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第七幕 心乱

第七幕 心乱

        不要问沈默,是什么驱使他有这个举动,因为他自己都答不上来,想抱就抱了。

        要问浅夏现在是什么感受,那就是惊吓不止一点点,唯一担心的,就是明天的头条会怎么写,认命吧!

        这是浅夏三年来第一次上头条,这个第一次竟然给了沈默,迄今为止她最讨厌的人。

        被一个高富帅公主抱,还能走神的,也只有浅夏这朵奇葩了,她竟然无心欣赏帅哥,却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在沈默将她放入车内,浅夏才回过神,现在要是睡着问她,被沈默抱着是什么感觉,她一定答不上来。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

        沈默不答,绕去驾驶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行驶。

        板着脸,一脸的忧郁,这是在和谁置气?就连浅夏都能感觉的氛围,实在是太明显了。

        显而易见的阴沉,强大的黑色气场,都能将人冻结,坐在他旁边的人真是受罪。

        “真冷。”浅夏忍不住吐槽,其实她想表达的是他面冷,沈默却将车内空调调升两个度。

        真让浅夏目瞪口呆,这人是怎么了?又谁惹他了?她说的真冷他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傻?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要下车。”跟他很熟吗?凭什么由他带她去哪?

        见沈默还是不答,浅夏急了,“我要你停车,我要下车,你听到没有?”

        还不见回答,也没准备停车的举动,浅夏真急了,倾身就去抓那边的方向盘。

        车子在路中间蛇形般行驶,打滑了一段,稳稳的停下,“你疯了?不要命了?”沈默怒吼,这女人真是犯二。

        浅夏自己也吓住了,怎么又犯急了呢?这还不是沈默惹得祸,就爱惹她犯急。

        “你吼什么吼,要不是你,我会这么干吗?”她还觉得委屈呢!

        “你多大了?还做这种幼稚行为。”

        “我幼稚,你怎么不说你自大呢?”她说了那么多声,也不会回一句。

        “你简直不可理喻……”

        “你才莫名其妙……”

        “你给我闭嘴。”

        “你才应该闭嘴。”凭什么要她闭嘴。

        “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我的忍耐力有限。”咬牙切齿,好像真在忍耐,不耐烦的表情冷的彻底。

        谁吃他那一套,吓唬谁呢?“我……”已经达到极限,要爆发了。

        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嘴就被封住,沈默的确无法忍耐了,可这爆发的方式也太特别了。

        大眼对小眼,鼻对鼻,嘴对嘴。

        这什么情况?咋就亲上了呢?这就是他达到极限的举动?简直是色魔,流氓。

        “啪!”一巴掌又到了沈默脸上,“你这个人渣,色胚。”浅夏边骂还不忘擦嘴巴。

        她竟敢嫌弃他?他沈默,B市呼风唤雨的人物,商业军事的传奇人物,竟然会被一个二流明星嫌弃,说出去岂不成为笑话,这个死女人,不但处处和他作对,居然还嫌弃他,真是不识抬举,他居然还能容忍,真是奇迹。

        第一次给他一拳,这一次给他一巴掌,下一次又将迎来什么?

        这个女人的闲事他就不该管,本来就因为自己抱她离开的行为而抑郁,不明白自己这么做的道理,感觉内心一团乱,不得不和自己置气,没想到这个死女人还不知好歹,嚷着要下车。

        原本心里就不爽的沈默,心里就更不爽了。

        他吻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欣喜若狂,唯独这个死女人,当他是病菌一样嫌弃,让他更不爽。

        从来没有谁敢将他沈默踩在脚底下,每个人都对他毕恭毕敬。

        没有哪个女人不想爬上他的床,只看他愿不愿意。

        他从来就是这么高高在上,备受瞩目。

        他不想真面目示人,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个敢爆料他的真实面目。

        可为什么到这女人这,一切仿佛失控了,乱的一团糟,他的心根本不受控制。

        这个该死的女人,处处和他作对的女人,对他讨厌至极的女人,扰乱他内心的女人。

        嫌弃他是吧!那就让她嫌弃个够。

        沈默仿佛失控般,再次将浅夏压倒在车座狂吻,似发泄,似执念,似品味。

        被束缚手脚的浅夏,拼命挣扎,也无法逃脱魔掌,这男人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不愧是军人出身。

        浅夏被压在身下动弹不得,除了发出‘呜呜’的抗议声,别无选择。

        也想过一口咬下去,可沈默早就防备好的,在她口中长驱直入,却不会多做停留,如果胡乱咬,只会咬到自己。

        这样的接吻技术,就连演技超群的浅夏都自愧不如,这要练习多少次才有这样的功底。

        挣扎不掉,那就享受吧!反正拍戏接吻她又不是没做过,就当现在在拍戏吧!

        远处马路对面的草丛边,头戴鸭舌帽,身穿黑衣,手拿摄像机的男子,将这一幕全程记录,为了不被发现,欣喜若狂的逃之夭夭,这次真如浅夏预料的一样,真的是在拍戏,明天的头条戏。

        浅夏的放松和不再反抗,让沈默成就感一下子上升,就知道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挡住他的魅力。

        既然达到了想要的结果,沈默便放开了浅夏,很有成就的心满意足。

        待沈默退开,浅夏淡然起身,“吻技不错,很不错的体验,我很享受。”和之前的抗拒判若两人。

        沈默嘴角上扬,以为达到了想要的效果,验证了自己的魅力,谁知道……

        浅夏推开车门,拿了瓶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然后吐出车外。

        ……

        此刻沈默的脸更黑了,乌云密布,仿佛下一刻即将电闪雷鸣,阴沉沉的,冷冰冰的。

        严重打击到自尊的沈默,无处发泄,“下车。”

        “啊?”正在狂吐的浅夏没听见沈默说了什么。

        “我说下车,滚下我的车。”这个死女人,一定要等他发火才下车吗?

        “下车就下车,吼什么吼,你就会会吠。”说完,浅夏一溜的下车。

        这人真是有病,她要下车,他不停车,现在却吼她下车,真是神经错乱。

        好歹刚刚也吻了她,怎么没一点绅士风度,男人的脸都让他丢尽了。

        因为腿脚不方便,她是扶着车门溜下车的,手上的矿泉水被人从后头一把夺过,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浅夏回头,关上车门,只见沈默打开车窗,也喝了一口水,然后吐出窗外。

        这是做给谁看啊?这到底是谁比较幼稚,原来他在意这个,浅夏内心忽然想笑。

        当沈默开车扬长而去,浅夏却笑的前俯后仰,车内车外完全两种心境。

        如果沈默在意她吻后漱口的话,那真是不好意思,浅夏就有这么个习惯,每次演完吻戏,她都要漱口,这次她全当体验演戏的过程,自然也要漱口,这是她的习惯,无关嫌弃。

        虽然这是她的无意之举,但只要打击到沈默,浅夏想想就开心,谁叫他欺负她,活该。

        后半夜的风,格外的刺骨,冷风嗖嗖的,在寂静的夜晚显得风声格外大,只穿了晚礼服,外套都没穿的浅夏冻得瑟瑟发抖,抚了抚手臂,因为脚伤,她不利于行走,还好半夜的出租车不是那么难打,所以浅夏破费的打车回家……

        也许是心情好的原因,一直由公司专车接送,觉得坐出租车浪费的浅夏,对于这次的破费,浅夏一点没觉得心疼,反而觉得值得,毕竟整到了沈默,也算物有所值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0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