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三十一章:君家夫难为

第三十一章:君家夫难为

        “不是你想的那样!”看清音的神情有些抑郁,夜子墨拍了拍她的头解释道。

        清音一扫将他的手给打下来,不就是仗着比她高点吗?至于总是这样欺负她吗?

        当所有的记忆都恢复之后,当曾经的误会不在了之后,清音第一次觉得两人的相处是这样的惬意。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会给她一种忐忑的感觉。

        那是因为她不确定自己的未来。

        不过,如今这自主权可是掌握在她的手中,她的命运可以自己掌控。

        “你为了他守在这寒冷的雪域几十亿万载,要不是……我还会以为你有多么喜欢你那个弟弟呢?”清音原本是想嘲笑他一番的,可是一抬头目光交接之间让她的话有些说不出来。

        夜子墨倒是习惯了她这样的方式,最初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总是喜欢找对方的刺挑,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让对方多注意自己一些而已。

        那个时候都太年轻,并不知道这种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在乎或是装作的不在乎就是所谓的‘爱情’。

        好在,他们彼此明白的都不晚。

        “血脉的亲情总是割舍不掉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曾经有缘过。至于我喜欢的人,从来都只有你一个!”夜子墨握住她的手,不算郑重,却是他一直想要说出来的心里话。

        “我知道!”清音点点头,握紧了他的手。

        是呀!他可以这样问心无愧的说,他只是一心喜欢着她。

        可她,却不敢这么说。就算是再来一次,她也不敢保证,她第一眼喜欢上的就一定是他,她不敢保证她可以好好的待他。

        说实话,她这个人自私的很。

        直到这一次的最后,她依旧是有些想要逃避彼此之间的伤害。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也是她的唯一。

        “我保证,再有下一次,你一定会一眼就爱上我!”夜子墨在她的眉心亲吻了一下,很认真的道。

        清音挑挑眉,笑意盈盈的回问了一句,“你就这么自信!”

        “你可以试试,看是否有机会去找别人!”别说男人了,就是女人也不行,下一次,他一定会看她看的紧些。

        这一世要不是有龙皇在,还指不定他中间会多么的辛苦。

        她是个花心的,那就只好看紧她了。

        “那师父,你还打算要了徒儿吗?”貌似,师徒中间相恋可是禁忌呢?

        他们要不是这么刺激?

        “笨蛋!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你是我徒弟。再说了,就算是遭天谴,你也休想逃。”

        “……”好吧,天谴是她们那一脉才会有的,难怪他不在乎!她一时又忘记了他的强悍了。想不到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话多起来的样子还是让人暴跳。

        看到云若和木兮落似乎就让人想起来了他们的当年。

        同样的年轻气盛,同样的风华肆意之间带着些许的自傲不屑,这样的两人碰撞到一起很难不发生些什么。

        “得!师父你先别骂我笨,让我想想,我们因为本身就是天地之间的灵气集聚之中契合机遇才诞生的,所以像我和云若我们一出生的时候虽然具有灵性可却很弱……”

        清音想了想,然后得出来一个结论:她们小时候,真的会很笨!

        “那么笨的时候,我想还是不要见你的好。”免得被你欺负了。当然,后面是清音自动的脑补,此时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笨点没什么不好的。”女孩子嘛,时刻那样聪明还要男人干什么?她要不是事事都这样聪明,他至于这么辛苦吗?

        “你说什么?”清音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愤愤的问道。

        “我养着就好。”对于他来说,只要她在他身边,笨点真的没有关系。

        “……”

        “我没别的意思,真的!”

        清音摇了摇头,夜子墨手上的力气不觉加大,察觉到暗含的威胁之意,她赶紧解释了一下。

        这真的是不确定的事情。

        谁知道她下一世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对,是会生成谁家的孩子?虽然她的容貌变化不大,灵力到了成年之后也是可以恢复的。可那都是经过成人礼之后的事情了,至于之前的事情,谁又能说的准呢?

        “我会等!”

        “你也只能等了!”

        归墟原本就来自虚无,归于虚无。

        他们诞生在这样的地方,在最初的时候又是成长于这样的地方,自然天生就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归墟的生灵在成年之前是会受到天道的保护的,当然,做错了事情惩罚也是必须的。

        在成年之后,不但是性别,包括自己的伴侣都会确定下来的。

        之所以特别强调伴侣的事情,主要是在接受成年礼之前必须要‘保护好自己!’,也就是不能做一些儿童不宜的事情。

        清音在最初的时候,因为自己本身灵性就好,再加上勤奋。所以在见到夜子墨,出来归墟之前她就已经完成了成人礼的测试。就是如此,也是花费了她好几百年的功夫。

        这样一来,她这一次,说不定会花费的时间更久一些的。

        “夜子墨,到时候我们会不会……存在很多的问题?就比如年龄?”清音突然之间就想到了很多现实的问题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我生不逢君……他们之间不存在这样的悲惨,可是,要是到时候她最亲的亲人不同意怎么办?

