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82.082心思缜密

82.082心思缜密

        苏仅听到她再提到勾.引两个字,眉头不禁蹙了起来。

        以前的她在别人眼里是有多不要脸,能让别人张口闭口的就说她勾.引人。

        她澄澈的黑眸瞪着她看了良久,长长的睫毛才落下,她轻抿唇,无暇理会心里被女人激起的怒意。

        这个词会讽刺她的感情,生生的让她想到时净迁,心尖微颤。

        眼睛酸胀的感觉又要上来,她往后退了退,想要掩饰的眼神有些飘荡。

        “你抱着什么想看好戏的心都无所谓,一个公司而已,对我来说,还不足以堕落到需要去勾.引一个男人偿”

        她的话说完,虎美潘更加冷嗤,“苏仅,你可真是够了,把自己说得无比清高,暗地里,也是这么想的?”

        “利用学长达到目的,还说什么不堕落,呵!你费尽心思的跟他扯上关系,想要的,不就是这种关键时候他的势力能帮到苏家?现在你姑姑已经被放了回来,是不是又让你打起了让苏氏重生的希望了?”

        虎美潘看向她的眼里尽是鄙夷不屑,和愤怒。

        苏仅听她的话越说越难听,也觉烦心,抬起头来睨了她一眼,索性转了身。

        这道理很简单,就是有人在心里已经把你当做是怪物,你还跟她解释不停,那不是费口舌是什么?

        她爱理不理的态度让虎美潘有些咬牙,伸手抓了她的胳膊,非不让她离开。

        “别说我争对你什么?只是觉得你和学长真的不配,苏仅,你若是不喜欢他,就别这么利用他”虎美潘认真的说着这些话。

        倒是让苏仅有些愣怔。

        或许,她是真的挺喜欢温晋函的,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摆开她伸来的手,眉间有些不悦的看着她,说道,“我不喜欢他,也不会利用他,至于和他配不配,我更不想花时间去想”

        他和她是朋友,仅此而已。

        如果温晋函真的觉得她是在利用他,也不会现在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她说话。

        现在已经没有了公司的束缚,她的恋爱自由,可与此同时,她也同样不再需要什么恋爱的自由。

        她正想着,面前的虎美潘也看着她沉默了,不知道是不是在考量她的话。

        顿了顿,又看着她说道,“你家最近出事,我想近期大概也不会有转机,你现在也闲着,就没有打算再回思偌实习?”

        苏仅微皱眉头,看了她一眼,“你想说什么?”

        虎美潘动了动嘴唇,显得有些不自然的撩了撩头发,又说道,“我表哥在思偌做市场经理,如果你想来,我可以跟你问问看”

        假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礼拜,去思偌实习的名单上没有苏仅的名字,苏仅本是没有机会再进思偌的。

        虎美潘自以为在帮她,说完,还有些别扭的又添了一句话,“别谢我,我不是想帮你,只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可怜你”

        可怜她?苏仅有些想笑,“放心,我不会感谢你”

        她这么“好心”可怜她?不是,这女人不过是精打细算,怕苏仅在家闲得太久。

        闲不住的时候总会上班,最后要帮她的还会是温晋函。

        这女人不傻,反倒是还有点小聪明。

        苏仅也没急着拒绝她的话,如果有需要,她可能真的能用上她的帮忙。

        虎美潘说完这些话后,跟着让后面的保镖提着大袋小袋的购物袋离开了。

        女人的世界大部分就是穿衣打扮,很少有像苏仅这样没有什么追求的。

        她顺着她的身影看了一眼,正巧,她的离开过后,唐桃的身影便从同一个方向过来了。

        看到那女人,她错过的视线又移回去打量了一眼,轿车离开,她才收回视线。

        朝着苏仅走了过来。

        “那个女人是不是来找你的?”她一眼看到那女人,便想到没什么好事。

        苏仅抿唇点了点头,和她先往游乐场过去,把刚才跟虎美潘的对话告诉了她。

        唐桃听完,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她会那么好心?”

