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023 命运

023 命运

        沈默一脸懵……

        顾墨白更是被口水呛的咳嗽不止,想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一定是小攻吧!看你都长得一副攻的模样,你好,我叫薛小雪,其实我是个腐女,所以,对你们的爱情并不厌恶。”

        薛小雪再次介绍自己,还说明了自己的心意,顾墨白听的都快咳出血来,恨不得一口血喷到薛小雪脸上

        。

        沈默完全听不懂,什么小攻?什么叫他们的爱情?

        沈默的这幅表情,薛小雪以为他的默认了,却不曾想……

        “我不姓”宫“,你认错人了。”沈默回答的平淡,一点不像是装的,完全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

        “啊?”这回换薛小雪懵了。

        “薛小雪,你脑子里都是浆糊吧?”竟然能想到那去,“我们两是正常男人,你想的那些有的没的……你有智商吗你。”由于刚呛着,顾墨白现在说话有些吃力,忍不住又咳了咳,只是怒意不减。

        这妮子竟然说沈默是攻,就算是误会了,凭什么认定沈默是攻了?他难道没有攻的气质,想想顾墨白都来气。

        “顾墨白,你凭什么骂人,是我要误会的吗?我一进来就看见你一副怨妇的模样,楚楚可怜,旁边就坐着一个男的,还一脸心疼的看着你,是谁看了都会误会的好吧!这能怪我吗?”

        虽然是乌龙事件,是她误会了,可薛小雪还是说的理直气壮,这事不能怪她。

        听到这里,沈默算是明白了,满脸黑线,“我没爆人菊花的爱好。”

        顾墨白又被呛着了,难道他有被人爆……的爱好?

        这话一出,薛小雪惊呆了,“难道……你才是受?”

        “薛小雪,你给我住嘴……”顾墨白好不容易从喉咙里憋出一句话,今天真是苦了他的喉咙。

        薛小雪一副“我又怎么了?”的表情看着顾墨白,的确没再说话,薛小雪还是不敢去挑战顾墨白的底线,不然,又要被他找借口给赶出去了,那她可就没地方住了。

        “你能不能正常点?你不觉得恶心,也要顾虑下我们听不听的下去吧?”虽然从‘受’转变成‘攻’,但顾墨白觉得太不能接受,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怎么就恶心了?你这是性别歧视,同性也有真爱的好吧!我看你才不正常吧!长着一副小受的脸,还觉得别人恶心……”

        “薛小雪,有种把你刚说的话再说一遍。”这女人,越来越无法无天,早知道,就不该好心收留她。

        “哼……”薛小雪不敢说第二遍,只能‘哼’的概括,表示不服,但却又不敢反驳。

        只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好了,不过就是个误会吗?说清楚就行了,有必要这么闹吗?”沈默来圆场,不想闹得太僵。

        “你倒是会说风凉话,你被人说成是小受试试。”顾墨白又把矛头指向了沈默。

        “她刚不也说过吗?”

        薛小雪说沈默是‘受’的时候,沈默可是一句话也没说,也没生气,这样只能证明……

        “他那人就是小肚鸡肠,又小气,又爱斤斤计较,根本不像很男人

        。”薛小雪不怕死的又掺和一句。

        “薛小雪,你……很好,那你就去找一个不小肚鸡肠,不小气,不斤斤计较,很像男人的的人收留你吧!最好是别人不会嫌弃你。”

        顾墨白简直要气炸了,他终于明白自己“捡”回来的就是一祸害,真是好人不能做,害自己。

        “不用找,现成的不就有一个吗?”薛小雪将脸转向沈默,一双眼泛着光。

        “他?你想都不用想,就算他同意,那也要问问他的女人同不同意。”

        “我又没问你,你急着回答干什么?”

        薛小雪一句话堵住顾墨白,搞得顾墨白心里的那口气,不上不下,只能在一旁不知道和谁置气,不再说话。

        薛小雪眼巴巴的看着沈默,沈默竟无言以对。

        怎么又扯上他了?难道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

        “我可没说过要收留你。”收留个女人,那是非可就多了,先别说他同不同意,浅夏那关都难过得了。

        再说,他可不想和浅夏之间有个那么大的电灯泡。

        薛小雪又装出了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你怎么忍心我一个小女子露宿街头呢?”

        又是这一招,顾墨白就是被这招给骗了,“薛小雪,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还要不要脸了?”碰一个男人就让人收留,如果他们是坏人呢?她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去了吧?

        “顾墨白,要你管,是你不收留我了,还不让别人收留我,明知道我身无分文,你还要不要我活了?”

