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十五章:真假子墨

第十五章:真假子墨

        清音有一瞬间的哽咽,似乎那个时候的夜子墨也是如此用自己的温度来温暖着她。

        “怎么哭了?我……”看着她泪流,孤璃心里面一阵惊慌,是他哪里做的不好吗?

        清音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抱着他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听到她的话,孤璃笑了,“傻瓜,因为你本来就很好呀!”

        “那我要是杀了你,你会恨我吗?”

        “会,不过我会更心疼你。”

        这倒是他的心里话,毕竟他是知道夜子墨曾经做过什么的,他可是曾经亲手杀过她的。

        这也是让他很讨厌夜子墨的事,明明是自己心爱的女子,最后还是为了那虚伪的借口不止一次的伤害了他。

        “你还真是挺诚实的,好了,我睡会,你带我去找轩辕煌吧!他们现在在扶摇山。”清音止住泣泪,抱着他在他怀里面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很快就睡去了。

        看着她这样的睡颜,孤璃是真心的笑了。那个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终将会被他取代的,直到她把他彻底的忘记的那一天。

        清音觉得没有必要虐待自己,是他不要自己的,离开了他自己也不是不能活,没有必要为了他死去活来的……可,她心里面为什么还是很不舒服?

        她是没有心的,可是心里面总还是觉得难受……

        当她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看到的竟然是凤舞,这倒是让她的心情平复了一下。

        一觉睡醒,心里面多少会轻松一些,可想起那件事,想到那个人,她还是气呀!

        “凤舞,他们人呢?”

        “怎么这么想他?他和皇在外面,可能等一会就回来了。我做了东西,你要不要尝尝看?”

        在凤舞看来清音真是一个粘人的小丫头。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不过那夜子墨虽然总是冷着一张脸,但是对她真是好的没有话说。

        “你做的饭能吃吗?”清音有些担心的道,她是真心的见识过凤舞的厨艺,让人不敢恭维。

        “……”咱话能不说的这样直白吗?

        清音看到凤舞心中顿时好了很多,她现在真的有些后悔了,当初要知道她喜欢的可不是夜子墨。明明是眼前的人才对,可现在……

        她把头埋在自己的怀里面,凤舞刚想安慰她几句,却听到她突然问道:“他们出去多久了?”

        “快回来了吧!”凤舞本想说很久了,却看到清音突然跳了起来,跑了出去。

        “你去哪?”

        “没事,我去找他们,你别去。”

        清音回头对凤舞叮嘱道,刚才一时大意,她怎么没有想到,既然她可以看的出来,那轩辕煌肯定也可以看出来。对孤璃,他肯定也是不会手软的。

        不出所料,当她找到轩辕煌的时候,显然已经经过了一番打斗。

        “你没事吧!”清音看轩辕煌的消耗也不小,就问道。

        轩辕煌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怎么不先问问他?”

        “你也怪我吗?”清音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怎么会?是我们不好。别担心,他会后悔的,我保证!”轩辕煌轻轻的抱了一下她,很郑重的道。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夜子墨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她,虽然是对她好,可他是知道这并不是清音想要的。他们虽然才是最初来自一处的人,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夜子墨比她更重要。

        “我原本想其实孤璃也是不错的,他虽然一直在魔域,但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对我也很好,要是夜子墨走了,和他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我发现,好像骗不了自己呀!很难受。”

        “不要紧,不想要我们就不要了。”

        “不,不能不要的。”

        “……”

        “我想要他的。”

        “……”

        轩辕煌有一瞬间的迟疑,他真不觉得夜子墨有什么好的,尤其是他竟然敢魔化,就他知道的,还有一个暗夜和他竟然是相伴而生的。

        “是我对不起他的,要是没有我就不会有这一切了。”清音是知道自己闯祸的本事的,要不是因为她,不会有孤璃,甚至也不会有暗夜这个从来都不为人知的存在。

        夜子墨就更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帮我把这个取下来!”

        清音将自己的领口松开一点,轩辕煌看到她佩戴的竟然是一把钥匙。

        “这是?”

        “天书!”

