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022 同志

022 同志

        第二天的拍摄,沈默将浅夏直接送到拍摄地点,即使浅夏想低调,也是低调不了的。

        还好没有媒体记者,不然这又将是一大头条。

        陆青青向着迎面而来的两人迎了上去,“这种场合,你两能不能低调点?”

        “我不是很久没做绯闻女主角了吗?偶尔试试也不错。”浅夏玩笑着,对着沈默调皮一笑。

        只要浅夏喜欢,沈默自然不会有意见。

        陆青青:“……”,对此表示只能无语。

        沈默接到沈母的电话,要他立刻回沈家,也不说为什么事,只是叫他立刻回去,沈默只能遵从。

        没等沈默开口……

        “去吧!你的事更重要,这儿有青青陪我。”浅夏从沈默的言语里猜测到了电话内容。

        “没有什么比你重要。”

        “我知道,但有些事和我在你心里重不重要没关系,为了证明我最重要,难道,你现在不回去?有些事是不用证明的,只要我知道就好。”浅夏洒脱的笑笑,追着陆青青远走的脚步而去。

        沈默望着浅夏的背影,轻轻的说着:“等我,我一定会解决所有事,不会让任何人阻拦我们在一起。”

        当沈默转身,浅夏回头忘了一眼,看着沈默离去的身影,浅夏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会是离别。

        浅夏与陆青青并肩行走,浅夏问出来她心中的疑问。

        “青青,你为什么不好奇我怎么会和沈默在一起?”

        “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还好意思问我,昨天无故失踪,就不知道说一声吗?你想吓死谁?”陆青青的表情很是埋怨。

        “那你怎么料定我是被沈默带走了?”

        “我去洗手间找你,看见顾佳琳哭着从那边跑过来,然后我去洗手间看了,又没见你人,自然就想到了,能和顾佳琳一起来那餐厅的出来沈默还能是谁?她哭了,自然你就笑了。”

        陆青青说了这么多,浅夏只抓到一个重点:“你是说,顾佳琳知道沈默将我带走了?”

        “这还用说,不然她为什么哭?从我身边走过,都对我视若无睹。”以陆青青的说法,就是顾佳琳看到浅夏和沈默在一起,太伤心欲绝了,以至于眼神空洞的看不见任何人和物。

        听陆青青这么一说,浅夏首先就想到了沈默被叫回去的原因,看来,他们注定要分开了,也许,这样也好。

        拍摄很顺利,因为浅夏的歌都是悲伤情歌,很符合她的心境。

        直到拍摄结束,沈默也没在出现在拍摄现场。

        一天完成一首歌的mv,全部完成也要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十天半个月,只是低调估计,浅夏觉得该加快进度了。

        明天的拍摄虽在国内,但不在b市,一首歌一个城市,国内国外都要跑,所以这段时间,浅夏的都不会在b市,看来,没机会和沈默告别了,这是浅夏的遗憾,也是最好的结束。

        回到公寓,浅夏简单的收拾好行李,把该带的东西都带着,准备不再回来这儿。

        房子便浅夏不准备卖,也不准备出租,就让她为自己留一点该有的回忆,保存仅有的念想,这儿至少是她和沈默生活过的地方,是她们美好回忆的开始。

        沈默回到沈家,只感觉气氛压抑的过分,沈母一脸生气的坐在沙发上,沈父也一脸愁容挂在脸上,而顾佳琳也一脸委屈的坐在一旁哭哭啼啼,模样道不尽的处处可怜。

        “默,你回来了。”顾佳琳见沈默回来,马上起身迎了上去,表现得大方得体,很让沈母满意,沈默却很不满意,他只觉得很厌烦,一进门就知道这气氛一定是因为顾佳琳说了什么,沈默很厌恶这种爱装又爱嚼舌根的女人。

        以前他怎么没发现顾佳琳是这样的?难道女人真的这么善变?可为什么浅夏就不变?为什么不自私点?

        沈默没记顾佳琳,径直走到沈母面前,“找我回来什么事?”沈默很不耐烦。

        “你这什么态度?佳琳和你说话你没听见?进门也不知道和爸妈打招呼,谁这么教你的?”沈母严母般的教训着沈默,可是……

        “反正你没教过我。”沈默嗤之以鼻,今天的态度很不对劲,内心不想再压抑。

        “放肆,怎么和你妈说话的。”沈父从不允许任何人骑在沈母头上,即使是儿子也不行。

        沈默意识到自己的态度的确有点过,不再做声,看了顾佳琳一眼,然后在沙发上找了个位置坐下。

        那一眼,顾佳琳从沈默的眼里看到了满满的嫌弃,顾佳琳一惊,最后还是恢复平常,在原来的位置坐下。

        “有什么事,说吧!”沈默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完全不看任何人一眼。

        沈母也懒得去在意沈默的态度,有些事是当务之急,必须解决。

        “沈默,你怎么回事,昨天为什么把佳琳一个人扔在餐厅里?”沈母质问般的神情,颇有母亲风范。

        “你们不都知道原因吗?何苦还要来问我?”要态度,今天,沈默只想这个态度。

        凭什么要他压制脾气,凭什么要他放肆爱情,凭什么他要受这样的压迫。

        “我看你就是被浅夏那个狐狸精迷了心智,现在才会变成这样。”沈母忽然起身,对着沈默怒斥,很有恨铁不成钢的架势。

        “我不许你这么说她。”怎么说他都无所谓,但他不许任何人侮辱浅夏。

        “你还这么护着她,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你。”

