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三十二章:红颜枯骨

第三十二章:红颜枯骨

        说白了,最初的选择导致了之后的一系列的因果,循环不休。他们彼此之间的纠缠和牵绊也越来越深。

        “我之后就没有一次是有完整的记忆的,更不用说是天生的传承了,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呀!”清音故作抱怨的道。

        “还想后悔?”

        “来得及吗?”

        处于虚无之中的两人虽然可以触碰却总是失去那种真实感,清音早已经习惯,夜子墨却有些不适应。

        他牢牢的握住她的手,哪怕两人此时只是缓步行走在通往雪域的路上。

        这一路来,他们并没有刻意的用自己的修为,反而是信步走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记起的曾经。

        “哈哈,后悔么?还好,我并没有做过什么后悔的事情!对你更是如此!”清音回身拦住他的脖颈,抱紧他,踮起脚亲了一下他的唇,然后道。

        “不会有机会的。”他不会给她后悔的机会的。

        “别……”想要逃离的清音却又被他一把揽回到自己的怀抱里面,当他要吻她的时候,她却拒绝了。

        “感觉不好呀!你不会有什么感觉的!”清音眨眨眼,看着他很无辜的解释道。

        现在,他而是虚无的存在,也就是说,除了她们这些特殊的存在之外,外人是看不到他的存在的。

        只要她不想,他就没有办法接近她。

        “别做什么?”可她忽略了他骨子里面的那种霸道和执着,在这样的阳光之下,他竟然毫不在意自己修为的损耗,直接禁锢住了她,然后狠狠的吻向了她。

        含着她的唇,感受着这同样的生命的存在,真实之中夹杂着梦幻之感。

        唯美却有些凄凉,若是此时,他们还是彼此的当初该有多好。可惜,再也回不去最初了。

        好在,他们还有未来……

        “别闹了,这样很不好的。”清音对他的任性感到无奈,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些好,虽然他很强悍,可是也不能这样的不管不顾呀!

        要知道,在她们最初这样的时候,阳光之下一般都是需要遮蔽之物的,比如魂伞之类的。

        “没!只是想吻吻你而已!”夜子墨说的很纯白,却让她听得有些不自觉的发热。

        都几生几世的夫妻了,至于这样的矫情吗?

        可是,此时他们之间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暧昧的气息在弥漫,看着他亮亮的眼睛还有那……温柔的笑,眼睛仿佛被晃了一下,着实,美人一个。

        食色性也!

        对于清音来说,爱美绝对是天性,说起来有些惭愧,若不是他长了如今迷人的一张脸,或许也不会让人陷的这么深。好在,他自己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要不然,若是他有意无意的诱惑,说不定她早就会扑上去……

        雪域还依旧是常年的冰雪覆盖,只不过已经没有了最初诞生时候的那种寒气和邪气。

        雪域乃是这个世上最寒冷的地方,原本就是为了净化世间的黑暗才存在的,当初夜子墨是自愿请命来到这里的,而他们的缘分也是从此才真正的开始。

        “当时,或许他也是后悔的。只可惜,晚去了一步!”轩辕煌拥着对此事很好奇的凤舞解释道。

        凤舞有些奇怪,“这么说夜子墨是知道的,他知道暗夜的存在,还是任由他伤了清音?那清音知不知道真相?”

        “或许吧!”她应该是知道一些的。

        “真弄不明白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之间竟然会这么复杂,爱一个人有那么难吗?”凤舞单纯的只是觉得,他们这些人真的很难懂呀!

        好在,眼前的人很真实,没有那么多的纠结要她想。

        “你想不想知道那个时候的真实的场面?”轩辕煌循序善诱道。

        “可以吗?还可以回到过去?听说上古的时候那场面是很震撼的,真的可以回去吗?”凤舞一把抓住轩辕煌有些期待的问道。

        轩辕煌点了点头,“别人不行,可是你没有这个限制的。还记得那把琴吗?只要通过它你就可以真实的回去过去。”

        清音的魂脉他原本以为可以从君墨的手中得到一些的,这样加上他手中的,清音很快就可以新生了,而他肯定会得到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公主,可意外的是,君墨的那一脉魂竟然就那么的融合了。

        这才迫不得已,只有让凤舞通过那琴短暂的回到第一次上古时期清音和夜子墨离开的地方,找到并且带回来她的另外的一丝魂脉,才能保证清音很快的新生,并且不为人知。

        凤舞很单纯,虽然也敏感的觉察到轩辕煌似乎有另外的心思,可还是去做了。

        因为,她是真的很想知道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带着这个!你不用担心,玩够了就可以回来了。”轩辕煌说的极其的轻巧,丝毫没有什么欺骗了单纯善良的小妻子的愧疚在里面,内心的腹黑已经修炼到了无可附加的程度。

        “可是,我……”她为什么要回去过去还是一个人?她的本意是想要和他一起回去的。

        稀里糊涂的,她还没有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回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替她决定了。

        回去过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真实的参与其中,不过,这对于凤舞来说并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问题就出在,她出现的地方不太对劲。

        海岸之上残风怒卷着海浪不停的怕打着海岸,这里是无尽崖,下面是忘川流。

        “天哪!”凤舞感到一阵晕眩,她怎么会掉落在了这样的地方?她顿时有了一种被坑了的感觉。

        “轩辕煌,骗子!”下面的灵力的波及让她有些站立不稳,分明这是有人在恶战。她只是想要来看看上古的世界,看看是不是和上古之书记载的一样,为什么要参与到这样恐怖的事件当中来呢?

