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二十七章:赌约伊始

第二十七章:赌约伊始

        门外的少年将军带着杀气一脸冰霜,门内的云若也是一脸的不悦,清音就看着这样的两人对峙起来。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按理说,就算是知道云若的身份,这木兮落也不至于这样吧!

        云若气鼓鼓的逼走了木兮落,之后才挨着清音坐下来,有些很疑惑的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山崖下面当时这具难看的女尸身上是带伤的,而和她呆在一起的就是这木兮落了。”

        “我当时秉着不能见死不救的原则就救醒了他,你也知道的。我还没有通过成年的考试,在救人方面是有限制的,之后就昏了过去。再之后的事情就是这样了你也看到了。他趁着我虚弱的时候锁住了我的灵力,要不然我早就把他打飞了!”

        云若握紧自己此时的小拳头,看起来是真的对木兮落很反感的样子。

        清音缓了缓才道:“这里是扶摇仙境,而木兮落则是这里的掌管着,哪怕他此时遗留下来的只是一丝念想可终归也不是你这个外来人可以对抗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清音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道:“要不,你就从了他吧!”

        “阿音,你还有时间开玩笑!”云若脸色一沉,很正色的道。

        清音淡笑了一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说正事了。我来这里是为了真正的噬魂莲。”

        噬魂莲原本的确是在幽谷之中的,可是并不是说那幽谷之中的噬魂莲不是真的。只不过,这里的噬魂莲才是可以救助万物的,至于那幽谷之中的噬魂莲也只是对她一人有用罢了!

        说到底,夜子墨死活要去那幽谷原来是早就清楚这噬魂莲的作用。

        “好的!我会帮你找的。只是这噬魂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不清楚呀!”

        “不过,木兮落肯定知道,我帮你去问他好了。”

        云若并没有在意清音的话,反而是觉得自己能帮上忙感到很开心,至于原因他也没有深究。

        “你和凤舞?”

        “没有!”

        “那是夜子墨了!”

        “嗯!”

        “那你们现在?”

        “分了!这辈子是没有可能了。他骗了我!”

        “……”

        清音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对于云若,她自然是信任的。本身云若的天性就是善良的,要不然也不会被人算计来了这里。只是,有些事情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就没有什么好惋惜的了。

        分离了就是分离了!

        硬要她不承认,她心里面会很不舒服的。

        “对不起!我……”

        “不关你的事!”

        云若有些愧疚,想要把当初的事情给清音解释清楚。可是清音却阻止了他。

        当初的事情,谁又能说是谁的错呢?

        不过都是一厢情愿罢了!

        天镜好不容易在酒楼里面找到了喝的有些醉醺醺的清音,看着清音有些痛苦的样子,他只是有些叹息。

        他不是人,没有心,自然是不懂她的痛的。

        至于她,原本也是那无心的人,不知道是伤了谁人的心,才会落的如此?

        “别喝了!再喝下去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天镜拿起清音面前的酒壶喝了一口,觉得味道好极了。

        只是寥寥的劝了一句,然后自己竟然喝个不停。

        “我骗了云若!我也是个骗子!骗了自己,也骗了别人……”清音趴在桌子上有些哽咽的道。

        她是知道这扶摇仙境里面的噬魂莲在什么地方的,云若还小,他一时之间还不能确定,却是一口答应下来了。

        不管以后如何,他若是取来了那噬魂莲,都要少不了偿还这比债。更何况,那木兮落也不是好相与的。

        “你先别这样说,你也知道,有时事情天道循环,有些时候天意如此,要不然他怎么会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了呢?”天镜喝的有些打嗝,也是醉醺醺的安慰着清音。

        他们这些存在怎么说呢?

        大家能活到这岁月,本身之间就是存在着情谊的。看到清音如此,它自然也是不舒服的。

        “要不要我帮你去问问?”天镜看清音心里面悲伤,自己却帮不上忙。

        清音摇了摇头,对于云若她是知道的,只是希望他能明白。

        要是做不到,就不要勉强。

        “你们呀!还真是……”天镜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他们之间的事情原本很简单的,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才能安了对方的心。

        在它来见清音之前,云若是找过它的。

        只是,那位的要求就是要它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样子。而看清音的样子,分明是什么都知道的。

        “算了!我还是去问他吧!”天镜觉得与其在这里问清音,倒不如去找云若来的更清楚一些。

        清音并没有在意天镜的离开,她是知道的。暗夜既然也是在这里的,那他的目标就和她一样。只不过,他不可能会知道那真正的噬魂莲在什么地方。

        噬魂莲,噬魂之恋!

