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95.095苏仅,吻我

95.095苏仅,吻我

        “花心的男人?我也算?”他低头看她笑得开心的模样,心里有些触动。

        伸手抓住她的肩膀,轻声说道,“苏仅,你抬起头来看着我”

        苏仅微微抬起头,忍住笑看着他,“我随便说说而已,你别当真,给我把出院办了吧!我想出去”

        韩逸看她完全不当回事的表情,心里微沉,松开了她的肩膀,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前两天才从鬼门关里出来?现在活过来了,能跑能跳,身体都恢复好了?”

        “恢复得很好”苏仅扬唇看着他,“韩逸,你让我出去吧!我现在需要做事,不然脑子会被烧坏的”

        “呵呵”韩逸有些好笑的瞪着她,“喜欢了这么久,说放弃就放弃,你这变得这么迅速,脑子能跟得上你的思维?你可想好了,晋函是能陪你走到最后的那个人吗?偿”

        听到这番话,苏仅有些愣怔,也没继续搭话,微微垂下头,紧了紧手心的力道。

        韩逸见她明显不想提起这事,也便不提了。

        她说的话让他已经没有余地和她周.旋,逼她,他怕把她再逼出病来。

        “行!你要出去就出去,我明天就给你办出院,送你回去”

        “谢谢!”

        ……

        韩逸很信守承诺,第二天一早,出院证便开好了放在她的床头。

        办理好一切,苏仅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病房。

        门外,正来探望她的顾清晚带着大号墨镜,往病房里进来时,便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她。

        手中大束的百合花香气扑鼻,苏仅闻到味道抬起头,便看见出现在眼前的女人。

        心里微惊,她停下了收拾东西的动作,“晚姐”

        顾清晚摘下墨镜,嗯了一声,将花束放在了一旁。

        “前些天没时间过来看你,今天才听说你醒了,怎么?准备出院了?”

        苏仅微微点了点头,“身体没事了,我想早点回公司上班”

        听她的话,顾清晚有些蹙眉,“急什么?公司缺你也能运作,把身体养好再来也行,别让人觉得我这个带头的虐待了你”

        顾清晚的毒舌苏仅也是有见识的,她不骂人的时候,苏仅就当是她在好好说话了。

        她收好东西,将床头柜上的出院证放进口袋里,坚持说道,“晚姐,我知道我去不去公司可能都对公司没影响,可我需要这个工作,只是我需要,所以想早点回去而已,希望你能理解我”

        顾清晚凝眉,有些不理解她的意思,“你不知道公司里多少人想休假也没机会,你想错过这次机会,我当然没意见,只是担心你会耽误工作流程,最近你很不在状态”

        苏仅浅吸了口气,她也能感觉到自己很多时候都做错事,不在状态,确实很不在。

        可她也不愿就这么闲着,那会让她更不在状态。

        顾清晚见她沉默,似乎是真的很想回公司里上班,想了想,又缓说道,“如果你真的要来,就把情绪调节好,我不知道你最近生活上出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该放松时就要放松些,这次的事我也有责任,如果不是我叫你去做报道,也不会导致你被绑架”

        “晚姐”苏仅有些惊讶,没想她会对她说出这些话。

        顾清晚轻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头,“想要有成绩打起十二分精神是好事,这次做得很好,继续加油”

        苏仅心里低沉的心态因为这句夸奖的话有些微微的雀跃。

        “我会再努力的,谢谢你晚姐”

        ……

        收拾好东西,苏仅便顺道和顾清晚一起出了病房。

        走廊上,正巧与查房的韩逸碰上,见她已经收拾好了,他几步走过去将她堵住。

        “不是让你等我?别急,我换身衣服,这就送你回去”说着,他就要转身回值班室里脱白大褂。

        苏仅见状,忙拉住了他的手臂,“韩逸,你别担心了,我现在很好,还有晚姐陪我一起,你忙就别送我了”

        听她说完,韩逸下意识的侧眸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仍旧不放心的问道,“真的不要我送?”

