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十八章:番外小记

第十八章:番外小记

        “什么真相?你怎么会在这里?”凤舞对黑羽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对战过。

        况且,那一次也只是君墨和黑羽,甚至是包括梦魇之中的对战。

        凤舞说到底也只是一个陪同者,并未受到过多的影响。

        “他把你保护的真好,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告诉你。算了,这件事你不知道就算了,不过我们凤族还是需要你来掌管的。对了,凤舞你还没有回去过凤族吧!改天我带你回去。”黑羽虽然是黑暗一脉,可对于族人还是很上心的。

        何况,凤族如今存在的已经不多了。

        “到底他们之间有什么事,为何我不知道呢?是和我有关系吗?”凤舞不解道。

        “乖,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这样不好。”黑羽拍了拍凤舞的头,一本正经的道。

        说实话,他真是羡慕这小凤。

        同样经历了那么多,却始终是被保护的最好的一个。

        如今竟然还是一无所知的迷茫,似乎从未受到什么伤害,自然也是不好懂得他们之间的纷繁复杂的感情的。

        “你……”

        “龙皇,你真过分,凤舞可是我的族人!”

        当黑羽自己感慨完之后,刚想再拍一下凤舞,却被走到近前的轩辕煌一把拉开。

        凤舞自然是被他挡在了身后,而黑羽这个明显是不会受到欢迎的角色,自然是要受到歧视的。

        “偷溜出来的?”

        轩辕煌拉着凤舞,猜测着黑羽的到来。

        据他所知,在魔域打开的时候,君墨就已经准备对魔域进行大肆的改变了。

        黑羽这样的高级别的存在,若不是君墨有心的,自然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当然是光明正大的走出来的。不信你……”

        “不信!现在据我所知进去魔域可是需要令牌的,魔域的大门虽然打开了,可是进出却绝对是比着以前要严格了很多,甚至是没有人可以刻意的去破坏了。”

        虽然他也不清楚君墨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可是事情就是这样的摆在面前了。

        “你想干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要告诉君墨吧!”黑羽看着轩辕煌的冷笑,一时之间心里面毛毛的,这货也不是好惹的,他怎么就一时大意给忘记了呢?

        想当初他虽然见识到的人不多。

        可这龙皇和夜子墨绝对是有的一拼的。

        “不会,你走吧!”他当然不会去告诉君墨了,不过,至于水族的那位少主,表面温柔体贴的无月会对他做些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了。

        要知道,无月那厮可是只在君墨面前才会表现的大度宽容的,至于背后对付情敌的手段……

        不,是对待觊觎君墨的人的手段,那就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了。

        凤舞被轩辕煌给强行的抱了回去,她不太明白轩辕煌对待黑羽的态度,很不友好。

        可黑羽至少也是她的族人不是?

        “他为什么叫你龙皇?”

        凤舞不明白,他分明是轩辕一族的人,为什么要叫做龙皇呢?

        “想知道?”

        轩辕煌看了看凤舞,对待还依旧如此单纯善良的她,他不知道有些事情该不该告诉她。

        “嗯,还有你和清音的关系,包括夜子墨!”凤舞点点头,她以前虽然迷茫,可是对他们之间的不同寻常还是有所察觉的。

        以前是没有顾忌到,可如今不一样了。

        清音和夜子墨显然是要分开的节奏。

        她就想要知道自家的男人想要怎么做?要知道清音对他也是十分的依恋的。他们之间的感情甚至比着他们夫妻之间的情感都差不了多少。

        “那我就给你讲一讲,不过,你放心。夜子墨是不会放弃清音的,至于阿音,她就要看自己的意愿了。”看样子,如今的阿音已经是很难离开夜子墨了。

        要不然,也不会心伤至此。

        一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清醒过来。

        他们之间的故事说起来也很简单,当初他和夜子墨来到这里的时候,清音就已经存在很久了。

        原本只是一个固定的形体,可是后来越来越聪明的她竟然可以随意的变化。

        “也就是说,夜子墨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清音并不喜欢他?”凤舞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的道。

