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二十一章:偷换概念

第二十一章:偷换概念

        君墨推开他的手,冷哼一声走开了。

        “阿莫,你听我解释,这件事我……”无月急急忙忙的在后面追着,君墨却一步都没停。

        可怜的月美人,月下追人,心中无限忐忑,却有口难言。

        每一片天地都有一个守护者和一方规则,无月是这片天地的守护者,而清音则是最初的天书的化身。

        只可惜,这无月隐藏的太深了,这最后要不是为了能让君墨不要因为清音的事情去那幽谷取那噬魂莲,他也不会这么简单的说出自己的身份来。

        不是因为守护者被人歧视,而是守护者是出自巫门。

        巫门的人一般是如夜子墨一般的心知却不容言,而且,他们这样的人一般都是被人主动来求的,至于向无月这般的热情追逐还是少见的很。

        “阿莫,其实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你要相信我。”他是清白的,他从来都没有做过一件守护者该做的事情。

        守护者守护的是一方的天地,是无形之中的最高的制约天地平衡的力量。

        比如,清音的存在就是一个异端。

        无月若是勤勤恳恳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诛杀了清音。

        可这样的后果,就是他永远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得不到君墨的喜爱。所以,他宁愿装作糊涂的样子。

        “阿莫,我是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无月委委屈屈的跟在君墨后面,一边追一边解释。

        他不是追不上君墨,只是习惯了追逐在她身后。

        再说,现在天地平衡真的是很好的。

        这个世界说来奇怪也不奇怪!其他的天地之间最初的时候也是很混乱的,这里的世界在上古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妖魔横行,不过,因为夜子墨,清音,龙皇之间的纠葛,最后所有的事情竟然都变作了三人之间的磨合。

        不管是一直存在的魔域,还是如今正在逐步形成的天域,还有灵域,包括人间,这么多年以来都是相当稳定的。

        “够了,你安静会!”君墨显得很不耐烦,她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去安慰着委屈的粘人鱼。

        清音还不一定怎么样了呢?

        她着急的想要去看一看,却又犹豫了。就算是她去了又能如何,不还是什么也帮不上吗?

        “阿莫,你讨厌我了?你不喜欢我了?”无月委屈的要掉泪,伤心到不至于,只是焦急是一定的。

        毕竟,他是真的在这件事上面骗了她的。

        “没有!”君墨的回答有些硬生生的,本身就有些不耐烦,他竟然还这样吵人。

        无月原本一向是很体贴君墨的心思的,只不过,这次的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边刚和龙皇坦白,还没有等到他想清楚君墨知道之后的后果,她就已经知道了。根本是一点缓冲的时间都不给他吗?

        早知道,他就抵死不认就好了!

        还是自己太老实了!

        “我没有生气,也没有不喜欢你。只是在考虑这件事该怎么办才好?”君墨是真的考虑要不要去找龙皇或者是夜子墨。

        可仔细一想,这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噬魂莲!”

        她想到了最重要的幽谷噬魂莲,只要拿到了那噬魂莲,就可以不再受到这天地规则的制约。

        到了那个时候,身份的转换根本就不成问题。

        夜子墨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想要这噬魂莲,以方便他和暗夜之间的灵魂的吞噬。

        “我要去幽谷!你……”

        “阿莫~!”

        无月急的直跺脚,他竟然这么没有分量!

        他在她的心里面竟然还比不上一个石头!

        是的!

        在最初见到清音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有把她当初人,根本就是一个石头里面的蹦出来的灵体,哪里比得上他妩媚多姿,风情万种?

        “又怎么了?”君墨不明白,她明明已经说了没有埋怨他,怎么他反而更加的哀怨了?

        难不成,她要打他一顿?

        有些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再说了,就算是他什么也没有做,可事情依然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这不就是最大的贡献吗?

        “阿莫,你一点都不在乎我?”无月捂着自己的心,感觉有些痛。

        原本已经准备离开的君墨脚步凝滞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无月,依旧是那如花的面容,女人妒忌,男人失色,可说出来的话怎么就这样的气人呢!

        “无月!”君墨是真的怒了,嘴角带着微冷的笑意,回身走近了他,步步紧逼。

        “我不喜欢你?”君墨拖长了声调,让无月心里面很不自在,他有些别扭的想要扭过头去,那娇羞的小模样,活脱脱的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他竟然敢怀疑她不喜欢他?

        她要是不喜欢他,会让他这么缠人?她要是不喜欢他,当时又何苦醉醺醺的把他给抢回来?

        如今,他竟然敢这么说?

        当真是欠教训!

        君墨决定要给无月一个教训!

