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十章:脱毛凤凰

第十章:脱毛凤凰

        夜子墨也没有强撑着,只是收下了炎的东西,很坦然的将他扫地出门。

        “夜子墨,你混蛋!阿音都要醒了,你都不让我见她一面。你真是太过分了!”炎在外面大喊道。

        可惜,夜子墨在屋内布有结界,声音根本进不来。

        “咳咳,咳咳!”清音也咳嗽了几声,夜子墨将水送到她嘴边,给她润了润唇。

        “醒了!慢点!”夜子墨扶起清音。

        清音一睁开看到他,就直接扑到了怀里面,抱住了他,然后有些泪眼的道:“师父,我做了一个梦!”

        “没事,那都是假的。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我不会再让人伤到你的。”夜子墨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他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清楚她这根本不是什么梦。这些都是曾经真实发生的事情。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对她解释。

        这些痛,他也只有独自承担!

        可只要她快乐就好!

        “师父!”清音抬起头,看着他很认真的道:“我梦到有一个人用剑杀了我,然后好大的火,烧的我好痛好痛!我怎么叫,都没有人来救我!师父,我真的好怕!”清音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噩梦之中还没有清醒过来。

        那种感觉太真实了,真实到让她不敢再去想。

        “你看清楚那个拿剑的人了吗?”

        “没有!师父!”

        清音又抱着夜子墨蹭了蹭,她还是保留着小狐狸的习惯,很喜欢暖暖的东西。

        自己的师父,是自家的。

        这种感觉很好,真心的让她觉得温暖。

        此时的清音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些话,是在怎样深深的伤害着他。每一句话都是在他原本就滴血的心上重新划下重重的一刀。

        除了她,再也没有人可以伤他如此之深。

        这当真是累世的报应!

        因为那把剑的缘故,即使她侥幸得以重生。但是,对于当年之事还是会有一些模糊的影响。这就造成了她这一辈子都无法用剑,更不用说御剑了。

        清音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她还为此担忧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知道了,也就坦然了。

        夜子墨也没有料到,炎竟然会去而复返。

        “你睡会!等会我回来陪你。”夜子墨看到炎的时候正在安慰着清音。

        “师父好奇怪呀!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急切的起身去见一个人的。”清音的情绪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看着夜子墨急急忙忙的起身去外面见炎就有些疑问。

        她隔着窗户偷偷的往外面瞧了瞧,原本是那天自己见到的那位要自己叫他姐姐的人。

        可是,他怎么会来见师父呢?

        他又为何要自己称呼他为姐姐呢?

        清音的心中有些莫名其妙,她小心思转一转,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喜欢自家师父!

        但是,看着自己师父依旧是冷冰冰的态度,估计师父碍于情面,不怎么喜欢这位美人姐姐!

        清音就这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她入睡很快。感觉有人在睡梦之中脱自己的衣服,也就只是翻了一个身就继续睡去。

        夜子墨回来后,看到的就是已经睡去的清音。

        他轻柔的给她脱下衣衫,本想抱着她入睡。却猛然之间发现了她身体的变化。

        但愿她明天醒来的时候不会太惊讶!

        “啊!师父!”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睡得迷迷糊糊的清音好不容易想要早起床一回。可是,一睁开眼,刚一用自己的小手揉一揉眼睛,却猛然之间发现不对劲!

        “这不是我的手?翅膀?”清音看了又看,又睁大了眼睛。

        最后,她确认了,这是小肉翅,还是小鸡的翅膀。还是没有长毛的小肉鸡的嫩鸡翅。

        “师父!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清音将自己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连一个小脑袋都不愿意露在外面,仅是用两只小圆眼睛有些哀怨的看着自己的师父问道。

        夜子墨早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变化,倒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这个样子的清音,抱着依旧是软绵绵,肉呼呼的。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

        不过,他也确实高估了清音自己的心里承受能力。

        看到自己变成了没有毛的小肉鸡的清音,说什么都不出来。

        “是凤凰!阿音,莫闹,乖乖起来吃饭!”夜子墨依旧是淡然的将不情愿的清音抱在怀里面道。

        现在的清音小小的一团,堪比她做小狐狸的时候还要娇小可爱。只是,她如今除了小鸡爪子和小翅膀之外,什么都没有。

        看着满桌子的好吃的,她有些感慨。

        为什么自己可以吃饭的时候从来不在意这些,现在反倒是想吃了,吃不上了?

        “师父,我想吃那个蘑菇!”

        “不行!你现在嘴太小了,会被卡到的。乖,吃这个,再吃一口。”夜子墨一手抱着清音,一手给她喂饭。

        看着自家师父如此淡定的模样,她有种自己很蠢的感觉。

        莫不是师父一开始把自己带回来的时候,就是打着将自己作为宠物来养的念头?要不然,此时他为何会如此的冷淡。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自家的师父太淡定,而自家的徒儿太迷茫。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师父,我这个样子到底是为什么?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回来?”清音看着他在书桌之上作画就有气无力的跳到离他最近的一张凳子上面问道。

        “别动!站好!”夜子墨瞥了她一眼,然后就开始下笔。

        行云流水般的挥毫泼墨,转瞬之间,一副丹青就勾勒完成了。

        收起笔之后,他才抱起清音到了书桌前,回答了此时她最关心的问题:估计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这和她自身的修炼有关。

        可问题是,清音的修炼根本就等于不修炼。

        说白了,就是听天由命,全靠机缘!

        “师父,这姑娘是谁呀?长得可真好看!”清音看着画上的一位红衣的女子问道。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夜子墨拍了拍她光秃秃的小脑袋道。

        很久之后,清音明白过来,原来她身体的每一部分在变化未定的时候都是不能损伤的。就因为她剪了自己的长发,之后就一直处于没有毛的状态下,过完了这个严冬!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