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十七章:天镜传说

第十七章:天镜传说

        “不许骂我!心里面也不行!”老爷子不乐意,在他的地盘还敢如此的放肆,当真是可恶至极呀!

        “放他走,我原本也就不能算人,这些可以了吧!”清音镇定了一下,道。

        夜子墨看着清音,又看了一眼老爷子,心里面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

        “一起走!”夜子墨看着老爷子突然发力,一掌挥出去挡在了清音的面前。

        清音失血过多,却感到异常的清醒过来。

        痛感也消失了,竟然没有什么感觉了。

        “小镜子,你过分了!”

        两人同时出手,老爷子自然不是对手,可在这种条件的限制之下,他们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别打了成吗?我认输!”老爷子实在是受不了这两人凶残的打法求饶道。

        清音果断的拒绝了他的认输,“太没骨气了,接着来!不许停!”

        “……”老爷子吃到了苦头,自然是不愿意的。

        老胳膊老腿的,不说几十万年了吧!至少也十几万年不曾这样大动干戈过了,他容易吗?不就是想和老熟人开个玩笑嘛?

        “真不打了,我送你们出去成吗?”

        “我们走!”

        “喂,一起走!”

        这里的阴暗使得他这天镜也不得不谨慎行事,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被困在此地这么多年。

        三个人的力量自然是非同寻常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很了解这里一切的老爷子在,出去自然不会有问题。

        闯出去的那一瞬间,清音才感觉到一种重新活过来的幸运。

        落神山处处是危机,处处是宝物。

        这里每一处都是生死之间的考验,当然也是天赐的良机。

        “我对你没兴趣,你不要跟着我。”

        对于老爷子还没有说出口的话,清音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她现在自己还照顾不好,还要照顾这样一个大家都抢夺的东西,没这个信心也没有这个时间。

        “我不!我有秘密告诉你,关于你的!”

        “没兴趣,走开!”

        剩下的封印自然有夜子墨在,她是不用关心的,至于这老爷子真是吵死了。

        走到一处看到一棵树,清音靠着石头坐下来,老爷子自然就跟着她坐在了身边。

        “你自己的事你不感兴趣,那他呢?我要说的事,事关他的生死。”

        “说说看,我知道的好像不比你少。”

        清音自然是不会妥协的,这种情形之下,自然是要小心谨慎一些。这老爷子不感欺瞒自己,可至少自己也要知道他的消息是不是有价值才行。

        “生就是死,死就是生!”老爷子吐出这几个字来。

        “暗夜死,他生?”

        暗夜和夜子墨本就是一体的,而暗夜在人间和轩辕煌对立,最后的结局肯定是死去的,可夜子墨要怎么样才能不受到他的影响呢?

        “不,不是。是要暗夜主动,你明白吗?”老爷子的目光在清音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意味深长的道。

        据他所知,这暗夜对眼前人兴趣也是不小的。

        只是不知道,她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清音思索着老爷子的话,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可夜子墨他不会同意自己这样做的。

        孤璃的事情她虽然对他有些怨气,可也知道他是为了她好,哪怕她不需要他这样做。

        “你想好怎么说服他,夜子墨这个人很不简单,小心你被算计了。”老爷子提醒道。

        清音这次没有反对什么,夜子墨的确是个大骗子。

        可她就算是被骗着,还是有些心甘情愿的。当真是被迷了心窍了,算是栽他身上了。

        “对了,他是怎么去到魔域的?他去了,我是知道的,只是后来孤璃变成了他的模样在我身边,这是他主动的还是孤璃去找的他?”

        清音虽然对于自己在魔域那么长时间都没有醒过来感到有些疑惑,可也知道这其中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只是,他不应该欺骗她。

        她不需要这种以爱为名的欺骗。

        “是他主动的!”老爷子自然是不会隐瞒的,说实话,他和清音之间的关系自然是要更加的亲近一些。

        “你去归墟吧!那个地方适合你休养,要不然你这种情况出了这落神山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机会。”

        清音说话虽然不客气,老爷子却知道是实话。

        他比起清音来,确实在魂脉方面是弱了很多。

        天镜的本体早就被人取走了,他现在能出现在这里完全是靠着自己的精神力的支持。

        看着提剑从远处缓步走来的那人,依旧是清风朗月般的飘逸俊秀,神仙之姿彰显着他的尊贵与漠然……

        他的眼中有着她的倒影,走进她身边,他蹲下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很冰冷。

        清音别过头去,不想再看他,却又有些想要仔细的看看他的模样。

        他的脸上带着一张白色的面具,那薄薄的面具将他的神仙姿容完全的隐藏了起来,这个样子反而给人带来一种神秘感。

        “别看!”

        “为什么?”

        她伸手想要揭下他脸上的面具,却被他抓住那冰冷的手,握住她的手在掌中,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为什么要孤璃来骗我?为什么要离开?”

