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二十三 需求

二十三 需求

        分不清沈默是喜还是忧,看不清沈默的想法和意愿,浅夏只能处在办公桌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呆呆的等着沈默发言。

        放下手中的咖啡,呛着了,自然是不再喝了,执起桌上的钢笔,沈默坐下办公,慵懒的翻看文件,不说一词,当浅夏完全透明。

        有求于人,却又僵持不下,真是令人倍感焦急,浅夏早已骑虎难下,说什么,都要将沈默拿下。

        “沈默,你不会见死不救的是吧?”浅夏扑在办公桌的另一边,与沈默对面,平身而视。

        这是一场硬仗,浅夏准备不屈不饶,死磕到底,到沈默答应帮她为止。

        淡淡的撇了一眼浅夏,沈默就等她沉不住气的时候,“天下没白吃的午餐。”

        “我也没有吃嗟来之食的爱好。”听出沈默的话意,浅夏义正言辞,只想争一口气,脱口而出后,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她这是把自己给卖了吗?沈默不会拿她的话当真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什么都好说。”沈默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毫不掩饰,浅夏瞬间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里,已无法脱身,至于这陷阱事深渊还是天堂,还无从得知。

        空气中的湿度骤然升高,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现已阴雨绵绵,被淋湿的街道上,行人冒雨奔跑,谁都没有预料,这天会说变就变,让人毫无准备。

        就像此刻的浅夏,还来不及感悟,就真已成人妇,原本的谎言,也成了假戏真做。

        只能感叹,世事无常,浅夏想哭,都有点哭不出来,这是她自作自受。

        细雨绵绵的天空,就像浅夏内心的哭泣,看着手上的红本,草草了事了婚姻,说不难过那纯属在骗自己。

        这无药可救的男人,只是叫他陪她在母亲面前演场戏,他偏偏以‘从不做这种有*份的事’为借口,还说的冠冕堂皇,要和她假戏真做,有*份,难道比*还重要?真不知道有些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

        为了让自己不会太吃亏,浅夏规定了时间,既然是隐婚,那么一年后也能秘密离婚,两人互不干涉,到时间就可以恢复单身,这样想想,浅夏觉得也不是那么郁闷了。

        可要求还没说出口……“五年,五年过后你随时可以离开。”当然,他更希望她永远不会离开。

        女人不能抓的太紧,要恩威并施,将她绑在身边,是沈默希望的,但这种有条件的捆绑,不是沈默需要的,却是沈默捆绑她的开始,是抓住这个女人的开端,真正拥有她的源头。

        五年,再硬的心,沈默相信也能捂热,他自信浅夏会爱上他,同样也不自信的选择的五年之久的时间,五年,岁月悠悠……

        沈默的话不容拒绝,而一纸协议也出现在浅夏面前,这是浅夏卖掉的五年,也是浅夏五年后的自由保障。

        既然已经堕落,何苦再纠结多长时间,不管以后命运如何,只能先解燃眉之急,执笔,浅夏签下了名字。

        外面的雨还在下,不知何时已刮起了大风,吹在车窗上,发出刺耳的呼啸,浅夏沉思的望着车窗外,行人已稀少,街边的树木,在风的引导下,树枝肆意飞舞,树叶被吹下,依着飘落的弧度落下,凌乱了街道,浅夏忽然无限感慨,莫名的想到一句话:“树叶的飘落,是因为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车内,浅夏片刻便收回目光,眼里的一片淡然,或许想通一件事,不需要太久时间。

        男女双方达成协议,以后的生活,便不再是一个人,至少在这五年之内。

        既已是夫妻,那就该有夫妻的样子,也该有夫妻的生活痕迹,这些都要开始布置,不然怎能逃过夏母的火眼金睛。

        现已有夫妻之名,沈默不着急夫妻之实,所以婚内的生活由浅夏安排,他只需按照要求出演。

        因为时间台仓促,所以浅夏最后决定让沈默搬进她的公寓,而给母亲的借口就是:‘方便,隐秘。’

        当公寓布置完成,看着原本自己专属的公寓,有了男人的痕迹,浅夏很不适应,貌似是进了别人的家,而非自己家。

        忍忍吧!等母亲一走,她就将这些男性用品,本就不属于这的东西通通扔掉。

        一天内,浅夏经历了婚姻,失去五年的自由,从某种角度来说,浅夏会难以忍受,但换一种角度,浅夏又觉得无所谓,她不相信爱情,更不需要婚姻,虽然是被迫婚姻,但至少体现了婚姻的价值。

        就好像一件无用的商品,放在那也没任何意义,丢掉又觉得太可惜,何不加以利用,达成所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0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