        一花一世界之间,每一个世界只要是存在的都会有它最初的运行的规则,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天书。

        天书本就是无字,一个世界的天书原本就是固定不变的。可凡事总是会有例外的,就像她一样,因为时间的浩淼,一个人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太无聊就想要出去走走,就这样在意念之间有了魂魄,继而有了形体。

        等到最初的夜子墨和轩辕煌来到这里寻找天书驱除这个世界的邪恶的时候,天书早已经不见了。

        活的天书原本还是记着自己的身份的,可玩久了之后就自己忘记了,沉睡之中醒来之后就会再换一个身份,再换一个形体和形态。这原本就是属于她的世界,自然是不会有人看出来的。

        于是,这才有了接下来她和夜子墨之间的一切。

        想想,这真是一场闹剧。

        “那你?”轩辕煌拿着手中的钥匙,感受着上面的灵力和温度,自然是知道这是长久以来他们寻觅了很久的东西。可真正拿到手里面的这一刻,他反而不想要了。

        “我没事,我发现我和它脱节了。”清音对此是有些郁闷的,本身它们就是一体的,可如今她似乎独立出来了,而作为天书的一部分演化出来的这把可以开启天地正义的钥匙,却固执的不变了。

        要不是她睡了一觉,又想起来很多事情,估计连她自己也想不到这钥匙竟然一直都呆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竟然从未发现过。

        可这钥匙虽然在她身上,她却取不下来。

        既然轩辕煌可以取下来,那就证明是天下承认了他。

        他才是当之无愧的王!

        轩辕煌把钥匙握在掌心,看着清音离开的身影,他有些迷茫起来,他到底要不要这样做?

        虽然她说这样对她没有影响,可如今她却脱离了天生的本体独自存在,一旦用了这钥匙她是不是也会在不知不觉之中消失在天地之间。

        一个黑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他身后,而更远的地方随之而来的还有另外一道让他熟悉的身影。

        轩辕煌丝毫不意外夜子墨的现身,倒是对另外一个熟悉的人有所防备,既然他拿到了钥匙,自然会有很多还心存不轨的人觊觎着这无上的权利。

        清音能将这东西隐藏的这样的好,当真也是一种本事。

        “你早知道了?”轩辕煌看着隐身在黑暗之中的夜子墨,知道他受伤不轻。

        “是!”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曾经那样的亲密,他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她的变化呢?

        “你不也是?”夜子墨反问道。

        轩辕煌笑了笑,默认了。其实他只是猜测居多而已,谁让夜子墨这样心急火燎的在最初的时候就直接要了她。要知道那个时候的清音可并不是如今这个样子。

        “放心,我不会怎么样的,倒是你,竟然舍得她离开。”

        “不是放她离开,而是防止她去找别人。”

        “……”

        听夜子墨这样一说,轩辕煌算是明白了。原本他还真的以为他是爱到了极致选择了放手,这才会便宜了本是他影子的孤璃,可是,如今听来,倒更像是他下定的一个诅咒。

        是呀!

        天天看着和他那张一样的脸的孤璃,清音怎么有心情去干别的事情,就算是她的忘性再大,在没心没肺,也不会就这样的轻易有新的开始。

        这样看来,这夜子墨才是真正的狠心呀!

        可怜了清音那单纯的孩子了。

        “你打算怎么办?不去见她了?”

        “……”

        轩辕煌看着夜子墨留下的东西,顿时感到无奈,轩辕剑在他手里面他是知道的,可现在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给了他,这反倒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了。

        有时候太容易得来的东西,反而是让人有些不怎么珍惜。

        ……

        他隐隐的有种不好的感觉,可现在去追清音和夜子墨也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身后的那人已经来到了跟前了。

        “龙皇真是恭喜你成了最后的赢家,可喜可贺呀!钥匙可以给我了吧!”黑帝出现在他面前。

        他是这所有事情的唯一从古到今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见证人。

        他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不声不响,不争不抢的轩辕煌拿到了这至高无上的权利的象征。

        “想都别想!我警告你,这件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面,要是被人知道了一点风声,我会亲尽全力追杀你,不死不休。”

        “你,你,你……”

        黑帝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大家竟然都是偏向那一本破书的。

        轩辕煌这是明摆着想要护着她了,钥匙拿不到,该不会要他去昆仑山镇守吧!

        黑帝是最初诞生于这片天地的,可是他却没有能力来使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起来,这才有了轩辕煌和夜子墨的到来。

        轩辕煌和夜子墨是一起来到这里的,他们从一醒来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这里的美好。

        只是,两人一同到来,必定是要有一番争夺的。

        本来他们两人之间的争夺也是不可避免的,可因为有了清音的出现,夜子墨竟然毅然决然的在最初就和他约定放弃了权利的追逐,最后只要那一人。

        对于夜子墨的绝然他是佩服的,同时也是真心的祝福他们的。可一直到了如今,他们之间还是存在问题。

        当他回去的时候清音和夜子墨已经离开了。

        他杀了孤璃,只留下他的一脉散魂又将他禁锢在了魔域之内,希望这样可以帮助的了夜子墨和清音。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

        凤舞没留神直接将轩辕煌塞到她嘴里面的东西给吞了,也没有尝出来到底是什么有些奇怪。

        轩辕煌看着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又重新开始的天书的灵气感到满意,这样一来,那孩子迟早还是会回来的。不过,这事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凤舞的好。

        毕竟,她还是很单纯的,而且,她也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的是是非非。

        “出什么事了吗?”