        “你认为我不喜欢你?”无月有些不知所措的被君墨挑起自己的下巴,他看出来君墨似乎生气了。

        还是和他有关系,他好像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无月!”君墨叹了一口气,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眼神之中带着郑重。

        语气之中有些无奈,“无月,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确实不怎么喜欢你。知道为什么吗?”

        “……”无月木然的摇了摇头,他真不知道。

        在他的意识里面,君墨第一次见到他,和他第一次见到君墨肯定不是在同一时间。

        至于君墨,明明她一直追着的人就是清音,不是他。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你我有些妒忌,我羡慕你这张脸,可是又不能毁了它。”君墨拍了拍他的脸,眼神之中有些无奈。

        “阿莫……”不是这样的吧!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君墨不喜欢他,竟然是因为他这张漂亮的脸蛋?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呀!

        “别打岔,听我说完。”君墨又拍了拍他,道,“不过,后来我想开了,既然我这么喜欢为什么不抢回来据为己有呢?反正你也是愿意的不是吗?所以我才抢了了,所以你现在还能找到我。”

        至于清音,那从来都是一个不可能。

        因为,她很清楚,她们是同一类人。

        物以类聚,可是同性相斥。

        她们是不可能会有机会在一起的,她们彼此之间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亲人,可以为了对付豁出去性命,唯独就是不能够成为相伴一生的恋人。

        刚开始的时候,她不太明白这个道理。

        清音也不太明白,不过,好在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你现在明白了吧!”君墨解释完之后,才又对无月道。

        很多事情是必须要尽快的解释清楚的,这美人有了误会还是很麻烦的,她要的是他对她的一心一意,中间的意外状况她可不会和清音一样任其自然。

        无月的眼中顿时雪亮,他从来没有想过君墨竟然也会这样的喜欢他,“阿莫,我真的很感……”

        “你先不用感动,我现在考虑要不要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不再喜欢你。”

        “不许说话,听我说完。”君墨霸道强悍的制止了无月的激动。

        “你也知道,我也很讨厌麻烦的,既然你觉得我不喜欢你,加上我名义上还有九琼仙子那个未婚妻,你的建议我真的是可以考虑的。”

        君墨说的认真,无月听的心惊。

        无月赶紧拉住了君墨想要解释,刚才他真的只是一时的口快,真的不是他想要怀疑她对他的感情的。

        他敢指天发誓!

        “我要静静,你呆着!”君墨指了指无月,一闪身就离开了。这一次,无月真的是没有发现她的气息。

        无月急的不行,“怎么办?阿莫气了!我怎么这么傻!”

        他想起来君墨和他相处的时候的一举一动,的确是很喜欢他的,至于清音,那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没有什么好妒忌的。

        还真是他小心眼了。

        在时间通道之处,一个长得格外精致的小公子还没有来得及逃开,就被君墨一把抓住。

        “阿莫,我不是故意听你们的悄悄话的,真的,我发誓!”他是有意的。

        君墨也没有恼,只是抓住他不放,省的他溜走了抓不到。

        “阿莫,那是你家的,好漂亮,好温柔呀!”小小的公子,娇小的云若被掂着却依然记得撒娇。

        “可是你对他好凶呀!”太残暴了。这话云若当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这次他私自外出去了另外的大陆,没有想到一回来就碰到这样激情满满的一幕,驯夫!美人!魅人!

        “阿莫,你要带我去哪里?我知道错了,再说我还小,你这么对我真的好吗?”

        “疼!”

        小小的云若被君墨一把丢在地上,君墨对于这还没有成年的娇柔的小玩意真是没有脾气。可这小东西太跳脱了一些,还没有长大竟然就私自跑了出去。

        要知道归墟之中诞生的灵在未成年之前是很娇柔的,几乎不敢碰到任何的伤害,一不小心就会魂飞魄散的。

        “云宝宝出事了,你去看看能不能救醒她。至于我和无月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不要乱猜测。”君墨解释了一下,云若和陌云是同属于云族的。

        只是云若出生的太晚了,以至于他自小就自由任性管了,可怜了云宝宝替他做了很多事情,以至于小时候的云宝宝在两种完全不同的历史和现实的交织之中才会变得有些木讷呆板的不成样子。

        “怎么会?宝贝怎么会有事,她不是已经成年了吗?”云若显然很吃惊。

        他一贯是叫陌云为宝贝的,只是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宝贝。

        君墨三言两语解释了一下,至于随后的事情就是云若的了。她和云宝宝修的不是一个道,帮不上太大的忙。

        好在,大家都快遗忘的这一个自己滚回来了。

        这还真是及时呀!

        至于无月,她还真没有生气,有些事情也确实是她做的不对,但习惯一旦养成了就很难改变了。

        男人不能太宠了,教训是一定要给的。

        就让他自己好好的反思一下吧!

        竟然敢这么对她大吼大叫的,还当真是太宠着他了!