        轩辕煌摇了摇头,“也不完全是这样,最初的时候,阿因不是这样的。”

        不是他们看到的这样,那是一个很好看的小少年,有着自己的执着和坚毅。

        当然,人家也是有着自己喜欢的人的。

        “她少年时候的模样我也见到过,可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呀!给人的感觉有些柔柔弱弱的,一点都没有现在的模样好看。”凤舞有些不赞同他对阿因的赞美之词。

        在她眼中,还是轩辕煌这样高大有力,同时又温和待人的男人给值得托付。

        至于夜子墨,太冷了,一般人很难承受的起他的爱。

        轩辕煌笑了笑,没有反驳,“至于他们为什么叫我龙皇,因为我本身就是龙族的,现在不方便,等以后给你看就知道了。”

        “好吧!”凤舞虽然遗憾自己为什么变不成凤凰神兽的模样,可还是觉得如今的人的样子要好些。

        经历了这么多,她已经能坦然的接受自己并不是人的事实了。

        “阿音,叫的还真是挺亲切的!”凤舞有些不高兴,却又觉得自己不该无理取闹。

        反正,清音和夜子墨之间也是很难分开的了。

        她也就不去计较了。

        这样想来,凤舞觉得自己还是蛮大度的。

        一般人是很难容忍自己的男人竟然会去这样的牵挂另外的女人,可她哪里知道,最初的时候,她才是那个让人心动的存在。至于轩辕煌和阿音之间更多的则是亲情。

        不同于爱情的唯一和执念,更多的是温暖和体贴,甚至是无私无畏的奉献。

        说起夜子墨和阿音的认识并不是偶然。说起来,那也是必然的结果。只不过,当他们遇到的时候,阿音的状态有些不对而已。

        天地初诞之时,阿音便是镇守这方的天书之灵。

        原本她是无知无觉的,只能等到这片天地的执掌者和守护者出现的时候,她才会开始自己的使命。

        但一直在寒冷和寂寞之中度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她自己都有些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终于有一天,遇到了两个少年。

        那时,她已经摆脱了自己的形体。而天书也渐渐的成为了传说,没有人知道在她的美丽的躯壳掩盖下才是那天书的灵。

        “那边危险,你怎么一个人来此?”

        一袭青衣和灵兽无异的清音原本刚刚驯化了一头神兽,刚准备去雷泽之中玩几日,就碰到了这个唠唠叨叨的人。

        清音并不想和他答话,就一个人默默的走着。

        他却偏生跟在她身后,问个不休。

        “你受伤了?”

        “……”

        清音眼中迷茫,她并不知道什么是受伤,也不会有什么疼痛的感觉。她眼中的世界,只是她眼睛可以看到的,手可以感受到的。至于其他的,也只是听说,并未有其他的感觉。

        她的感情是没有的,感觉也是不全的。

        “你不疼吗?”

        他有些奇怪,这个小姑娘,就算是神兽的化身,那也该是很疼的,她伤的很重,脸色惨白,一看就是虚耗过度。

        他想要上前,她却退了一步。

        当时,只是觉得这人莫名的奇怪!

        清音也并未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只是后来知道的多了,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好看的人。

        他很好!

        至少,她在这里也碰到过很多的人,包括其他的种类。

        要么,他们是对她漠然视之,要么,就是对她有所企图。贪恋她的美色和修为。

        天书本就是和这片天地融为一体的,她自己虽然修成了形体,可还是要借助天地的灵力才行。

        不过,这对于她隐藏自身的修为,随意改变自己的形体却是很方便的一件事。

        没有人可以像她一样,完全敛去自身的气息。

        一瞬间,就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也没有人可以像她一样,可以亲近万物,甚至是引导着他们的生存发展。

        这些,本就是她天生的能力,并不需要学习。

        有一些遇到了就会让人很难忘记,就算当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过后总是会让人回味。

        夜子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再次见到他,已经又是千年之后了。

        她一眼就认出了他来,他当然是不会认得她的。

        心里面竟然有一种甜甜的感觉,她当时想,或许他也变了吧!

