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八十九章:修补五行

第八十九章:修补五行

        清音和夜子墨之间虽然没有再次剑拔弩张,但是他们直接的裂痕已经存在了。而清音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待到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的时候,又会是怎么样呢?

        没有人知道。

        天地之间一片晃动,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代表着什么,也没有什么影响。可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意味着出了大事。

        “糟了,五行阵法遭到破坏了。”清音和夜子墨本来还在嬉闹,她脸上的泪珠都还没有擦干净。可此时,已经容不得她再天真下去。

        因为时间不到,山河日月图没有出世。

        必须暂时要靠五行阵法来平衡天地之力,而他们必须将已经损坏的给修补起来。

        “你去雪域,我去修补剩下的部分。”

        “嗯!”

        清音起身,两人就这样各自回去自己的屋子在门外设下了阵法作为防护,才是探查。

        既然大地都已经有了晃动之感,那就意味着损坏的很严重。

        可此时,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将自己知道的部分给修不好,没有时间供他们浪费。

        刚才还在嬉闹的两人,此时都换了一副面容。

        从容之中带着镇定,略显沧桑沉沦,却不会迷失。

        虽然,他们做的不是一样的事情,但是此时的两人却格外的相像。他们本就是一种人。

        陌云的消失并不是没有人知晓,只是无忧宫和云尊本就是有着不可分的联系的,不过,这件事也只有最高的几位长老才知晓。

        这件事无忧宫的长老和尊者是封锁了消息的,按理说是要进行通报四海八荒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在这紧急的情况下这么做。所有的事情还是以天下的苍生为己任。

        清音也并没有清闲下来,上古的几大阵法都需要加固才行,而那五行阵法本是由各位主管的神尊来看管的,可是,他们现在都还未归位。

        除了夜子墨可以将冰雪阵容加固外,其他的四个阵法清音不得不利用别的办法来强化一些。

        只要能撑到他们回来就没有事了,可是,他们到底在下界历劫什么时候才会归来?天意又是如何的?没有人知道。

        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寒冰之层的冰封已经解除了,因为君墨的缘故,那里才暂时得到了安宁。

        魔界之人并没有祸害到人间,但是这样的安宁又能有多久呢?没有人知道。

        只是大家都在努力罢了!

        君墨被困在魔界之人设下的在寒冰之层的冰封的幻觉之中没有走出来,也并不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情。

        一旦冰封彻底的解除,幻觉被破开。那寒冰之层也将不会存在,到了那个时候要是还取不出魔音琴,那就会变得无法控制。而魔音琴虽然名为魔音,但并不是魔界之人可以控制的。

        清音身上带有魔气自然是不可能再沾染的,那本是她的琴,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另外找人来控制,好在,找到了那个人。

        君墨等在那里就是为了等那个人的到来,不惜一切代价助她取出魔音琴来将魔界之中的魔气彻底的摧毁掉,这样魔界就再也不具备进入到人间或者其他领域的能力了。

        魔界的众人只能死守在魔界,不会再影响到其他几界的平衡。

        陌云离开了;凤舞随着雪女去学习;君墨被困寒冰之层幻境;清音则要不停的修复阵法修为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不止,唯独风轩显然有些心不在焉的。

        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问师父关于陌云的事情,他得到的答案竟然是真的离开了。

        这是他不能接受的,整日的借酒消愁,他怎么也不肯相信,只是短暂的离去,再回来时竟然会是永别。凡间相处的那几日不但是他最欢乐的日子,也是最痛苦的回忆。

        迷幻之中君墨虽然感受不到外面的世界,但是却依旧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后的地步。至少他要做的事情已经快要结束了。

        每一个人天生之中都会有一个生死劫,他很幸运至今为止并没有遇到。只是这次的凶险并不是他的力量可以化解的,若不是他,那就会是清音,或是陌云。

        清音的生死劫早已经过去了,但是她那种生存的方式是根本不可能长久的。若是没有了夜子墨在她身边给她续命,她现在已经不在了。

        可他清楚,清音是根本没有办法容忍那种存活下去的方式的。即使那人是心甘情愿的。

        至于陌云,很聪明的小兽。想来这次也会避开吧!

