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三十六章:千年之后

第三十六章:千年之后

        时间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过去了千年,而这正是一千年之后的天域仙家的盛宴。

        作为东道主的龙尊和凤主早该是等在这里的,可是却不见人影。而迎客的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年,眉目如画,给人一种天生的高贵。

        “还没有找到人吗?”少年心里有些着急的问道,但是面上却是平静如水。

        天哪?这不靠谱的父皇和母后,该不会又想要把这摊子丢给他吧!

        而被那如画少年超级埋怨的龙皇和凤舞则是在宫中的楼阁之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卡在参天巨树之上的一个粉嫩嫩的团子。

        当然,虽然团子睡得挺香的。可谁都看得出来她不是自己爬上来的,也不是自愿如此的。只不过,现在她自己还沉睡在梦乡之中,并不知道自己被无良的父母给算计着。

        “我还是不放心,女儿在上面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卡在上面?我还是去看看吧!”

        “别去,都五百岁了。连剑都不会御,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一定要让她自己下来。再说了,那不是你把她放到上面去的吗?”

        “……”

        “她现在就算是没有修为,至少也应该会想办法下来的。”

        “可是,万一摔到了怎么办?”

        “不会,你没有看到小黑一直在下面准备接着她吗?想我们堂堂的神尊,教出来的女儿竟然这么笨,都是你太溺爱了。”

        “是,是。舞儿,是为夫的错。但是阿音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

        一对年轻的夫妇身着龙凤彩衣,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身份来,只不过,一直希望接女儿下来的是那龙皇,而作为母亲的凤舞则是铁了心一定要女儿自己飞下来才行。

        想她堂堂的凤族的尊者,生出来的女儿是小凤凰没有毛就算了,自己还不会飞,简直就是连凤族里面的小鸡都不如。这倒不是说,她不爱自己的女儿,只是她更喜欢女儿可以成长起来。

        阿音有自己的形体,从一出生就是神族里面的奇葩。从小就不愿意学习各种法术修为,而且平时又被宠溺坏了,更是一个傲娇的小公主。

        眼看着就要举行的神族的测试,她还是如此的模样怎么行呢?尽管作为父尊的龙皇从未担心过,可是凤舞还是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踏实。

        “好了,别担心了,你不愿意我去接她。就让她自己下来好了。我们的女儿一直都是最棒的,你根本用不着担心她的将来。”龙皇看到妻子黯然的神色,安慰道。不过,眼中却是对女儿的自信。

        “你不是不清楚她有多调皮,我们……”凤舞就不明白了,这孩子从小的时候,自己还不会走的时候就开始奴役满山的花花草草的,现在长大了,反而开始变着花样的调皮了。

        那在地上等着的小黑子,尾巴上的毛都被她给拔光了,可是还是死心塌地的被欺负着,真不明白这些小东西是不是脑袋都长残了,还是被阿音给作弄成了这样的。

        “你还记得当年的清音吗?”

        “你是说,阿音是……”

        龙皇点了点头,眼前的人儿虽然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容颜老去,但是眉眼之间的成熟却是日益明显。原本还担心她会不接受,但是也是时候挑明了。

        因为,他已经看到远处那人走来了。

        凤舞有些激动的抓住龙皇的手问道:“怎么会呢?当年她不是……消失了吗?”

        为此她还伤心了好久。只是反观龙皇的反应倒是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让她当时还有些心寒。

        “看,那人来了。我们一看便知不是吗?”龙皇看了看走进那棵古树下面的一个白发的冷清少年。

        凤舞自然是认得这个看上去很年轻,其实都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雪域神尊了。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可是从未踏出过雪域一次。这次,该不会是冲着阿音来的吧?

        但是,阿音不是清音,这是她的女儿。不是那个上古的变态的灵者。

        夜子墨不知道龙皇特意发了请帖请他来此做什么,只不过,只要是关于阿音的消息他肯定是不会放过的。这些年他从未离开过雪域,也只是为了等那个人的消息。

        虽然,当年他也清楚那人并未回来。

        可,君墨不是说,还有一丝机会吗?

        他一路走来,并未注意到树上的那个团子,直到已经走出了树荫的范围还是未曾回头。

        一直眼都不眨的看着他走来的凤舞有些疑惑的用眼神询问了龙皇,这是怎么回事?

        “好了,看来阿音并不愿意见他。这下我就放心了。”龙皇有些喜气的道。

        “你该不会是看一看他们是否有缘分吧?”