        当时,他正在蛮荒之地射杀变异的蛟龙,暗黑的河水漫天的扑来,眼看着就要将他整个人卷进去。

        当时,她只是在旁边看着,并未出手。这些,对于经常独自行走于蛮荒大泽之中的她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只是,一般她是不会主动出手去伤这些兽类的,而他们同样也是不会来伤她的。

        “放了她吧!”

        “你?你们是同类?”

        夜子墨颇费了一方功夫,才将这抵死不屈服的黑龙给拿下,在他的剑刺入它的脖颈的那一刻,清音出手阻止了他。

        他果然已经不认识她了。

        “不是!”

        “你可知它在这里伤了多少人命!”

        这个时候的夜子墨还是蛮喜欢讲道理的,至少还没有冷淡到以后直接喜欢用武力先解决再说的份上。

        “它不能死!”

        清音只是重复了这句话。她才不想管其他的事情呢,只是,这条蛟灵以后要成为这整个蛮荒包括大泽水系的看守,真的杀了它,以后整个大泽的运势都会乱的。

        “我不想伤及无辜,你让开。”夜子墨看清音无动于衷的样子,再眼看着黑龙就要恢复过来,就道。

        清音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却也道:“你打不过我。”

        “你真是不可理喻!”夜子墨也怒了。从没有见过这样,明明长得看上去很像讲道理的样子,却又分明是最不讲道理的。

        剑拔弩张,却没有那种紧张的气氛。

        清音努力的想了想,就给他解释道:“它真的不能现在死!”

        “……”

        夜子墨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未免有些太猖狂了。但是,后来,他就明白了,她不是猖狂,而是有着猖狂的本钱。

        至于,他们两人后来,并没有打起来。

        龙皇当时是和夜子墨一起的,他的到来不早不晚的刚好避免了夜子墨和阿音之间的一场大战。

        “难怪,原来是这样!”夜子墨听完龙皇的解释之后,才明白,原本这姑娘比着他们都有先见之明。

        可是,这黑龙魔性难驯,就这样放了它,日后它肯定还会出来残害生灵的。

        夜子墨的担忧是对的。

        在他刚一回头,看到阿音所站的地方,被一阵阴影笼罩,就知道这是这黑龙惯用的手法,它到现在还是死性不改。

        “小心!”

        夜子墨只来得及震开了黑龙吐出的水丹,而龙皇则是及时的抱住了阿音,拉开了她。

        “孽畜,哪里去!”看着黑龙想要逃跑,夜子墨就持剑赶上。

        龙皇则是看着一脸不悦的阿音,刚想要安慰,就听到她极其不舒服的说道:“太可恶了,它竟然弄脏了我的衣服!”

        清音很不舒服,只是觉得衣服是新的,这龙太可恶了。

        “你……别……”龙皇还未说完的时候,眼前的人就已经消失了。

        他以为这是灵域之中出生的小灵兽,要不然身上的气息不会这样的纯洁。

        只是,因为没有刻意隐蔽的原因,她身上的灵力也是若有若无。给人的感觉当然是很弱了。

        接下来,就是让人目瞪口呆的单方面的虐兽。

        阿音那个时候,已经很会和灵兽之类的相处了,因为大家都不需要语言,只是简单的肢体和心灵之上的交流就可以玩耍的很愉快。

        “你竟然弄脏了我的衣服!”

        最后,当她打累的时候,就一脚将它从半空中给踢了下来,踩着它变得很小的尾巴,愤愤的威胁道。

        “再动一个试试!”

