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欲系 > Chapter 15

Chapter 15

        “老陈,你就接着助纣为虐吧。”在被推回病房的路上,叶孟沉愤怒的小火苗还没有熄灭,只不过怒火已经转移到了老陈的身上,“再这样下去,贺霆舟总有一天会上天的!”

        老陈本名陈科,和这两人都是发小,听见叶孟沉出事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

        不过他其实并不老,只是从小就长得着急了些。如今还没满三十岁,长相却已经突破四十大关了,外加在对待某些事时又有一颗五十岁的心,所有身边人都这么叫。

        到了医院后,见这位混世大魔王还没有死,陈科都准备回去了,可叶孟沉一个人在病房里待得磨皮擦痒的,非要让他留下来陪着。

        陈科一个大发慈悲就答应了。

        本来都说好了要推他出去到处转转的,只不过在这之前陈科去上了趟厕所,谁知道就这么一分钟的时间,叶孟沉不知道又从哪儿听到了小道消息,一个人跑楼梯间去了。

        还好在酿成大祸前,陈科及时赶到了,尽管最后只护住了贺霆舟一个人。

        这会儿被叶孟沉痛心疾首地批判了一顿后,陈科的脸上也没多大表情,悠悠闲闲地推着轮椅,心想贺霆舟本来就是在天上的人了,还能怎么上。

        更何况,比起上天,现在的他应该更想上其他的。

        不过眼下这情况不宜说这些,陈科决定还是好好关心关心炸药包,问道:“你这么生气做什么?被抱的又不是你的女人。”

        “你觉得我生气是因为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叶孟沉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充满鄙夷,像在看一个傻狍子似的,反问道。

        “不是吗?”陈科一脸茫然,而后恍然大悟道,“那是因为你的男人抱了其他女人?”

        “……抱你麻痹啊!你脑子抽了?”要不是行动受限,叶孟沉早就把轮椅抡他身上了,“反正这里正好就是医院,你要不要顺道去检查检查?”

        幸好心理年龄五十岁的人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陈科还是没什么反应,一边把轮椅推回了病房,一边不太走心地问道:“那你气什么。”

        心理年龄只有十五岁的人也不会计较这些。

        “老子最烦被当成透明人了。”见他终于问到点子上了,叶孟沉立马大吐苦水。

        闻言,陈科摇了摇头,有些失望道:“都被当了二十几年的透明人了,你怎么还没习惯。”

        “……”叶孟沉彻底没有说话的*了。

        算了,他和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说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不管说什么都像是在放屁,而且最后被臭到的还是他。

        “好了好了,你都几十岁的人了,开个玩笑还能当真。”看叶孟沉吃瘪的那样子,陈科觉得自己今晚也不虚此行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以表安慰,换了个话题,“你饿不饿?”

        “你他妈才是几十岁的人!”叶孟沉不耐烦地挥开了他的手,指了指桌上放着的水果,使唤道,“削个苹果来吃。”

        “苹果吃得饱什么。”陈科十分不赞同他这种过于随意的作风,“我还是下楼去给你买点狗粮吧。”

        “……操!”叶孟沉暴跳如雷,二话不说,拿着苹果就朝陈科扔去,却被他笑着侧身躲开了。

        执行任务失败的苹果还在半空中飞驰着,眼看着就要直冲冲地撞在门上了,门却被突然打开了,而后苹果落在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里。

        听见开门的声音后,病房里的两人停止了吵闹,纷纷循声望去。

        陈科的脸上还挂着整蛊成功的笑,在看清门口的人后,语气轻松地打着招呼:“来了啊。”

        贺霆舟没有搭腔,合上门后,朝屋内走来。

        病房里的灯没有外面那般死气沉沉,稍显柔和,在他的身上泅出一圈朦胧的光晕,却没能消褪凝在他眉目间的寒凛。

        还未等那两人开口说话,贺霆舟便把手里的苹果扔回到了叶孟沉的身上,而后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神色漠然道:“还没疯够?”

        他没下狠手,不过苹果刚好砸在了叶孟沉受伤的那条腿上,看得陈科都觉得疼,替他捏了把冷汗。

        要陈科说,叶孟沉就是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毕竟他从小到大,和贺霆舟交过这么多次手,没有一次是赢了的。偏偏他还不死心,非要屡败屡战。

        这下好了吧,终于壮烈牺牲了。

        作为三人之中最有良心的那一个,陈科看见叶孟沉那可怜样,还是于心不忍,重新拿了个苹果出来,一边削着一边问道:“查出来是谁搞的鬼了?”