        清音靠在树上,感觉到刺骨的寒袭来,这里的阴暗始终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只有天下大定之后正义才可以将这污秽洗涤干净。

        “我不会离开你的。”

        夜子墨将剑收起来,然后抱住了她。

        她的身体依旧冰冷,就像是没有一丝温度的活死人一样,看着这样的她,他有了一丝怀疑,自己这样做真的好吗?

        “别再骗我了好吗?”

        清音靠在他的肩上,冰冷的泪水滑落脸颊,他们之间相隔的东西太多了。可走到了这一步,想要放下已经不可能了。

        “嗯,不会再骗你了。”

        夜子墨捧着她的脸将她脸上的泪痕擦干净,这是他最后一次骗她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给我看看你的脸!”

        “你……”

        清音原本已经打算这样子就算是原谅了他,毕竟自己现在下不去狠心去伤害他,伤了他反而让自己心疼。

        更何况,他们要走出这里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天镜原本就是镇守这里的守护神器,被他们给取走了,自然是会影响到这里的一切的。

        可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阵晕眩,他竟然打昏了她。

        这个大骗子,他又一次欺骗了她。

        在昏过去之前,清音决定,这次绝不会原谅他。

        “滚出来!以后这些事情不准告诉她。”夜子墨一挥剑就将已经躲起来的老爷子给逼了出来。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这个老人家?你……过分!”老爷子很不满的嘟囔道。

        夜子墨却很清楚,这天镜和清音一样形体根本就不受限制,是可以随意变换的。

        清音喜欢漂漂亮亮的东西,她自己自然也是喜欢美的。

        而这天镜却不知为何竟然选择了这幅丑样子,真是糟蹋了自己的修行了。一般来说,上古的神器在化形的时候都会寻找好一点的形体模型,这同样是对他们修为的一种肯定。

        “你们真过分,怎么能这么欺负我们这些神物呢?你们……”老爷子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夜子墨的剑一闪,果断的闭嘴了。

        “好好看着她,要不然就毁了你的形体,你知道我不是龙皇,更不是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夜子墨从来不屑于做一个好人的,更何况这事还是关乎到清音,自然是更需要谨慎的。

        老爷子震撼于夜子墨的狠辣,只有自己在心里面暗暗的觉得以后一定要远离他才行。

        “她的血开启了天镜,关不了了。不过,只要不让她去人间看到那镜子就不会有事的。若是被她知道了你对她做下的所有的事情,估计她会恨死你的。”老爷子喃喃道。

        这夜子墨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

        绝对是一个黑心肝的人,别看他总是用一副清高冷漠的神仙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背地里可是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

        可怜的清音,怎么就会招了他呢?

        像清音这样的存在不多,可也不是没有,可混到她这种地步的还真是罕见。

        夜子墨没有答话,直接抱着被打昏的清音凌空飞度用极大的代价换回来他们走出这落神山。

        “你给她吃的是什么?”

        “滚回去,不该问的别问。”

        夜子墨本想直接喂到清音嘴里面的,结果清音牙关紧闭根本不往下面咽。

        老爷子没有办法,只好默默的自己先消失了。

        “忘了就好了,我们都不会有事的,会永远在一起的。”夜子墨吻着她的唇,撬开她的牙关将药喂到了她的嘴里面。

        他不想她记得这些不好的记忆,她是讨厌这些的,只要他知道就好了。

        她不需要承担这么多。

        “你又将她的记忆给毁了?”轩辕煌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刚好看到夜子墨喂药的那一幕,这不是第一次了,他还真是有些莫名的执拗呀!

        “她不需要记得这些!”夜子墨并未因为轩辕煌的出现而感到尴尬,反而是在清音的额头上又吻了一下,才道。

        轩辕煌对于他这种不可思议的执着倒是也习以为常了。

        “暗夜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暗夜是他的阴暗的一面,可以说是他的影子,这件事他自然是可以做,可要怎么样才可以不伤到夜子墨又保全清音就是不容易的了。

        “不生不死,不破不立,你无需顾忌我们,我们不会有事的。”夜子墨淡淡的说出来几个字。

        轩辕煌叹了口气,道:“好吧,那就按照原来的约定进行。轩辕一族和凤族如今已经没有太大的阻碍了,可暗夜一国虽然小却偏居一隅,也不是那样容易的,我会想想办法将他引出来的。”

        轩辕煌还是打算这件事从长计议一些,暗夜也不是对于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的。

        夜子墨伤到了根本,却还是不愿意承认。

        他本身该是他的对手,如今这样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想办法,倒也是没有让人想到的意外。

        “暗夜你不用担心,他自会消失的。”

        “清音你打算怎么办?”

