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第五幕 冲动

第五幕 冲动

        此时此刻,浅夏觉得,自己可以去做悲情戏的女主角,根本不用演技,直接可以现场演绎。

        真是嘴快误事,貌似都是这嘴惹的祸,看来还真得破罐子破摔。

        “沈总,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真是为难,只能着急解释。

        “我不知道。”他怎么还敢知道,难道还想要浅夏在给他无形的一耳光?

        “可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浅夏急了,真急了。

        “你就说说你是什么意思。”

        “你管我什么意思,我就不说,你能怎么样?”这就是硬着头皮上,破罐子破摔,“我就搞不懂了,你一个堂堂大总裁,非要和弱女子一般见识,有意思吗?”软的不行来硬的,柔的不行,女汉子上。

        这两手叉腰,抬头挺胸的吆喝劲,哪里看出来‘弱’?沈默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似笑非笑,“有意思。”

        什么,这是一个男人会说的话吗?答案的确从男人嘴里说出来的。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现在算是见识到了。

        “真是不可理喻。”一着急,浅夏就会乱了分寸,就开始乱说话,不管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发泄完再说,“我今天就是说你了,难道说话还犯法?大不了你封杀我,我怕你不成。”

        这话在沈默耳朵里,不痛不痒,也毫无动怒现象,“我好像可以告你诽谤。”沈默起身,冷酷的表情严峻的一成不变,不想过多纠缠,不然他又会被这女人弄的失了分寸,真不敢相信,这女人真的是女人吗?

        为什么每次她都能让他稳不住心神,情绪失控呢?

        第一次在他不过说了句玩笑话,虽然一点也不好笑,也许是因为他缺乏幽默细胞,没想到被她打了一拳。

        真不知道陆青青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这么没见识,在外国,这种玩笑话都是大众化的,是习以为常的,可以作为打招呼的方式,可沈默忘了,这可是在中国。

        这次又背着说他坏话,这个死女人,一定是他的克星,遇上总没好事。

        拍了拍上衣,像是上面粘了灰尘,沈默起身,好像想起了什么,“还有,我没有公报私仇的爱好。”说完,径直离开了。

        早餐都不用吃了,气都气饱了。

        等沈默走后,浅夏想了好久,才明白过来,沈默最后的两句话,是回答她上面的话。

        那意思就是说,他不会封杀她?难道他真要告她诽谤?无人解答。

        陆青青总算是松了口气,她终于可以说话了,“安啦!沈默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浅夏一听,安心了不少。

        “但计较起来就不是人。”

        “……”

        ——

        华宇一年一度的周年庆,作为华宇的签约艺人,浅夏是躲避不了的。

        身着盛装出席,对浅夏来说就是一身累赘,还好每年都有生产厂家赞助,不然,浅夏才不会破费买这么贵的晚礼服。

        晚会场面盛大,光彩夺目,到处摆放着酒水和果盘,还有蛋糕和其他能填饱肚子的食物。

        人来人往,闪光灯扑闪个不停,到处充满了攀比,每个明星都想成为晚会的焦点,明天的头条。

        如果可以,浅夏真的想躲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吃吃喝喝,不被人打扰,可这都只能幻想,到处是记者和名人,浅夏再不济,也丢不起这个脸。

        这个晚会虽然奢侈,豪华,但无聊且幼稚,可以成为攀比的场地,也能成为跨越的桥梁,又或者成为登高的阶梯。

        商人外表间相互吹捧,相互客套,你来我往,称兄道弟。

        内心却都是假仁假义,惺惺作态,唯利是图,好高骛远。

        美妙的音乐,夹杂着喧闹,舞动的人群,充满了色情,晚会也能成为艺人攀高枝,傍大款,往上爬的突破口。

        使点伎俩,用点手段,不怕鱼儿不上钩,各得所需,失得其所,处处透露着心机,如何让自己往上爬,要论谁的手段更胜一筹,只有厉害的艺人才能稳得住地位,不被人捷足先登,否则,得不偿失。

        每个人都忙碌着,忙着洽谈,忙着谈生意,忙着沾花惹草,忙着搭讪,忙着寻找下一个目标。

        只有浅夏无所事事的待在角落里,靠在墙壁上休息,手拿一杯红酒,装装样子,充充场面。

        折腾死她了,这该死的晚会,该死的晚礼服,该死的高跟鞋。

        晚会上,所有的艺人都光鲜亮丽,只有浅夏狼狈不堪。

        陆青青总想将浅夏推上至高点,可一看浅夏那懒散劲,就知道她不愿意,不喜欢应酬是浅夏的惯病。

        如果上次不是陆青青强力要求由浅夏出演她的电视剧主演,浅夏还不一定答应。

        那个剧本是陆青青专门按照浅夏的形象来写的,没人比她更适合,只能强制执行,不答应也得答应。

        今晚的晚会,虽然是个陆青青一起来的,但陆青青忙的要命,浅夏却闲的蛋疼。

        华宇的晚会,陆青青不忙那真是对不起大众,不过应酬这些事,陆青青早已驾轻就熟,只不过想把浅夏打造成她这样,对她来说是个艰巨的任务,难上加难。

        像浅夏这样,现在躲在角落里,生怕被人发现了一样,这样的人谁若想要打造,简直侮辱智商,浅夏一看就是个不成器的主,能混到二线也算对的起陆青青的栽培了。

        “浅夏姐。”

        听见有人叫她,浅夏朝着声音的来源处转过头,不看还好,一看懵了。

        刘婉莹挽着沈默的手缓缓的朝她走来,真是冤家路窄,她就不该躲在进门必经的角落,谁又会想到这时候还会有人才来参加,晚会都进行一小时了,不过,谁叫人家有那么大架子呢!

        刘婉莹是公司新捧的新星,人美形象好,深受大众喜爱,自然架子也大,一般人都不会招惹她。

        这次刘婉莹和沈默一起出席这么重大的晚会,看来沈默的神秘面目也会在今天揭晓,刘婉莹又会是明天的头条。

        对于风头正劲的艺人,浅夏都选择敬而远之,也没人会为难她,和她作对,今天刘婉莹主动招呼,是为了哪般?尤其身边还处着一尊大佛,又所为何?

        “浅夏姐,人家叫你你也不知道应一声。”嗲嗲的娇柔声,听的浅夏直起鸡皮疙瘩。

        走近后,浅夏才发现,刘婉莹的浓妆艳抹,真不符合她二十出头的气质,和她的淡妆比起来,看起来比她还成熟,清纯不是很好吗?干嘛要要在脸上扑一层又一层的粉末?

        一旁的沈默还是一如既往的气场十足,笔挺的西装装饰得体,让原本就帅气的他更显魅力,成熟稳重的气质,让浅夏都为之一振,恨不得扑倒的冲动。

        真是外表光鲜亮丽,内心恶心吧啦的臭男人,只会用外表迷惑人,就会装,根本没一点内在美。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沈默,浅夏就不觉的气愤。

        对于刘婉莹柔柔弱弱的质问,无视是不可能的了,浅夏只能软弱的打着哈哈,不与辩论,只想赶快送走这两尊大佛,她可没心思和他们寒暄,她可不善于应酬。

        某人似乎想借机报复她,并不如她所愿,反而,“浅夏小姐,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能不能装作不认识她,能不能不和她打招呼,能不能?能不能?貌似不能,已经招呼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