        贺霆舟正在低头点烟,一听这话,他的动作未停,却轻勾唇角,道:“还能有谁。”

        打火机的火光虽然微弱,可足以照亮堆积在他眼底的冷意,如同浮在云端终年不化的积雪,令人心胆俱寒。

        “刘勇?”尽管陈科不是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听这语气,也能大概猜到一些。

        之前抢工程的事闹得人尽皆知,没想到这人不死心就算了,居然还怀恨在心,实施起了打击报复。

        贺霆舟微微颔首,作为回应,又看了眼还在抱着自己腿的人,这回没有再无视他了,问道:“人已经找到了,你来还是我来?”

        “老子自己来!”叶孟沉又气又疼,也从桌上的烟盒里摸了根烟出来,抽了好几口后,终于慢慢恢复了,骂道,“这龟孙子,真是活腻味了,竟然敢跑到老子头上撒野,老子非把他收拾得下不了床!”

        虽然他半夜飙车,差点掉下山脚这事不假,但这和他的技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完全是因为转弯的时候,另外一辆车从旁边猛地撞了上来。要不是有护栏挡着,他可能真的就一命呜呼了。

        现在想来,确实有些蹊跷。

        就算飙车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这种碰撞也在所难免,可当时道路宽敞,如果不是刻意为之,怎么也不会撞到他的车上。

        “你先下得了床再说吧。”见叶孟沉又来了劲,陈科把削好的苹果塞他嘴里,“要是让你家老爷子知道了,我看你这辈子都别想回家了。”

        叶孟沉“咔嚓”一声,咬了一大块果肉嚼着,含糊不清道:“你是不是真傻啊。你不说我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

        “得得得,你就一个人在这儿好好得瑟吧,我走了。”陈科把水果刀放下,又冲沙发上的人问了句,“一起?”

        贺霆舟正侧头望着窗外的风雨飘飘,让人看不清神情。听了陈科的话后,也没说什么,直接站了起来,算是同意了。

        见他俩这就准备走了,叶孟沉马上把嘴里的苹果咽下去,匆匆道:“急什么急,我还有话没说。”

        “赶紧的。”

        得亏对方是陈科,才会那么好说话,都已经走到门口了,还专程停下来等他说完。

        叶孟沉把轮椅转了个面儿,走得离他们近了些,而后往贺霆舟的身下扫了扫,秒变盯裆猫,郑重其事地问道:“你刚才是不是硬了?”

        虽然他气贺霆舟对自己的态度,但看在他知错就改的份儿上,就不计较那么多了。况且,该问的还是得问,要不然多对不起他刚才生的气。

        陈科在无言以对的同时也适当地看了一眼。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太三八,因为刚才发生的那件事的确很值得好好探究一下。

        平日里连女人都不碰一下的人,居然大半夜在医院的楼梯间里公然耍流氓,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见他不回答,叶孟沉又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点了点头,自顾自地说道:“嗯,看来真的硬了。”

        说完后也不再管他们的反应,他转身往回走去,心情很好地哼起小曲儿来:“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荡——”

        看着那自鸣得意的背影,陈科觉得死猪又开始花样作死了。不过为了避免酿成不可挽回的灾害,他还是立刻拉着贺霆舟往外走去。

        叶孟沉还在为自己终于扳回一局而自嗨着,直到半个小时后,叶征满脸怒气地出现在他的病房里,他再也不相信这世上有所谓的好兄弟了。

        而心灵和身体受到重创的不止叶孟沉一人,裴穗也是重灾区的一员。

        她浑浑噩噩地回到寝室后,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浴室,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脖子上被印了好几颗小红点,胸前更不用说了,全是凌乱的手指印,看得她又认认真真洗了好几遍澡,差点没洗掉一层皮。

        等裴穗重新爬到床上躺好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明明她的身体已经累得不行了,可精神还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换了好几个姿势也睡不着,于是只能干瞪着天花板发呆,耿耿无眠了半宿,终于在日上三竿的时候有了睡意。

        可惜就在她昏沉将睡之际,手机铃声却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把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睡意全给吵没了。

        裴穗把脸埋在枕头里,深深地哀叫了一声,凭着感觉接通了手机,连来电显示都没看,有气无力道:“喂……”

        “你昨晚做贼去了吗,都什么时候还在睡。”

        “……惠姐?”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51/14995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