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78.078是我带小七过来的

78.078是我带小七过来的

        送完苏仅回去,乔迁立马又返回了公司里。

        曲白这两天的状态很差,因为时辰亦的反袭让她受了打击。

        平时真是很好胜的一个人,时净迁极少用她,就是知道她某些方面跟她那主人相像。

        ……

        北市区的一个盛大咖啡厅。

        包间里,坐着一个温婉动人的女子偿。

        品着手里有些渐凉的咖啡,她眼神甚至未带一丝波澜的注视着眼前的男人。

        时辰亦刚从国外回来,身上还穿着长风衣,见到对面很长时间未见的女人,只是唇角的笑意越加扩散。

        “好久不见,温纤”

        他一口流利中文,长年待在国外,倒是未有变味的西方口音。

        “如果你的话就仅此而已,那我们,也不用谈了”温纤微扬起的杏眸沉静的注视着他,越看越觉,有些东西变了样。

        “呵呵”时辰亦挥手,让在包间里的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温纤,别用你那洞察人心的眼神来看我,我对你是认真的,这还需要怀疑?”他走到沙发上坐下,刻意与她坐得远了些。

        温纤淡笑,“你若是觉得我是在观察你对我还有没有感觉,那大可不必担心,那种事来得不如我去凶案面前侦破一桩案子,或是拯救一个有心理疾患的人”

        “你只是在说气话”时辰亦的脸色已没有刚才的那般和悦。

        “我从来不说没必要的话,辰亦,我们早就该结束了”温纤放下杯子,说出这句话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

        语落,包间门就被推开,时净迁倾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呵呵”时辰亦薄唇微勾,看到这一幕,反倒觉得好笑。

        “来得真是时候,结束,开始,很好”

        “呵呵”时辰亦薄唇微勾,看到这一幕,反倒觉得好笑。

        “来得真是时候,结束,开始,很好”

        他的话令时净迁感到莫名其妙,倒是看到他的出现,让他顿时明白了温纤的约见。

        “下这么大的雨,我以为你不来了”温纤凝眉,看他身上有些雨水的痕迹,便说了句。

        时净迁微微抿唇,“答应了,自然要来”

        温纤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又说道,“我绝不是知道你要来找我才约的他,辰亦,你回来的太突然了”

        时辰亦躲了他多长时间,温纤也知道,如若得知这会让他这么恼怒,温纤也会事先取消约定。

        先不论她是不是知道他会来找她,就算是这样,他们约见在一起又算怎么回事?

        密谋,继续讨论如何治他?

        时辰亦冷笑,“嗯哼,你们的配合让我感受到我真是有个好大哥和一个好未婚妻,随时随地想着置我于死地,不错”

        他享受的表情,就像在自嘲,可里面的不甘心和妒怒却没逃过两人的眼睛。

        “既然你们要私会,那我就先走了,毕竟,我还是惜命的”他眉眼微扬,起了身,看向时净迁的眼神恨意浓浓。

        半晌,他又变换眼神,冲时净迁眨了眨眼,一股大男孩的阳光气息,说了句“走了”,转头便出了门。

        直到包间门合上,时净迁才蹙了蹙眉,认真说道,“你该给他看看”

        “嗯,被害妄想症,有些严重,我会尽快联系院长”

        温纤一本正经的说着,伸手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切到正题上。

        “我找你来,是有件事要你确认”

        时净迁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苏氏这次被曝光的事,或许真的不是辰亦做的,但辰亦应该知道些情况,你得有准备,伯母昨天打电话让我回去一趟,我怀疑,最近在插手这件事的人,已经不止是辰亦一个了”

        温纤凝眉,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你让辰亦回国,是不是早就料到了?”

        “嗯”时净迁抿唇,又淡声说道,“我想尽快把这件事情尘埃落定,等不及了”

        “……”温纤挑了挑秀眉,往他身下看了一眼,调侃道,“憋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憋出病来!最近饥渴了?”

        时净迁笑了笑,“我是说那只小狐狸”

        ……

        参加完毕业典礼,苏仅便回了宿舍里。

        外面的雨停了,可地下湿漉漉的,实在不想再出门。

        唐桃回来宿舍就看见她像条软虫似的趴在床上,不禁眯起了眸,“想不明白,你今天怎么就穿得这么贵妇了?”

        往日不是牛仔裤配体恤,就是一身不起眼的连衣裙。

        就为这穿着,唐桃刚才拉她衣服领口的标示看过,Reomin,这牌子在国内可是限量首订的,一件内.衣也要好几万呢!

