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86.086伤她如伤我,这就是我的输赢

86.086伤她如伤我,这就是我的输赢

        病房里,被挂了电话的苏仅紧抿着唇,回想起刚才就这么直呼了他的名字,心跳有些难以平复的加速。

        她也真是一时冲动才会这么说话,否则换做平时,她就是胆子大得上天也不敢直接叫他名字啊!

        听他的话,估计他也是真的过来了。

        扔开手机,她一头扎进被子里,蒙头,刚才还有睡意的脑子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撄。

        辗转反侧,没多长时间,门外就有些动静传来,苏仅埋在被窝里,耳朵竖起,有些忐忑的听着脚步声走近。

        “她还没醒?”

        韩逸穿着一身白大褂,进门便看到捂在被子里的小身板,眉间有些微蹙,刚想责怪女人没照顾好人。

        被子里听到声音的苏仅却先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偿。

        “韩逸”她睁得圆圆的眸子水灵清澈,看着走进来的男人,这声韩逸叫得着实委屈。

        韩逸下意识的嗯了一声,转头看她已经醒了,眉间的皱褶才被抚平,走过去探了探她的额头。

        “我没事”她伸手把他的手抓了下来,抬起头看着他。

        韩逸哼了声,神色比以往多了抹担忧,“现在说没事,你知不知道你昨晚有多吓人?发这么高的高烧,自己没感觉吗?”

        苏仅看他这么担心她,心里有些感动,“我感觉头疼,疼得都没知觉了,谁还知道发没发高烧?你别凶我,被你一凶,我头又要疼了”

        “哼!疼了好,我叫护士来再给你打一针”

        “好”苏仅也不怕,知道他只是说说,扬着脸轻笑。

        韩逸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也是拿她没办法,细看她手背上的针眼,昨晚输了很长时间的液,直到高烧退了才拔针。

        现在看来,身体是舒服了。

        苏仅也不在意他的眼神,伸手抓住他的白大褂拽了拽,“韩逸,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

        苏仅笑笑,眼神从他挡着的身影旁瞄了后面的女人一眼。

        见女人没有察觉什么,她又小心的转回头,拍了拍床沿示意他坐下来。

        韩逸看她这鬼灵精的模样,心中无奈,也只得配合坐下身来,就见她凑了过来,小声说道,“我现在想出去,你能不能帮我”

        “现在?”韩逸挑了挑眉,像是知道了什么,不留情的直接拆穿道,“是不是老时让你别出去?”

        苏仅一愣,立马放开了他,眼神微闪,“没有的事,我只是想出去走走”

        “哼!是吗?”

        韩逸直视过来的眼神让苏仅不自在,知道瞒不过他,她低垂下头,只得说实话,“我不想见他”

        她的反差令韩逸有些微怔,若是以前,她怎么会说这种话。

        看了新闻已经知道苏氏破产的事,他眸色微闪,“你真的相信这些事是他做的?”

        “我没有相信他的理由”苏仅接下他的话,蜷着身子,将下巴磕在膝盖上。

        “可是我又不能不相信他,韩逸,要是你,也不会对一个你想伤害的人这么好对不对?这么关心她,背地里却伤她,世界上有心机这么深厚的男人吗?”

        “至少我时叔叔不是”

        她每一句都笃定,转折,最后还是会选择相信。

        韩逸叹了口气,老时这是给她灌什么*汤了?这顾人顾得,他都起妒心了。

        心里有些小吃醋,他偏生要捣捣乱,“嗯?你说不是,那你告诉我你对他了解多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长相外,你还知道什么?你甚至都不知道他胸口那里还有颗细痣是不是?”

        “……”

        苏仅没回应,刚提起伤心事,心里的难受都被他这些话弄得有些呆滞。

        她顿了顿,双眸紧盯着他,越看越觉得他像个怪胎。

        前次是不是也是这样,他说他的唇又软又好吃,这次更甚,连他身上哪有颗痣都知道了?