        要是真的得到了它,那也就没有什么可留恋的,换句话说,就是不会有所留恋。这样的花她才不会要。

        暗夜从暗处走出来,看着脚步有些虚浮的清音,有些微愣,她竟然真的喝醉了。

        “你来了!我们的赌约开始了。”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心甘情愿呢?那云若可是和他很不合的。”至少,现在他看到的是这样的。

        清音在迷糊之中摇了摇头,对他道:“你不懂的,他们之间要不是彼此有情才不会如此呢!虽然我不太清楚云若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唯一确定的是就是和这木兮落有关系,很可能他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呢!”

        “弄不明白你们这个所谓的感情!但是最后的结果也未必会如你所愿的。”暗夜坐下身,反驳道。

        他在面对清音的时候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这是他有史以来最微妙的体验。

        他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很平和。

        与其他人的惊讶和嘲讽不同的是,在她的眼中你看到的就是你这个人,没有什么波澜,就是那样的简简单单。

        “你怎么了?别这么看着我,否则我会以为你也爱上我了呢?这不好玩的!真的!”清音用握住酒杯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道。

        暗夜并未言语,他确实不懂夜子墨为什么会一心只喜欢她。或许是因为她简单吧!

        “你是不是在奇怪夜子墨?为什么会喜欢我?”清音看出来他的疑惑,有些嘲讽的道。

        暗夜倒是没有反驳,“的确,在我的印象之中他是一个非常高冷的人,他喜欢的人不应该是你这样的!而至于你……没有资格爱上他!”

        “我知道,的确是这样!可……谁让我不相信呢!结果,你也看到了!”清音摆摆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暗夜的话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就好像一般人是不可和妖仙包括是神相恋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本身的生命就是不平等的。

        清音原本就来自虚无,再确切一点就是随时随地就会消失的存在。这样的人是不应该有什么感情的,也是不应该来和谁谈感情的。可谁想到就是这样的她,最后竟然爱的这样轰轰烈烈。

        有多少人知道她最初喜欢的是凤舞不知道,可是所有的人知道的都是喜欢她的是夜子墨。

        “不是我们谁非要爱上谁?而是我们需要彼此的温暖!”清音话说出来的时候感到一阵凉意袭来。

        是啊!

        夜子墨的表面是冷的,心在长时间的历练之后也沉寂了下来。而她原本就是无心的,却始终在寻找一种方式想要活出来自己的温暖。哪怕她从一开始对夜子墨的感觉就是有些冷,可是最后还是有些情不由己,身不由己……

        “与其说我们爱彼此,倒不如说我们爱上的是自己心底的那份光!”

        “或许你说的对!那你们可真可悲!”暗夜对于清音的话不置可否。

        “或许吧!可我却觉得我们是幸运的。至少我们彼此之间还有爱!”清音却没有因为他的嘲讽而生气,只是好像解释给自己听的一样。

        至少,他们彼此可以相依!

        清音在前面走着脚步有些踉跄,暗夜跟在她的后面不明白她要去干什么?

        “好热闹呀!有人要成亲了?”清音看着将军府门前的红绸缎,想了想,好像是云若要嫁人了。

        不,准确的说,是那公主要出嫁了。

        “你要干什么去?”暗夜不关心清音,却关心他们的赌局。看着清音想要往里面闯就拉住了她。

        清音被他拉的差点跌倒,却又被另外的一个人拉了过去。

        “君墨?你怎么来了?”清音一抬头,看到竟然是君墨。

        君墨伸手将她脸上的碎发弄好,之后将她拉在了自己的怀里面护着她。

        清音有些挣扎,可看君墨的脸色又不好太过。

        “怎么喝了这么多?想要干什么?”对面站着的可是暗夜,不是什么好人。

        清音自然是意识到了君墨的担心,回头看了一眼暗夜,然后才解释道:“我们之间打了一个赌,最后肯定是我赢的。不过,现在我有点后悔了,我想要去抢亲!”

        “抢亲?男人?”

        “不!是云若了!”

        “……”

        “……”

        君墨沉默了一会,取出一粒醒酒丹喂她服下,幸亏云宝宝经常炼些乱七八糟的丹药,要不然她还真找不出来。

        要知道,她的酒量可是千杯不醉的。

        有生以来可是从未喝醉过的。

        至于假装醉酒抢了无月的那一次,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你还要跟着!想要动手?”君墨淡淡的瞄了一眼暗夜,语气之中霸气十足。

        清音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酒劲已经下去大半,拉了一下君墨的衣袖,“别这么粗暴!”

        “……”君墨将她的手给扫掉了,神情有些微妙。

        她自是知道君墨一向强悍的做法,要知道这君墨美人从来都是那冷冰冰的一块铁,除了对她稍微温柔了那么点,就是云宝宝她通常都是粗暴对待的。

        “要不你悄悄的打?”清音放低了声音,但是还是足够让身边的人听到。

        “……”君墨依旧没有言语。

        “君墨,你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清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按理说,君墨不会这样小气呀!可气氛真的有些不太对劲呢!

