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五十九 恐惧

五十九 恐惧

        极光集团的代理总裁,致词完毕后,宣布酒会开始。

        每年的年度酒会,都未曾见过极光集团的神秘总裁出席,今年也不例外,这样神秘的人物,想必来头不小,无人查得到他的任何资料,甚至不知是男是女。

        音乐响起,此时的音乐不像先前那般平淡,音乐声也大了不止一个分贝,众人一对对的纷纷走上舞台,各自舞动着风姿。浅夏的目光也被舞台群吸引,看着舞动的人群,自己却没有想跳舞的*。

        沈默被一些人缠住寒暄,浅夏受不了那样恭维的场合,和沈默说了声便走开了。

        陆青青和许慕阳已不知去向,浅夏独自一人,手拿一杯红酒,站在角落里,一边看跳舞,一边喝着酒慢慢品味。

        也许是太过无聊,浅夏像以往的酒会一样向外走去,想出去透透气,看来,她该真的不适合参加酒会,想到这,浅夏不知所谓的笑了笑。

        不愧是B市最高档的酒店,酒店后,有个宽阔的游泳池,泳池四方各设一个喷泉,花开式的喷着水,门前的一条石子路,直通泳池边,一眼望去,高端大气,富丽豪华,用来给一些富豪开泳池派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泳池边依依稀稀的站着几群人,三五成群的相互交谈,笑的欢快,浅夏走近才发现,游泳池另一方别有一番天地。

        浅夏围着游泳池转去这一方天地,这俨然是一个后花园,远处的玻璃房内种着各式各样的花草,五颜六色,美不胜收,游泳池旁边依稀的种着几棵大树,树枝伸展的很宽,因为刚立春,叶子还不是很繁茂,如果热天在游泳池玩累了,可以用来遮荫蔽凉,这酒店想的还真周到,这和游泳池对面完全是不一样的地方,那头高端华丽,这头清新美好。

        只见树下放着数张藤椅,绝对是休息的好地方,可以躺着观赏玻璃房的花草和泳池,感觉自然安逸美好。

        最让浅夏喜欢的是隔着藤椅不远处,有一个独立秋千,伫立在泳池和花房之间,秋千两边布满了鲜花,这公主式的秋千,看来每天都有人来打理换花,忍不住好奇,浅夏走向前,坐在上面。

        画面定格,浅夏如公主般坐在秋千上,花美人更美,新奇的打量着秋千,眼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心花怒放的踮起脚尖,用力的在地上一点,秋千轻轻的摇摆起来,鼻尖萦绕着阵阵花香。

        满足的闭着眼,感受如大自然般的气息,荡漾在美好的感觉中,轻轻摇动,舒适放松,浅夏不禁迷恋上了这种感觉,面带微笑,沉浸在幸福的喜悦当中。

        忽然的力道,秋千向上荡去,突如其来的飞跃感,让浅夏惊叫出声,险些摔出去,慌乱的睁开眼,紧紧的抓住秋千两边的绳,防止自己荡出去,秋千越荡越高,浅夏不敢回头看,只能死死的抓紧绳子,脑袋一片空白。

        后面明显有人在将她越推越高,从力道上来看,绝不是女人,从秋千两边的力道平衡度来感觉,不止一个人。

        浅夏既慌乱又害怕,大声的尖叫却没唤来任何人,人都在泳池那头,浅夏耳边风声呼啸,也隐约可以听见劲爆的音乐,那边似乎在开始了派对。

        这是谁想害她,明显是有预谋的计划,她这样摔下去,不死都残,浅夏渐渐的手开始没力了,身后的人正在奋力往前推,一下比一下更重,浅夏想过头看都没办法,冲击力太强她受不住。

        除了自救,浅夏想不到其他办法,看了看周围,浅夏的眼神定在了泳池,如果她荡出去,直接荡进游泳池内,能不能逃过一劫?目测距游泳池大约五米,冲击力加上她的奋起一跃应该差不多能做到。

        浅夏跃跃欲试,等待着时机,她不能坐以待毙,如果上天要她亡,他也无能为力,至少她要自救试试,成败在此一举,一切全凭天意,浅夏顿时有了随时赴死的决心,那一刻,她竟没了害怕。

        就是现在,当秋千高高荡起,浅夏看清时机,对准泳池,纵身一跃,只听‘噗通’一声,水花四溅,有人落水了。

        泳池那头的人,只看见一个不明物掉入池中,都纷纷赶去查看,有的直接跳入水中,向泳池这头游来。

        沈默好不容易,逃脱应酬,找了几圈,都不见浅夏身影,倒是在不远处看见陆青青和许慕阳,两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沈默并未走近,想等两人争执完后再向陆青青打听浅夏的去处,只是那争执声总会不经意入耳。

        “许慕阳,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利用我吗?”陆青青的声音有些尖锐,脸上显而易见的愤怒,眼里却藏着痛苦。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相比较,许慕阳淡漠很多,话语也是毫无情绪,仿佛对待陌生人。

        “你少给我装疯卖傻,别以为你今天打的什么主意我不知道,你今天要我陪你参加这个酒会只是在利用我,你是为了浅夏,你怕浅夏不理你,用我来搭桥铺路,利用我和浅夏的关系来达到你的目的……”只是他的目的并没有达到,他的出现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是哪里出错了吗?还是人……变了?

        “你不是很乐意来吗?”许慕阳没有否认。

        “你……”陆青青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回国后的许慕阳变得让她有些不认识了。

        “你没资格说我,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年我突然出国,也有你的功劳……”许慕阳眼里满满的鄙夷,讽刺的看着陆青青。

        说完,许慕阳准备转身离开,却不想,看见了不远处的沈默。

        “谈完了是吗?”沈默仿佛根本没听见任何般的走近两人,“青青,有没有看见浅夏,我一直没找到她。”

        陆青青努力的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让自己看起来没事,只是眼里的水雾掩饰不掉,挤出一抹笑:“沈默哥,我也是刚出来,所以不知道浅夏去了哪?我们分头找找吧!”

        倒是许慕阳,一听浅夏不见了,便质问起沈默来:“浅夏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怎么会不见了。”他可记得,浅夏就是个路痴,以前常常会在校园里走丢,后来慢慢熟悉后才分的清方向。

        “她轮不到你来管。”沈默很在意,许慕阳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他,凭什么质问他。

        “看来你对浅夏还不够了解,现在,我可以肯定你们就是逢场作戏。”

        “那只是你认为……”

        “哦?感情好的话,你会不知道浅夏不认识路?”

        沈默一惊,忽然向游泳池方向跑去,这里,他无比熟悉,只是,他不知道浅夏是路痴,如果知道,他不会找不到她,就像现在,他更不会知道,此时的浅夏正陷入危险和恐惧当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