        “你变态”她看着他,很认真的给他定上罪名。

        听到这话,韩逸顿时脸色难看,“我怎么就变态了?男人之间相互看看身体很正常,我还知道他那里什么尺寸呢?要不要我提前给你透露透露?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可能作为医生说这些话他真是觉得没什么?可苏仅听在耳里却感觉脸颊烧灼得厉害。

        她一个枕头猛拍在他脑袋上,咬牙顿字的说道,“你就是个变态”

        苏仅被她的话憋得一脸红晕,也忘了刚才说要逃走的事,两人就吵吵闹闹的。

        没一会,门口被他俩议论的对象就来了。

        时净迁进门来,正看到在床边打闹得起劲的两人,心里有些异样,他脸色一沉,抬脚走了过去。

        苏仅正顾着反驳韩逸嘴里尽说些羞.耻的话,不经意的抬眸,便看到不知什么时候进了病房的男人。

        她双眸微睁,立马就扭过了头,顺势放在被窝里的脚也轻踹了坐在床沿上的男人一下。

        苏仅是真怕韩逸现在说点什么不正经的话来,她真是丢不起那人了。

        幸而没等来韩逸转过身去发现他,时净迁便先开了口。

        “最近医院很闲吗?”他漫不经心的开口令韩逸终于察觉到了他的到来。

        他抿了抿唇,不知怎么心情也有点对他不爽,“还好,抽点时间过来看看我这小侄女的空闲还是有的”

        背着身的苏仅也是懵,不知道他今天是哪根筋不对?要说她是他什么小侄女?

        她也没出口去管,趁着两人说话,她从另一边下床穿上鞋,正要起身出去,走到床边却被拦住。

        时净迁凝眸看着她,倾长的身影只是站在她面前,就已经挡住了苏仅想要出去的决心。

        “身体没养好,你想上哪去?”他微蹙眉,说话声音清淡平静,好似真的只是关心她一句。

        然而当苏仅没好气的瞪着他,非要往外走时,他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我让你把身体养好再出去”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还有一丝压抑着怒意的生冷。

        苏仅有些怯意,被他抓着的手轻颤,没敢回应他的话。

        时净迁似乎有所察觉她的颤栗,缓而,手臂上的力道松了点,他冷意的眼神看着她往旁边的病床示意,又放柔了声音,“听话,回去睡好”

        苏仅被他这阴晴不定的态度转变惊得心里只觉得胆寒,她扭过头,挣开了他的手。

        “好!我回去,但我不想看到任何人”

        她的“任何人”,一起包括了韩逸和那女人。

        无辜躺枪的韩逸轻笑了声,倒没说什么?识趣的便起了身,“不欢迎我,正好我也有工作要忙呢!走了!”

        韩逸一走,时净迁也让那女人出去了。

        苏仅感觉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反正只要再等着他走,没人看管她,她也可以走了。

        她的如意算盘这么明显,没看明白的人,恐怕没有,只有她自己把自己蒙在鼓里。

        等了半天,也不见面前的男人有要走的迹象,她憋不住蹙了蹙眉,“你怎么还不走?”

        时净迁挑眉看着她,似不清不楚的问道,“我也是任何人?”

        “你是”苏仅片刻没犹豫的回答了他,指了指门外,“请你出去”

        时净迁看她这认真生气的小模样,心里就憋着笑,也不搭理她的话,将外套脱下来放在一旁,反倒坐上了沙发。

        他静默着也不说话,双腿交叠坐得优雅从容,黑白色配的西装裤和衬衣十分合搭,简直处处与他的气质相配,英气逼人。

        苏仅看他这悠闲自得的模样心里就堵着一口气,这下好了!那女人走了,是换他来监视了?

        那她打这个电话还有什么意义?

        她轻叹了口气,走到窗台前,拉开了厚实的窗帘,已经有些薄弱的阳光透进来,外面也感觉不到多少热气了。

        看样子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下午的4点左右,恍惚的,她的20岁生日竟然就在昏睡中度过了。

        不过也没什么好惋惜的,以往她对生日有所期待,是因为苏之城,而18岁后,她的期待就是等时净迁的礼物。

        可能是因为18岁,这个成人礼,对人来说总是有些特别意义的,苏仅也不例外。

        苏之城没有来得及送上她的成人礼物,而时净迁的突然出现,正好补上了这份缺失。

        这可能也是她能这么依赖他的一部分原因,有些东西,很像命定。

        “想什么?”时净迁看着她瘦小的背影,那情绪里的落寞,莫名让他有些心疼。

        “昨天没得到生日礼物,委屈了?”