        “我一直就是这样,只是你们现在才发现而已,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现在就是我最大的极限。”

        从没对父母说过重话的沈默,第一次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失控般的不再压抑自己。

        “你疯了不成?佳琳还在这,你竟然在她面前维护别的女人?还对着我们大呼小叫?那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变成这样,我看你早晚会为了那个女人,六亲不认。”说是指责,倒不如说是沈母的恐慌。

        自己生的儿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和她对抗,保不定有一天会连母亲都不认。

        “如果有那么一天,需要我六亲不认,那么,我会这样做的。”

        沈默的回答让沈母有些站不稳,顾佳琳连忙上前搀扶,沈母才没摔倒,倒是把沈父惹怒了,本来沈默的事,沈父是不参与的,可是事关沈母,沈母不得不管教下儿子。

        “沈默,你给我闭嘴,谁教你这么和母亲说话,这是做儿子对母亲该有的态度?”沈母一向是慈父,除了沈母,他不管其他,对于沈默的管教都不怎么理会,沈默做的任何决定他都不会参与。

        说是慈父,其实是不管儿子一切事情的父亲。

        “现在知道我是儿子了?你们早干什么去了?从小你们就没管过我,现在凭什么否认我的决定,阻挠我的幸福。”

        沈默激烈的言辞,让沈母头脑发晕,不自觉的原地摇晃了一下,扶着额头,在顾佳琳的搀扶下又坐上了沙发,只是这次是半躺在沙发上,沈父急忙赶到沈母身边,查看沈母的情况。

        沈母头疼的状况根她的工作有关,因为用脑过度,才导致的后遗症,沈父特别关心沈母头疼的问题,而这次沈默彻底激怒了他。

        “沈默,你给我滚,滚出这个家,有种别再回来。”

        见沈母犯病,沈默本想上前查看,即使再气,可还是他的母亲。

        只是还没走上前,就被沈父的怒吼堵住了去路。

        “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们说清楚,以后我的事由我自己决定,如果滚出这个家,是我拥有自由的条件,那么,我愿意接受,至于我和顾佳琳的订婚,就当从没发生过。”

        沈默说话时,眼里有着释然,像是压抑的心结终于得以解开,见沈母已经缓过了气,沈默知道,母亲已经没事,他该说的事也已经说完,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沈母一不管二不顾,向着门外扬长而去,传来顾佳琳的叫喊声:“默,你别走,默,回来。”

        “你让他滚,就当老子没生过这么个儿子。”这是沈父的声音。

        直到沈默离开,顾佳琳都无法自拔,仍沉浸在悲伤之中,沈默还是不要她了,还是厌烦她了,他那厌恶的眼神,犀利的词语,何尝不是针对于她,这点,顾佳琳比谁都明白,最让她心痛的,是沈默不再亲昵的称呼她为“佳琳”,而改为了“顾佳琳”。

        他们之间是不是结束了?不,她顾佳琳绝不会让这一切就这么结束,她待在沈默身边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嫁给他,成为他的新娘,眼看着这一切就要成功了,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谁都不行。

        沈默,只能属于她顾佳琳一个人,谁也别想把他抢走。

        既然对付不了沈默,那么,换一个人对付,貌似也不错……

        沈默出了沈家,就开着车去了顾墨白的酒吧,这个时间段,顾墨白一定在睡觉,沈默想找人谈心,不得已只能去打扰他。

        这件事,沈默只能向顾墨白诉说心中的苦闷,抒发下内心的抑郁。

        说白了,顾墨白就是沈默吐露心事和苦水的垃圾桶,谁叫他沈默就他顾墨白一个知心朋友。

        如沈默所料,顾墨白果然在睡觉,睡得死沉死沉的,任沈默怎么叫喊都没任何动静。

        “顾墨白,你给我起来。”没动静。

        “我数三声,你最好给我起来,一……”翻了个身,继续睡。

        “二……”拿枕头捂住头,再继续睡。

        “三……”

        “沈默,你他妈的是和我有仇是不是?连个安稳觉也不让人睡?”顾墨白腾的起身,起床气还真大。

        “现在是大白天,你睡什么觉,昨晚上准又没干好事,我妈和你没仇,是和我有仇,我来是让你增加点仇恨,改变下生活规律,总这么颠倒黑白不好。”沈默一副圣人的模样,假仁假义的细心教导。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了?”顾墨白明显有些还没睡醒。

        “这倒不用,你接受就好。”

        “你丫的就是存心的,说吧!又遇什么事要我给你开导?”这话说的伟大,“还是有关浅夏?”

