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十八幕 现实

十八幕 现实

        要她成为他的女人,对沈默来说是宣言,对浅夏来说是玩弄。

        娱乐圈的包养事件不在少数,虽都是你情我愿,见怪不怪,但浅夏有自己的底线,属于自己的原则。

        不是所有艺人都愿意被潜规则,至少,浅夏就是个例外。

        战争沙场,浅夏一身戎装,单枪匹马,冲锋陷阵,只为跟随正在战争中的男主,生死相随。

        远处的厮杀已经展开,浅夏策马奔腾,勇往直前,表情的急切,充分演绎出女主迫切的心情,渴望下一秒就能赶到男主身旁。

        马鞭飞扬,卷尘而去,镜头拉近,定格在浅夏惊恐的面庞,浅夏的眼中是男主万箭穿心的模样,眼泪哗然落下,无力的摔下马,连滚带爬的去到男主身边,画面仿佛停留在此刻,感人而凄美。

        当浅夏跪拥着男主,声泪俱下,双唇发颤,眼神中的不可置信让人看到了她的绝望。

        直到男主死在浅夏怀中,再将镜头转向浅夏,此时的她容颜憔悴,目光呆滞,看着远方的夕阳,渐渐落下……

        镜头慢慢拉远,夕阳西下,只留下浅夏,抱着男主的尸体,背影孤独而绝望。

        镜头越拉越远,那抹孤独的背影也消失不见,留给人们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浅夏的演技所折服,哭的稀里哗啦的,沉浸在这个画面里,久久不能平静。

        “咔。”电影杀青,全员欢呼,浅夏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助理晓柔马上端来毛巾和水,为浅夏清洗。

        今天的拍摄难得的顺利,浅夏也难得清静,没了那个罪魁祸首,恼人的烦人精探班,谁都自在不少。

        听说是去出差了,临走前还给过浅夏电话,只是浅夏没当一回事,近两天人没来,浅夏才想起这一茬。

        这次的杀青宴,由投资方张总亲自准备,是给足了剧组面子,自然没人会缺席,而身为主演的浅夏,是张总点名邀请的。

        身为一线女艺人,浅夏早知道,应酬是少不了的,她没想逃避,只希望投资方不会为难才好。

        和陆青青上次的杀青宴相比,这儿显得过于朴素,陆青青的太过豪华,还真极少有人像陆大小姐那般大手笔,想起陆青青,浅夏的嘴角,不自觉上扬,表情也松动不少,不像刚到时拘束。

        喝酒是应酬最基本的礼数,浅夏早已做好被灌酒的准备,身为艺人,喝酒还是难不倒浅夏。

        被张总一杯一杯灌酒,她认了,谁叫人家是大佬,只是那脑满肠肥的模样,让浅夏实在是倒胃口,酒量再好,也保不齐会被喝吐了。

        酒桌上,张总开始借机对她动手动脚,还时不时的勾肩搭背,都被浅夏一一躲过,只要不太过,不触碰她的底线,浅夏也忍了,她不是那种爱惹事的主,也不觉得有了靠山就能作威作福,况且,她不觉得沈默就真靠得住。

        可是变本加厉的毛手毛脚,却不是浅夏所能容忍的。

        张总的手揽上了浅夏的腰,趁她不备,掐了一把她的臀,浅夏一惊,故意踉跄一下,将手里的杯中酒,泼到张总脸上,既然想躲避已不能,那就迎面正视。

        虽然没被潜规则过,但不代表浅夏不清楚,张总的举动是向她发起潜规则的暗示,但他貌似看错了人。

        “你个贱货,别给脸不要脸。”张总怒了,因为生气,臃肿的脸庞不断抖动,让浅夏想起了一种动物,……猪。

        浅夏的故意,张总怎会不明白,但敢当众泼他一脸酒的艺人,还真只有浅夏一人。

        “我呸,你有脸吗?我怎么瞧不见,我只看见你脑袋上长满赘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还想潜规则我,沈默我还看不上,怎会看上你这个脑满肠肥,让人恶心的家伙。”说完还不忘用双手狠狠的揪住张总的两边脸,使劲拉扯,还不忘嘀咕:“这么多肉,哪像脸,明明就是两坨丑的要命的赘肉。”

        从浅夏红彤彤的脸上能看出,她喝了不少酒,虽然没醉,但也不算清醒,明显的借酒壮胆。

        张总的脸,彻底黑了,他当然知道沈默是浅夏的金主,但张总认为,女艺人,不就是用来玩的,总会腻的,以他和沈默生意上的合作关系,一个女人而已,沈默不至于计较,赏他也纯属正常。

        这个女人竟敢给脸不要脸,还敢侮辱他,不给她颜色看看,她还真以为自己有多金贵。

        张总扬起手,给了浅夏一耳光,打的浅夏晕头转向,半边脸,瞬间红肿起来,让浅夏清醒了不少。

        就算挨了打,浅夏也绝不屈服,眼神狠狠瞪着扇她耳光的罪魁祸首,这一巴掌,她记住了。

        浅夏再不济,还从未挨过耳光,刚想奋起反抗,却被反应过来的工作人员阻拦住。

        从没受过这般的委屈,浅夏怎能容忍,这一记耳光,她一定要讨回来,而且是变本加厉,还要是现在,马上,立刻。

        因为对浅夏太过思念,沈默两天完成了出差任务,急忙赶回B市,只为尽快见到心心念念的人。

        第一次明白想念的滋味,第一次有这么迫切的感觉,原来有心上人,才会归心似箭。

        刚下飞机,将行李交给接机人员,沈默便打开手机,准备给浅夏打电话,问她在哪,他要见她。

        刚开机,熟悉无比的号码显示在屏幕上,沈默一阵欣喜,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难道她也想他?

        这两天,为了抑制回来见她的冲动,他不敢给浅夏打电话,现在接到她的电话,叫他怎能不惊喜。

        可电话里的哭泣,让沈默的心揪在了一起,“浅夏,你在哪?”沈默边问,边从接机员手里拿过车钥匙。

        浅夏哭哭啼啼的报了地址,只听那边挂了电话,她知道,他应该在极速赶过来。

        今天的一耳光让浅夏明白,原来艺人真的不能没有靠山,尤其是一线,因为步入高端,高处不胜寒,就算是陆青青也无法护她周全,那么,想要继续在娱乐圈生存,又不被母亲接去新加坡,她必须改变。

        没人知道浅夏给谁打的电话,除了晓柔眼眶泛红,心疼的为她冷敷,其他人都选择袖手旁观,这就是娱乐圈的人心,艺人永远是牺牲品,没人会为了艺人得罪投资人。

        人心不古,世态炎凉,虽然浅夏早有耳闻,当自己亲身经历,才明白,原来不是社会改变了人,而是人改变了社会……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