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爱之宠坏小娇妻 > 049 迫切

049 迫切

        的确,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这话说的真不错,浅夏理解的很独到,顾佳琳很受用。

        别人的开导的再多,安慰的再多,也要看自己的理解能力,如果不能理解,说再多也是无用的。

        就好像抑郁症一样,患者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对外界失望,如果没有更好的释放方式,那只有死的可能。

        那种生不如死的压抑感,浅夏知道,因为浅夏曾经抑郁过,直到康复,浅夏才真正了解到生命的可贵,才体会到世界有多美好,这也许就是她这么多年,能独自带着sun的动力。

        浅夏发现,现在的顾佳琳和以往的她有些相像,所以,浅夏才会劝解顾佳琳不要轻生,才能说准顾佳琳的心声,只因为她了解顾佳琳现在的状况,和她那时刚离开沈默一样。

        “浅夏,你真的觉得我可以拥有情感吗?”顾佳琳对浅夏明显已经没了敌意,这话出口不是顾佳琳对浅夏的不信任,而是顾佳琳不相信自己。

        “你能,只要你相信情感,相信这个世界,爱惜自己,别人也会爱惜你。”浅夏说的话,都是她当年安慰自己的话,这些话并不是她想出来的,而是浅夏看书得知的。

        那时的浅夏抑郁寡欢,每天都在压抑中度过,身不如死的活着,死了才是解脱。

        浅夏每天想的就是死,心里的意志是浅夏唯一的坚持,因为有sun的存在,那时的sun刚出生不久,但却是浅夏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虽然浅夏每天被抑郁症整得不想动弹,也不想说话,更不想吃东西,甚至是厌食,可浅夏还是坚持吃东西,即使吃了就吐,只要想想sun,浅夏都会努力让自己坚持,虽然会很难受。

        浅夏虽然抑郁,但仅存的意志还是希望自己能康复,所以,浅夏每天都会坚持看书,虽然清醒的时间并不多,但浅夏看书的习惯依旧坚持,每天看点书,慢慢的成为了浅夏的乐趣,也成了浅夏开导心理的导师。

        那时抑郁的浅夏,不管许慕阳说了什么,都听不清楚,唯有书里的内容,她看的入心,慢慢的,浅夏从书中的知识里解开了心结,从此,浅夏便离不开书,许慕阳便帮她开了个书店。

        现在想想,那时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浅夏想都不敢想,生不如死的滋味真的太难熬了。

        顾佳琳看着浅夏眼里的肯定,说不上为什么,那眼里的内容,有种历经坎坷的感觉,让顾佳琳感到疑惑。

        “可我根本不相信自己,我又要怎么相信你呢?”顾佳琳淡然的语气,说这话时,眼里没有任何希望。

        “顾佳琳,现在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来跟你解释了,如果你信得过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对于死亡,我经历过,感受过,甚至觉醒过,以后我会慢慢和你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现在的问题,没时间解释太多。”

        现在的状况的确不能再说太多,这只会耽误时间,多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

        顾佳琳想了一会儿,然后抬眼看着浅夏,眼神坚定,“好,我相信你。”

        事情的最终以顾佳琳自首告终,这次的事件已造成了全市的轰动,即使消息已经对市外封锁,但这次的事件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怎样处理,已经引起了大众的关注,所以,要怎么解决,还得公开结果。

        这次事件影响太大,顾佳琳一定会有惩罚,而且惩罚不能太轻,完全按法律来,即使沈默和浅夏不追究顾佳琳的责任,但这事已造成了社会关注,大众影响太大,所以,顾佳琳重责难逃。

        浅夏在开导顾佳琳的时候,沈默一直没说任何话,但并不代表沈默就没有关注,浅夏说的每一句话,沈默都有认真去听,尤其是在浅夏露出忧郁的表情,和说自己经历过死亡感觉的时候,沈默的心一下子就沉了。

        和浅夏分别的这几年里,沈默对浅夏真的不了解,他不知道浅夏这些年过得是怎样的生活,更不知道,浅夏怎么会经历死亡的洗礼,沈默紧皱的眉,忧心忡忡的,直到事情解决了,也未曾松开眉头。

        原本以为沈默是担心炸弹问题,怕顾佳琳会不同意,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沈默的表情也没变化,浅夏便知道,沈默绝对有心事,而沈默是从她和顾佳琳对话后才变了表情的,浅夏自然也猜的到沈默是为了什么。