        沈默摇了摇头,“这次还真不关她的事。”

        “说来听听。”

        沈默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顾墨白听,顾墨白也明白了。

        “你的意思,就是要解除和我妹的婚约?”这时的顾墨白已经收起了他一脸的玩味,变得有些严肃。

        “对……”沈默就回答一个字,没有太多的解释。

        “那你刚开始就不要去招惹她,你明知道她对你的心,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这分明是利用她,利用完了,就气质不顾了是吧?”顾墨白过分激动,质问指责沈默,眼里的怒意很明显。

        沈默静静的不语,点燃一根烟默默的抽着,对顾墨白的质问并不急着解释,有些话,没必要说太多。

        “顾墨白,我沈默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沈默只这么轻轻的问了顾墨白一句。

        顾墨白对顾佳琳那个堂妹很重视,这跟他从小的经历有关。顾家重男轻女的思想很重,所以顾墨白兄弟很多,却只有一个堂妹,而兄弟之间免不了尔虞我诈,唯一和顾墨白交好的只有这个唯一的妹妹。

        顾墨白就是受不了家族的纷争才搬离了顾家,自独自经营一家b市最大的酒吧,这酒吧有沈默罩着,基本也出不了什么事。

        沈默和顾墨白也从小交好,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长大,顾墨白对沈默比亲兄弟还亲,而沈默没别的兄弟,当然也视顾墨白是亲兄弟,军人之间最重的就是义气,能同生共死,这些,都能在他两之间体现。

        沈默这么问顾墨白,自然有他的想法,只是,沈默想让顾墨白先想想清楚。

        过了几分钟,两人都没说话,顾墨白更是纠结,一个是兄弟,一个是妹妹,要他分出孰轻孰重,根本不可能。

        “墨白,你是最清楚我的为人,这次的订婚,我是有责任,但最大的责任,不在于我,我能在订婚礼上完成订婚,已经是我的极限,至少,我顾着你们顾家的颜面。”当然,还因为浅夏的劝说。

        “这次的订婚,完全是设计好的,媒体报道,不过就是想让我骑虎难下,那几天我为浅夏消失的事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没心情管这事,我打心底要拒绝这次订婚,我知道这绝对是我母亲的设计,那时,她找到了浅夏的离婚协议,替我提交了离婚申请书,她要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然后用媒体逼迫我和顾佳琳订婚……”

        现在想想,沈默觉得这真像是一场梦。

        “而我刚好又找不到浅夏,所以就来了个将计就计,用订婚逼迫浅夏出现,却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沈默忧郁的表情是惭愧的,他真不该那么做,不然事情也不至于不可收拾。

        “沈默,那都是你们沈家的事,可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妹拉进去,你不觉得她太无辜吗?那样一个单纯的女生,你们沈家怎么可以这样践踏,说到底,她是个无辜的受害者。”

        顾墨白一句一声“我妹”,看来真的把顾佳琳放在心坎里,真的心疼她。

        “墨白,你想想,如果顾佳琳没同意,你觉得我们沈家会放出订婚的消息?我想,这件事,只有你不知道……”沈默一句点醒梦中人,顾墨白幡然清醒。

        只有他不知道?“什么意思?”

        沈默有些不想解释,他不说,他想顾墨白也已经懂了。

        顾墨白的确懂了,合着这是沈家和顾家双方的设计,是想双方联姻,各得好处。

        所以,只有顾墨白被蒙在鼓里,是怕他通知沈默?还是已经不把他当顾家人?

        “墨白,有些人的表面,没你看的那么单纯,我只能说,身为你们顾家人,做不到太单纯。”沈默一言道破,不给顾墨白找一些理由说服自己。

        “原来,太单纯的人是我。”顾墨白自嘲的话刚落,房门就被人从外打开。

        “呃……我是不是进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来人是一名长相甜美可人的女生,看起来年龄不大,像是个高中生。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奇怪?什么叫来的不是时候?什么叫打扰到了?这不是一男一女共处一室才该说的话吗?

        “那个,两位同志,不好意思,你们继续……”女生刚想关门有人……

        “薛晓雪,你给我站住。”顾墨白喊住了还没关上的门,门被再次敞开,那名叫薛小雪的女生,不解的看着顾墨白,好像在问:

        “叫我干嘛?”

        “你刚叫谁同志?”这个称呼是能随便乱叫的吗?

        只有沈默有些不懂,这两人在说什么?这个女生又是谁?

        “墨白,这位是……”沈默对着顾墨白问到,暧昧的神情,让人一看就明了。

        “默,你想多了,她是借住在这,路边捡的,我好心收留了。”顾墨白急忙解释。

        沈默一副“你确定”的表情看着顾墨白,好像不相信。

        这些对话和表情,看在薛小雪眼里,那就是稀奇了,这两人有暧昧,关系绝对不一般。

        “你好,小攻。”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61870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