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八十二 女人

八十二 女人

        浅夏呆怔了片刻,反应过来想抵抗,却因为喝多了酒,感觉全身无力,一双手推搡着秦川,在人看来更像是拥抱回吻,不少人都用手机玩笑般拍了照片,这一吻持续了很久,久到浅夏快要窒息,却无能为力。

        浅夏没做多想,就当被狗咬了,和秦川接吻,戏里面也有过不少,浅夏并没觉得太在意,早知道,她就早吻了,免得受灌酒这份罪。

        酒醉的大脑开始迷糊了,思绪开始乱七八糟,这吻,是不同的两种意义,拍电影和这能一样?她是喝糊涂了吧!

        浅夏迷迷糊糊的起身,就要往外走,晕头转向的她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觉得包厢的灯,闪得眼睛疼,让她睁不开眼。

        浅夏有些站不稳,只能勉强扶着沙发支撑,东倒西歪,摇摇欲坠,被身旁的秦川一拉,便直接倒在他的怀中,引得众人又是开怀大笑,看来也都醉的差不多了,都不觉得奇怪。

        “你拉我干嘛?你有病啊?”即使喝醉,浅夏的嗓音也不是盖的,一声呵斥,引来了所有人的注视。

        “不要闹了,快坐下。”秦川还是那副宠溺的表情,看着正在闹情绪的浅夏,这一举动,太惹人非议,不一会儿,便有许多人开始议论开来,似乎坐实了浅夏脚踏两条船。

        而一脸茫然的浅夏,却毫不知情,半睁着眼,倍感乏力,好想好好的睡一觉,意识却清楚自己还不能睡,现在睡下太危险。

        现在浅夏脑袋里只有一个意识和想法,那就是,她等的人还没来,只有他来,她才是安全的,所以,她不能睡,绝不能。

        “我不要坐,沈默还没来,我等他来接我。”浅夏说这话,完全是下意识,然后努力的从秦川身上坐起,然后站起来。

        “那我送你回去吧!”将浅夏扶起,秦川也顺便站了起来,看样子是想送浅夏回去。

        “我不用你送,我要等沈默来,他一定会来的,我要等他。”这是浅夏内心的坚信,虽然她根本没告诉沈默,她在哪里。

        说起来,浅夏每次喝醉,还真少不了沈默,即使浅夏从未告诉过沈默她在哪,而沈默总能找到。

        “我送你回去。”秦川更加坚定,原本柔和的表情,在一听沈默后完全变了,拉着浅夏的手也加重了力道,明显有些强迫的意味,非要送浅夏回家。

        “你放开我,我说了我不用你送,我要等沈默,你听不懂吗?”一阵怒吼,浅夏醉酒后的脾气还真大。

        努力的想甩开秦川的手,却被他紧握着丝毫不脱,反而越握越紧,疼的浅夏到抽一口凉气,浅夏烦了,怒了,一脚狠狠的踩在秦川脚上,十厘米的尖跟,踩人可不是盖的,意外的疼痛让秦川的手有些松动,浅夏趁机抽出手,一巴掌打在秦川的脸上,这“啪”的一声,响彻包厢,原本还在议论的众人,都惊呆了。

        浅夏也因此清醒了不少,但视线还是不够清明,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包厢此刻出奇的安静,甚至能听见秦川因气愤,而颤抖的呼吸声,只有浅夏还不怕死的用打了秦川的手,指着秦川:“叫你放手,你不放,这就是你强迫的的代价。”说完,脚步不稳,栽倒在沙发上。

        浅夏想再起身,却毫无力气,挣扎的起不来,仿佛刚刚那一巴掌,用去了她所有的力气。

        等众人都反应过来,都开始借口告辞,这浑水,不是谁都能蹚的,这两人,也不是谁都能得罪的。

        最后,包厢内只剩下浅夏和秦川,秦川仍维持着原来的站姿,一动不动,紧握的双拳和难看的脸色,让他此刻格外狰狞,似在痛苦的回忆,努力的隐忍着怒火。

        “你是第二个敢打我的女人。”秦川变了声色,讽刺的笑着,似乎那笑能掩饰他内心的悲伤。

        原本因头晕而闭眼休息的浅夏,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觉得,敢打秦川的第一个女人,非他母亲莫属,只是……“你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男人,对我动手。”

        浅夏猛的睁开了眼睛,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秦川与沈默结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那么,那个女人是谁?又是个怎样的女人?浅夏想了解这些,可以说,完全跟秦川无关,而是关乎沈默。

        女人?那是沈默的前段爱情吗?浅夏知道,她很在意,十分在意。

        她根本不了解沈默的过去,她却很想知道沈默的过去,包括他……以往的情感。

        眼前的男人,似乎对沈默的过去很了解,似乎可以从他开始了解沈默的过去,只是,这么做,真的好吗?

        ------题外话------

        亲们,明天,也就是十二号,本文强力PK,所以,从明天开始,连续三天两更,来感谢亲们的支持。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50441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