        “他不收留你,我更不会收留你,我可没他那么善心。”沈默说了句大实话,他向来不管别人的事,当然,除了浅夏以外,在沈默心里,浅夏根本不算外人。

        顾墨白在一旁憋着笑,有时沈默的实诚,也是一种本事。

        “不愧是一对,有这样的受,就有这样的攻。”

        “……”

        ——

        夜色酒吧,b市最大的酒吧,二十四小时营业,顾墨白是幕后老板。

        顾家人都不同意顾墨白开酒吧,所以,顾墨白的酒吧都是由沈默罩着,顾家不管。

        顾墨白牺牲睡眠,陪着沈默来到指定的包间,这包间常年不对外开放,只为沈默备着。

        只要来到这儿,沈默绝对是为了借酒消愁,喝酒是解决烦恼的最快方法。

        沈默一杯接一杯,顾墨白想阻止都不能。

        “默,别喝了,这样喝也解决不了问题,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可现在最主要的不是你和浅夏的决心吗?”顾墨白开导着沈默,说的句句在理,两个人的事只有两个人自己支持,没人能撼动的了。

        沈默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到现在为止,他该看不懂浅夏的想法,他看不到浅夏要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

        “我知道,别说我了,换个轻松点的话题,说说你吧!你和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薛小雪,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沈默出了脸有点红,基本看不出醉意。

        来这是释放压抑的,当然不能谈不开心的话题,沈默将话题转向顾墨白。

        “不是和你说了吗?捡的,她说她没地方去,离家出走,身无分文,非赖在这不走,你说,她这人是不是傻,离家出走也不知道带钱,那还走什么?真笨。”说到薛小雪,顾墨白是满满的嫌弃。

        “发现你一提到薛小雪,话就特别多。”这倒是让沈默发现了,虽然说的话都带着嫌弃,但证明顾墨白有在意薛小雪,不然别人有没有钱,离不离家,关他顾墨白啥事?

        “我那是抱怨特别多,你不知道,她的到来,把我的生活搞的一团乱,从头到尾没让我清静过。”还真挺像个怨妇。

        “那你为什么不让她走?还让她住你那?”说到这里,沈默倒有些感兴趣了。

        “关键是她还赶不走,死皮赖脸的赖在我家,怎么说都不走。”一个女孩子家,没地方去,当然能有地方赖,她自然就赖上了,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

        “还有你顾三少赶不走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要说是个厉害人物,沈默还能相信顾墨白的说辞,可这不过就是个女生,顾墨白什么时候会这么好心了,收留了不说,还能容忍别人造次?这还是他认识的顾墨白吗?

        “你刚不都看到了吗?我要她走,她不就不走吗?不然你收了她?”

        刚刚沈默一说不会收留薛小雪,薛小雪那个无赖的毛病又出来了,赖着就不走了,顾墨白也就没说什么了。

        “你确定你那是在赶她走,不是在变相的挽留她?”这点沈默很怀疑。

        “……”

        “好了,不要说我了,还是说说你的事吧!”顾墨白无言以对,只有又将话题转给沈默。

        “不要提浅夏,我现在不想提她。”即使一杯接一杯的灌,沈默也忘不了浅夏带给他的伤痛,就像现在,他还是看不清她的心一样。

        “好,我们不提她,那也不能让问题不存在,你们的感情是你们两个的事情,你坚持了,她如果坚持不了,那什么也都是白搭。”你不提一个人或一件事,不代表有些事就不存在。

        “我只是想现在不提,此时此刻不想提。”他只想好好的理清楚,他到底该怎么让浅夏坚持。

        “那就不提吧!那就说说顾佳琳吧!”顾墨白仰着头,看着头上的吊灯,好像已经接受现在的状态。

        “怎么?改称呼了?”言下之意就是:“怎么?都放下了?”

        “你不都这么称呼了吗?我当然要和你站在同一战线上了。”这就是顾墨白的选择,也是他的取舍。

        沈默自然能懂顾墨白的意思:“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谢谢。”

        “想不到沈少还会说谢呢!不过不用,只要你不嫌弃我姓顾就好。”顾墨白玩笑的说道,希望能让沈默相信他

        。

        “不管你姓什么,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不分彼此,没有怀疑。

        顾墨白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坚定。

        有一种情,比兄弟更好,比友情更真。

        浅夏收拾好一切,已经快十二点了,将房子都打扫了一遍,将家具全部都封好,只等明天离开。

        去浴室里冲完澡,浅夏吹干了头发,准备睡觉,还没躺下,敲门声响起,浅夏直觉的出来,是沈默,这个时候,只有他才会来,浅夏的心,不自觉的乱跳起来。

        明天她就要离开,即使心中期盼着再见沈默一面,可是,浅夏怕见到沈默后,又舍不得离开他。

        她怕沈默影响到她的决定,影响她的心,浅夏只能装没听见敲门声,眼里含着泪,心痛的躺下,将被子把耳朵捂个严实。

        敲门声一遍又一遍,久久没有离去,仍在继续,浅夏的心再也把持不住,冲到了门口,透过猫眼往外看,就是沈默。

        垂直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看不清楚他的眼神,只能看他一遍又一遍的敲打着房门。

        浅夏还是打开了门,心里不忍看沈默这样,这样的沈默,让浅夏无来由的心疼。

        沈默直接冲进屋内,一把紧紧的抱着浅夏,嘴角流露着庆幸的笑容:“还好,你还是开门了。”

        还好,你还是开门了,还好,你的心里有我,还好,你还不是那般无情,还好,你还愿意见我,还好,一切还来得及。

        无数的还好,让沈默感到庆幸,这一场他还是赌赢了。

        沈默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放在浅夏手里,浅夏一眼认出是这间公寓的钥匙,他有钥匙?为什么不开门?