        当时,黑龙自己就蔫了,有些委委屈屈的看着三人,哪里还有一点刚开始的凶猛的样子。

        夜子墨有些看不上去,黑龙和他打的时候,本身就受伤了,现在这一顿暴虐,估计也就是凶多吉少了。

        “死不了的,我打的都是它害怕的地方,没有伤到它。”

        “……”

        这一顿打,成为了黑龙永生的噩梦,至此,桀骜不驯的黑龙,乖乖的值守在这里,再也没有敢闹过什么事。

        这就是区别。

        对待黑龙,夜子墨的态度是直接杀掉。而龙皇则是希望将其镇压。清音则是直接将其打怕了,怕到了骨子里那种。

        处理完了这件事之后,清音并没有离开。

        “你是灵域的?”

        “灵域是什么?”

        “灵兽!”

        “是这样吗?”

        清音随身的变了一个她以前见到过的小猛兽的样子,只是,在她身上体现出来的却是懒洋洋的样子,萌萌的。

        “是这样吗?”

        “……”

        “……”

        夜子墨拖着小小的,软软的,无骨一样的小东西,第一次觉得心里面痒痒的。

        虽然,他们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面。

        清音以为他们是要问,灵域的小神兽的模样,就自己变了一个给他们看。

        而夜子墨和龙皇则是以为这就是清音本来的样子。

        “我要带她回去。”夜子墨对龙皇这样说。

        龙皇并没有反对什么,只是他看出来,这小兽的骨子里面很傲气,一般人很难驯服的。但是,看夜子墨的样子,是势在必得,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清音也没有反对,对于她来说,换一个地方也是很好的体验。

        她过惯了和兽兽们呆在一起的日子,和人生活一段时间感觉也不错。

        “我以后会教你的。”夜子墨看清音有很多地方都不懂,就解释道。

        清音想了想,道:“那我要叫你师父吗?”

        “你想这样叫的话,也好!”夜子墨随口答道。

        清音对于形体一向是没有什么要求的,只要是觉得美美的,萌萌的就好。

        于是乎,她就呆在他的袖子里面,被他一起带回来雪域。

        雪域是最初的时候,他们居住的地方。

        那个时候,世间的很多地方,是没有生灵的足迹的。冰雪冰封则是最常见的状态。

        一个习惯了自己放纵的小兽,一个喜欢文雅说理的老夫子,这样的两人是很难相处到一块去的。

        果然,没有多久,清音就觉得这样一点都不好。

        不自由,也不自然。

        有很多事是不让人喜欢的,而有很多事你想做的时候,总是会有人来阻止你。

        夜子墨倒是不觉得她烦,相反倒是觉得她很聪明,很多事很有想法。

        这里本身居住的人就很少,自然也是不在意别人怎么说的。

        午夜时分,天星沉沉。

        清音在外面呆了一晚上,有些事情想不明白,看到他房间的灯亮了一点,就知道他醒来了。

        “师父,你醒了?”清音一阵风的刮了进去,扑到他身边问道。

        夜子墨倒是对于她的神出鬼没习惯了,也没有觉得奇怪,一抹她的手有些冰冷。

        她从来不懂得怎么去照顾自己,生病了也不知道,受伤了也不会叫痛……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没睡!”他将她揽在了怀里面,给她暖了暖,驱散夜晚带给她的寒气。

        清音窝在他怀里面,歪着头,有些乖巧的道:“煌说,天地万物都是有定数的,但是定数也是变数。变数同样也是定数,我有些想不明白。”

        “人真的是很矛盾的事情!”清音抬头看了一下他的脸色。

        “嗯?”夜子墨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清音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接着道:“就像师父,明明心是很冷的。可是,外表给人的感觉却很暖。暖暖的……”

        “……”

        一句话,点到了他长久以来最不愿意回想的事情之上。很多事情,他也是在学。

        一点点的将自己的寒冷给化去,而今,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让人满意。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