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叛逆小徒儿 > 第三十七章:抢婚记

第三十七章:抢婚记

        爱一个人不就是无怨无悔……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之间的矛盾必将继续下去。

        可是,鹰总是会自己展翅高飞的,即使被折断了翅膀,也是挡不住它渴望飞翔的那颗心。

        在悠月安逸的环境里面成长,她最终还是变得乖巧了很多,那个曾经倔强倨傲的心也渐渐的被掩藏起来。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后来,遇到了师父,这种把她往‘笨’了养的模式,的确是很成功。

        只有母后,偶尔会对她的小笨拙感到不满意。但是,渐渐的长大之后,也就不怎么注意她了。

        清音一直都是在一种连贯的宠溺的模式长大的,开始的时候,有自己的父皇和哥哥,对她从来都是绝对的溺爱。

        可她怎么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就嫁人了呢?

        天下会有这样的师尊呢?后来,她明白了,只有夫君才会这样,他不但是她的师尊,更是她的夫君。

        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原来,他也是那样的小气,比起那无月来更是霸道的不得了。可人家无月那是温柔的存在,就算是同样是那件事情,明明君墨也有做的,但是最后赶着陪不是的不还是无月吗?

        一直到后来,遇到一只叫做云宝宝的云兽的时候,再提起这件事,她才知晓,原来师父是吃醋了。

        可怜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了他。

        至此之后,整整一千年的时候,她都没有再见到过君墨了。

        夜子墨一抹冷笑,一把将她捞起来,不管她的挣扎就直接将人打包带回了雪域。

        “好,很好。我们回去!”

        “是,我……”清音有些后知后觉的赶紧改了口,“我最喜欢的是师父。”

        “你喜欢她?”

        “是的!”清音又点点头,君墨对她一直都是很好的。

        “很温柔?”

        “嗯!”清音点点头。

        “君墨很漂亮?”

        清音心里面忐忑,看着夜子墨依旧温柔的笑,心里面有些打鼓,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惹了他了。

        君墨走了,无月急急的跟在后面追妻去了。

        她知道,清音惹上麻烦了。估计,那位肯定会把以前的旧账翻出来的。只是可怜了清音,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以前曾经干过什么事。

        感觉到快要引火上身的君墨则是一甩自己的衣袖,冷冷的瞪了一眼无月,然后一言不发的霸气的走了。这种时候,她还是离开的好……

        只要有苗头就一定要及时的扼杀。现在,竟然还敢有人来鼓动他的小东西外逃,不可饶恕。

        清音的解释很合理,的确,这也是一件玩笑事,可是在已经经历过类似事情的夜子墨看来,这件事的后果很严重。

        为什么?为什么?好像真的有一种被人捉奸的感觉在里面?

        “师父,真的只是开玩笑而已。我们没有想怎么样的?九琼都不介意的……”说到最后,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哪怕她还是很委屈,自己根本就没有错吗?

        至于这件事之中最应该生气的主角——九琼。却反而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角落里面正喝着小酒,津津有味的看着他们这边的动静,摆明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可是,怎么看都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君墨一贯是淡然的模样看不出来什么?那无月美人似乎也很生气,看着她的时候有一种夺妻之狠的目光交织在里面……

        清音发誓,她绝对是开玩笑的。

        ……

        “玩笑么?”夜子墨淡笑了一下。

        “我和阿莫开玩笑的。哈哈!”清音忍者心中的不解,自己先笑了笑。

        清音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她很清楚,他生气了,还是很生气。

        “师,师父?你怎么来了?”

        “阿音,这是要和谁私奔呢?”

        至于自家的那条鱼,真是胆子肥了?又欠教训了?

        在夜子墨心里面,她本身就是有着勾引他们家徒弟的罪名在的,这种时候,清音只能自求多福了。不过,想来,他也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的。

        本就是一场玩笑,至于闹得这么僵硬吗?君墨刚想去和夜子墨解释来着,可是想了想,这事她现在是最不能解释的人了。

        只是,阿音的处境……

        好在,事情总算是解决掉了。

        怎么到了最后又来给人添麻烦。

        她就知道无月又吃醋了,不是早早的就和他说好了吗?

        君墨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出现在阿音身后的那人,一脸的冰霜,屋内的空气都要被冻成了冰。

        一袭红衣的九琼仙子看着凌空出现的两人默默的退到了一边不起眼的角落,然后勾起自己的嘴角,等着看一场‘夺夫夺妻’的好戏。只是这出戏的主角——貌似玩的开心的两人还没有发现……

        可惜,这始终是一个妄想?

        要是没有无月,会不会他们也就可以那样相处一生?

        她有时候会想,清音也许不是一个好的伴侣,但是君墨不一样呀!君墨原本就是重情重义之人,更何况她本身还是魔族的血脉,魔族之人在感情上面也是最忠实的。

        第一次被清音拒绝之后,转而有了君墨,可是,最后的结果呢?竟然被一条鱼给占了去。

        谁人不夸赞她的贤良淑德?谁人不称赞她的大度善良?可这有个毛线用?

