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021 幸福

021 幸福

        浅夏完全在状况外,根本不知道沈默的这个举动是要干什么,被扛起的时候只觉得头脑一阵晕眩,完全在思绪外。

        直到出了洗手间,浅夏才回过神,不要怪她慢半拍,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她压根儿没想到。

        “沈默,你要……你想干什么?”浅夏本又想说干嘛?可一想起沈默的那个回答,又改成了干什么?可说完后一想,这两种说法不是一样的吗?都有一个……“干”字。

        “沈默,你想怎么样?”沈默赶紧又改变问法,这还真是只有浅夏才能做出来的事,单纯的可爱。

        沈默抿嘴一笑,将扛起的人放下,极速的变成公主抱,让浅夏根本没机会反应。

        这一扛一抱的是闹哪样?这人是吃多了没事干吗?

        “沈默你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浅夏努力的挣扎着,想下去,沈默却抱着她,稳当当的纹丝不动。

        就在浅夏以为沈默接连两个问题都不会回答的时候,沈默却回答了。

        “不是还欠你一个滚吗?这里没床,我们回家滚。”

        浅夏狠狠的瞪了一眼,说这话都面不改色的某人,这样回答还不如不回答,她有答应和他回去吗?

        回家?他们不是没关系了吗?浅夏才意识到,那沈默要回什么家?

        “沈默,我们的关系,不适合回家。”浅夏委婉的说到,不想再伤沈默,如果只是单纯的去他家看看,浅夏勉强能接受,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沈默说的那个……滚床单,这个……

        “为什么不能?”沈默的脸明显又沉下去不少,看来心情也沉入了谷底。

        他怎么还能问她为什么,这不是明显有答案吗?难道非要她说吗?

        “因为,我们……没关系了。”会不会伤到他了?这时候,浅夏内心都不免担心着。

        “我没说对不起,你就不可能和我没关系。”

        沈默仍旧那副表情,只是那话貌似不容人拒绝,抱着浅夏气不喘,心不跳,就像是抱一玩偶,她在她心里就这么没重量,浅夏还真想测测沈默的承受力,又开始费力挣扎,这次可是用尽全力。

        沈默任浅夏挣扎,她那点力气用在沈默身上,就如蚂蚁撼树,不动丝毫,浅夏放弃了,沈默没累着,到把自己累着了。

        只见沈默抱着浅夏直接往餐厅的厨房走去,出了餐厅,浅夏才知道,原来厨房是餐厅的后门,沈默是怎么知道的?

        “在一楼的餐厅,后门都在厨房里。”这是沈默的解释,好像他这个富家子弟,比她这种平民百姓更懂这种基本常识。

        浅夏不是好奇这餐厅的后门是不是在厨房,而是……

        “我是在好奇,你怎么知道这个餐厅有后门的?”是以前也有过,还是……

        “我猜的……”有些心虚。

        “没想到沈少的头脑,猜都能猜的这么准。”浅夏的话不带情绪,沈默却听出了嘲讽。

        “你这是在夸奖我吗?”有一种人,就是用‘装不懂’来曲解别人的意思,这种人,通常……

        “不要脸。”

        “什么?”还装没听见。

        “没什么,我是说,你如果自以为是,那就是吧!”这话颇有沈默的风范,原话改那么点奉还,虽然只改了那么点,意思可就完全不对了,自以为是,和你认为是……差别太大吧!

        “我有自以为是吗?你明明就在夸我不是吗?”

        这也忒不要脸了,让浅夏都觉得汗颜了,这自以为是他倒听见了,不要脸难道就听不见?浅夏决定再试一次。

        “不要脸。”

        “什么?”又来了。

        “沈默,你是逗比吗?”这句话看是不是听的见。

        “啊?”

        我靠,浅夏要抓狂了,“你少给我装。”

        “我装什么了?”沈默一脸无辜。

        “你少来,难道你耳朵有自动过滤系统不成,这么的耐抗打击?”