        苏仅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我假期也真没什么能去的地方,去实习也没什么不好的”

        唐桃看得出来她的勉强,虽然不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着什么?可发生这么多事,她还能这么振作,唐桃已经要大喊欣慰了。

        公司对她来说,是她父亲的心血,被毁于一旦,换作是谁,心里也不会好受。

        更何况,现在因为她的固执,苏家人对她的态度转变太大,一时而起的变动,怎会轻易能接受下来。

        唐桃叹了口气,伸手从臂弯里穿插挽住了她的手臂,“小七,你也别跟你爷爷置气了,事情已经演变成这样,你相信时先生那没有错,可你也别委屈自己”

        她现在给唐桃的感觉就像脱离了所有的依靠,而她的不哭,不闹,成了一种压抑过后的无所谓。

        这是病。

        ……

        两人找到温晋函和被他带走的苏祁阳时,两人已经玩得差不多了。

        苏祁阳满脸的满足,看到苏仅走过来,嚷嚷着还要玩。

        整个游乐场适合他玩的都被他玩了个遍,苏仅有些无奈,抬眸看了眼显得疲惫的温晋函,心间就觉得有些好笑。

        他个大少爷带个孩子玩这些东西,着实是屈身了。

        苏仅的视线留在他身上,很快便被温晋函捕捉到,看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心情微悦。

        尤其那笑容是因为他,他便觉得好看。

        “苏仅,你没说学长要来啊?早知道,我还来当什么灯泡?”唐桃没料到温晋函也来了,刚才没听苏仅说起,这时还有点抱怨她了。

        苏仅伸出手推了推她凑在她耳边小声嘀咕的脸,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想哪去了?是祁阳非要叫他来玩的”

        “哼~”唐桃别过头去哼了声,不再说话。

        以她看温学长就是对她有意思,苏仅这脑子迟钝,肯定是没察觉到。

        正在这时,一旁的苏祁阳却忽然拉住了唐桃的手。

        “姐姐,我们去玩吧!大哥哥陪我玩了很长时间好累了,需要小七姐姐照顾,小七姐姐,你就别玩了好不好?”

        “……”苏仅满脸黑线,“可是我……”

        “小七姐姐你别可是了,因为你没来,大哥哥才陪我的,你必须要负责照顾他”苏祁阳童真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看着她。

        说着,就用小手推她,硬要把她推到温晋函面前。

        苏仅也无奈,他的力气不大,想推动她有点困难,但苏仅看他非要坚持这么做,也配合的移动步子走了过去。

        这下苏祁阳满意了,拍着小手笑嘻嘻的又说道,“别走远了,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说完,更是不顾苏仅感受,拉着唐桃便离开。

        而唐桃更是不愿当这颗灯泡,被苏祁阳拉着,立马就进入状态了。

        她也好像没有玩过游乐场里的东西了,心里兴奋着呢!

        只是手里的这小家伙怎么就这么有眼力劲呢?还知道给别人制造机会。

        小心机可沉了。

        ……

        苏仅看着离远而去的两人,不知怎么,心里总有种被坑的感觉。

        明明首先被叫来玩的是她,现在却非要接受什么无端的撮合,她也很想玩这些东西,看得就很心痒痒。

        “想玩吗?”

        温晋函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勾了勾唇角,伸手拉住她的手便将她扯入了怀里,低头埋在她耳边说道,“我是真累了,既然你是来照顾我的,是不是要扶我一下”

        苏仅身子有些微颤,似乎相比以前,更加抗拒他的靠近和不正经。

        动了动身子,猛的挣开他退了开。

        眉间皱成一团,“别闹了行不行?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瞎闹”

        她的连锁反应,在温晋函看来都是有原因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原因是什么?但她的情绪不高涨,就像现在的反应,若是以往,她早已经生怒。

        而影响她情绪的,他猜猜,一方面应该是公司的事,而另一方面,该是因为那个男人。

        “想玩什么?嗯?”温晋函微微挑眉看着她,伸手改为拉住她的手,步入了游乐场。

        苏仅想也没想,抬头迎着刺眼的落日说道,“想玩刺激的”

