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二十二章:死亡之灵

第二十二章:死亡之灵

        黑羽是不是好人她不太清楚,但是不管是清音,还是君墨,甚至包括黑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超级的护短。

        “别说话,小心点。”轩辕煌也感觉到这里的气息不太对劲,不过,也没有让他感觉到杀气。

        “那不是夜子墨……”

        “不是,不是他。”

        凤舞看到水塘旁边有一个很熟悉的人影,刚想说话,却被轩辕煌给捂住了嘴。

        那不是夜子墨,只是和夜子墨有关系的暗夜。

        暗夜是夜子墨的影,和他自然是相似的。

        不过,这暗夜和孤璃一样,最初的时候,他们也是有着自己的面容的。

        和夜子墨的飘然脱俗的冷傲不同,这暗夜却是十分的高大威猛,让人猛一看根本就不会把他和夜子墨联系起来。

        “他真的是和夜子墨有关系?”凤舞看着这面容平凡的男子,有些奇怪。

        夜子墨那容颜她是知道的,用形容妖艳的美人的话那就是绝色倾城,只是他喜欢冷着一张脸,若是肯笑上一笑,绝对是可以让人神魂颠倒。

        这张脸就太平凡了。

        “不一定是真的,先别急着下结论。”

        “他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了,该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

        “没事!”

        “可我们……”

        凤舞看着轩辕煌眼睛一直只是盯着暗夜的方向看,就觉得有些不安,他们这可是私自闯入到别人的皇宫里面来了,这轩辕煌竟然一点都不谨慎。

        要是被他发现了,他们怎么脱身?

        “虽然我们现在不是一般人,可也不能这样……”这样随意吧!这是打探消息,有一定隐蔽的意识行不行。

        “他已经发现了,但不会管我们的。放心!”

        “……”

        轩辕煌握了一下凤舞的手,这暗夜已经发现了他们,从他的眼神扫向他们这边他就知道了。

        不过,他却没有声张,这就意味着,他根本不在意他们的试探。

        不知道这是胸有成竹,还是狂妄自大。

        “看样子,他这里倒是时常有人来打搅,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的镇静。”轩辕煌解释道。

        暗夜虽然表面看起来和夜子墨很像,实际上他才是真正的邪恶的存在。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园子里面埋下的枯骨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看他的意思,倒是没有难为他们。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去?”

        “你呆着,我去和他谈一谈,若是可以兵不血刃,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机会。”

        “你疯了,怎么可能?”

        “总要试一试的。”

        凤舞有些不敢相信,轩辕煌怎么会有这么异想天开的想法,他竟然要主动的和这暗夜去商谈。

        要知道,他可是他们的敌人。

        虽然她并不是太清楚所有的事情,可是她也知道,这暗夜是和夜子墨有关系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他们只有帮着夜子墨和清音才对。

        轩辕煌先带着凤舞回去了客栈,他原本是想直接去找暗夜的,但是不放心凤舞就先将她送回到客栈里面。

        他已经走了出去,却发现那暗夜的身边出现一个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人,他才不得不更加的谨慎。

        “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凤舞不太明白事情到底演变成了什么样子,只是最后轩辕煌捧着她的脸道别的时候,她有些不太自在,说不出来的心焦。

        他到底想要去干什么?

        当轩辕煌孤身一人再次来到暗夜帝国的皇宫的时候,暗夜正站在一面石镜前面,听到声响,只是将手指放在嘴唇边上,示意轩辕煌先不要说话。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起身。

        “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大胆,胆敢只身一人来闯我这龙潭虎穴,龙皇,你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暗夜起身,他的手指摩挲着石镜,眼神之中带着杀气。

        他们原本就是不共戴天的敌人不是吗?

        “暗夜,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害了这么多生灵,你也该醒悟了。回到你该去的地方才是正道。”轩辕煌不以为然的道。

        他还真不觉得这暗夜有能力对抗的了他。

        要是当初的夜子墨,倒还是可以和他抗衡,可惜的是,他们两人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交过手。

        “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暗夜转向轩辕煌,表情有些狰狞。

        轩辕煌摇了摇头,“你已经撑不了多少时间了,要不是夜子墨多事,我何必来找你再麻烦这一次呢?”

