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87.087很晚了

87.087很晚了

        乔迁只是执行命令,虽然并不关心苏仅是不是会被饿着,但时净迁交待的话他就得贯彻落实。

        苏仅也无奈,睁着眸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会,打开袋子拿早餐出来吃。

        她是真不饿。

        这两主仆冷漠起来一个模样,说起话来还是一个模样。

        苏仅咬着吐司面包,喝了一口热牛奶望向窗外,东西还是热的,看来也才刚买了不久撄。

        ……

        到公司,她便径直的回了主播室,这时候已经快到了上班时间,她做了些准备,时间正好偿。

        听说公司有区分实习类别,她和唐桃并不在一个部门,她要想学影像学编辑,而苏仅则是没方向。

        以前选这个专业只是因为她的任性,不想去公司而随意做的决定,现在算是上天眷顾?有个实习机会砸在自己头上。

        喜欢做什么工作?她从未认真想过,但现在也没时间给她想了。

        因为凭她的能力,好像没什么可以选择的余地。

        她抬起头,从主播室的大门看过去,被前呼后拥走过来的女人,气质绝佳,说是头牌红人,身上确实自带闪光技能。

        “晚姐”苏仅微抬头,打了声招呼便继续做事。

        顾清晚视线微侧,又细打量了她一眼,对一个上班第一天就无故迟到缺席的人,她印象要深刻些。

        本还以为她就因为昨天说了她几句就顶不住压力了,毕竟在她手下因为受不了她磨砺而辞职放弃的人多不胜数。

        现在看来,确实是身体不适。

        她轻点头算作回应她的招呼,抬脚便进了里间的化妆室里。

        “今天早上有个社会话题的专栏,把需要用到的资料现在给我拿过来”她坐上椅子,身后跟随的化妆师立马上前替她抢妆。

        时间有些赶,她一连串的指挥也让苏仅有些懵,但也是立马应了下来,照她的话去做。

        苏仅以为因为她的缺席,她的印象在她心里应该很难翻身了,却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突然。

        她很快去找来了资料,顾清晚就在录制前的十几分钟里翻看完,进了录音室。

        一切准备得有些匆忙,进展却很顺利,白色闪光灯下女人游刃有余的讲解,苏仅站在玻璃窗外看得很认真。

        三分天赋,七分刻苦,苏仅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就要从磨炼中弥补。

        这场专栏的直播时间是一个小时,没有中场休息,待录完节目,主播室刚才还跟苏仅站在一起看直播的实习生都散开了。

        苏仅见没人进去帮忙,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晚姐,刚才的直播很精彩,言辞犀利,但又婉转的谴责了社会的不良作风,讲得很好”她一面帮着收拾桌上的资料,随心而说。

        顾清晚取下夹在领口上的话筒,对于她的赞扬,没有表现出高兴的表情。

        “这样的赞美我每天能听到无数,我通常都统称为拍马屁”

        “……”

        苏仅无语,这女人,说话真是很难听。

        手中的动作稍有停滞,她干干的笑了笑,又接着收拾桌上的资料。

        顾清晚起身准备要出门,临时又问了一句,“我听说,你是苏家千金?公司破产无路可走?还是什么原因来的这里?”

        听到破产,苏仅就有些心寒,她屏息,“没什么原因,我只是选择了这个专业,恰好思偌提供了一个实习机会就来了”

        “嗯”顾清晚显得不在意的点点头,“你们的梦都做得很美好,不过公司从不养没用的人,实习只是一个机会,在100多号人里脱颖而出,你的“恰好”很降分”

        苏仅只说是恰好,说明她对媒体这一块并不感兴趣,对一个行业连最基本的激情也没有,成功的机率很微小。

        “就这样的心态看我的直播,你还说很精彩,我怀疑你是拍马屁这点有何不对?”顾清晚秀眉轻挑,挽了一半的雪纺袖口到手臂,显得干练精神。

        苏仅忽然便沉默了,她的话绕了地球一圈,回到的地方就是要证明她是在拍她马屁。

        呵!苏仅觉得自己真是要上班就得把脾气磨没了。

        一句好话怎么就被她毒舌成这份上了?