        “嗯”

        ……

        到天黑之前,苏仅都没有回苏宅。

        这半天时间,苏崇天一直在等着她回去。

        约见了几个老友,棋盘上心不在焉的比试更是盘盘皆输。

        见着他的状态不对,其余的几个老者也出口轻言慰问了几句公司的事,便早早的散场,各自回了家。

        直到听到门外有车子的汽笛声响起,他才由管家扶着,起身走了出去。

        苏仅被温晋函送到家门口,沉沉的心情受到影响,变得放松了些。

        苏祁阳也不知是不是白天玩得太嗨,回来的一路没动静,苏仅一看,原来早在座位上睡着了。

        “呵呵!真不愧是姐弟,这还有些神似”温晋函笑着说的,自然是白日苏仅在他车上也睡着了的事。

        “你有完没完?”苏仅嘴里骂了句,却没怎么在意他的调侃。

        下来,正要将睡得正熟的苏祁阳抱下车。

        温晋函看了一眼她的小身板,却下车将她挤了开。

        “睡得正熟呢!我抱他进去,你别把他弄醒了”说着,没让苏仅动作,抱着便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苏仅深深的感觉到自己被小瞧了,也是没想到他还挺顾这小家伙的。

        见他抱了离开,她也不再纠结,合上车门,跟着走了上去。

        刚回到苏宅,按了门铃,门内迎出来的,却是苏老爷子一张微厉的脸。

        “苏爷爷”温晋函放低声音,不想吵醒怀里小人的动作,自是让苏崇天也有察觉。

        他让开身,点头示意他进去,随后视线便看向了后一步进来的苏仅身上。

        也不是没看到他,苏仅却只是口头上唤了他一声,也没有什么怪声怪气的语调,她现在平淡得不像是在和谁置着气。

        “哼!”苏崇天面对她的打招呼,显得不在意的别过头。

        “林管家,你带晋函去祁阳的房间”他随口一说,支走了屋里的其他人。

        苏仅更是不在意他的刻意作为,在门口拿出拖鞋换上,直起身进了客厅里。

        “你给我好好解释,你还想做些什么?”苏崇天冷厉的眼神紧随着落到她身上。

        “公司现在没有周转的余地,我也不用再勉强你选择自己的婚姻和爱情,你既不喜欢,就别死缠着人家”

        苏仅一时沉寂,放在长腿上的细长手指也不禁微缩了一下。

        心里像是有什么酸涩的东西被打翻,一股子难受的气息蔓至全身。

        她勉强扯着唇角笑了笑,抬头便回敬了他的担忧。

        “爷爷,你可以放心,我真是再不要脸也还知道什么叫羞耻?”

        他的话就跟今天的虎美潘说她勾.引人有何区别?不过是作她爷爷的他要说得含蓄些。

        苏仅有些疲倦,不是真的想睡觉,而是喜欢那种一睡就可以阻断所有思想的感觉。

        她亦是如此做了,不想再有什么交流继续,她起身要往楼上走。

        “你现在还对你那叔叔心念着?你是不是想看我气死?”苏崇天加大嗓门的怒声,比起刚才的严厉更甚让人胆寒。

        走在楼梯乔板上的温晋函听到这话,脚下的脚步顿了顿,一双明烈的桃花眼往下,看着楼梯口正欲上楼的苏仅。

        她强忍着咬牙,手指在身体两侧渐渐收紧,仍是坚定的回答道,“是”

        她是还心念着他,那又如何?