        看着君墨那本来就是英姿飒爽的容颜,云若默默的转身,这女人太凶了,他以后一定要温柔的一点的,至于是姑娘还是男子,他不介意的,反正他还没有成年,性别暂时未定。

        云若是深深的被君墨的强悍所震撼到,不过,他当真是很担心云宝宝的,他们毕竟还是一体的。

        “别逞强,救不了就算了。”君墨嘱咐了他一句。

        云宝宝只是暂时醒不过来而已,也不会出太多的事情。她就怕这还没有成年的云若一时急起来不管不顾的,到时候反而是伤了他自己,这样就不好了。

        “知道了!”云若答应的有些敷衍。

        “你要不要我帮忙?”云若看了一下君墨,她的情况好像也不是太好。

        君墨摇了摇头,她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

        只是,奇怪的是在那次之后,似乎自己看起来虚弱了一些,可实际上力量似乎增加了很多,关于清音的那脉魂,好像没有了踪迹一般。

        不,准确的说,是和自己真正的融合了。

        以前,自己总是控制不住,现在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云若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虽然有些犹豫,可还是选择了离开。

        “你自己保重!”

        他是云族的,原本是云兽,一种祥瑞之兽,可是他也救不了所有的人。云宝宝对他来说是重要的,也是他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他离开这个世界太久了,猛然回来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

        君墨看着云若急急忙忙的离开,显然是真的上了心。

        云若是一个很精致的少年,对,他身上就是一个字,太精致了。正是因为这份天上的眷顾,也使得他和清音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都在注重完美了。

        “自己的命,自己的造化吧!”君墨摇了摇头,她担心的是,这云若有一天会喜欢上自己。

        君墨看到云若的时候,便看出来,他身上有诅咒。

        哪怕他如今信誓旦旦的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他身上的诅咒却是诅咒他永生永世都不会爱上女人。

        更何况,还有附加在他身上的阴柔的咒术。

        “真不知道出去一趟怎么就得罪了那么多人?当真是不省心呀!”君墨虽感慨,可也无奈。

        云若这个漂亮精致的娃娃自小便是骄傲的,一身傲气十足,却心性又特别单纯。

        希望,他有一天会得到教训,及时醒悟吧!

        事情的最后的终结还是在清音和夜子墨身上,不过,她也不能坐以待毙。

        无月没有想到君墨竟然会返回来找他,大大的意外。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探寻不到君墨的任何痕迹,也是到了如今,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以往可以那样轻易的找到她的所在,全都是她有心所致的。

        “阿莫!你……我……”无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怕自己万一说错了,到时候就麻烦了。

        君墨倒是没有再怎么样,有事要他帮忙,态度没有办法再恶劣下去了。

        “我要提前去幽谷。”君墨说出来自己的打算,在无月面前她也不需要隐瞒什么。

        甚至包括自己的坏脾气他都是一清二楚的。

        后来,当云若问起来,为何她竟然从来都不担心无月会弃她而去的时候,她只是淡笑不语。

        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之后才知道,无月这样的男人,个性已经扭曲了,不过,和她正好互补了。

        若是她热情澎湃的对待他,他反而可能不会看上一眼。倒是这样让他整天的追逐着她,这样两人倒是相处的很愉快,反而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阿莫,别去,你该不会是想要……”

        “没有,已经还不回去了。我估计也不会再轻易的离开魔域了,你放心。”

        “可……”

        “没有什么可是的,你陪我一起去。”

        “好!”

        无月虽然犹豫了,但是最后答应的还是很爽快。君墨这么快就不计较刚才的事情了,他还何必要再考虑那么多呢?

        一直以来,他担心的都是君墨的魂魄会出问题,既然如今已经解决了,君墨也不用再回去她出生的时候了,他不介意去帮一把清音和夜子墨。

        反正,清音就算是在怎么幸运,最多也是要重生一世的,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重新开始,她没有了灵力和修为,也不会再有这些记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娃娃,绝对不是他的威胁。

        这样想来,无月的心情反而是轻松了起来。

        君墨要去幽谷提前埋伏,无月陪同。

        而清音则是去了人间,算是自己的一趟旅程。那边,凤舞和龙皇虽然带着大军已经到了暗夜帝国,却没有开始战争。

        凤舞和龙皇则是悄悄的装扮进去暗夜帝国打探,有些事情不惊动百姓,最好还是不去惊动的。

        “怎么回事?这暗夜帝国的皇宫怎么会死气沉沉的?”凤舞有些奇怪,这里的气息太浑浊了。

        她有些埋怨轩辕煌,怎么没有黑羽刚来见她就不见了人?好歹,她还是有些事情要问他的。

        再说了,问他总会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反而会更加的糊涂起来了。这也是凤舞想要找另外的人来问问明白的原因之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