        他悴不及防的话突然,出口便说出了她的心声,苏仅有些微沉,心里确实有点失望,不过还没到委屈的程度。

        昨天她处在昏睡中,就算被送了什么生日礼物也没影响,反正她记不得。

        她伸手趴在窗户上,不在意的轻笑了笑,“没什么好委屈的,我也没有一直想着要叔叔的礼物”

        她说话的神情很认真,可真是记不得昨晚一直拉着他撒娇的样子了。

        迷迷糊糊的她,脑子不清醒,潜意识却是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昨天确实是想要给她生日礼物,因为担心她的情况,才没有顾上给她。

        不过,今天补上也是一样的。

        他放下交叠的双腿,缓缓起身。

        苏仅听见有脚步声过来,感觉他就站在自己身后,下意识的转过身来。

        下一瞬,却被低头下来的他恰时的吻上了唇。

        突然的触碰让她有些呆滞,瞪得很大的眼眸愣愣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

        停住了几秒,她才稍有清醒,伸出手抵住他的肩膀,而感觉到她的抗拒,时净迁更是环住了她的腰将她禁锢在怀里。

        更加亲密的接触让苏仅轻哼了声,顺势也让时净迁探进了她的口腔里,湿热的体温相交,他尽情的汲取她的美好和甘甜。

        他的吻技尚好,苏仅有些不能自拔的感觉,昏昏沉沉的软在了他的怀里。

        鼻间的呼吸越发深重,感觉怀里的她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上来,时净迁才放过她。

        搂着她的腰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染上情.欲的声音微哑,“喜欢吗?”

        什么喜欢吗?苏仅脑子仍有些呆滞,被他抢离空气的那份急迫感还没过,瞬间又被他吐在她颈间的热气弄得身子有些轻颤。

        “够了叔叔”苏仅抵不过的是他的温柔缱绻,她亦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样的接触她确实喜欢,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因为她喜欢他,他就觉得她会喜欢他这样的礼物吗?

        她默然的垂下头,眸中一丝黯淡怎么也藏不住,她亦低头将额头抵在了他的胸膛上,只是感觉这一吻毕,心疼的感觉更烈。

        “叔叔我们别这样”她不想自己刚建起的城池就被他摧毁。

        她这个人很没有坚决心。

        心里的难受让她不能跟他继续靠近下去,她伸手推开了他,甚至有些在时净迁的预料之外。

        她白净的手指捂住了脸,说话的声音犹然带着一丝哭腔,“叔叔放过我吧!我不喜欢你了,真的,以后也不会再喜欢了”

        苏仅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得到的都是不好的回忆。

        她的主动他不愿接受,他的主动她又不能坦然接受。

        接二连三的话都是对他的抗拒,时净迁黑眸沉沉的看着她,满眼心疼,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指腹擦拭着她脸颊上的眼泪。

        “苏仅,别胡思乱想,现在只要好好感受,我心里有你没你?”

        他现在眼里的心疼让苏仅有些微颤,更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那东西她感受了两年,若是能感受到,不会现在这么痛苦。

        她挡开他的手,扭头移开了视线,“我想休息了”

        “好”时净迁深知不能把她逼得太急,俯身将她抱上床,盖好被子。

        他人也并未离开,依旧坐在沙发上做着自己的事情。

        而苏仅也感觉到他没有离开,总是因为他,这一室空气都有些冷沉。

        可她也是真的累了,上床没一会,便睡着了。

        睡熟前,迷糊的说了句,“我明天还要上班,身体没事,叔叔你别为难我了”

        时净迁抬头看她一眼,床头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他轻微的抿唇,起身拿起外套,轻声出了门。