        感情不是她想不要就能不要的东西,她能承认她对他还有感觉,但绝不会再心存想要和他有美好结果的心思。

        可她的话未说明,苏崇天光是听到她的承认,脸色越来越难看,“你费了两年的心思也没得到他的喜欢,还不肯断了这心思,他岂是你能贪念的人”

        “我知道了”苏仅忍不住,这种话越听在耳朵里,越觉得心尖疼得厉害,嗓子也不自觉的被难受哽了住。

        她已经知道他不是她能要的人了,真的没必要每个人都来提醒她一次。

        “你不知道他让我别和你置气,什么都替我顾虑得很好,可他不是好人,我知道,你,更不是”

        她哽着声音说完这些话,转身便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然而,走到楼梯尽头,温晋函却在看到她眼里的眼泪后愣怔了住。

        苏仅也看到了他的出现,只是她也并没有顾及,从他身边一闪而过,急逃进自己的房间里。

        “砰”的一声,门合上,隔绝了所有的视线。

        苏崇天杵着拐杖,沉重的心情让他转过身,背对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人。

        “可有发现什么异常?”苏崇天的话令温晋函收回了思绪。

        可眼前那双布满泪水的眼睛还在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他下楼,走到了客厅里,和苏崇天相隔不远的距离,声音放轻了些,“苏仅确实正被人跟踪,而且我想,这应该多少和时先生脱不了关系”

        苏崇天微微眯眸,手掌在拐杖的龙头上施力,面色沉重。

        “不过我想苏爷爷你也不用担心,若是时先生有意要害苏仅,怎会细致入微的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却没有任何动静”温晋函又一番分析。

        苏崇天眉头皱了皱,似乎是料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却也并不赞同,“再好的感情也要几经攀折过后才能辩真假,何况,他的感情分不清好与坏?何谈真与假?净迁这小子心思缜密,若能看穿他的心思,我也无需这么防备于他了”

        既然听他都这么说了,温晋函自然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必要。

        可要论感情好与坏,他倒觉得时净迁再者如何,也不会对苏仅心存恶意。

        ......

        临市。

        时家大宅院里,正是一场盛大的家宴举行。

        时净迁从外面赶回来,几天时间,公司够他处理的事情多如过江之鲫。

        甚至电话来不及碰过,闲适下来,想着那么个号码打过去,对面的提示音便是正在通话中。

        一天在通话中。

        两天也在通话中。

        他好像是明白了,这小东西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回到房间里,洗完澡,换了一身轻松的衣服,出门,门口便倚了个男人。

        时辰亦一身运动装,平时最是喜欢运动,身上也都时常转换着衣服。

        这一身,明显是刚去做完运动回来。

        “你还打算待几天?嗯?小狐狸都不顾了”时辰亦不知怎么就关心起了他的行程。

        时净迁微微拧眉,取毛巾擦拭着头上洗澡未干的水渍,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却冷得有些吓人。

        时辰亦没得到他的回应,缓而,门外便传来了脚步声。

        温纤作为时辰亦的未婚妻,这样的场合自然是要出面的。

        “早上去了趟公司,乔迁说你要收购苏氏集团”温纤一身白色优雅长裙,走进来便开始说话,说完,才发现站在一旁的时辰亦。

        眉头一皱,她脸上不太和悦,“你怎么在这里?”

        “呵”原本沉寂在她话里的时辰亦,听到她这听来就不是欢迎的口气,冷笑了声。

        “我这妻子就是调皮,这里是我家,我有何不能来的原因?”时辰亦说着调笑的话,脸上也挂着笑容。

        温纤权当无视,看向了时净迁的眼神微沉,又问道,“是因为当年那件事?”

        提到两年前的事,一段短暂的沉默在三人之间化开。

        时辰亦不说话,微笑面容下隐藏的精明却是忽闪着。

        这消息,作为已经对苏氏有过动作的他来说,早已经知晓了。

        时净迁擦干了头发,坐下,从烟盒取出一支烟点燃,淡淡的说道,“不是”

        至少这么说,能确认的是他收购苏氏并不是因为两年前的那件事。

        温纤心里顿时松下一口气,她亦不愿这么认为,若是他真的有心要将苏氏毁于一旦,不会等到现在来做。

        这个男人,不知不觉间,开始变了。

        在临市,能听到关于他的消息再不是望而生畏,而是形容他的聪明睿智。

        时净迁,好像真是没以前狠了。。

        温纤沉静的杏眸微微侧过去,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没有离开意愿的时辰亦,想说的话,暂且保留在了肚子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5078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