        九琼是个好仙子,九琼也是一个好姑娘。

        她是不想就这样被愚弄,可是,惹不起呀!只是看着其他知道了消息赶来看热闹的人,感觉有些丢脸,但是想想之后的结果,她也只有认了。

        九琼则是早早的自己掀了盖头,在一旁,看着她们两人,嘴角勾起了冷笑。

        两人均很开心,清音不知道这是君墨以前的夙愿,最后还是得到了实现。

        “好呀!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君墨上前,笑道。

        “阿莫,我们私奔吧!”

        一身紫衣的小少年站在门口,然后看了一眼新娘和新郎。就走了过来,之后说了一句话。

        在拜过天地之后,新娘刚要被送入洞房,就听到一阵笛声,这声音压过来,将喜庆的色彩生生的压了下去。

        一场闹剧,看热闹的人不少,但是惹到的人也是不少的。至于究其原因,还真是莫名其妙……有苦难言!

        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则是证明了她还真是没有多想。

        “好吧!可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们有事瞒着我呢?”当时清音自己嘀咕了一句,也就没有多想什么。

        君墨则是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反而是将这个话题给岔开了,“她没什么意思,我们按照计划行事就好。”

        “……不单纯?什么意思?”当时的清音并不清楚当时的九琼话里面的意思。

        而早就有些不耐烦的九琼则是道:“要抢就赶紧抢了她去,早就知道你们之间不单纯了。不过,这些事赶紧给我完结了,我可是再也不想和你们有什么牵扯了。”

        “抢了君墨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当时清音记得自己是这样想的。

        清音和君墨在婚礼之前就已经是恢复了记忆,只需要过了这一天,她们就可以回去了。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大的红色彰显着喜庆,这一天很多人都是着实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关于这一段公案总算是可以顺利的解决了。

        婚礼那天,九琼也是着实的松了口气。她总归是嫁出去了。从一出生她就莫名其妙的总是有一种感觉,她要赶快嫁人才行,至于男女还真是无所谓……

        更何况,她们的过去本身就是不单纯的。

        他答应了君墨不会破坏她和九琼的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看着她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

        是的,他很不安,所以,他要找人和他一块不安。

        看到这一幕的无月美人早已经忍不住醋意,自己的女人竟然要和别的女人去结婚,这样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可以忍受的。哪怕是假的也不行!

        无月也根本不是那大度的人儿……

        整天被人惦念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醋性大发的情敌给害了,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九琼仙子真是过够了。

        要知道,当初商量这些事情的时候,连身为当事人的九琼都是非常赞同的。因为她早已经看开了这些,她再也不想和君墨或者是清音有什么纠葛了。

        君墨注定了还是要娶一次九琼的,而清音也已经决定了那一天去抢亲的。

        但事情还是照着她们预想的那样,在稳步的发展下去。

        虽然,这时的清音和君墨都是没有记忆的。

        她也觉得,自己的这个小丫头最近越发的精神紧张了。特别是在清音来了之后。

        清音笑笑,君墨有些不好意思。

        无月愤愤的来过君墨的手,那一幅吃醋的样子,就好像自己的媳妇被别人给抢了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

        君墨和清音两人还在谈着,无月小丫鬟一进来就看到两人握在一起的手,顿时就怒了。

        “好呀!”

        “要不,你来抢亲如何?”

        “要不,我娶了你吧!这样不是很好吗?”清音看不过君墨这样的忧愁,就拉住她的双手含情脉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还好。”

        “无妨,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吗?”清音接过君墨披在她身上的披风问道。

        只是,很多时候不愿意去用心而已。

        不得不说,清音学习什么东西都是极有天赋的。

        “又这样睡了,就不怕着凉?”君墨一进门就看到清音又睡在了书桌之上。

        作为一个从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这次竟然浪子回头了。她开始主动的学习这些商业知识了,虽然,她现在的家本身就是一个商业大族。

        君墨遇到的难处,清音也是知道的。

        再然后,君墨和九琼之间的事情已经不是问题了,但是,现在新的大问题又摆在了面前。

        ……

        于是乎,英雄救美,佳人配才子,说不上一见钟情,但是,莫名的这种默契感和她们彼此之间的关怀,却是别人比不上的。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君墨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原本也就不是什么大事。

        只不过,此时她的狼狈之态,倒是让自己的沉着冷静减色不少……

        “无妨,多谢姑娘了。”清音咳了一下,清清嗓子,然后很沉稳的道。

        有自尊心的小团子,当即就推开了君墨美人!