        周围的世界一片黑暗,唯独这里却是黑暗之中的光明点。这或许也是凤舞为何落脚于此的原因。

        刀光剑影之间,在比拼的那两人已经分出来胜负。这本是一场很正常的比拼,为的也是那已经成型的‘山河日月图’的归属。

        这里是上古的洪荒战场,而真正有资格拿得起那副掌控之图的也不过是现在在上面的两位神尊。清音与子墨。

        “什么情况?”凤舞受不了血腥,可好不容易看到活着的人形的生物还是这样漂亮的两个少年,就觉得这上古太邪恶了。

        “这是什么时代?”凤舞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时期了?为何说已经有了山河日月图的存在?

        对了,似乎有一段时间是因为清音为了那山河日月图的事情去了雪域去寻找夜子墨,似乎这个时候,正是这曾经的师父和徒弟闹僵起来,各自放弃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还没有了当初的记忆的第一次见面。

        “真是自作孽呀!”凤舞因为轩辕煌的讲述,对于上古之间,不,准确的说是清音和夜子墨之间的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所以推断出来,这应该是那个时候。

        至于为何出现眼前的这一幕,还都是清音的责任。

        不,夜子墨要是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也绝对是故意的。若是他不知情,那就更是一个疯子外加变态了。

        凤舞理了理思路,也就是说,这是发生在清音去了雪域,但是途中出现了一些状况,不得已躲在了雪莲里面醒来之后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记忆,然后由这一世的男子直接变成了女子。

        对着原本就有些情谊在里面的夜子墨,她以为自己是姑娘,然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

        “好造孽呀!”凤舞想清楚之后又叹了口气,真不明白这两人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玩的这样花潮了,还真是天生一对不安分的。

        凤舞叹息的时候,下面的场面已经变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紫衣的略带柔弱的小少年一脸悲愤的握剑,跪在地上大声质问着那个白衣如画的少年。

        紫衣的少年抬起头来,他手中的魂剑滴着那人的心头血,可是他的心中却无比的悲痛。他已经知道错了,为何他还是不肯放过?何苦要如此?

        “如你所愿而已!”白衣少年的嘴角带着血丝,他也只是轻咳了一下压下自己涌上胸口的血。这不是她一直都最想要的吗?为何她还要在他面前如此演戏?

        紫衣少年看着白衣少年胸口晕染开来的血色,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有些艰难的从地上起身,道:“我是欠了你,可当时我当初只是为了绘制那幅完整的图。我并不没有要骗你,也不是故意隐瞒身份的。你到底要我如何做,才愿意接下这幅图剩下的绘制?”

        他虽然绘制了这幅图,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打开它了,而夜子墨的要求竟然是要和他一决高下。他以为他已经忘记了他们在雪域的那一场荒唐事,可是他却差点死在他的剑下。

        白衣少年只是静静的盯着紫衣少年的那张脸看了许久,当初的一丝娇柔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为了一幅画竟然愿意那么做。现在又何苦再来欺骗他的感情?

        紫衣的少年抬头看着白衣少年一步步的走远,他没有追上去,但是在白衣少年即将消失的时候,冲着他的背影大喊道:“当初是你救了我一条命,现在我把命还给你是不是就行了?”

        白衣少年并没有止步,而紫衣的少年也没有再理会这些。他直接将还滴着血的魂剑收入自己的体内,这本就是他的一丝魂脉练成的,可是如今却伤了他亏欠最多的人。

        当初为了那一幅‘山河日月图’他不得已之下去了雪域之源,但是却很不幸的遇到了雪域的风暴,而众所周知的雪域是极寒极美之地。

        他一时兴起,就变成了女子的样子混了进去,而遇到风暴的时候躲在了一朵雪莲里面。

        可是,当初他的魂脉本就是受伤很严重的,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因为严寒的原因,他也只记得自己是为了一幅画而来。

        而女子的身份并没有恢复,对于他来说,其实男子还是女子完全是在一念之间的。

        他的魂脉似乎是在出生的时候就被生生的撕去了一半,这也致使他的魂息即使在后来再修出来也是不会被人发现其中的不同的。

        夜子墨是雪域之源的神主,而一向冷清的他,竟然救了变成了女子的清音。不知道是日久生情还是怎么的,两人就莫名其妙的产生了感情。

        可当又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清音的记忆竟然恢复了。而无法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的清音,选择了直接遁逃。