        “真的不要”苏仅凝眉,无比认真的回答他。

        “那也不行,等我一分钟,我马上就好”韩逸自从这次的事发生后,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苏仅见他执意要送她,微微点头,抿着唇撇过他的视线,跟着和顾清晚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顾清晚不了解情况,看到这一幕,笑着说道,“你男朋友对你挺好的”

        “……”苏仅脸色微尴,忙解释道,“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顾清晚不在意的笑了笑,“不是你男朋友还对你这么好,多半也是对你有意思,迟早的事”

        苏仅也懒得解释了,就咧着嘴勉强笑笑,走进电梯里,按了楼层。

        “我听说你和温纤也认识?是熟人?”想起那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顾清晚也是有些吃惊的。

        思偌是近两年才被收购下来的,刚开始顾清晚去到公司的时候,对温纤有些印象。

        跟时净迁应该关系很好,去年得奖项的时候,做过她的一期采访,人很美。

        在北城很低调,后来才知道她原来还是温家的大小姐。

        提到她,苏仅心里有些异样,没什么不好,那女人哪都好,有时候就是好得有点过分了。

        “我和她只是认识,不熟”她淡淡的说完。

        电梯一到,便先一步走出了电梯里。

        顾清晚感觉得到她对温纤并没有太多的好感,这跟她的想法很合,那个女人,她也不太喜欢。

        两人一起出了医院,刚到门口。

        面前,一张黑色的跑车停下。

        打开车门,身形倾长的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这一眼看到他,苏仅心里有些慌乱。

        时净迁抬头也注意到了她,眉心微拧,他几步走上前。

        越感受到他的靠近,苏仅便越紧张。

        细嫩的小手紧拽在身侧,她微微低头,下意识的要躲过他。

        却没想一个擦身,时净迁从她的身旁走过去,停下脚步,落在了后面的女人面前。

        顾清晚看到停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微微瞪大的杏眸有些惊讶,“总裁”

        时净迁,顾清晚很长时间没见过了,虽说是思偌的执事总裁,可收购公司后,管理公司的一直是曲白,很少有人真的知道时净迁才是幕后大老板。

        这一声总裁,让苏仅微微低沉的思绪有些恍惚。

        “有时间?我想和你谈谈?”时净迁低沉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现在?”听到这话,顾清晚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苏仅,“苏仅,你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苏仅没有来得及很快反应过来回答她的问题。

        时净迁的话,不是对她说的,苏仅有些在意,而更让她在意的,是顾清晚的那声“总裁”。

        她不知不觉的握紧了拳头,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既然说不会再执意什么?心里在意了,她就只能压抑着。

        勉强笑笑,她伸手搂紧了手里的袋子,尽量平静语气说道,“我没关系,晚姐,你们有事谈,我就先走了”

        她说完,头也没转过去,径直的便抱着袋子要离开。

        可没走两步,时净迁迅速抓住她的手,把她拉了回来,“苏仅,不用离开,这些话不用刻意避开你”

        苏仅有些愣怔,不用刻意避开他的话?

        她拧眉,动了动手臂挡开他的手,转过身看着他,“叔叔,谢谢你现在愿意相信我,但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

        她很在意他瞒着她做过的事,就比如直到现在,他也没曾告诉过她,他原来就是思偌的总裁。

        她心里有些情绪,可不想继续对他发泄。

        她跟他的关系,现在真的没有好到那种程度了。

        需要什么事都追根究底,苏仅觉得那不过就是自己在对他任性。

        她决然的态度让时净迁有些蹙眉,收起被她挡开的手,他又说道,“不想知道就去车上等着我,我送你回去”

        “不用”苏仅紧咬着唇,冷淡的说完,抱紧手里的袋子,匆匆的去路边拦车。

        这一幕,看得顾清晚有些愣神,直到听到苏仅叫出“叔叔”这两个字,她才有些弄明白两人的关系。

        微微扬眉,她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他想和自己谈什么?