        “没有!我们走!”君墨拉了一下清音就往里面走去。

        “去哪?”清音不明白她想要干什么去就问道。

        “去把那家伙抢回来!”

        “……”这次轮到清音无言以对了。

        事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无月的到来自然是劫走了君墨。

        不过,这次倒不是无月主动的。

        君墨循着清音留下的痕迹来到这里,自然也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若的事情和无月脱不了关系,作为极其护短又道德鲜明的魔域君主,君墨这次肯定是要和无月好好的算一算这笔账的。

        说起来,无月也是有隐衷的,可惜,君墨似乎并不想听他的解释。

        君墨在前面快步的走,无月在后面快速的追着。

        面对如此暴躁易怒的伴侣,无月这样的性子也真是醉了!好在,这两人的缘分才真是天注定。

        “阿莫,你别急,云若不会有事的。有些事情你不清楚的,我……听我解释行吗?”无月已经习惯了跟着君墨后面,自然也是将之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面去了。

        原本,他们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而且,无月看的很清楚,他们之间就是再闹也不会闹成清音和夜子墨那样不可开交的地步的。

        “我……”

        “你……”

        君墨突然止住了脚步,无月脚步走的太快直接撞到了她身上,好在他及时的扶住了她。

        君墨回过头来,看了无月一眼,看的无月心里面忐忐忑忑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将云若和木兮落之间的事情告诉她知道。虽然这件事设计到自己的师兄木兮落的未来,可只要她高兴,他决定还是让师兄自己一个人去等吧!

        “阿莫,你听我说,这件事是这样……”无月已经决定要全部告诉君墨了。

        君墨一抬头制止住了他的话,她不是那样不讲理的人,她也清楚无月的身份注定了有些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

        一旦他这样做了,不是为了他好,反而会害了她的。

        “先不说这个!我就问你,你觉得我粗暴吗?”君墨一掌拍在无月的肩膀上,无月差一点被拍倒。

        君墨本身就是魔域之人,半身的血统半身的血脉就是传承与魔族的,自然是力气很大。

        无月的身材虽然很高大,可是耐不住人家秀气文雅,更多的是娇柔美艳呀!

        无月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看到君墨看着他微变的郁闷的脸色,赶紧讨好的解释道:“没有!没有!君墨很温柔的,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了。不过,要是能只对我温柔就更好了。”

        时刻不忘记为自己讨福利,这条鱼还真是活泼的过分,跳跃的非常。

        “虚假!”君墨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接着又道:“不过,我喜欢!”

        其实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温柔的,上古的时候简单粗暴的人多了,就拿清音来说吧!她打架的时候,尤其是打群架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粗暴残忍呢!

        结果,如今竟然变成了她粗暴了!

        这世道还真是变了。

        无月讨好着君墨,跟着她后面。君墨决定有些事情还是告诉无月为好,省的到时候麻烦。

        “无月,有件事我想了想,还是明白的告诉你好。”

        “你想说什么?”

        “最开始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是在河边,那个时候你在水里面洗澡……”

        君墨说这话的时候刻意的用眼神扫了一下无月的身躯,无月一紧张,就赶紧问道:“然后呢?”

        他当然是知道他们之间的记忆是有所偏差的,并不会是每个人的记忆都是正确的,可唯一让他肯定的是他第一次见到君墨就真的是一眼喜欢上了她。

        一见钟情!

        “没有然后了!”君墨看着这样的无月,顿时觉得很没有意思,也懒得再去解释了。

        剩下的事情无非就是当时她觉得这美人脸蛋漂亮,身材也不错。种族也好,就觉得可以和他结为伴侣试一试。

        再之后,就设计了种种,让他在不经意之间就对她死心塌地的了。

        虽然最初的时候是别有用心,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不想换人了。

        “我们就这样凑合着过吧!你说呢?”君墨的语气淡淡之中带着些许的无奈。

        无月点点头,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

        果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君墨还是不满意他。

        果然,她心里面还是想着那该死的石头,那本书有什么好的?那清音那么吵闹,有什么好看的?

        美人微醋,君墨却不是那怜香惜玉的人,看着又变得别别扭扭的月美人,她差点没忍住将他丢下来。

        君墨回去了魔域之中,这里剩下的事情有轩辕煌,有凤舞,还有夜子墨在,清音不会有问题的。

        只要大家都好好的就成。

        只要最会的结局圆满了就好!

        至于清音和夜子墨之间,两人都是明白人,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契机来彼此原谅罢了!

        欺骗的事实已经存在,哪怕是善意的谎言可那也依旧是谎言,岁月的流逝,生命的开始或许会冲淡这一切……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