        若不是夜子墨舍不得清音,非要去幽谷之中取那噬魂莲,他又何必这么急着出手伤了这暗夜。

        现在,所有的人都很明白,只有尽早的杀了这暗夜,夜子墨才不会出事。可这暗夜同时又不能被杀死,这就麻烦了很多。

        噬魂莲,名为噬魂,实则为聚魂。

        只是,它聚集的却不是一般的魂。

        是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魂。

        清音为天地衍生出来的灵,原本就是没有魂的,正好可以用得上这噬魂莲。

        夜子墨的修为这些年损耗的太厉害,要是进入到那幽暗的地界想要取得那噬魂莲,首先就必须要先借着这暗夜的身才行。这才引出来以下的种种。

        “这么多年的傀儡不好受吧!不过,从今以后你就不用这么痛苦了。”轩辕煌根本就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直接开打。

        暗夜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在他的印象之中,这轩辕煌从来都是温文尔雅,是很少有脾气的,当年夜子墨和清音闹僵的时候,还是他帮着劝来这。

        这可从来都是一个老好人。

        结界之内惊天动地的打斗自然两人都是尽了全力的,而结界之外依旧是天下太平。

        暗夜渐渐的有些不支,他没有想到这轩辕煌竟然会如此的厉害。要知道,他修炼的功法最为阴暗狠毒正是他们这些人的克星。可如今看来,却不是如此。

        “怎么会?”暗夜倒在地上,有些不敢相信,他明明已经使出了全力,而这轩辕煌却好像戏耍他一般。

        “怎么不会?”轩辕煌的语气有些不善,却没有再动手。“一切阴谋在实力面前都是无用的。”

        “我不会要了你的命,但劝你也收敛一些。剩下的日子安生一些吧!”轩辕煌用手中的剑挑起来他的下巴,一剑下去在他的脸上留下道道难以磨灭的痕迹。

        他毁了他的脸。

        暗夜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压根没有注意到脸上的疼痛。他没有想到的是,这轩辕煌竟然会没有杀了他。

        他留着他的一条命。

        所有的事情一开始就很简单,只是有人把它给复杂化了而已。

        “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龙皇你一定会后悔今天不杀了我的。”暗夜在后面喊道,轩辕煌却没有理会,径直的走了出去。

        轩辕煌走出来之后,身体摇晃了一下,他捂住自己的胸口,隐隐感到有些气虚。

        “这阴毒之物果然很厉害!”他擦了擦自己嘴角逼出来的毒血,他也只能帮到这里了。

        暗夜不会死心的,这他是知道的。

        他最担心的不是夜子墨,反而是清音。

        夜子墨对清音的执着他是知道的,而这暗夜本来就是和夜子墨有关的,虽然他从未表露,可这不代表他对清音就没有什么别样的心思。至于,清音,得到了她,就不仅仅是得到了一个女人那样简单。

        “但愿一切都会顺其所愿!”轩辕煌看了看天色,不早了。

        这一切终将是会结束的,夜子墨对清音不可谓不上心,可清音是聪明的,因为她知道这样的两人在一起会给彼此带来什么,所以一直都是避而远之的。

        无奈,夜子墨的执着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天书,不仅仅是一本无字的史书,更多的则是它其中蕴含的无上的灵魂之力。

        凤舞看到轩辕煌回来的时候有些疲惫,很奇怪,以为他受伤了,就赶紧迎了上去。

        “早说过不让你独身一人的,受伤了吧!怎么这样不小心,快让我看看伤的重不重?”凤舞着急的就要拉过轩辕煌来检查他的伤势,却别他一把揽住。

        “你怎么了?”

        “让我抱会儿!”

        他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之上,神情有些迷茫,但同时感受着怀中的人的真实,他的心安了下来。

        这一刻,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夜子墨,或许执着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些许的心安吧!

        “出什么事了?”凤舞看着他,显然是不明白他何以如此的深情看着她。

        轩辕煌笑了一下,吻了她一下,“没有,我们可以回去了。到时候等到了时机大兵压境就可以了。”

        “是吗?可你也不至于……”不至于这样的让人担心吧!

        要知道,刚才他的样子可真的是有些吓坏了她。

        凤舞自然是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能告诉她,其实从一开始接触她的时候就是为了欺骗她,抱着别样的目的接近的她吗?当然是不能的。

        何况,现在他是真的爱上了她。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的巧妙,明明看起来不相干的两人却因为彼此有缘,最后终成眷属。而那些有缘无份的人即使追逐了千年依然是得不到。

        “你们总是瞒着我!”凤舞埋怨道。

        她明明知道很多人很多事情,她都是在瞒着她的,可是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轩辕煌拍了一下她的脸颊,捧着她的脸,有些笑意的道:“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不会再瞒着你的。”

        至于以前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就算是清音,也不会看得出来所有的事情。

        当年,他们三人最初相识的时候,清音可是一直追着这只漂亮骄傲的小凤跑的,那样一个少年这样的执着,在很多人眼中看来,这绝对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可,中间的阻碍太多了。

        想起来夜子墨做的那些手段,到现在还是让人很无语。想起来都觉得这人心机深沉。

        “那你先告诉我清音和我以前是什么关系?”她总觉得清音这小丫头每次见到她都热情过度,而刚开始的时候,君墨那些人看到她的眼神也是有些不正常的很。

        要不是知道她是个姑娘,她都会以为她要追她!

        轩辕煌想了一下,很认真的道:“以前她很喜欢你,你也知道那丫头总是喜欢漂亮的东西。”

        “是吗?”显然凤舞有些不信。

        轩辕煌接着说道:“小姑娘家的孩子气大,喜欢东西就总是喜欢抱在手里面,而当时我们那没有什么别的姑娘,你又是最漂亮的,她那么喜欢你也是正常的。难道你看不出来,那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吗?”

