得满大街跑后,更是收敛了许多。

        结果这回竟然变本加厉,在光天化日之下都敢绑架自己的亲侄女了?穷途末路的赌徒果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只要有钱就可以六亲不认。

        车很快就落了锁,启动后重新行驶在马路上。

        她的旁边还坐了个大块头,正在锉指甲,好像对她并不是很感兴趣。等锉好了食指后,他吹了吹指甲灰,问道:“以前做过吗?”

        “……”做你个巴拉拉!

        虽然生气,但裴穗知道惹恼了这群丧尽天良的人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而且气也没用,反正也打不过,于是她收起了脸上的怒火,赔笑道:“哥,我……”

        “你他妈哪只眼睛看见老娘是男的了?”大块头拿锉刀的手一顿,给了她一记眼刀,打断了她的话。

        “……”两只眼睛都看见了啊……

        裴穗调整了一下坐姿,跪在座位上,管他是男是女还是妖,赶紧换了个称呼,笑着讨好道:“姐,您看我什么经验都没有,去了只会坏您的事。您菩萨心肠,仙女下凡,这次就放了我好不好?”

        “去你妈的仙女下凡。滚下去,别把车踩脏了。”

        “……”裴穗把腿放了下来,规规矩矩地坐好,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街景,不说话了。

        大块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警告道:“要想活命就别想着逃跑。”

        “……”车门都锁了,她上哪儿逃去。

        裴穗知道这一回可能真的躲不过了,但又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于是探了探他的口风,说道:“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您刚才也看见了,何志平什么都没告诉我就把我塞进来了,您好歹给我说说咱要去做什么吧。”

        见她人还算机灵,大块头也没追究什么,简单给她说明了一下情况。

        幸好不是裴穗想的那样,可也没好到哪里去。

        随着时代的进步,交友手段的进化,人人都把自己包装成白富美,打扮得光鲜亮丽,混进各种高级宴会或是私人聚会中找下手目标。

        不过这些场所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于是自然而然就出现了中介。大块头不只是做中介,有时候也会推荐些新资源。

        这种事在这个圈子实在是太常见了,裴穗听了后也没太大惊小怪的,但还是无法接受自己也即将打开这个新世界的大门,真的快哭了

        “把你那吃了屎的表情收一收。”大块头把手举到眼前,欣赏着锉得漂漂亮亮的指甲,终于说了句有良心的话,“现在大家都是文化人,谁还他妈做那些龌龊事。我们这儿都是自愿交易,你要不愿意,也没谁逼你。”

        裴穗仿佛看见了希望。

        “不过今儿例外。我都和人说好了,放鸽子这么没品的事老娘做不出来。”

        “……”我靠,说话这样欲抑先扬是想气死谁呢。

        “姐,这是门技术活,可我一点也不具备这种技术啊!”吹捧他的话已经在嘴边蓄势待发了,裴穗又吞了回去,只能换了个提议,“您看这样成吗,他们给您多少钱,我一分不少地给您,翻倍都行!”

        为了不让何蓉生疑,裴穗每次领了钱都不敢全部打过去,余下的都存了起来。这样攒着攒着,卡里也有个小几万了。

        他只是个介绍人,也拿不了多少钱,把存的钱全拿出来应该能应付过去。

        可惜大块头看不上。

        “老娘稀罕你那点钱啊。”要不是考虑到她得靠脸吃饭,大块头差点没一巴掌扇过去,“我都说了,这是信誉问题,你是没听明白还是没长耳朵?”

        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裴穗连忙赔礼道歉:“姐姐姐,您别气。我这人容易脑子犯抽,刚随便说说,随便说说呢。”

        大块头没说话,又开始锉他的另一只手的指甲,而裴穗则是陷入了沉思,心乱得不行。

        车子一直往城郊开,除了中途让她去换了一身衣服外就没停过,越走越僻静,最后停在了一栋别墅前,直到她走进去也没离开。

        别墅装修得奢华辉煌,大厅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小提琴悠扬低回的乐声如同一弯清流,潺潺地渗透到每一个角落里,却一点也不抢风头。

        裴穗穿梭在其中,浑身都不怎么自在,但站在这样亮堂得没有阴影的地方,总是能带给人一些安全感的。

        大块头说了,等她进去后,就去花园里等着,会有个女人来找她,她听女人的安排就好。

        裴穗当然不想在这儿等死,也想过要不逃走得了,但这儿荒郊野岭的,她的手机又被大块头收走了,单靠她自己,可能刚出大门就会被抓回去吧。

        她只能老实地去约好的地点等着,可左等右等,也没等来那女人,倒是看见了中央的喷泉旁站着一人。她好像在等谁似的,一直不停地朝大厅里面看着。

        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裴穗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又往前稍微走了几步,靠近了些,躲在树后,再认真仔细地瞧了瞧,没想到还真的是景心。

        可她怎么也在这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51/14995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