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96.096现在苏仅口头禅都变了

96.096现在苏仅口头禅都变了

        苏仅微微咬唇,这算不算是守住自己的底线了?

        她扭过头,对上男人那双***正浓的深眸,心间有些强压不下的心跳加速。

        是他疯了?还是她疯了?

        缓而,时净迁便从车里走了出来,绕过车身,走到她面前。

        苏仅见他走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胸前一只大手便伸了过来,抓住她胸前的衣襟,替她扣上了纽扣。

        “你不是说不做其他的事吗?骗子”苏仅捏紧身体两侧的手,水眸带着怨气瞪着他偿。

        时净迁微微扬唇,将她胸前解开的纽扣扣上,将她拉到面前。

        “嗯,我是骗子”

        “……”

        他这么轻易的就承认她的话,完全出乎了苏仅的预料。

        被别人说成是骗子,他很无所谓?

        苏仅缓缓叹口气,甩掉脑袋里关于他的想法,说道,“这话是你说出口的,我吻了你,现在能放过我了?”

        时净迁好笑,“小东西,我说的是让你把我吻开心”

        “……”

        苏仅犹如雷劈,“你再说一遍”

        她一副想要掐死他的表情,小脸因为咬牙被鼓得圆嘟嘟的。

        时净迁轻轻的捏住了她的下巴,“跟叔叔生这么大的气,想什么?嗯?晋函他哪好?没叔叔有钱,没叔叔帅”

        “……”苏仅瞪着黑眸紧盯着他。

        这句话很像是吃醋。

        苏仅好笑的扯动着唇角,“叔叔说得是,晋函他还年轻,跟你怎么能比?”

        她反讽的语气,越说脸上的笑意越浓。

        时净迁微微眯眸,掐着她的下巴手指抹了抹她柔软的下唇,“这张小嘴还要胡说八道?”

        苏仅一愣,明显感觉到他指腹的触碰带着危险袭来。

        她连忙甩了甩脑袋错开他的抚弄,“你别碰我,我要回家,谁让你把我带来这里了?骗子”

        她张口一个骗子,闭口一个骗子,时净迁听到耳里,深深的目光盯着她,连同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也不愿放过。

        “你教我怎么不碰你?哪里不能碰?嗯?”他抓住她的手背轻捏了捏,暧昧的语气说完,手掌又掐上了她的细腰。

        苏仅身子一震,神经紧绷着,没顾得上反抗他的话。

        腰是她最敏感的地方,被他轻掐着,一声闷哼在嗓眼里打转。

        她忍着没有让自己叫出声,远远不够握住他手掌的小手紧抓着他,有些认怂的小声说道,“叔叔,你别这样,这里很多人看着呢!”

        “害羞了?”

        “……”苏仅咬牙,生硬的吐出几个字,“是,我害羞”

        现在这里挺多人的,她是怕和他在这里继续做奇怪的事,都能引来围观了。

        听到她阴阳怪气的回话,时净迁这才放过她,将她的手指握进手心,拉着她进了面前的大厦里。

        苏仅有些微愣,紧随着被他拉进里面,她才反应过来,手指在他的掌心里奋力的反抗,“你又想做什么?”

        她的话一说完,对面就走来了几个职员,看到这一幕,低头恭敬叫了声,“总裁”,又默默移开了视线,离开。

        苏仅有些惊讶,听见职员对他的称呼,心中的好奇让她忍不住就问出了口,“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苏仅有些分不清了,她对他一直都一无所知,是刚才听晚姐的话才知道他是思偌的总裁,现在又要告诉她,他是天羽的总裁?

        她迷茫的眼神有些呆滞,时净迁手掌微微加重了些力道,让她有些回神。

        “别想太多苏仅,北城很大,有自己的事业很正常,因为你没问,我才没告诉你”

        “是因为我没问?”苏仅咬唇,水眸有些置气的看着他。

        随即,才意识到什么?手指费力的从他的手掌里挣脱了出来,“没关系,这是你的事,我有什么权利问?叔叔自作主张就好”

        “苏仅”时净迁凝着她,有些无奈,“现在都喜欢这么跟叔叔说话了?”