        总言之,心里有些难以平复的慌张,近看他,这种感觉似乎更突出了。

        顾清晚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垂头,完全也没在意男人放远的目光。

        “这件事,以后再说”时净迁只丢下几个字,转身也走到了路边。

        站在路边等着拦车的苏仅,丝毫未察觉,一只手横穿在她腰间,轻轻的便将她带进了车里。

        许是料到苏仅不会安安分分,车门合上,便先被锁了车门。

        时净迁转进驾驶座,发动引擎,专心开车,也没打扰她。

        直到手机从口袋里传来震动,她暂时住了口,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看了眼手机来电显示,霎时一片难色,滑下接听。

        “苏仅,耍我好玩吗?”开口一句,压制着怒火。

        出来时,韩逸便只看到扬尘而去的跑车,想来就是她放了他鸽子。

        这种遭人遗弃的滋味,温晋函迄今就尝试过两次,还都出自她身上。

        苏仅有些愣住,一时没有回应他的话。

        经他这么一提,好像刚才有点清醒的脑袋,现在真是又在犯糊涂了。

        她没想耍他,只是不知不觉间就上了这个男人的道,她还浑然不知。

        苏仅也没来得及回话,对面男人压制不住暴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过是半分钟不在,你就迫不及待的去别人车上了?苏仅,你就这么缺男人缺疯了?”

        韩逸冷沉着脸,用力合上车门,声音大到苏仅隔着电话都有些被震吓到。

        苏仅免不得蹙了蹙眉,抬头瞄了前排驾驶座上的男人一眼,压低声音,一本正经的回道,“我就是缺男人,不过还没缺疯,你满意吗?”

        苏仅娇俏的小脸沉了下来,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挂断电话,丢在了一边。

        睫毛蒲扇着往上,偷偷观察着男人的表情。

        这么小声,是不会听见的。她安慰自己。

        “你要带我哪里?”苏仅强使自己忘了刚才的对话,合上眼,转了个头,舒服的靠在坐垫上。

        时净迁在后视镜里看得清楚她的脸,目光沉沉的撇过视线,再落到她身上时,仅剩下严厉。

        “苏仅,你乖乖坐好,别惹我生气”他开口淡声说完。

        苏仅翻了个白眼瞪着他,“我做什么是我的自由,叔叔如果不想让我坐,可以现在就让我下车,我也不稀罕坐你的车”

        时净迁微微顿住,勾着唇,也不说话,很快把车开到了一栋大厦前。

        苏仅疑惑,“你带我来这干嘛?”

        天羽国际是北城唯一的化妆连锁,进出的一般也是名媛。

        反正在她的字典里,时净迁就是个复杂的字,因为难辨,才会印象深刻。

        没得到时净迁的回答,苏仅心里的恼火更甚,伸手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转瞬,手臂却被拉扯住,时净迁微沉着脸看着她。

        “苏仅,吻我”

        “什么?!”苏仅很想知道,现在的时净迁是不是还正常?

        他说的话,每一句让她跟不上他的思维,更让她看不清他的意图。

        只觉得自己正被他兜着圈子玩,苏仅伸出手使劲扳着紧扣在她手臂上的大手。

        “你放开我,你这是强迫知不知道?我不吻你,我跟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奇怪的事情?”她一面反抗,嘴上也抵抗不停。

        时净迁任她反抗,怎么也不松手,“乖,每次都是我主动,这次我想看你的主动”

        “叔叔……”苏仅忍不住在心里暗骂着不要脸。

        难道以前,她也是这么个形象在他面前?很生动。

        时净迁看她微微泛红的脸蛋,伸手将她拉进怀里,下巴磕着她的发顶。

        “要跟我赌气到什么时候?嗯?以前说想做我的女人,说着玩的?”

        他微微低沉的嗓音在头顶上空传来,苏仅心跳咬住了唇,“叔叔也说那是以前了,人怎么能一直停滞不前,是不是?”

        “我现在已经有我自己的生活要过,叔叔是不是打算要把我最后的宁静也破坏完才甘心?”