        沈默不会逼迫浅夏要答案,如果浅夏想说,自然会告诉她,可显然,浅夏似乎并不想提起过去的那段往事,不然刚刚不会以时间来不及了为借口,敷衍了事。

        解释一件事,长话短说不过一会儿时间,这明显就是浅夏的借口,只能说明浅夏还没有接受回忆往事的准备。

        回忆太痛苦,根本不想再提,浅夏只想将那段记忆深埋,如果要再次挖掘出来,那必须要有承受痛苦的准备。

        所以,即使浅夏知道沈默为什么忧愁,可浅夏并没有解说过往的准备。

        但沈默这样,浅夏也不好过,即使沈默没问出口,但浅夏也不能装不知。

        “默,等我准备好,我会都告诉你的。”浅夏只留下这句话,便逃避似的走了出去,远离这压抑的空间。

        看着浅夏的的背影,沈默若有所思,虽然他口头上没逼浅夏,可他这个表情何尝不是在逼浅夏,他怎么忘了,现在的浅夏,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懵懂的浅夏了,现在他的一个表情,浅夏也能洞悉一切。

        再者,以前的沈默面无表情,冷酷无情,现在的沈默,在浅夏的改变下,已经有了该有的表情。

        如果不弄清浅夏的过往,沈默的心会总是悬着,可是如果去问浅夏,沈默却又于心不忍,爱之深,忧之切,爱一个人总想了解对方的一切,不管是过往还是如今或是将来。

        浅夏的心事已经牵扯着沈默很久了,现在两全其美的办法,也只有一个了。

        浅夏已经走出大厦很远了,今天这么跌宕起伏的一天,足够刺激浅夏的神经,让浅夏受累了,浅夏的确很累,不仅是为帮顾佳琳而觉得累,也有为刚刚沈默的表情觉得累。

        这两种累,都让浅夏不自觉的想起过往,有种压抑的累。

        待沈默追上浅夏,浅夏已经在车子旁边等着沈默了,沈默看着车子旁的浅夏,笑了,还好浅夏没生气……

        浅夏再怎么觉得累或压抑,都不会忘了沈默还是个心理病患,再怎么样,她要顾及沈默的感受。

        回到别墅,浅夏直接上楼休息了,今天真的太累了,她需要养足精神。

        而沈默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沈家,因为sun在沈家。

        因为今天要开记者会,所以沈默才会把sun送到爷爷奶奶那照顾,虽然sun觉得没必要,说自己能照顾自己,但沈默又怎么会同意一个四岁的孩子一个人在家。

        而沈默这么急切的早见到sun,自然有他觉得紧急的事,而6能让沈默觉得紧急的事,只能是浅夏的事。

        一到沈家,sun就开心的迎了上来,“爹地。”

        显然沈默和浅夏刚发生的惊险事件,沈父沈母并未让sun知道,毕竟他也只是个孩子,虽然是个聪明的孩子。

        “sun,想爹地了没有?”沈默高兴的抱起儿子,在sun的脸颊亲了一口。

        “想,sun很想爹地,也想妈咪。”说起妈咪,sun四处张望了一下,“咦,爹地,妈咪呢?”

        “妈咪累了,在家休息了,所以爹地来接sun了,回到家,我们就能见到妈咪了。”沈默只能这么说,总不能把今天发生的事都解释给sun听吧?

        “嗯嗯!爹地,那我们和爷爷奶奶说一声就回去吧!”sun并没计较浅夏怎么没来。

        “好!”沈默应声道。

        这时沈父沈母刚好也出来了,沈默连门也没进,和沈父沈母招呼一声,便带着sun离开了,现在,他要解决的事才最至关重要。

        一出沈家大门,沈默便迫不及待的将sun塞进车内,沈默这般的急,就连sun都看明白了,只是不知道爹地是怎么了。

        “爹地,你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吧?”看急成这个样子,绝对是急事。

        “嗯嗯!”沈默急忙点头,虽然不是什么很急的事,“sun,你知道许慕阳的手机号码吧?”

        “爹地说的是许叔叔吗?”sun好奇的问到。

        “对。”听sun这么亲昵的称呼另外一个男人,沈默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知道,爹地问这个干嘛?”sun一脸认真的看着沈默。

        被sun这么看着,沈默还真有点不自在,就好像自己在哄骗小孩,有种罪恶感,虽然,他的确是在向小孩要答案,但还算不上哄骗吧?

        “爹地有些问题需要问你的许叔叔,sun能告诉爹地吗?”这也是实话,不算是哄骗吧?

        “那好吧!”虽然不知道沈默要问许慕阳手机号码,但sun还是选择相信爹地,将号码告诉了沈默。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662/17183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