        “什么意思?”还是一脸无辜,那副茫然不解的样子,装的真的像,说他是影帝级别都不为过。

        这男人是在挑战她的耐心吗?很好,既然言语击不倒他,那就……

        浅夏突然跳起,一双手扯住沈默两个耳朵,对着耳朵大叫:“现在听的见了吧?”

        沈默的耳朵嗡嗡响,这高音简直能震破耳膜,难怪唱歌高音部分都难不倒她。

        沈默用手堵了堵耳朵,这算不算是高音极刑?

        “现在真听不见了。”

        “你这是活该,叫你装。”浅夏揪着沈默的耳朵还不放。

        “你敢揪我耳朵,看我怎么惩罚你。”说完,沈默对着浅夏的耳朵咬去。

        “有种你来呀!”沈默越往浅夏的耳边靠近,浅夏就硬拽着沈默的耳朵往后拉。

        沈默一叫疼,浅夏就放松点,沈默一靠近,浅夏又用力拉开点,来回两次,沈默找到了诀窍。

        “啊!啊!啊!疼,你轻点。”这话怎么听怎么污,浅夏硬生生忍了,只是刚放松点……

        沈默如豺狼虎豹般向浅夏的的耳朵咬去,沈默的耳朵已脱离了浅夏的掌控,浅夏想再去拉已经来不及,只能将沈默视为目标的耳朵侧在臂膀上,躲避沈默的进攻,只是……

        沈默轻而易举的吻住了浅夏的唇,浅夏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这招声东击西,玩的太好。

        这男人,天下第一腹黑,浅夏想,她这辈子也别忘玩过他,腹黑鬼,名副其实的腹黑鬼……

        想到这,浅夏闭上了眼,享受着这个吻,就让她此刻沉沦一回吧!让她最后再幸福一次。

        爱情海餐厅的后花园内,淡淡的灯光下,两人吻得难舍难分,忘乎所以,早已忘了任何人和事的存在……

        而在一颗树后,一名女子躲在那,看着近在咫尺的两人,早已泪流满面,忍着痛,握紧双拳,满眼的恨……

        一吻结束,沈默开心的抱着浅夏离开,至始至终没放下过,以沈默的话说,不到生命的最后,他没有放下浅夏的打算。

        沈默眼里的亮光只为浅夏一人绽放,眼里只有她,根本没发现黑暗中,那双燃烧着恨意的眼,和那个早已泣不成声的女人。

        沈默将浅夏带到了帝豪酒店的顶层,那个以前他们生活过的地方,浅夏忆起了往事的点点滴滴。

        沈默第一次带他来这,他们在这的第一次恩爱,她第一次吃他做的早餐,很多很多,沈默很多的第一次都给了浅夏,浅夏知道,也明白,只是无法回应。

        今晚,是浅夏这些天来,最放松的一晚,因为有沈默的存在,原来,内心还是需要他的,需要他的陪伴。

        就让今晚成为他们最后的一晚吧!

        “我饿了。”浅夏又回到了当初的状态,让沈默一时反应不过来。

        呆怔的看了浅夏两秒,沈默绽放出兴奋的笑,“我现在就去给你做晚餐。”

        在爱情海餐厅,浅夏根本没吃多少,在加上这几天病了,胃口也跟着不好,根本吃不下什么。

        现在看见沈默,浅夏的食欲来了,总不想让他闲着,总想让他为自己做些什么,毕竟,这种机会不多了不是吗?

        看着沈默站在厨房的背影,这一刻,浅夏是真的幸福,让她再享受一次,这以后都不会再有的幸福感吧!

