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第十幕 交集

第十幕 交集

        不是谁都有荣幸和沈默闹绯闻,但这个荣幸,浅夏还真是不需要。

        病房内,波哥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娱乐头条,“夏夏,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真和沈总有一腿。”

        这次,浅夏直接给了个大大的白眼,靠在床头继续用吸管喝着杯里的水,懒得再理会。

        “这接吻照一亮相,证据确凿,你想不火都不行。”

        “噗!”沉醉在幻想中的波哥,被喷了一脸水,而罪魁祸首呛得直咳嗽。

        如果是以前,波哥一定是这样:“浅夏,你敢喷我?”

        而现在是:“夏夏,你怎么了?怎么呛着了?”然后还细心的拍打着浅夏的后背。

        真是天壤之别,只是浅夏现在没心情理会这么多,不然她都要怀疑这波哥是不是被鬼附身了。

        “波哥,你刚说什么?”刚喘过一口气,浅夏急着确认波哥刚刚说的话,然后继续咳。

        “我说你不火都不行,是不是听了激动的呛水了?”那兰花指还不忘指一下浅夏,然后美美的收回,维持美状,笑的是有多风骚就有多风骚,姿态要有多娘就有多娘,只是这些,浅夏都在意不起来。

        “不是这句,再上一句。”因为着急,浅夏原本看的眼神变成了瞪。

        “吻照是确凿证据?”

        如果可以,浅夏一定来个鲤鱼打挺的起身,只是力不从心,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消息,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希望,却对浅夏来说,比世界末日还绝望。

        她平淡的人生啊!全毁了。

        “哪来的吻照?”浅夏此刻有点小混乱,事情好像超出了预期,已经不像原本想的那么简单,而是变得复杂又无解。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绝不能正面回应,所谓越描越黑。

        他更不能承认,那样她真会站在巅峰,然后狠狠摔下,娱乐圈就是这么无情。

        “夏夏,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召开记者会,承认你和沈总的关系,那样你就真的大红大紫了。”波哥想入非非。

        而此时的浅夏完全没听,更不知道对此事该如何反应。

        现在这事,好像能解决的只有沈默,他也是当事人,是不是该和他商量?浅夏想着。

        想曹操曹操到,沈默推门而入,此刻仿佛时间静止。

        波哥咬着拳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晓柔睁大双眼,目瞪口呆的犯着花痴。

        只有浅夏一脸的嫌弃,恨不得将沈默千刀万剐。

        而某人一副臭脸,冷的出奇,比浅夏嫌弃的表情,更显气愤,怒气冲冲的走向浅夏,将一本腾风杂志扔到床上,浅夏的面前,趾高气昂的模样,以浅夏的话说,拽的像二五八万似的,其实就一二百五。

        “这是怎么回事?”床上的杂志,赫然是两人接吻的照片,他问她,她又该问谁?

        “你这话什么意思?”质问她?怀疑她?他怎么就不记得是谁强吻的谁?

        “这不是你安排好的吗?”沈默一副还好意思问他的表情。

        他以为浅夏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现在看来,原来根本没什么区别。

        我顶你个肺,这男人真让人愤怒,气的浅夏只想爆粗口。

        “你是哪只眼睛看到了?还是你有预知能力?有证据吗?”说再多都是废话,浅夏不想浪费口舌。

        只要明白当时情况的人,只要是有脑袋的人,都能想到,这一切绝不是浅夏预谋的。

        浅夏真不明白,沈默是怎么当上总裁的,就他那榆木脑袋,公司早晚破产。

        别说浅夏不明白,沈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如此草率的处理事情,一听这绯闻,脑袋一嗡的就想到浅夏,都没分析过,也没仔细想过,直接就来找浅夏了。

        他好像不是来为此事问罪的,而是为昨天受辱的尊严来讨公道的,也像是为了来医院看她找借口。

        还好浅夏身子较为虚弱,不然两人非要在医院干一架不可。

        沈默没再做声,怒气和寒气明显消散,只是仍不动声色,面无表情。

        这应该是天生的表情,与生俱来,不然没人能做的像沈默那样寒气逼人,这绝对需要一定功力。

        不寻常,绝对的诡异,这两人完全让在场的另外两人震惊。

        浅夏的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可从没见过她如此得理不饶人,张牙舞爪的样子,是病了的原因?

        更让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沈默这位大人物,竟然能忍受浅夏这坏脾气,这沈总也不像是个好脾气的人吧!

        这样的状况,任谁看了,都会往那方面想,说没关系绝对没人信,这暧昧的程度,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无法想象,这样异常的现象,如果要用话语来解释,那就是‘打情骂俏’。

        既然沈默不说话,浅夏就当他已经妥协,“你现在可以走了,再见。”再也不见,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说完,房间没异常安静,即使浅夏没指名道姓,也没看着某人,明白人一听就知道说的是谁。

        浅夏的话真是让人大跌眼镜,这样直白的逐客令,放眼B市,也只有浅夏敢对沈默这么什么说了。

        如此尴尬的气愤,如此冰冻的气场,波哥就怕浅夏得罪这个财神爷,浅夏还真不让他失望。

        为了缓和气氛,波哥决定舍身取义,“真是的,人家这就走,不用你赶。”

        以波哥这种能屈能伸的精神,难怪会成为资深经纪人,就他这股什么都扛,为利能豁出自己的劲,浅夏相信,就算沈默此刻放个屁,波哥也能说成香的。

        这敬业精神让浅夏佩服,但她并不打算让波哥敬业到底,“我说的不是你,波哥。”

        波哥背着沈默给了浅夏一个瞪眼,眼里的警告浅夏当然都懂,只是……她装不懂。

        此刻的沈默很是冷静,坐在波哥为他奉上的凳子上,一动不动,对浅夏的话仿若未闻。

        好像并不在意,又好像根本没听,不管是表情还是眼神,都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沈默才是浅夏惧怕的,不怕他发怒,不怕他找茬,就怕看不懂他,那样的他,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这样多面性的人格,浅夏觉得是精神分裂,一天可以不带重复的。

        吞了吞口水,浅夏有些紧张,她是继续逐客呢?还是继续逐客呢?答案是必须逐客。

        可小心肝的跳动告诉她此举不可为,可浅夏就喜欢不可为而为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