        夜子墨却误以为她当初是为了那一幅图才甘愿变作女子欺骗他的感情,而雪域的部分也的确是夜子墨亲手绘制出来的。

        当昔日的情人再次相遇的时候,一切是非转成空。昔日的情分不再,见面相对的只是兵戈之争。

        清音虽然当初并不是故意的,但是面对夜子墨他自然也是很尴尬,而夜子墨竟然甘心受了他一剑,甚至愿意死在他剑下,都让他没有办法接受。

        当清音出来的时候,等候在这里的人虽然知道他赢了。可是看他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也就没有敢多问什么。外人也并不清楚他和夜子墨之间的关系。

        不过,刚巧遇到了凤舞,对于她来说,这是从以后的时空里面来的人。

        “你们,算了,我还是去找他解释好了。”凤舞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事情。

        这小两口之间的争吵是不可避免的,可闹的动静这么大,还见血了,对于以后的感情会不好的。她总有种莫名的感觉,觉得自家的男人似乎很不待见夜子墨。

        本身就是一场荒唐事,对于此时并不知情的清音和同样没有记忆只有感觉和霸道的夜子墨来说,这样闹僵下去,这两人非要来个你死我活不可。

        不得不说,凤舞的猜想是正确的,最后这两人的结局也的确是如此。

        凤舞是直接去找了夜子墨,她自然是清楚他们之间的纠缠的,看着夜子墨一脸的冷清,分明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她也只好自己说了:“其实,阿音的魂魄不稳这你应该是知道的。她在寒冷冰冻的情况下会出现失忆这也是正常的。再说了,当初她也没有欺骗了,你也觉得她女子的样子是不是挺好的。那你们就凑合着过多好?干什么一定要弄的这么僵呢?”

        夜子墨依旧是冷冷的不开口,凤舞心中却在感叹,这不是他自己找虐吗?这种时候装什么矜持,要是他主动一些,后来的阿音也不会虐他千百遍了。

        “你是喜欢她的对不对,那你为何还要在乎之前的事情呢?她不是也知道错了吗?你就不能原谅她一次吗?”凤舞看着快要落下去的夕阳,有些着急的喊道。

        但是,她话语落的时候,人就直接被扇了出去。

        所有的人都认为是他不肯放过她吗?

        夜子墨走到窗前,看着落下的夕阳,自言自语的道:“今生今世,永生永世就休想我会放过你。”

        既然开始了,就没有结束的道理了。

        既然敢来招他,那就永远都别想逃了。

        这个时候的夜子墨并不知道前尘往事,可骨子里那种执着和霸道注定了他的态度和行动。

        “……”凤舞在窗外听着他这么霸道的话,觉得自己真心没有和他议论下去的必要了。她还是先去找清音吧!劝好一个是一个吧!

        凤舞找了很久,才最后在无尽崖上找到了在这里看日落的清音。

        一身红衣的美少年转身看了看凤舞,问道:“我好看吗?”

        凤舞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少年是什么意思?

        “我也知道很好看,可我现在后悔了。当初要不是,算了,不说了。”少年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止住了自己的话语。

        “你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你想要的东西很快就可以拿到了。回去吧!这不是你呆的地方?”少年道。

        凤舞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但是当她还没有开始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开始飘雪了,红色的雪花就如同鲜血一般的飘落下来,而少年的声音已经开始模糊了。

        “你的琴很好听,能再弹一次吗?”

        凤舞知道自己已经阻止不了了,这是神化的迹象,是心碎的征兆。他竟然化心为灵驱散了这周围的黑暗。而她唯有一曲悲歌为他送行,可她明明不是来看这些的?

        当凤舞的意识渐渐的回归的时候,她朦胧之中看到那白衣的子墨抱着已经透明的清音,怒吼:“你休想逃,就是天涯海角也休想离开我。”

        而她最后听到的是清音有些无奈地笑:“我本来就是为了驱散黑暗而生的天地之灵,现在也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回归到原地而已。”

        可让他不解的是,他明明是男子为何要纠结于男女之间?

        此时的她不明白,凤舞也不明白,明明以后这两人好的时候确实是很好,就算是吵的时候依旧是让人看到他们很浓的那种情谊在里面。

        明明彼此心里面都是装着对方的,为什么这种时候非要你死我活的,各自退让一步有什么大不了的吗?

        “果然是自己找虐呀!那么倔强有什么好的?”凤舞自己略微感叹。

        清音是个倔强的,心气又骜,脾气又不好有些古怪。而夜子墨同样也是高高在上,孤傲清高惯了。

        这样的两人在一起不经过一些磨合是很难真正的幸福的。这个道理她懂,可惜,那个时候的他们并不懂。

        点醒他们的只有一次次血的教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