        “我在赌,赌你是不是真的忍心不见我,还好,我赢了。”沈默满意的笑了。

        “沈默,你就是个疯子。”一个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疯子。

        “为了你,我可以疯。”为她疯狂,为她疯癫,为她痴狂,要他为她疯,有何不可。

        “沈默,我该拿你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浅夏哽咽了,她真的好不舍,好难过,可是她要怎么才能抑制住内心的情感,她真的做不到。

        “浅夏,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承受,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你明白吗?”明白的话,就不要再离开他,和他共同进退,不管以后会怎么样?伤了谁又何妨,首先不能让自己受伤。

        “沈默,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去喝酒了,我不喜欢。”因为喝酒太伤身体,为了她,不值得。

        “嗯!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对酒根本没兴趣。”喝酒只是为她,戒酒也能为她。

        答应?答应能有用?她曾答应过沈默何其多,有几次是做到的,如果不能确定能做到,浅夏不会再轻易开口承诺,这是对沈默无止境的伤害,也是对自己说不尽的惩罚。

        浅夏不说话,沈默的心凉了下来,但这次赌博仍要继续下去,而且,他不能输,他如果输了,就输掉了全世界,而沈默的全世界就是浅夏,输了她,赢了世界又如何?

        屋内,安静的只听的见浅薄的呼吸声,浅夏甚至能听见自己乱了的心跳声,她在踌躇,她在犹豫,她不知道是不是该改变原先的决定,如果可以,浅夏真的只想平平淡淡的爱他,尽自己所能的爱他

        。

        她真的要抛开一切投奔到沈默的怀抱吗?她真的要为了爱情,让沈默失去一切吗?如果是这样,那算是爱吗?那是真的爱他吗?也许沈默不在意,可浅夏不能不在意,如果沈默失去了一切,才能拥有她,那么她……做不到。

        被人这么爱着是种幸福,可这样的爱代价太大,何尝又不是种痛苦,为了爱情,失去全世界,浅夏不能让沈默那样做。

        “沈默,你爱我如果是在背叛亲情,友情的前提下,我很难承受你这样的爱,如果要失去一切才能拥有我,我想我也没那么伟大让你去这么做,我的爱,只想要你好好的,而不是在让你不顾一切的来拥有我,这样的爱,代价太大,我不能这么自私。”

        不是她不爱,是她不能爱,她爱不起,她如果接受沈默的爱,那会让沈默失去的太多,这不是她想要的爱,那样的爱,能算爱吗?这样的爱,能幸福吗?

        不被看好的爱情,没有祝福的爱情,亲人反对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

        爱情,其实也不是只要相爱就可以,它包含了太多的其它。

        “浅夏,我说过,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沈默,不要再说傻话了,你有没有想过,难道我们只过两人的生活吗?难道你不需要亲人朋友?这样的想法太不切实际,人不是光有爱情就行的,你明白吗?”浅夏努力劝说,想让沈默听进去她说的话。

        沈默又怎么会不明白浅夏的意思,可是,如果要在爱情和一切中选择,沈默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浅夏,因为,浅夏就是他的命,没有命,他拥有全世界又有什么用?

        “我明白,浅夏,可你又明不明白,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活?这点,你又是否明白?友情,亲情,爱情,命,你觉得我该怎么选?”沈默将他内心的想法,做成选择题让浅夏选择。

        命?浅夏有些怕,沈默为什么会提到命?爱情会比生命更重要吗?

        “沈默,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命怎么可以用来选择?你这是在逼我。”

        浅夏真的好怕,好怕沈默做出让她后悔一生的决定,因为,浅夏知道,沈默一向说的到,就能做到。

        “浅夏,我没逼你,你就是我的命,失去了你,就等同失去了命,我说过,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你到底明不明白?”

        浅夏错愕的睁大眼看着眼前满脸认真的沈默,紧锁的眉头带着伤痛,真挚的眼里透着肯定,坚毅的表情有着坚决。

        沈默说的是真的,原来,他对她的爱,已经如此之深,原本爱与不爱之间,浅夏纠结选择,那么,现在呢?

        她还有别的选择吗?她可以看着沈默幸福,即使他不属于自己,可是,她怎么能看着沈默,丢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6225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