        爱一个人,即使是看着他的背影,你也觉得是幸福的……

        “老婆,你先休息一下,晚餐马上就好。”沈默在厨房兴奋的忙碌着,能帮爱的人做些什么,也是种幸福。

        久违的称呼,让浅夏有片刻的茫然若失,老婆?可他们已经离婚了,即使不是沈默自愿,却也是他家人的不愿。

        浅夏将目光从沈默身上移开,眼里也恢复了清明,今晚过后,一切又将恢复原样。

        精致的晚餐摆在桌前,让人看了就胃口大开,只是沈默只做了一份。

        “我不饿,我只想看着你吃。”沈默眼里的期待,让浅夏明了。

        看着心爱的人,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浅夏满足的吃了一口沈默准备的晚餐,还是那样的色香味俱全,还是那个让她怀恋的味道。

        只是,被人这么看着,再美味的东西,吃起来也会有一丝尴尬,即使那个人是沈默。

        “你要不要吃一点?”这话能不能再尴尬一些,不想让人看着你吃,就叫人和你一起吃?

        浅夏刚想躲开这个话题……

        “好啊!你喂我,我们一人一口。”沈默赶紧回答,阻断了浅夏想换话题的思路。

        一人一口?那就照办吧!

        沈默示意浅夏先吃,浅夏便先吃了一口,再喂沈默一口,你一口,我一口,吃出了甜蜜幸福的味道,浅夏的心里暖暖的,这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饭菜。

        饭菜很快被吃完,两人都有些意犹未尽,只是肚子饱了,也吃不下再多,而且,沈默还是早先吃过晚餐的。

        沈默起身收拾餐盘,手法熟练。

        “我来吧!”浅夏想接过沈默手中的餐盘,却被沈默挡了回去。

        “这事我能行,你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看看电视吧!”然后,便那些那些碗盘走向厨房。

        沈默坚持,浅夏也就没再坚持,拿起桌上的遥控,看起了电视。

        电视一打开,浅夏便看到了自己拍摄的珠宝广告,穿着长长的婚纱,开心的奔跑在沙滩上,脸上眼里都是笑,美丽而洁白的婚纱,美好而又幸福的笑,浅夏都快认不出那是她自己了。

        这是在三亚拍的广告,浅夏还记得,那时沈默去了三亚找她,他们在那度过了两天三夜的美好时光。

        那时的她,的确还能幸福的笑,现在的她,可能已经演绎不出当初的感觉。

        看来时间改变了不仅是人,还有感觉。

        人走了,把那种感觉都带走了,因为他不属于你,那份感觉也不再属于你。

        沈默忙完后,走了过来,自然的坐在浅夏旁边,熟练的将她搂在怀里,和浅夏在一起,沈默做什么都是那般熟练有感觉,只要是浅夏,什么都会变得不一样。

        沈默来的时候,浅夏拍的珠宝广告刚好放完,所以沈默并不知道浅夏在想什么,只看到她眼里的惆怅,他就心疼,心疼的只想搂搂抱抱浅夏,告诉她,“老婆,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有我,相信我。”

        相信他会处理好一切的,相信他不会让任何人受伤害,相信他们会在一起的。

        浅夏无言以对,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太敏感,浅夏不想去触碰,只能将头埋在沈默怀里……疗伤。

        “累了吗?要不要去休息?”

        浅夏摇了摇头,从沈默怀里起身,“我们看电影吧!”她不想太早睡觉,她还想拥有幸福久一点,明天……就没机会了。

        “可你明天不是还有拍摄?太晚休息,明天会很累的。”沈默用手将浅夏的一根发丝撩到耳后,宠溺而痴迷。

        “你知道?”她本以为他不知道。

        “你的事,我怎么可能不去知道?”除了你故意隐瞒的事,只是这一句,沈默没说出口,因为,没意义了。

        浅夏的事是沈默最关心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事。

        那他是不是也知道她要走的事?浅夏心里忐忑。

        这次的mv拍摄,有在国内,也有在国外的,浅夏想先拍完国内的再去拍国外,等结束后,她便直接离开,这本来是个很好的掩目方式,可是,现在沈默知道……

        也是,这次专辑是沈默投资的,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浅夏自己没想到罢了。

        “你想看什么电影。”对于敏感话题,浅夏都会选择逃避,因为她回答不了。

        “你看什么,我就看什么。”沈默也没在纠结那个话题,因为他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