        她可不认为这女人会舍得钱去卖这么贵的衣服。

        不过要是时净迁,那就另当别论了。

        “苏仅,你简直就是捡到了宝啊!时净迁竟然是你叔叔,你也不早说”唐桃嘟唇恨瞪着她,表示不满。

        苏仅没什么心情接受她的调侃,只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便又低下头翻阅着笔记本网页上的消息。

        唐桃见她没什么反应,也走了过去,“怎么了?看什么呢?从回学校来就丧着个脸”

        “公司出了点问题,心情不好,桃子,你别说话,让我静静”她拖着鼠标的手松了开,一下子唐桃也看清了屏幕上的报道。

        “香水有问题?怎么回事?”唐桃瞪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苏仅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去过公司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可我还是想不明白,我姑父说配样有问题的香水在客户使用出现事故那天,已经全部下架了,唯一的样品留在办公室里不见,怀疑我情有可原,可是,怎么会怀疑我叔叔?”

        她去公司的事是几天前,明明之前已经有香水出事故的事件被时叔叔压了下来,既然他本意就是要帮,又怎么会再害呢?按理他们应该不会怀疑他才是。

        可跟习思量的电话里,他似乎很确定的就说,是时净迁做的。

        听这话,苏仅总觉得还有些事是自己不知道的,也是爷爷想对她隐瞒,才会让习思量不告诉她全部的事情。

        他求她救人,却不告诉她全部实情,要她怎么救?

        何况苏家还有爷爷,她操心什么?难不成爷爷真会狠心看着苏清玉被庭审后,坐进牢房?

        苏仅有些头疼,唐桃见她眉头紧蹙,也开始担忧起来。

        “你别担心,这件事肯定会查清楚,还苏氏一个清白的”

        “嗯”苏仅既怕查不清楚香水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也怕查清楚后,发现苏氏真的用了劣质的东西做产品。

        她更不愿相信苏氏会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明天就放假了,苏仅,你是不是也要进公司了?”唐桃为缓和气氛,又问了句。

        “嗯!是,不过现在,我还不想进公司去添乱,桃子,我真的不适合做一个管理者”她蹙着眉说。

        唐桃笑着敲了敲她的脑门,又捏了捏她的脸蛋儿,开玩笑说道,“那是,你啊!专心致志的用这张脸迷倒你那个高智商的叔叔就够了”

        “桃子……”苏仅简直无语了。

        怎么她现在看起来就对他的心思这么明显?

        想到这,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那你呢?放假后就进思偌?”

        “对啊!我就盼着能留在那里了,否则,以我这低能的成绩,北城怕是容不下我了”

        ……

        这学期,算是结束了。

        没出两天时间,苏氏用劣质产品的事被曝光。

        法院的传单下来,苏清玉作为苏氏的带头人被抓走,而苏宅,也免不得每天被媒体盯得死死的。

        苏仅也不避嫌,从自家门前过,面对推到面前的话筒都是置之不理。

        “苏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闹了?”她进屋,理了理被记者推搡而弄皱褶的衣服,笑着说完,又看了眼屋里,空无一人。

        她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厨房,“香姐,爷爷去哪了?”

        佣人出厨房看见她回来,便将留话传给了她,“姥爷去公司了,叫孙小姐你不要担心,在家等着他回来便是”

        “他真这么说?”苏仅撇眸,明知她是坐不住的性子,他这留言倒是“中肯”。

        苏仅自然是没听劝告,又从后门偷偷溜了出去。

        打了张出租车,直接去往苏氏。

        下车来,门口便被蜂拥而至的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撑开人群挤进前面,又被前面阻拦记者的保安截了下来。

        “小姐,现在苏氏正在接受调查,你不能进去”

        苏仅有些蹙眉,面对这么大堆的记者,她尽量掩饰,也没人认出她来。

        她不出名,倒好了,现在保安都不准她进,倒是被他这一问,让记者把矛头指了过来。

        苏仅见情况不对,忙拉着保安说道,“让我进去,我是苏董事长的孙女”

        这话说完,那保安愣了愣,也让记者确认了是她,瞬间,周围就有了认出她来的记者,拿着摄像机就涌了上来。

        苏仅被攘到中间,眼前尽是闪光灯对着她拍照。

        “苏小姐,请问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苏氏确实用了劣质产品?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做出如此不耻的事情?”