        天晓得,这么高的古树,外加上树上的气息,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树叶之间有一个团子,并且还是熟睡的团子。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有人为了见上一面,宁愿花费五百年的修行。只为了化作石桥,为了那心爱的人可以从自己身边经过。这么武断的断绝他们的来往真的好吗?毕竟凤舞也是清楚当初的清音和子墨的恋情有多虐心。

        “好了,好了。这下我们就不用担心了。我去抱女儿下来。”龙皇话音刚落,就一个闪身到了那团子熟睡的地方很是宠溺的抱起了还是睡得很熟的团子。生怕被人抢走的样子。

        只要阿音不主动的找夜子墨,夜子墨就不能和阿音提及任何有关他们过去的事情。这是当初的一个禁咒,也是换回阿音的代价。

        凤舞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夫君,竟然玩弄这样的小心眼,但是这样对他们真的好吗?她突然觉得夜子墨真是挺可怜的,被抛弃了不说,还一直死心塌地的,现在连爱恋了几万年的心爱的人的一丝音讯都察觉不到,还是痴痴的等待。

        “阿音!”龙皇将小团子抱回来,软软的小团子还是刚出生时候的那个小样子,虽然已经过去了五百年了,但是她几乎没有怎么长。

        现在也就是三四岁的小可爱模样,她的成长是和她的灵力修为有关的。因为灵力的原因,身体也长大的很慢。

        外界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这个女儿的存在。

        主要还是为了防某人。

        软软的小团子异常的可爱,凤舞自然也是不舍得这个小女儿的。可是,他们也要下界去探查一番人间的疾苦。

        看来,龙皇也是为此才很不情愿的给了夜子墨一次机会。

        只是,这样隔开他们,夜子墨会善罢甘休吗?就算是当初的那个禁咒说的是,要让阿音在见到也夜子墨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可严格意义上,这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这样真的行吗?

        貌似,那个冷清的人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要不然,以前的清音也不会头疼了万年还是沉迷了其中。

        果然,凤舞的猜想很对。龙皇刚刚将小团子抱起了,小团子就醒来了,只不过,看似是团子,但是绝对不能将她当做一般的团子来看待。

        来找他们的人总算是找到了,小团子是不能被带出去见人的。主要是怕被人给抢了去。所以龙皇就交代了小团子自己在花园之中玩耍,还特意交代了不要和陌生的人说话。

        粉嫩的小团子蹦蹦跳跳的往前面走去,听到前面的花园里面有人说话,就很机灵的躲了起来。

        一个清冷的如冰的白发少年站在荷塘面前,他的对面是一个红衣的女子。看样子是那个女子正在对少年说着什么,但是少年显然是根本就没有搭理的意思。

        团子认识那个红衣的女子,好像是红玉公主,自己也见过一面的。只不过,一向都是高贵大方的殿下怎么会这么低声下气的对着一个男子如此?

        莫不是生病了?

        团子想着,还没有容她想明白的时候。就听到红玉公主一脸绝望的道:“你要是再不答应我,那我就跳下去。你一直宣称自己有了妻子,可是谁不知道她都已经消失很久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团长一脸心惊的看着红玉公主纵身赴清池,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荷花池就算是神者级别的跳进去也会寒冰刺骨的,这些可都是雪域的冰莲。

        看来,红玉公主真是身无可恋了。

        红玉公主跳下去就后悔了,她原本只是希望能激起那人的同情心,但是那人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动容。果真是如外界传言的那样心冷如石,寒冰似铁。

        小团子原本远远的就看到那好看的美人可他正在和人说话,就不好意思出去。可是,现在美人独自依栏自叹息就抱着为了不让美人孤单的心里冲了出去。

        但是很不巧,一个急刹车没有止住自己的步伐,直接掉到了水里面成了湿漉漉的毛毛熊了。

        原本她是不想见红玉的,但是没办法都到了眼前了,只好不情愿的漂浮在水面上,对着死命的在水里面挣扎的红玉公主伸出来自己的小爪子挥了挥自以为很有礼貌的,道:“美眉,你好!”

        “救,救我!”红玉在水里面只是靠着自己的修为在苦苦的支撑着自己不让被寒水冻结成冰。她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自己爬回到岸上去。

        而眼前的小团子则是自己在水面上飘来飘去的,好像是在空气之中并没有在水里面一样。

        “咳咳!”

        小团子看到岸上的美人有些较弱的咳扫了一声,就顾不得和红玉说话了,自己先很利索的跳上了岸。然后直接扑到了美人的身上,将美人“扑倒”。

        “美人,美人,你跟我回家好不好?”小团子有些色色的看着夜子墨,就差没有流出口水了。

        夜子墨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嫩团子,一瞬间有些恍惚,要是刚才他还不能确定,现在看她如此猥琐的小表情,就百分之百可以肯定了,不是她还有谁?