        时净迁正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听到这样的话,让他的心情很不舒服。

        她字字句句都是抗拒,不接受他的心,就连他的靠近也要一并抗拒。

        丝毫不褪减的反抗更是让时净迁心烦,他伸手将她拉近距离,感觉到有些湿热的呼吸洒在他的脸上。

        他喉结微微滚动,不顾她有些呆滞的情绪,淡淡的问道,“想摆脱我,认真的?”

        苏仅想也没想的点头,“很想摆脱你,叔叔对我来说无异于一场噩梦,真是害怕醒来了,醒来发现噩梦原来真实存在,这是折磨”

        时净迁听得很清楚,她说他是噩梦!

        这小东西!

        他心里好气又好笑,抓住她的手将她禁锢在怀里,“想摆脱我就吻我,吻到我开心了,或许我就不折磨你了”

        “你……”苏仅只想说他不可理喻。

        想推开他下车去,可没有反抗的力气,她被他吃得死死的。

        “苏仅,别让我说第三遍”时净迁身下已经有了反应,很想要她的吻,缓解他的需求。

        可苏仅却只纠结于他的无赖,至于这样的距离,是近了,近得有些过分。

        时净迁一直看着她,解开安全带的同时,也伸手打开了车门的锁。

        苏仅与他的视线交错,有些慌乱,手指也没半点防备的就滑上了他的颈脖。

        “想通了?嗯?”时净迁喜欢她干净的嗓音,扬唇,深色的眸瞳攀附着情.欲。

        此刻的苏仅就像是下定决心的模样,可被时净迁这么一问,手上有些微颤。

        她是想要时净迁的,想要他作为男人的一面。

        感受到她的颤栗,时净迁眼里的情.欲却如何都收敛不了,捏住她的手腕强行把她的手拉了下来,放低了声音说道,“别闹,只吻,不做其他的事”

        苏仅有些微愣,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的对上他淡漠的视线。

        “这才叫闹”她的不满在眼底荡开,微微垫身,温温燥燥的唇瓣贴了上去。

        想也没想,生疏的撬开他的嘴,感觉到的便是冷寒。

        时净迁当即愣了愣,冷眸有片刻的欣悦,随之手中的小手又偷偷溜走。

        苏仅滑溜的攀上他的脖子,呼吸小心翼翼,而又克制不住的深重。

        唇瓣上的触感十分柔软,时净迁只是怔了怔,在那一秒的时间里作出了反应。

        不及颈脖的手在空中被截了下来,时净迁凝着她,黑眸里毫无掩饰的情.欲满载。

        “苏仅”

        再次从他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苏仅已经心跳得不成一个频率。

        一些不属于自己的气息混杂在口腔里,让她心惊肉跳,活像是偷走了别人什么东西时的忐忑。

        苏仅瞄了眼他被啃得有些发红的唇瓣,压低着头,垂到胸前的一张脸热得发烫。

        几乎是片刻之间,她拉开车门,身子便被抵在了车座上。

        时净迁俯身将她压住,温热的唇瓣再次落在她的小嘴上,仔细的品尝着,往更深入的地方探进。

        苏仅微微颤栗着身子,被他吻得很有感觉,身体不自觉的升温让她觉得有些羞.耻。

        她伸手抵住他的胸膛,越是想拒绝,身体便越不听使唤的想要更多。

        接二连三的攻陷,她也不能自已的试着回吻他,甚至身体上的感觉都明显得让她止不住的轻哼了出声。

        时净迁得到她的回应,一面深吻着她,手上也开始解着她身上的衬衣纽扣。

        苏仅没有什么知觉,直至胸前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时净迁的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胸口,她猛然清醒过来。

        瞪大眼睛,猛的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她亦不敢想象,若是还没有察觉到什么?她会不会就这么放纵自己给了他。

        毕竟苏仅傻过了一会,这次无论如何,也不想再试着傻一次了。

        不敢多想下去,她推开他,便急忙的逃下了车,忍不得胸前被解开的纽扣暴露出了里面高耸的雪白。

        我微微咬唇。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62809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