        “苏小姐,请你正面回答我们,也给广大的市民一个交待”

        “苏小姐……”

        越来越多的话筒放到面前,接连的推搡,苏仅这次却连好好站立都费力,更别提什么回答了。

        她往后退了退,忽而,手腕上一只大手将她拉出了人群。

        “温总?!”众人看到面前出现的人,更是双眼放光,拿着照相机狠拍了几张他护人的照片。

        温晋函唇角微扬,对这样的拍照他似乎不抗拒,只是当有人将话筒递上来送到他面前时,他挑了挑眉。

        “你是哪家报社的?”

        没人知道他在作什么细算,甚至有人痴痴的上来报了报社名字。

        他笑得更阴厉,动了动手将手中的女人扯进怀里,继续说道,“很好,你现在可以回去告诉你的老板让他收拾东西了,顺便,你也可以收拾收拾了”

        那人一吓,紧接着放到面前的话筒也都往后缩了缩。

        温晋函这才收起笑容,转身,从人群里将苏仅带进了公司里。

        “你是不是傻?嗯?”温晋函动了动放在她腰上的手便捏了捏她的腰。

        苏仅感觉到疼,当即便推开了他。

        “小白眼狼,刚才抱着把你救了,现在就不准我抱了?”他眯着眼调笑的看着她。

        苏仅蹙眉,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救了她倒是真的。

        她叹了口气,“是想谢你来着,不过你都这么用力掐我了,我还谢你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温晋函笑着点点头,“行!以后不掐你,就抱你”

        “谁要你抱?”她羞怒的瞪了他一眼,走进了电梯。

        “你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听说了苏氏发生的事过来的?还是爷爷又找你帮忙了?”

        “呵”温晋函忍不住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希望是哪种?”

        “我哪种都不希望”她头也没抬的回绝他的话。

        苏仅确实不希望看到他出现在这里,这意味着什么?爷爷到底还想利用他干嘛?

        这让苏仅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一开始就是想要利用他,心里有些不喜欢这种利用别人的感觉。

        “温晋函,我谢谢你拿我当朋友,但是这件事爷爷有意让你当我的未婚夫,只是在利用你的感情来帮苏氏,但即使是这样,也请你帮我”

        她说完,电梯也正好抵达,她看了他一眼,迈步走了出去。

        只是,她刚走了不到一步,便被身后的一只手给拉了回去。

        微重的力道将她直接拉进了他的怀里。

        温晋函圈住她的腰,将她贴在自己身上,语笑道,“我拿你当朋友?嗯?是不是我不对你做点什么,你永远都要装个小傻子”

        苏仅有些懵,怎么回事?她就解释两句,难不成他还要耍流.氓了?

        她往后挣扎了几下,可温晋函圈着她身子的力道实在太沉,她压根挣脱不开。

        她有些羞怒,“你放开,你不爱听我不说就是了”

        温晋函看她的表情,越觉逗她有趣,偏偏就不放开她,“我爱听,你怎么能知道你的声音多软,听得我都有感觉了,隔着衣服是不是感觉不到,嗯?要不要摸摸看?”

        说着,他就抓了她的手,苏仅感觉到他的手要去的地方,吓得一脚踩在了他的脚背上。

        “嗯~”温晋函闷哼了一声,感觉到疼让他微微蹙起了眉。

        而苏仅则是看都没敢回头看他一眼,逃命似的冲出了电梯。

        温晋函忍着痛看她逃跑的身影,唇角却勾起好看的弧度。

        这傻女孩,这青天白日的,她还真怕他吃了她不成?

        苏仅来到办公室,门外正守站着林管家,看到她,无疑是惊讶的。

        “孙小姐,你怎么?”管家的话未说完,后面又看到温晋函的身影走了过来。

        苏仅看他的眼神看向了她的身后,也想到是那个男人走过来了,心里的胆寒让她也没顾及回话,推开办公室的门便走了进去。

        而这不经允许的进入,令苏仅有些吃惊。

        里面正坐着不下10来个人,而有些她眼熟,在他的寿宴上,苏崇天给她介绍过。

        只不过,聚集在一起的苏氏董事,令苏仅越发觉得不安。

        “爷爷!”她的出现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了。

        苏崇天适才正讨论的话被就此打断,看见她出现在这里,脸色更是难看,“谁让你来的公司?”

        苏仅感觉到他要发火,也不知道是愣在这一幕里了,还是在想什么事,就这么沉默的看着他。

        “苏爷爷,是我带小七过来的”这时,门外又走进了男人的身影。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5078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