        浅夏走到影碟机前,翻弄着碟片,浅夏发现,每部电影都和她有关,有她主演的,也有她当女二的,甚至还有只露过几次脸的,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通通都是里面有她的出演的碟片,没有其它。

        “不用翻了,只有你演过的我才看,这里只有你的出演的电影和电视剧。”沈默表现的很平淡,似乎没觉得有什么。

        浅夏的心却在翻江倒海,为什么这个男人,总能让她这么感动,可她却无以为报。

        “老婆,你不用太感动,以身相许就行。”感觉到了浅夏的情绪变化,沈默怕她又会哭,所以玩笑的调侃一下,想换个轻松点的气氛,别人气氛这么感伤,不让浅夏为这哭泣。

        浅夏的确想哭,泪已经到了眼眶,眨眼便能落下。

        沈默见浅夏久久没回应,便从沙发上起身,想去看下情况。

        浅夏蹲在原处,没有动,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些影片,沈默猜不透她此刻的想法。

        有时候的浅夏,没人能懂,那是她最深处的秘密,最心底的伤。

        “这些都是我收集的,从我喜欢你开始,就收集了,每天一遍一遍的看,越看对你的喜欢就越浓,最后产生了爱,每天想着你,想要见到你,想时刻和你在一起,可天意总是弄人,在你离开的时间,在我见不到你的每一天,我都会翻出这些影片看,我就会想,为什么你的演技这么好,为什么和你亲吻的男人不是我?为什么你不在我身边。”

        想你的每一个夜,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可为什么会这么难……

        浅夏早已泪流满面,她不是没听过沈默说情话,可这情话,给浅夏的不只是感动,还有心疼,还有愧疚,还有伤痛……种种滋味,通通袭来,让浅夏有些承受不住,她的心好痛,痛的哭不出声,连呼吸都变得那么困难。

        痛……为什么心会这么痛?痛的她快要窒息……

        身后的沈默,表达完他的心声,心已经没那么沉重,他知道浅夏一定在哭,她现在需要的是安慰。

        沈默刚想蹲下,浅夏却忽然起身,转身吻住了沈默,现在的她,急需释放内心的痛和情感的压抑。

        浅夏的疯狂索取,倒换来了沈默的呆茫,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默,吻我,快,吻我。”她要安全感,给她呵护。

        沈默瞬间反客为主,内心的激动,只因浅夏的主动,和那个来之不易的称呼。

        浅夏又叫他“默”了,沈默倍感亲切,内心更是喜悦,这是他们亲密的认证。

        “老婆,我爱你,你要记住,你爱不爱我,我都爱你,我爱你,和你爱不爱我没关系……”

        浅夏仅剩的理智,已被沈默的这句话所摧毁,眼前沉沦在沈默的呵护里。

        沈默的吻,疯狂的吻着浅夏,疯狂的占据着浅夏的每一寸肌肤,似要将她吞噬,占据她的全部身心。

        浅夏被靠着墙,被沈默抵在墙上,热情的回应着沈默,她在补偿她所做的一切,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她的爱,已经被她掩埋,她的心,被理智所压制,今晚,就让她抛开一切,让自己放纵一次。

        “老婆,你真美。”沈默停止了吻,盯着衣衫不整的浅夏,观赏着,赞叹着,眼里的光亮只为浅夏绽放,他似乎并不着急将浅夏滚上床,只觉得浅夏的美好,他来不及欣赏。

        浅夏被沈默这般夸赞,羞涩的低下了头,根本不敢直视沈默那双发光的眼……

        这副娇羞的面容,充满了诱惑,让沈默怎么控制的住心中的汹涌澎湃,疯狂的吻再次袭来。

        寂静的夜,相拥的两人,滚动在床。

        悸动的心,无限沉沦……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6158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