        所有的一切终将会有人来承担,寒冰之层被毁的罪孽无论是天上还是人间都需要一个交代。

        哪怕不是真的,可交代还是必须的。

        此处的困境之中到处都是冰雪之境,雪花漫天飞舞阻挡在他的前面,不管是河流还是山川都会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这是不是预示着他以后的结局就会如此。

        没有知觉,没有温度,即使活着,也是如何寒冰一样。永远感受不到温暖。

        “唉!此劫难解。唯愿他们平安。”君墨捂住自己的胸口念叨了一句。

        猛然之间,他感到似乎有一种灵力的波动冲击着他的内心。只是很短暂的一瞬,却让他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悲伤之情。

        偌大的雪域宫殿之内一团团火焰在温暖如春的大殿中飞舞着,五颜六色的光芒瞬间从这里飞向四方结界。

        只是一道道的灵符的绘制就已经废去了清音大半的心血,四道结界的加固原本就不是她一人之力可以完成的。可是,现在没有人来承担,除了冰雪结界有夜子墨来加固外,其他的只能依靠清音自己来加固。

        清音的记忆依旧是时断时续的,总有一个封印在那里存在着让她还是根本看不清楚自己过往的一切。但是她却清楚的记得五行封印到底该如何来做。

        还知道偷懒的办法,就连这最古怪的只需要在一处不停的画幅画就可以加固起来的方法也是一清二楚。

        上古的结界就是那几个人利用自己不同的天生的灵力和神力造下的,但对于清音来说,就好像每天的功课一样的熟悉。

        只是闪念之间,一道道的灵符就已经出手,仿佛已经做过了千百遍,根本用不着思考一样。耳边还会不时的传来不同的声音,有呵斥还有笑意。

        有清脆,有沙哑,有苍老,总之就好像有几个人围着她身边转一样。

        不过,这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了她手中的动作。

        无月遍寻君墨,他在梦境之中清楚的看到君墨在烈火中离去了,他不能不忧心。即使只是一个梦境,却足以让他不安。

        水族蛟族无疑是最安全的,这次魔界的首先选择肯定是无忧山,然后才是接下来的各个仙山洞府。至于水族,是魔界波及不到的。也是魔界之人暂时控制不住的。

        无月来到雪域之上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坐在雪莲池畔弹琴的夜子墨,一袭白衣,风骨依旧,只是发丝已经染上了雪白,眉间还夹杂着淡淡的愁。

        这根本就不像平日的他了。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雪域的那部分很好修复,本就是他当初做下的。可是,清音要做的,却是他不会的。他虽有心,却无力。唯有等待。

        虽说,遇到清音就是他的一个劫,但是如此的他,无月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来,事情真的是严重到了无可回避的地步了。

        要不然,不会如此。

        无月是天生的水族,生长的很缓慢。即使他也算是上古之人,但是从他出生时期到如今他才算刚刚的长大。而早在他成长的时候,上古大战已经结束许久。

        对于上古之神,他只是略有耳闻。

        若不是遇到了君墨,或许他此时也会如同无忧山的长老一样,在自己的水晶宫里面以上古之神的身份不屑于当今的众神为伍。然后,漫长的岁月中,一点点的望流沙沉浮,沧海桑田,再一天天的感受着生命死去的气息,最终化为尘埃。

        是劫也是解。

        很多时候,看似是一道劫难,又有谁知道那会不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呢?

        水族之中上古之人并不少,可是至今还存活的也就他一个而已。

        那些人,不管是大战之中消失了也好,还是没有参加大战的,最后都悄无声息的不存在了。

        清音是从古至今,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与魔力抗衡的人。现在的她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再也寻不回当初的自己了,不但忘了自己是谁?还丢了自己的心。

        唯独对她不离不弃的夜子墨,还有甘心暗中替她承担的君墨;包括亦正亦邪的小兽云尊。

        他们每一个人的存活本就是一个奇迹,就算是夜子墨那也是曾经历的忘却重生依附于雪莲之神弃了自己本来的神体才会如此。

        逃避并不是办法,唯一不放弃,坚持才是化解的唯一可能。

        “你来了?”夜子墨一边抚琴,一边问道。

        无月点点头,站在他身旁,“我找清音,君墨有危险,我却不知道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这次他觉得很不好,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