        要知道,现在的夜子墨加上上古之时的年龄,至少也是几十亿万年的高龄了。

        而她到了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小娃娃,多大的差距呀!

        多严重的代沟呀!

        到时候,沟通交流,各个方面都会不和谐的……

        “想那么多没用的!”夜子墨不客气的敲了她一下,他都不计较她的笨笨的小团子的样子,她竟然还开始嫌弃他了?

        不管到什么时候,不管她是哪家的孩子,他就不信凭着他的身份和地位还有人敢阻止他。

        夜子墨如今还不知道的是,到了那个时候,确实是不会有人明面上来阻止,可人家会变换角度来侵占他们相处的时间……至于那个人的身份,貌似不在他之下呀!

        君家妇难为!

        清音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身为人妇的自觉性,其实,除了最初两人相遇之时,剩下的多半是夜子墨亲力亲为的在照顾着她。

        对于小时候清音难养的问题,夜子墨倒是不在意的。

        毕竟,他们零零星星的也相处了几千年,彼此之间还是了解的,对于对方的习惯也是熟知的。

        一个人记忆可以忘记,情感也可以转移,唯独那感觉是不会错的。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大荒泽?”

        清音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见面似乎她在寻找什么,不准确是说,她自己变成了小兽的模样,为的是诱捕凶兽。

        “不是那个时候,你竟然忘记了?”夜子墨摇了摇头,真正的第一次他见到她并不是那个时候,比着那时还要早很多。

        “还真不记得了。”清音不得不承认,或许他们曾经是有见过面,但是真的是不太记得了。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大荒泽。

        一身的血腥,却看不到丝毫的暴虐之气。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用最暴力的手段,将最血腥的事情做了出来,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波动。

        不见冷酷,也不见温情。

        但转头的一瞬间,她却笑了。

        带着点阳光的味道,当时他就想,她是怎么会做着这样的事情,心却无比的干净。

        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对她有了兴趣,只是当时也并未太在意。但是后来的相遇却最终促使了他们之间的缘分……

        虽然在那时他的修为已经很高了,但是他本身的性子,外加一些特殊的原因,使得他很难和其他的生灵相处。

        龙皇可以驭兽,可以和很多其他的生灵相交相处。他却不行,当他近身的时候,那些生灵都会被他自是的寒冷给冻怕。

        “试着将你自身的寒气收敛起来,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龙皇是这样告诉他的。

        他也试着去做,果然很好。

        但也只能说是好了一些,他们愿意接近他,也只是被他的表面所迷惑。

        这不是他所想要的。

        “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会遇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人的。”龙皇道。

        他有些奇怪,明明他们是一样的人,可是却有着不同的命运。最后却又是殊途同归。

        果然,有一天他遇到了她。

        这些都是缘分!

        可谈起缘分来,他们之间又是最没有缘分的。

        当她身为男子的时候,她的缘分是凤舞。就算是她成了女子,那么她命中注定的人也不会是他。

        不管是剑痕,还是孤璃,不都是最好的证明吗?

        剑痕在命中原本就是和她存在夫妻情分的,只可惜,他不会这样放她离开的,于是乎,为了全那一段情,才有了所谓的红衣。

        “有些事需要缘分,不可强求!”龙皇当初是这样劝他的。

        可他的回答却是,“我只相信自己,只有我努力去做,才会有希望。”这样,他们之间才会有可能。

        要不然,永远不会有那所谓的缘分的存在。

        “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感觉就很奇妙。是真的很不同,不同于凤舞的温柔,可不同于龙皇或是君墨他们的亲切,更多的却是一种……总之,就是想要陪你。”清音找不到具体的词来形容她见到他时候的那种复杂而微妙的感情。

        她对于凤舞更多的是喜欢她的温暖和善良,那是一只很温柔的小凤凰,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本心。不管是上古,中古还是现在,她依然是单纯善良的化身。

        所以,她得到了自己的幸福。

        至于龙皇和君墨,包括云宝宝,他们更多的是她的亲人,可以陪伴她一起成长,他们之间更多的是相互的支持和关心。可以患难与共。

        “怎么说呢?我刚开始的时候并未觉得自己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有什么问题,直到有一天我在梦境之中看到了云若的历练时候的场面才发现我们是惊人的相似。”

        说这话的时候,清音特意抬眼看了一下夜子墨,的确,在遇到她之前,她也确实是过着和云若一样的生活,生活在自己营造的温馨的世界之中。

        “云兽原本就是祥瑞之兽,自然性情也是温和的。不存在天性暴躁之说,我虽然最初的化身不是云兽一族可和他们也差不了多少,所以这就造成了我们天生对所有的人都是温柔有度。”

        “不是这样……”夜子墨以为她误会了一些事情,就想要解释,却被她打断了。

        “听我说完!”