        “是出了一点事,不过是清音和夜子墨的事情。”

        “他们不是挺好的吗?”凤舞不明白,清音和夜子墨不是一直看起来都很好嘛?

        虽然,这次是清音一个人先离开的,但是她并未看出来有什么不妥呀!

        “坐下,我给你讲一讲我们之间真正的故事吧!”

        “嗯!”

        凤舞坐在他身边,听他慢慢的将他们之间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之后才有些不明白的问道:“你谁说清音原本就是不该存在的,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太聪明了,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少年漂亮的不像样子,并且还异常的聪明灵慧,似乎就没有她不知道的存在。”

        “聪明也有错?”

        凤舞皱眉,不明白,要是人家本身就知道的比你们多呢?再说了,你们可是外来的,人家是本土的,说不定这就是差别呢?

        “不是你想的那样,她知道的多这只是一点,更奇怪的是,她似乎是不死的。那一次明明受了很重的伤还连带着重毒,我们本以为她会活不下去的,可第二天一早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更甚者,是夜子墨竟然爱了她,一个少年!”

        这几点加起来,当时他就觉得这清音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明明看上去是很清淡的一个精致的少年,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又是很温暖,很阳光。

        就是他们这些修为本身就很高的人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在修炼的道路上像他那样的充满了光明。

        这本身就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

        “夜子墨本身就是极冷的一个人,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加的渴求温暖,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连他的身份都不在乎。”

        “你当时就没有提醒他一下?”

        “清音那样可爱,我怎么忍心伤害?反正有夜子墨,他是不会放手的,这就足够了。”

        凤舞被轩辕煌这样的话弄的一时无语,她的想法很单纯,世界也是很单纯的,哪里受得了这样黑化的复杂的情感在里面。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因为你简单呀!”

        “你直接说我笨得了!”

        “聪明!不过不要说出来嘛!”

        “……”

        凤舞有些小小的赌气,不过也庆幸自己遇到的这一只并没有像那夜子墨那样的腹黑。

        好在自己也不是那样的聪明,要不然,她都不知道眼前的这人是不是也要像夜子墨一样设一个大大的局然后一步步的让自己往里面跳,还是心甘情愿的。

        清音不就是这样一步步的被他给诱导到了他的温柔陷阱里面去了吗?

        他也真够有毅力的,一辈子不成咱们用两辈子,两辈子的不成咱们就用所有的时间。栽在这样一个强大又有情的男人的手里面又何尝不是她的幸福呢?

        只是,不知道那同样倔强的小人儿会不会领情?

        “唉!”

        凤舞觉得自己有些担心,就有些叹息。

        “你干什么?”

        她一低头发现自己身上凉凉的,轩辕煌竟然在脱她的衣服。

        听到她的话,轩辕煌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给我生个女儿吧!”

        “这是白天!”

        “不要紧,不会有人进来的。”

        “那也不行!”

        “你……”

        凤舞的反对自然是无效的,她总觉得清音走后,他的情绪就一直有些怪怪的。

        一番云雨之后,凤舞枕着他的肩膀,问道:“你说清音会原谅他吗?”

        “不会!”

        “为什么?”

        “……”

        轩辕煌的回答自然是被她自己的呻吟声给代替了,接下来自然是一番缠绵悱恻……

        清音要是能这样轻易的原谅夜子墨那才有鬼呢?

        相处了那么久他要是还不了解这两人的个性那就奇了怪了,不过,他们倒是也不会太让人担心。

        毕竟,几生几世的深情是在那里放着的。

        清音的记忆也开始周而复始的记起来了,她有些感到可悲,可是同样的也是有些不甘心。

        夜子墨在她身边,她是知道的。

        他一直在暗中陪伴着她。

        就连她和孤璃演戏的时候,他也一直在。

        原本,她还想问问为什么他要那样做,可现在却想通了,现在再计较那些还有用吗?

        这是梦境,梦境是迟早会醒来的,她还是要回去的。

        孤璃被轩辕煌给杀了,她倒是没有想到轩辕煌下手会如此的干净利落,估计他也是始料未及的吧!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一来到还是可以见他一面的。

        她要当面再问一问他。

        她要去落神山,那里是他们最初的时候相遇的地方,也是他们最后要结束的地方。

        “咳咳,咳咳,怎么会这么痛?”刚走到一半的时候,因为周围的邪气太严重,清音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没有了天书的保护,失去了钥匙的她很弱,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不过,虽然失去了这一世的命,至多也是记忆而已,大不了从新回到天书之中,这对于她来说是没有什么损失的,不过,她不想再次的把他给忘记了。

        如今的落神山依旧是很危险的存在,它的周围存在各种各样的野兽,清音这样的弱势存在,本身就是点心一样的吸引物。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