        她缓缓吐了口气,“晚姐,你这么说是在让我们两个人难堪,如果我是你,有人肯阿谀奉承,我就欣然接受了,至少不会让人觉得自己在承认自己的演说不够精彩”

        “你在教我做事?”

        “不敢,我只是说我的想法,完全没有要取代你的决定的意思”苏仅这脾气哪是没有,是被挫得更嚣张了。

        顾清晚冷笑,“口才挺好!既然这样,今晚就留下来练练,正好你昨天没来上班,多练,熟能生巧,这样还能有望从那100个人里脱颖而出”

        顾清晚说完,也不给她继续往下驳回的机会,迈步走出了录音室里。

        “……”苏仅觉得自己又给自己找了个麻烦。

        晚上,天色见黑,她看着一群人下班,自己则寸步不能离开公司。

        顾清晚走时那盯着她看的眼神,苏仅都能想象要是现在她走了,明天会是什么后果?

        她吐了口气,其实留下来也没什么太多的事需要做,整理好明天需要的东西,就可以离开了。

        一直弄到晚上8点左右,当手机从口袋里传来震动时,她才反应过来时间不早了。

        取出手机来,一看来电显示,她又惊讶了。

        她明明不是设置了他的黑名单号码?

        她蹙眉,想想就该是他昨天趁她睡着时做的。

        更让她觉得不安的,还是他以前从来也不会这么主动给她打电话。

        这让苏仅想起他昨天所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心跳加速,她接起了电话,调节情绪叫了声,“叔叔”

        整理好东西后,她也很快离开了公司。

        “在做什么?”时净迁低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苏仅走出公司,一阵凉风便吹来,身上单薄的一件连衣裙,手臂有些凉。

        “我刚下班,有事吗?”

        她的淡漠让时净迁微微有些蹙眉,现在她也不费什么心思想跟他多接触了,能避则避。

        他轻抿薄唇,一天的劳累都没这来得让他头疼。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在公司等我”

        这句话让苏仅走着路的步子微微慢了下来,眸瞳有些微沉,“叔叔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就别过来了,我现在也已经出公司了”

        她毫不犹豫就拒绝他,完全在时净迁的意料之中。

        可也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说了句“我马上就到”,自顾自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好像每一句都只是说给她听听,他说让她等,就已经认定她一定会等他似的。

        苏仅有些好笑,收起手机,径直便出了公司里。

        她没打算要等,只不过,时净迁说的马上到,来得很凑时。

        苏仅站在路边拦车,这个时段有些不好打车,很久才好不容易打到一辆空车。

        看出租车停下,她正要走上去,面前却突然开来一辆跑车,停下,男人修长的双腿便迈了下来。

        拉住她的手将她拽上车,合上车门,动作一气呵成。

        甚至黑色的跑车消失在眼前,出租车司机才傻眼的回过神,直骂晦气,竟被一张豪车抢了生意。

        苏仅坐在副驾驶座上,脑子也是有些懵,他打完电话不过十分钟,突然的出现叫她有些难以置信。

        “叔叔,我要回家,麻烦你送我回去”既然坐上了他的车,她再扭捏反倒显得奇怪。

        只是,刚才的一幕让时净迁感觉很不好。

        他抬头看她,眉心微蹙,“我让你等我,怎么不听话?”

        苏仅避开他的视线,长长的睫毛微颤,有些紧张,“我也告诉过叔叔让你别来了,叔叔不是也没听我认真说嘛”

        “苏仅”

        “叔叔我说的是真话,什么原因也好,现在我只想好好过我的生活”她打断了他的话,清淡的说着,缓缓低下了头。

        “叔叔我喜欢你,牵手接吻那样的喜欢,我也说过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不合适,叔叔心里没我,更不会再短短的几天里喜欢上我不是吗?”