        苏仅微微侧头,逃开他的视线,“是不是我跟别人在一起让你不舒服了?因为我喜欢了你两年,很怕我喜欢上别人?”

        “我会的”

        “苏仅”她显得沉静的语气微酸,时净迁现在想靠近一步,她就想后退一步。

        “对我做这些事,只是因为你的好强心,喜欢你两年的女人喜欢上别人会让你不舒服,你不过是受不了这个而已”

        时净迁有些震惊的看着她,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些话。

        “还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苏仅,别说了”他微微拧眉,神色暗沉。

        “我为什么不能说,你不是很喜欢折磨我?两年前不让我跟我爸妈一起死,故意让我认识你,感受什么叫心如死灰,是吗?”

        她的话让时净迁感觉很痛心。

        “你叔叔是那么狠心的人?”时净迁伸手试图抓住她的手,但苏仅躲得很远。

        她微微摇头,“我也不敢相信,所以不想看叔叔继续做些会让我误以为的事”

        以前的她,也是误以为。

        时净迁对她很好,好到有时候会让她生疑出很多的误以为,以为她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那种失望尝过一次,苏仅再也不想去尝试了。

        时净迁轻抿唇,伸手强拉住了她的手紧握在手心里,“苏仅,你别躲我,我不会伤害你,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一直这么胡思乱想,怎么接受叔叔”

        “好了,我送你回去”不给苏仅丝毫继续回话的余地,他拉着她的手出了大厦。

        一路上,没有苏仅的唠叨,很安静。

        到半路的时候,时净迁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车里很安静,震动声传出来,苏仅听得真真的。

        见他只是认真的开车,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苏仅也只是瞄了一眼,便什么话也没有说,侧眸看向了车窗外。

        也不知道是不是车速太慢的关系,到苏家的时候,正巧一家人围在餐桌上在吃午饭。

        “小七姐姐”苏祁阳见她进来,许是有些时间没见到了,开口甜甜的叫着她。

        而另外的几个人则是见了她,也作视而不见的模样。

        苏仅也没在意,倒是苏祁阳的存在,让她有些吃惊,“祁阳,你怎么还没走?”

        苏祁阳也不急回答她,从够不着脚的椅子上跳下身,冲她走过去抱住了她的腿。

        “姐姐,刚才是不是大哥哥送你回来的?”

        苏仅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回答道,“不是”

        “那是谁送你回来的?”苏祁阳好奇宝宝一样的问着她,小身板说着说着,就往门口走。

        “……”

        苏仅也没继续搭理他,推开门看到时净迁要是没走,小家伙也会很开心的。

        她走到厨房里洗手准备吃饭,一边又问道,“爷爷,祁阳不转学了?”

        “嗯,不转了”

        苏仅洗好手,从厨房里出来,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有些忐忑,“又出了什么事吗?”

        听了苏承安的话,她现在心里也有些顾虑,害怕自己的事真的牵连到苏家,其实她也不愿这样。

        苏崇天看出她的顾虑,有些不尽然的看了眼坐在餐桌上的儿女,摆手说道,“先吃饭,有事等会再说”

        他刻意的想避开众人,苏仅也听话的点头,接过管家递过来的碗筷,说了声“谢谢”,也开始吃饭。

        苏仅现在的不急不躁令那三人都有些愣怔,苏承安微微抬起的眸在她身上看了一眼。

        眼神复杂,苏仅有所察觉,却也只是同样作视而不见的低头吃着碗里的饭。

        规矩起来,很乖,也很淑女。

        ……

        门外,被她弃在外面的时净迁正接着电话。

        电话那头,正是等着他回电话的乔迁。

        不敢怠慢,接到时净迁的命令时,他便提前留出了公司首席形象设计师一天的预约时间。

        说好的早上,等到现在也没有等到人,乔迁只好打个电话。

        背着总裁可能是被拒绝,会心情不好的点打来询问,果不其然,时净迁献媚失败了。

        “那关于这场苏氏的记者发布会,是不是也一并取消了?总裁”乔迁拿捏着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对面零下摄氏度的低气压,时净迁很安静的靠在车椅上,淡声说道,“迟早的事,就这么发布吧!”