        “也对呀!”凤舞点点头。

        “你想想,夜子墨和那丫头这么多年就这样过来了,清音虽然有些胡闹,可也不至于在大事上面乱来吧!”所以,你们的关系很纯洁,单纯的就是小丫头的偏好。

        轩辕煌说的一本正经,言语之间完全偷换概念。

        凤舞听的虽然有些诧异,却还是相信了。再说,原本她的那些想法也是有些不太切合实际的。

        轩辕煌很成功的消除了凤舞的怀疑,这种小事况且还是很久之前不为人知的事情,几乎不会有人去想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月和君墨提前去了那里,没有通知任何人,也不会有人知晓,而清音则是恢复了自己原本的男儿身,只不过这次将那绝色的容颜敛去了,只化作很平凡的样貌。

        暗夜因为被轩辕煌重伤,不得已只好另寻它法。

        清音原本是去了离着扶摇山不远的地方,但是走了一半的时候就又改变了注意,她要先去那幽谷之中一探究竟。说到底,心里面还是放不下。

        此时的他一袭黑色的长袍,头上的帽子将自己遮挡了起来,原本就被她变的很普通的容颜这下更加的不显眼起来。

        “噬魂莲到底有什么用?”她此时虽然是男儿身,可是为了能融入到这幽谷之中不被发现还是变作了自己姑娘的模样。

        “有人”她感觉到很熟悉的气息,却不敢确定这到底是什么人来此捷足先登了。

        幽谷之中一片寂静,偌大的山谷之中死一般的沉寂在百花的沉睡之中。

        很显然,她的到来并没有惊动这么的生灵。

        “果然是死亡之灵的国度!真是太阴森了。”清音没有留意被一朵不起眼的小花给咬伤了手指,一滴血顺着她的手流了下来,很快的就消失不见了。

        渐渐的有花朵开放的声音,不是花开的颜色,而是一种声音,清音感受着这种声音变得异常的警惕起来。

        “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吗?”她当真是一点都没有感受到危险的存在,反而感受到很友好的气息。

        正在她有些陶醉的时候,猛然之间感到一阵魔族的气息夹杂着很强烈的杀气袭来。

        “什么人?”

        “阿音,快离开这里。”

        “君墨,你怎么会在这里?”

        “别多问了,赶紧走。”

        君墨说话之间人已经到了她的跟前,推了她一把,而随着君墨的加入,山谷之中原本的祥和之气被一阵暴躁取代,这里沉睡的死亡之灵似乎要苏醒过来了。

        “阿莫,不要伤害他们,他们没有恶意的。”看到这种情况,清音赶紧阻止住了君墨。

        这里死亡之灵的存在注定了他们这些外来人的灵气是没有用的,再说了,这些死亡之花也是没有针对他们的,最多只是自我的保护罢了。

        “先离开再说!”

        “也好!”

        两人眼神交织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直接凌空飞度离开了这个世外的死亡之谷。

        “你怎么会在这里?”清音有些奇怪,君墨不是应该在魔域呆着吗?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呢?还有无月不是应该和她在一起的吗?怎么会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你先别急,听我说完。”君墨安抚了一下清音低声道。

        清音明白她的意思,“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死亡之谷里面有死亡之灵在,里面的东西是出不来的。”

        “那就好!”君墨的手上有一滴血痕,很浅。

        若不是刻意,根本就看不出来,再加上她有意的遮掩,所以清音根本就没有发现。

        “阿音,你先别着急。听我说完之后你再说。”君墨知道接下来自己所要讲的事情事关重大,尤其是关系到夜子墨和她之间的感情,她自然是要慎重一些。

        但她也以为,清音是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的。

        “你不是一直奇怪自己的记忆为什么总是有些凌乱吗?这一切都可能和夜子墨有关系,还有一直以来我们都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人的存在,他则是这一切的计划的执行者。”

        “谁?”

        “黑帝!”

        君墨接着又说道:“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这一切都和那山河日月图有关,原本是这样是没有错的。可问题是,这黑帝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并且他和夜子墨的关系也很复杂。似乎最初的时候和你也是有关系的。”

        “怎么会?”

        “你好好想一想,你的潜意识里面为什么会认为夜子墨是你的师父?他又为什么不直接承认了?”君墨有意识的提醒道。

        清音有些蒙了,她的确是知道这些的。

        可她却从未深入的想到过以前。

        “夜子墨和上古时候的你是认识的,并且你们之间有约定,而他和龙皇之间又有约定。黑帝很可能是夜子墨的弟子,而你当时也曾经是他的亲传弟子。”君墨说的这一切并不是信口开河,都是证据确凿的。

        哪怕只是她的猜测,但清音知道,这并不是她在危言耸听。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