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四十九 拌嘴

四十九 拌嘴

        浅夏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手上隐隐有些刺痛感,抬手看了一眼,才知道是输液造成的,但现在手背上也只有针孔大的伤口,看来昨天晕过去后,沈默找医生帮她看过,还输了液。

        昨天的经历,真是想想就害怕,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还有,方局长那枪是父亲开的枪,想到这,浅夏慌忙起身,不知道父亲非法持枪伤人,会不会被抓,虽然打的是罪犯,但他不是警察,属于非法持枪,而且,那枪……本身就是父亲的。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父亲爽朗的大笑声,父亲又多久没这么笑过了,浅夏有些记不清了,打开房门,就见父亲坐在沙发中央,沈默坐的位置背对着房门口,听到开门声,闻声转过了头,对着浅夏和煦一笑。

        昨天打斗的痕迹已不复存在,血迹也已清理干净,闻不到任何血腥味,客厅的家具也全面换新,墙壁四周都贴好了壁纸,是她和父亲都喜欢的暖色系,看上去犹如重新装修过一般干净美好,焕然一新,浅夏微微一笑,看来昨天沈默做了不少努力。

        表面是都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昨天在这发生的事是无法从心里清除的,浅夏到无所谓,只要父亲不介意就好,毕竟父亲要求一直住在这里。看父亲这样从容淡定的神色,还有那开怀大笑,看来是并不在意了。

        也是,毕竟父亲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像昨天的场面,在这个退伍的特种兵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也许父亲因公受伤的那次,就是血腥暴力的任务,不然以父亲的身手,怎会受如此重伤,被迫退伍。

        以夏父昨天那一枪来看,沈默认定,绝对身手不凡,不然绝不能一枪就中,打在方局长握着注射器的那只手,其他人都以为那一枪打过去,方局长是因为疼才不得不放手注射器,只有经过训练的人才看的明白,那一枪是将注射器打落,从而伤及到了手,如此精确的手法,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何况是受伤退伍兵,就连现在的在特种部队的特种兵都不一定做不到,更别说这受过伤的退伍特种兵,这样出神入化的枪法,只有出身军事世家的沈默和顾墨白看的明白,由此可见,夏父并不简单。

        早已听闻过沈默名字的夏父之所以对昨天的事不闻不问,只在最后出场,是因为他知道沈默的能力,绝对能将事情办好,何必劳他费心,最后的挟持纯属意外,谁也没能预料的到。

        而他即使昨天在房间内,但对外面发生的事都了如指掌,直到意外接连发生,他不得不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解救下浅夏,即使暴露了身份,即使让沈默发现他精湛的枪法。

        客厅内的三人,各有想法,面上却不露声色,浅夏坐在夏父和沈默之间,不偏向谁,也不冷落了谁,“你们在聊什么,爸怎么笑的这么开心?”浅夏如常一样微笑,面上没受昨天事件的任何影响,看来,这也有遗传基因。

        沈默起身走到浅夏面前,用手摸了摸浅夏的额头,“感觉怎么样?会不会觉得头晕?”面色如常,眼神闪烁着关心,看来这人极少关心人,不然怎么表情怎会如此僵硬。

        “我没事了,不用担心。”浅夏回以一笑,拉着沈默坐下,然后看向夏父,“爸,你……没事吧?”这句‘没事吧?’意思隐晦,夏父自然明白深意,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回答,意思清晰明了。

        浅夏再转头看着沈默,眼里的神色有几分恳求:“沈默,我爸会没事的吧?”沈默自然知道浅夏所担心的事,那就是夏父非法持枪伤人的事,他自然不会让夏父有事,抚摸上浅夏的脸,那样的表情让他心疼又悸动,深深的看着她的眼,微笑道:“我说过,也是我爸,我怎么会让咱爸有事。”这男人,这时候都还不忘这茬,占这便宜有意思吗?如果是问沈默,他的回答绝对是:“特别有意思。”浅夏的脸因为沈默的话瞬间变脸,原先的恳求变成鄙视,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男人。

        顾墨白打着哈欠从另一间房里出来,那是间客房,浅夏没想到,顾墨白昨晚也会住在这里,难免有些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昨晚上死皮赖脸的要住这,赶都赶不走……”沈默看着浅夏的表情,出口解释,要不是昨晚夏父开口,他绝不会允许这房子除了他和夏父,还住别的男人。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死皮赖脸的?昨天要不是我,你早被沈爷爷抓回去了,要不是我做的担保,你还能在这?”此时的顾墨白哪有书香气息,文静气质,这厮纯属装的吧?

        “呃……”对子顾墨白,浅夏有了新的认知,动如脱兔,静如初子。

        “你确定?”沈默不理会顾墨白的指责,淡淡的吐出三字。

        顾墨白不淡定了,虽说没他沈默一样有办法不回去,但他怎能忽视他……的作用,“怎么你还想过河拆桥?”

        “……”这成语好像不用在这吧!这最多算是死不认账吧?浅夏顿觉顾墨白的别催。

        沈默已满脸黑线,看都不看顾墨白一眼,“以后出去别说你认识我。”

        “那我就说你是我朋友吧!”

        “……”沈默懒得理会,起身直接走向餐桌,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早餐,看来是在沈默和顾墨白拌嘴时送来的,浅夏光注意两人了,没注意到早餐。

        餐桌旁,夏父已经自顾自的开动了,“你们年轻人闹嘴,我年纪大了,经不住饿。”边说,还不忘往嘴里塞东西。

        “……”浅夏汗颜,爸,你能再说的正大光明点吗?

        “那叔叔多吃点,不够我再让他们送。”顾墨白趁机套近乎,还不忘挑眼看沈默,如果不是夏父在场,沈默绝对会一拳揍上顾墨白那嘚瑟的脸,浅夏看了眼,的确挺欠揍的。

        “嗯!”夏父开口了,应的那般理所当然,好像顾墨白住这,准备早餐是他应该的,浅夏在心里一万个鄙视夏父,自己这父亲的性格真是几十年如一日,除了对她柔和点,其他谁都冷冰冰,尤其是生人,沈默是例外。

        “不用顾及我,该骂骂,该揍揍,只要不影响我吃早餐……”夏父再次出口,真是惊为天人,听的顾墨白目瞪口呆,沈默得意洋洋,对着顾墨白勾了勾手指,指了指门外,意思简单明了……“外面比试一下。”

        顾墨白的脸不断抽搐,和刚刚那嘚瑟样判若两人,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沈默抓出了门外。

        浅夏同情的看着消失在门口的两人,夏父仍自若的吃着早餐,而院内,传来了打斗声,怒骂声,惨叫声,声声入耳……

        这个经验告诉我们,有些人是万不能得罪的,比如,沈默……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1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