        苏仅不想再受伤害,他让她感受,可她感受到的都是他对她平静如水的宠爱。

        换做是谁,也不能相信。

        就算她脱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也不能撼动他的时候,苏仅就死心了,她把她的第一次做着非他不可的决定时,他的拒绝已经掐断了她的希翼。

        “叔叔我累了,想睡一会”她不想再说下去,她很执着,也俗称一根筋,认定一件事就会执着下去,否则,也不会傻傻的喜欢他两年。

        苏仅说累了,便真的在车上睡着了。

        车停下时,她正睡得熟,不过这对时净迁来说也是好事,若是现在醒来,也要麻烦和她费口舌。

        因为他带她来的地方,是他的公寓。

        打开车门,弯身将她从车里抱出来,上了楼。

        午后的时间,约见了温纤和时辰亦。

        回到楼上的住宅,两人已经早到了。

        听到开门声,抬起头,便看他手上抱着的女孩,脸上的表情不掩惊讶。

        “我的天”时辰亦拖着拖鞋啪啪的走了过去,细看她怀里的女孩,生要把她瞧个仔细。

        时净迁微微蹙起眉,自是了解时辰亦缺根筋的性格,冷峻的脸上呈现出一丝警告。

        侧身绕过他,视线与后面同样有些惊讶的温纤对上后,犹豫了片刻,抱着人上了楼。

        倾长的身影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时净迁旁若无人的行动还是让时辰亦吃了一惊。

        他这个大哥,平时性格冷沉起来他这个弟弟也忌讳三分,也因为这样,在他眼里看到有个女孩在他怀里躺着才不容易接受。

        虽然在国外调查了不少这女孩的事情,但得知的还只是一个不确定的说法。

        照片上哪有现实给人的冲击大!

        他轻轻啧了一声,抱着手臂,从胸廓的部位一直笑得震荡,“我这好大哥好像有心上人了,可惜了,你机会渺茫了”

        现在下面就两个人,说的“你”是谁?自然不用多说。

        温纤抬眸就瞪了他一眼,也没说话,抬头看向楼上,迈动脚步也走了上去。

        房间里的时净迁正替苏仅盖好被子,后面的脚步声在木地板上很清晰。

        他浓眉蹙了蹙,起身走出了房间。

        “你真的想好了?”云卿站在门口,紧绷的脸色透露出她的担忧。

        “你该知道这不只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净迁你别鲁莽,伯父不会善罢甘休,更不会同意让她进时家大门的”

        时净迁面色冷沉,出门轻声将房门带上,才淡声说道,“下去说,刚睡着,别吵醒她”

        温纤无奈,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在意这些小细节?

        ……

        苏仅从床上被叫醒时,床边正站着一个女人。

        柳眉大眼,化着简单的淡妆,清透白皙的脸蛋皮肤极好。

        苏仅有些懵,脑子在睡得迷迷糊糊的记忆回旋里搜寻着,慢慢想起了之前的事。

        打量着眼前的房间,确定这是在时净迁的家里时,她又疑惑起了面前的女人?

        她怎么也会在这?

        “我长得那么美吗?从醒来就一直盯着我看,快有一分钟了”温纤免不得被她一系列变脸的表情逗乐,对着她温和的介绍道。

        “我叫温纤,大概比你大5,6岁的样子,你叫我姐姐也好,阿姨也行!就随你喜欢”

        这种哄小孩子的方式……

        苏仅收起目光,揉了揉眼睛,开口便直奔主题,“我认识你,前次在餐厅见过面,不是吗?”

        苏仅始终还是想不起来,以前一定也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可现在她仍记不清。

        温纤倒是被她的话惊讶住了,低声笑了笑,说道,“是的,别多想了”

        她一眼仿若能看穿苏仅的心思,苏仅有些意外,“你和时叔叔是朋友?”