        她继续道:“这样也就造成了一种错觉,不只是对你们,更多的是会让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喜欢很多人,其实,说白了,最后我们谁也不会爱上。”

        真正触动心弦的那人不是要他们多么温柔的对待,反而是让他们控制不住自己平和的心态的人。

        那个真正可以引起他们的情绪的人。

        “我们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冷漠冷血,而你只是表面的冷酷无情罢了!”但那一刻,她却直接看到了他的心。

        这样的一个男人,那样的优秀,又是那么顶级的存在,不可能不吸引到当时还在追逐梦幻的她。

        “我选择了放弃之前的一切,除了自身抹不掉的修为之外,不带我之前的一丝一毫的记忆。”若是他们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那就是上天注定的缘。

        这也是一场赌局!

        这才有了他们的又一次相遇,只是没有想到真正的见面却是那样的戏剧化。彼此都在试探,却又不敢言明。都有顾虑在心中,却又不想就此放弃。

        再次见面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后了,事实证明,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和天生的记忆传承的清音学起来真的很慢也很难。

        而这个时候,夜子墨已经学会了将自己的那种内心的寒冷给隐藏起来,于是,他和她讲话,打招呼。

        但很意外的是,她并没有理会。

        他知道,她是不喜欢他身上的那种冷冽的气息。

        他也不喜欢,但没有办法。

        后来,再次有意的寻找自然是遇到了她。她这次很意外的,和他讲话了。他当然也是知道那黑龙杀不得的。却只是想要试一试她,她果然制止了他。

        她似乎并不怎么通晓人性,也不知道人世的事。这个时候的她学习能力真的不能算是正常!

        这点让他很意外,也觉得很好。

        不要紧,他可以慢慢的让她习惯他的存在。

        她很清楚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清楚他的内心,对他有的不是恐惧,只是少许的迷茫。

        就像一个孩子面对一件新奇的东西,不知道是该如何来做。

        她喜欢叫他师父,会抱着他,甚至有时候偷偷的吻他。

        这让他很开心,哪怕只是骗来的。可他对于自己一向是很有信心的。他会让她离不开自己的,他也不会放她离开的。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学会了更多的人情世故,渐渐的对他开始学会了礼貌,学会了尊师。

        一点点的和他疏离,他开始有种不安,总有一天她会离开他的身边。

        “我不是不喜欢师父,只是……我有些怕!”

        “怕什么?”

        “我,我看到一些画面。师父会杀了我,不止一次。”清音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

        哪怕没有了记忆和传承,但天性的敏感还是存在的,得天道眷顾,她对于自己将要遭遇到的危险还是可以提前预见的。

        可惜,这个时候,她并没有能力避开这些。

        谁让她为了他放弃了自己的传承呢?这也算是天道的惩罚,没有人可以不劳而获,也没有什么东西是现成的,想要得到就必须要付出点代价。

        当时他只是抱过她来,吻了吻她的脸颊,自以为是的承诺着,“我不会伤你的。”

        他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什么徒弟,一开始就是想要她的陪伴。一点点的将她带大,如今她竟然想要离开。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他一向不是什么善人,只是对她多了点耐心。

        可能,真的是不希望她不开心。

        她明明也是喜欢他的,为什么还要离开!至于她所说的事情,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自控能力的人,他可以发誓,不管她做了什么,他都不会伤了她。

        可从来有些事情就不是人力可以违背的,后来她一次次的受伤却是他的无能为力……

        “师父,有些事我怕现在不去做以后就会没有时间了。我是真的觉得凤舞很好。我喜欢师父,可师父不是我的。”

        “……”

        清音可以知道很多不寻常的事情,她的话无疑是对的,甚至是有预见性的。

        她聪明就在于,不喜欢在没有希望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

        可她要他如何开口,告诉她,要她留下!

        最终,他选择了听从龙皇的建议,让她去了落神山。

        这一次,果然证明了她的身份,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早已经换了一个人。

        再一次因为伤害太重,她第二次失去了自己的修为和灵力,甚至是包括以前的记忆。

        天道永恒,永远都是公平的。

        在她们成年之前,归墟之中诞生的生命都会得到天道的庇护,可是这同样也意味着他们与生俱来的责任,她哪怕是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和传承,依旧推卸不掉的就是自己的责任。

        山河日月图将的是安定,她的血,她的肉,一身的筋骨,包括那备受摧残的魂最终都被凝固在了这永恒之中……

        可她从不后悔,哪怕是在不知道事实的情况下,也从不后悔什么,唯独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因为她的事情,他受到伤害。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