        “她,我不知道会记得多少,我会去人间一趟,你多照看她一些。”

        “好吧!早些回来。”

        轩辕煌没有再劝什么,夜子墨这人决定的事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他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

        当年,当他们同时来到这片大地之上,棋逢对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结局。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会因为一个小少年的到来而改变了所有。

        当年的清音还不是如今的模样,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刚刚入世的小小少年,温暖之中带着些许的狡诘在里面。

        尤记得当年他们两人争吵的模样,可如今早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或许,遇到的那一刻,看到的那一眼便已经注定了他们逃不过的劫难。

        “你的伤重,我来抱吧!”

        “不用!”

        原本轩辕煌看着夜子墨伤的连行路的速度都降了下来,就主动想要帮忙,却被拒绝了。

        至于如此小气嘛!

        轩辕煌心里面有些不快,当年阿音不喜欢这夜子墨也是很有道理的,自己的东西看的死紧就算了,看上的哪怕不是自己的依旧是牢牢的抓在手里面不肯放手。

        好不容易到了人间轩辕部落落脚的地方,夜子墨才肯放下她来,他身上的伤自然是轻的,更何况还损耗了自己那么多的修为。

        “我帮你疗伤吧!你还有事要做,这样怎么照顾她呢?”

        “多谢!”

        “不用!”

        轩辕煌主动帮他疗伤,这次夜子墨也没有再拒绝什么。

        他现在必须要赶紧恢复过来才行,这样才可以去人间和暗夜之间好好的较量一番。

        轩辕煌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可是要夜子墨亲手杀死暗夜,这样他受到的伤害肯定也不会轻的。

        “他不是我的对手!”

        “……”

        轩辕煌劝告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夜子墨就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直言道。

        轩辕煌没有再说什么,这人还是如此的自负。

        都伤成这样了,他竟然还是如今的胸有成竹,这种心境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轩辕煌想起最初的时候,这夜子墨也是他看重的对手,他的实力自然也是不容小觑的。

        只是,他们之间似乎从未真正的交过手,这倒也是很奇葩的事情了。

        轩辕煌记起来一些事情,“你……”

        “我只要她一个!”夜子墨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

        他的目的从来都是很单纯的,他从来想要的也只有她一个而已,只是她从来都不是完完全全的只属于他自己。

        “我答应你,会把她完完整整的还给你的。”轩辕煌轻叹了一声,知道自己拦不住他,只要这样承诺道。

        凤舞进来的时候有些奇怪,这两人‘含情脉脉’的神情对视,眼中有着别人看不懂的情谊。

        “这两人?”凤舞将手中的药碗放下,她进来的时候,夜子墨和轩辕煌自然是早知道的,只不过都忽略了她而已。

        “咳咳,你们够了!”凤舞咳嗽了一声,就算是她不在意,可还有一个躺着的呢?

        轩辕煌自然是知道凤舞单纯的心思的,不过,他并没有解释什么。

        “你先出去,我们之间还有些事情要做。”

        “……别太过分了!”

        “咳咳!”

        这次轮到轩辕煌咳嗽了,凤舞单纯无辜,实在是不懂得隐藏自己的心思。

        可看一下他们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尤其是刚才帮夜子墨包扎伤口修复静脉的时候,他还褪下来他的衣服,夜子墨的手现在还没有恢复好,他帮他拉一下衣服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结果,这样就被人误会了。

        夜子墨倒是神情依旧是淡淡的,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事情。

        也对,他的眼中除了清音还有其他人吗?

        只是,他的满心的算计全放在了清音的身上,清音倒也是聪明,可还是逃不开他编制的网呀!

        过了很久之后,轩辕煌才起身,而夜子墨休息过后,也恢复了很多。

        “你这次还打算骗她吗?”竟然把人给打昏了。

        亏的清音如今弱到了这样的地步,要不然就夜子墨,肯定不会得逞的。

        这样可以隐瞒多久?

        清音他不是不了解,绝对也是倔强的够呛,要论起绝情来,清音绝对是很认真的。

        “她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她有事的。她虽然知道很多事,可总是有她不知道的事情。这次,轮到我来做就好。”

        “可是……”

        轩辕煌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再相劝。

        他们之间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这也不是他可以劝的了的,要是早知道如今会变成这幅模样,还不如当初就不遇见的好。

        凤舞虽然是神凤一族的传承,可是却根本看不明白他们之间的事情,黑羽来找她的时候,她正在有些纠结之中。

        “他没有告诉你真相?”黑羽好不容易走出来,自然是不愿意再回到那个地方去了。

        君墨在短短的几天时间之中就已经将魔域给整顿的干净利落起来,至少向黑羽这样的存在可以自由的选择离去。

        魔域之中的常住居民自然是魔族。

        但魔族也不仅仅是魔域的人才可以生存的。

        黑羽就是看了这个空档,才走了出来。再晚一些,万一君墨回过头来奴役他们,他可是不愿意的。

        那冷冰冰的硬美人不好惹,也只有那条鱼受的了她。哪怕他不情愿,可不得不承认那美人他惹不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