        ……

        夜晚。

        苏宅。

        时净迁回来的第二天,便来了一趟。

        具体还是苏崇天的意思,时净迁不会刻意去做什么事?除非是必然。

        只不过这次过来,他觉得也可以算是一种必然,有些事不说清楚,苏崇天怎会作罢。

        客厅里,摆放着一副上好的茶具,苏崇天很有雅兴的沏茶,看见他的过来,也只是意思性的让他随意。

        时净迁坐下身,也不开口打扰他的雅兴,耐心的等他沏完茶,取杯,倒了一杯放到他面前。

        茶香四溢,淡绿色的茶水看起来很成功,他提杯轻啜了一口,才缓缓开口。

        “苏老煮茶有道,不浓不淡,唇齿留香,正好”

        苏崇天还是凝眉深笑,放下茶壶,看着他很是欣赏,他身上一股非凡的冷静和沉稳,极少有人能及。

        “许久不见,我对你的欣赏却是更高了”苏崇天吹拂着茶杯里的烫茶,唇角勾得笑意迥然。

        品了一口,又才放下茶杯,轻问道,“苏家破产之事,你也该有耳闻了?”

        “我有听闻”时净迁面不改色,表情更是温淡,“不过,这事我若插手,对苏氏有害无利,还望苏老见谅”

        对苏崇天来说,是另一层意思,他不是在请求他原谅什么,重在前半句,“该是我让你插的手,可确实没料到你若插手,会对苏氏有害无利”

        时净迁轻抿唇,神色略有不悦,他淡声道,“苏老也是睚眦必报之人,只不过若是早知此事会伤及小七,时某也不会如此鲁莽,智者见智,苏老曾问我可曾输过?这件事时某输得一败涂地”

        他的话句句冷沉,掷地有声,更不掩人耳目的心疼苏仅,这倒是出乎了苏崇天的预料。

        “我若不伤她,怎能让她知道世间险恶,净迁你对她保有叔侄之情,此事理应觉得心疼,但怎可论输赢之分?”苏崇天面色带悦,说话更是带着几分试探。

        时净迁微微凝眉,薄唇轻抿,“苏老无需试探,我对小七已心存男女之情,伤她如伤我,这就是我的输赢”

        苏崇天拿捏在手中的杯子微顿,兴已是猜到七八分的事情,经由他嘴里脱出,仍让他惊诧了一番。

        “我那孙女何德何能,能赢你喜爱”苏崇天这次是真的和颜悦色,这话亦是出自真心。

        他就是参不透这点,所以难以对他放下戒备。

        何况时净迁伪装甚好,有何情动从不表露于形,让人琢磨不透。

        ……

        第二天早上,苏仅便被办了出院手续。

        许是昨天那句话让他听进去了,他发好心的竟真给她办了出院。

        看着窗外微微见亮的天色,她伸了个懒腰,条纹的短袖病员服掩不住她那纤瘦的小蛮腰,白皙的一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里。

        正查完房出来的韩逸寻着走廊走过来,就见她站在阳台上这勾人的一幕,嘴里不禁轻啧了一声。

        这小妖孽!

        苏仅也是伸完懒腰后,感觉浑身的慵懒都被驱逐了,昨天一天也没出过房门,能出去,简直就让她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苏小姐,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早上过来办出院的是乔迁,这让她不意外,时净迁这人好像每天都很忙。

        至于忙些什么?苏仅也不知道,大概是工作,闲适了就连女人都不会找的男人,也只能忙工作了。

        乔迁特意带了身衣服过来,至于苏仅原来那身,已经消失了。

        换上后,乔迁便开车送她去了公司。

        时间也还早,苏仅卧在后车座里,被身上的一身连衣裙所逼,她坐姿都要规矩些。

        乔迁开了段时间的车程,便减慢了车速,突然从前面递来了一些东西。

        “总裁让你把早餐吃了”乔迁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

        苏仅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东西,为了不妨碍他开车,伸手接了过来,却只是放在了一旁。

        “我不饿”

        “……”

        听到话,乔迁也只是沉默,也不劝她,认真的开着车。

        直到开了很长时间,才想着忽然又回她的话,“不饿也吃点,总裁知道该担心了”

        ---题外话---宝宝们,我是不是写得乱了,让你们不懂,不懂就问哈!!抱憋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54960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