        温纤抱臂,笑了笑,淡声开口道,“你说净迁?我和他认识有二十年了”

        净迁?苏仅对这个称谓很敏感。

        听到别的女人这么叫他,心里感觉酸酸的,她紧了紧拳头。

        “姐姐,你跟他相差也有6,7岁,按理你该叫他一声大哥,在我们这里,上辈叫下辈才直呼名字”她睁着眼睛说瞎话。

        温纤愣了愣,听她这剑跋扈张的语气,忍不住就笑了。

        “那你们这的风俗可真不好,在我们那里,关系好的就得直呼小名,这样显亲热”

        温纤不用仔细观察她的情绪变化,这女孩没多大心眼,有什么心思都坦率的表现在了脸上。

        苏仅藏不住,也不愿藏。

        有些见着锋芒的周身皮毛竖了起来,就要炸毛的时候,房间门被从外面推了开。

        时净迁稳稳的踏着步子进来,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苏仅却突然从床上蹦哒了下去。

        走进卫生间里,合上门就打开了水龙头。

        水流声缓缓的在卫生间里响起,房门隔音好,外面听来却声响并不大。

        时净迁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视线在卫生间合上的门上收回来,落到了一旁的温纤身上,“聊什么了?”

        温纤无辜的耸肩,笑着道,“我就回答了她的两个问题,你上来得正好,快点让她下来吧!等会饭菜该凉了”

        温纤说完这话,也不顾他的反应,动身下了楼。

        这点微妙的情愫,时净迁没察觉,那是不可能的。

        但既然能不动声色,就证明也不是她能插手的。

        苏仅在卫生间洗漱完,没急着出去,房间里开了适当的冷气,她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一张娇嫩的俏脸恢复了神采,只是站在镜子前,苏仅无数次叹了气。

        感觉堵在胸口的闷气怎么也喘不出来,她就是想着时净迁进来得太不是时候。

        晚那么一分钟,她也能让那个女人尝尝这种不好过的滋味了。

        偏偏他进来了,苏仅就没有那本事造次了。

        她对着镜子抓了抓松散的头发,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时净迁的身影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苏仅出去时,他转回了身。

        才睡完觉起来,脸蛋粉扑扑的,气色看起来也好了不少。

        “叔叔”苏仅叫了声,没想顺带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

        时净迁盯着她,苏仅弯腰捂住扁平的肚皮,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时净迁看她笑得乐不可支的模样,慢慢沉了脸色,“好笑?”

        苏仅点点头,嘴上却说,“不好笑,我只是在想它怎么这么脸皮厚,在叔叔这里睡足了觉,现在好像还想吃饭呢”

        她只是开玩笑的语气,时净迁黑沉的眸子却盯着她看得很投入。

        过了会,苏仅没再笑了,他才走过去开了房门,语轻道,“温纤已经做好饭了,饿了的话就先下去吃,我换件衣服过来”

        说着这话时,时净迁的视线也一直在她身上。

        苏仅刚才有些开朗的情绪听他说完,又沉了沉,她勉强笑着摆摆手,“不用,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再晚爷爷该担心了”

        说着,她就动身往门口走去。

        “苏仅”时净迁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留住,侧眸看着她。

        “很晚了,留下来,别让我担心”

        苏仅微微一怔,只能把他所说的担心想得正常一点,这次回来后,他好像变了,整个人都有些不一样。

        只是,也让苏仅更看不清现在的他。

        “叔叔你别这样”她伸手企图扳开他宽大的手掌,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很不喜欢他的触碰。

        时净迁心里微疼,也不阻止她的动作,直到她靠自己的力气一点一点扳开他的手,准备转身离开时,时净迁才再次拉住了她的手。

        力道也不是刚才那么温柔,他直接将她拉过怀里,俯身咬住了她的唇。

        苏仅这次很清醒,唇瓣上冰凉的触感更让她感觉到这一切的真实性。

        她往后退开,侧过头避免了他的进一步摄取,可被他拉在手心的手让她依旧逃不过他的控制。

        他也不在意她的躲避,拉着她的手将她扔到了一旁的大床上。

        苏仅被摔得有些疼,可转瞬还没顾上身体的不舒服,男人的身躯已经压了上来。

        湿热的唇瞬间又封住了她的唇瓣,从唇瓣又慢慢往下,一路吻到了她最敏感的锁骨上,微微用力,留下了几个暧.昧的痕迹。

        ---题外话---最近更新会晚点,但会尽快恢复12点的准更,下个月有加更,亲们表生宝宝气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5496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