        不过,就这样被一个姑娘家家的从水里面捞了出来,而且还这样抱着,着实是有些不像样子。

        如此这般,变作男子,还是成年之人自然是要耗费一定的修为的。此时也是情有可原的。

        “阿嚏,阿嚏!”清音有些被冻得哆嗦,这具身体太弱了,一点寒气都受不了。要知道,此时的小团子还未成年,按照人间的岁月算来也不过才十载的春秋岁月。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没事吧!”君墨接过无月披在她身上的衣衫,无视那月美人的幽怨哀怨。

        君墨一看有些落水,想都没有想,就直接跳了下去,将清音给捞了起来。

        “有人落水了,救人呀!”

        清音乘了一个小船从君墨和无月所在的桥上经过,一阵风吹来,她一个没有注意,竟然掉了下来,掉到了水里面。

        如此这般的,才造成了后来的误会。

        更巧妙的是,君墨邀请清音的时候忘记嘱咐她一声,不要她敛去自己的记忆了。

        这就错乱了,君墨和清音之间的感情本就是很深的,这自然也会造成两人之间的那不可言说的缘分。

        君墨是女子,九琼也是女子,清音身份却是男子。

        无月的介入,还有会帮倒忙的清音,注定了这件事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过去。

        本来的设定是,娶了九琼之后,剩下的事情就是她那个同胞哥哥的了。而君墨只是圆了和九琼的这一段缘就可以了。

        自己那个生死未卜的哥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一次,君墨顶替的是她同胞哥哥的身份。

        九琼的要求是要她娶了她,给她一个名分,然后她就帮她利用自己的关系帮她的商业做大。

        只不过,她们之间有着一场交易。

        这一世的君墨是女子,九琼也是女子。

        要知道,上次的事情就是被他给弄糟糕了,要不然她用得着再来一次吗?

        没有了记忆的君墨,并不知道自家这吃醋的鱼,又一次跟来了。明明之前还和他商量好了的,而且,他也答应的很好,转眼就变了。

        君墨无奈,这怎么自己的丫鬟对于自己娶亲这件事非常的不愿意。

        “阿莫,你真的要去见九琼姑娘,你是不能娶她的。”丫鬟无月非常不愿意的拉住自己的小姐道。

        更让人过目不忘的却是她身边的那个小丫鬟,虽然妖娆妩媚,但是,身材却高大了那么一些。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她的风流姿态,更妙的是,她拉着自家小姐的衣服似乎是在撒娇呢?

        清音百无聊赖,一个富家的小公子,自然也是不需要干什么的。一日,在茶楼,她意外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长得那是十分的漂亮。

        遇到这样的事,总是会有些人喜欢来凑热闹的。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江南一派繁华之景。

        而她和君墨关于前世的记忆也暂时被抹去了,到他们完成了这件事情之后才会恢复过来。

        清音按照和君墨约定的日子下来之后,就安心的等待。

        一片大陆有着一片大陆的规则。

        此时的清音就是这样的观念和态度。

        就算是在凡间娶妻生子,嫁人为妻那到头来不过就是梦一场而已,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

        所以,这件事情就被她理所应当的将自己的师父给忽略掉了。至于去人间百年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嘻戏一番。

        她无从得知,自己那师父其实从来都是小气的,霸道的,同样也是喜欢吃醋的。

        没有人和清音说过关于她以前的事情,而自己的那位师尊,从来都是扮演一个温柔的角色。

        主要呀!还是君墨舍不得那月美人吃醋!

        这就在于:君墨和九琼到了如今有的只是因缘,并无姻缘之说。她们之间只需要在这一世有些交集便可。

        有人要问,不是要补救吗?为何还要坏人因缘?

        清音在里面扮演的角色很简单。在君墨和九琼相遇之后,搅了他们的婚事便可。

        这次,她才不得已邀清音下去和她一道,想要尽早的了解了此事,也免得自己时时被人念叨。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九琼和君墨本身就是有着一世的因缘的,不巧,刚刚被那吃醋的无月给搅了。

        虽然她年少的时候曾经荒唐过一段时间,不过,她归因于那是没有人告诉过她,现在她除了对自家的师父发发花痴之外,其他时候,见到美人她已经没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了。

        要知道君墨本身也是一个大美人的!

        “当然好了!”清音自然是欣然同意的。

        一日,清音刚醒过来,就发现君墨的传书,邀她去人间走上一遭。至于起因么?还是要追溯到很久之前,君墨和九琼的那一段因缘上面去。

        “阿音,我要去人间走那么一遭,你可陪我否?”

        对于不知前因和后果的小团子来说,与其费力的去想这些事情倒还不如和自己最近才认识的朋友去玩耍。

        清音对于自家的父皇和自家的师父之间彼此想看两厌有些不太明白,不过,还好,当在她面前的时候,他们从来不会争什么的?

        原本以为这一去用不了多少时间很快就可以回来,但是当他们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了。

        夜子墨是连招呼都没有打,直接打包将清音给带回到雪域去了,龙皇虽然有心阻止,可他还要和凤舞去人间也就随他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378/149983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