        “美人,我不会嫌弃你的,虽然你年纪大了一些,头发白了一些,身体弱了一些,反应迟钝了一些……”小团子细细的数着眼前这个超好看的美人为数不多的缺点。

        夜子墨用眼角扫了一眼,在寒冰池水里面侵泡的差不多的红玉公主,一挥衣袖,红玉公主就直接到了岸上。被冻得瑟瑟发抖的红玉公主没有想到夜子墨最后还是出手救了自己。

        “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的。”红玉公主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动情的说道。要不然当初自己深陷雪域寒冰之中,他也不会救自己。

        “美人……”团子看到出浴的红玉优美动人的线条之时,动情的喊了一句。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红玉公主也是一个美人。

        可她这一喊不要紧,顿时感到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分温度。好冷!好强大的气息。

        “你嫁给我,我就跟你走!”夜子墨捏着小团子的下巴,将她看着红玉公主的头给转过来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顺便直接在池子之中卷来一大堆的荷叶将红玉公主给盖上。

        “可是,我……”小团子显然在认真的思考,“小黑子说,只能嫁给一个人,可是娶就可以娶很多人的。我喜欢美人,我想……”

        “你若是嫁给我了,照样可以看美人,而且我还可以帮你。并且给你看个够行吗?”夜子墨一改往日的冷清,竟然带着诱人的笑意循序善诱的说道。

        “嗯!”小团子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美色的诱惑,点头答应了。谁让他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儿呢?虽然自己见过的人并不多。这五百年她都很少出去的。

        小团子的话音刚落,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似乎系在了自己的魂脉之上。

        宿世情缘,锁情缘。

        小团子还不知道就是自己的一句话已经将自己给卖了,以后再欣赏美人的时候那是困难重重呀!真是一时的大意,终生的悔恨呀!

        与此同时,在赴宴的众人自然也是感知了这一现象。纷纷好奇,到底是何人竟会启动了宿世情缘的锁链,而且对方还答应了。

        小团子临走的时候,还是记起了出浴的美人鱼。但是回过头的时候却没有找到,问了要跟自己回家的墨美人。得到的回答是:

        “一堆绿叶,有什么好看的?”

        “……”

        龙皇和凤舞是和阿音最近的人,自然是感应的了阿音的变化。自然也知道如此的霸道的是何人。

        “顺其自然吧!当年的事情不论谁对谁错,总之都已经过去了。他对阿音肯定不会差的,我们就不用担心了。”凤舞看着明显被抢了女儿在生气的龙皇道。

        “我也清楚,可是自己的孩子就这样给了别人,任谁都会不舒服的。不过,看在我们比他大上一辈的份上也就不和他计较了。”龙皇掸了掸自己的衣袖很大度的说道。

        可他看上夜子墨的眼神之中带着怒气,如何也看不出来他是真心的不计较的。

        此时已经有了各自不同身份的云族的云尊;水族的少主无月;神魔的结合君墨;无忧的风轩;还有雪域的夜子墨……

        这个时候的天下自然是太平无忧的,可是凤舞却总是莫名其妙的会担心有一天会不会爆发什么事情。

        至于,这个问题的关键点,似乎就在自己家的笨笨的小女儿身上。

        “当初怎么就生了她呢?”凤舞有些无奈,可也没有办法不是?谁又能说这不是缘分呢?

        夜子墨终于带回了阿音,这一次力量悬殊,他们之间也没有其他的阻隔,想来是不会再招惹更多的麻烦了。

        可,不安分的小团子,始终是安分的。

        “师尊,为什么师兄和师尊都是那样老了,而我才这么点?”小团子以前很少见人,对于成长之类的没有什么概念,可是,见到了夜子墨和黑帝,还有很多其他的人之后,才发现自己好像就是很小了一点呢。

        夜子墨对于她的问题并不在意,只是对于她长的如此之慢,不由得有些不悦,这么小,他们什么时候才可以……

        着实是个问题。

        小团子没有修为,但是闯祸的本事却不小。一天天的长大之后,更是让人不解她古怪的言行。

        只是,在外人面前她从来都是安静乖巧的,也只有到了自己亲近的人的面前才是肆意张扬。

        “师尊,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不像是师徒呢?”已经长成了十七八岁模样的清音,窝在自家师父的怀里面,手插在他的衣襟里面,揽着他的腰,打着哈欠问道。

        夜子墨低下头,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把她抱的更紧了一些,问道:“为何这样问?”

        “因为,人家的师父对徒弟从来都是希望上进的,可师尊你从来都不让我干其他的。”清音掰着指头开始数着,她去看过青木,灵霄,他们的师父对于他们的功课要求的都很紧。就连娘亲也说,自己跟着师父一定要多用功。

        可原本好好的想要努力一番,一见到师父扑倒在他的怀里面就忘记了。

        “哦?那阿音觉得自己比他们差吗?”夜子墨带着些许的诱惑道。

        听着这话,清音当然是摇了摇头,很确定的说,“当然不差了,他们学的我好想都会呀!可就是有时候想不起了。”

        “那阿音还担心什么?”夜子墨抱起她,往床上走去,很认真的道:“从今天开始,为师就教你新的东西吧!”

        “什么呢?”

        “双修!”

        自此之后,小团子在被自家师父欺骗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硬生生的从一代天骄,跌生成了一代小宠儿。

        最后,只能说,有一个如此腹黑的师尊,实在是伤不起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