        “是”

        反正现在苏仅是恨死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连口头禅都变了。

        以前叫叔叔都说我要,现在叫叔叔都说你别。

        时净迁挪下电话,有些烦躁的扔在了一旁,正想从口袋里拿出烟来抽。

        车窗外,一张小脸贴在车窗玻璃上,圆溜溜的黑眼睛往里使劲探视了进来。

        可是黑蒙蒙的车窗,什么也看不见里面。

        看到这张小脸,时净迁总感觉能看到苏仅的那股调皮劲儿。

        他有些好笑的扔开了香烟盒,从另一侧打开了车门,苏祁阳眼也精,一看车门被打开了,一溜身就转到了另一边。

        “净迁叔叔”像是许久没见亲人的喜悦,苏祁阳窜进车里,便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净迁叔叔,原来是你送姐姐回来的?”

        “嗯,她怎么说了?”时净迁好好的把他抱着放到了副驾驶上。

        苏祁阳有些不满的侧头看着他,回答道,“没有,姐姐只说不是大哥哥送她回来的,没说是你送她回来的,净迁叔叔你现在是不是把姐姐弄生气了?”

        “怎么这么说?”时净迁随口而问。

        苏祁阳却很认真,嘟着嘴讲条件,“你抱我,我就告诉你”

        “……”

        “你嫌弃我?”苏祁阳见他很久都没有动作,小嘴嘟得更高,“我好失望,净迁叔叔,你就抱抱我吧!好不好?好不好?”

        时净迁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这耍无赖的本事跟苏仅也很像。

        莫名的让他有些怀念。

        ……

        吃完晚饭后,苏仅便随着苏崇天上了楼。

        楼下一片安静,几个人也没有多余的闲话可聊,各自回房,不过心思却都很沉。

        推开书房的门,呈现在面前的便是几个相框里的照片。

        一张全家福,很多年前照的,那时候苏仅好像只有十岁,穿着蓬蓬公主裙,很仙气,肤色和裙子一样白白的,像个小公主。

        情不自禁,她就走到了相框前,这张漂亮的脸,和她现在很相像。

        “爷爷,我是不是也长得这么美呀?”

        苏崇天有些笑意的走过去,瞄了她一眼,“你是想夸你妈?还是想夸你自己?”

        苏仅微微扬唇,放下了相框,“你就不能直接说很美?真怀疑你年轻的时候怎么追的奶奶,这么没情调”

        “你奶奶?”苏崇天背手站到窗前,回忆起以往,笑道,“她可不吃男人这套,嘴里叫嚣着要成大器,年轻时候冲劲可大着呢!”

        苏仅有些来了兴趣,“接着呢?”

        “接着”苏崇天转回头,自豪的说道,“自然是被压在我的五指山下低头了,那时候苏家的势力岂是现在所能比拟的”

        苏仅想了想,现在能住这么好的房,也许也是那时候打拼下来的!

        她微微抿唇,“那之后呢?苏氏是怎么变成了这样?爸一直都在公司打拼,可是这些年,苏氏非但没有改变,我也没有看到爷爷你说的什么很大的势力?”

        提到这,苏崇天沉重的叹了口气,“苏仅,这些事是爷爷的恩怨,已经牵连到你爸,爷爷也不忍心让你再替我受这些牵连”

        “爷爷希望你去公司,也不是想把你牵连到上辈的恩怨里,只是这个公司是你爸呕心沥血才勉强留存下来的,爷爷希望你能接手它,即使毁了,也无关紧要,爷爷不稀罕这个公司,想要看到的是你这份心”

        “爷爷!”苏仅有些惊讶,原来他这么希望她去公司,是有原因的。

        从来都没有去认真替他想过,苏仅不知道有这些苦衷,每次和他在一起生活着,都在吵在闹。

        想到这,她心里有些微哽,“以前我不懂事,任性,没能守住公司,对不起爷爷”

        苏崇天欣慰的看着她,眼角弯弯,“说什么傻话?你是我的宝贝孙女,我怎么舍得怪你”

        这话莫名的让苏仅觉得怪异。

        她微微缩了缩脖子,感觉后颈一凉,猛的遭了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苏崇天背着手,悠哉的走到她面前,“小七啊!这事爷爷前次就想跟你说,你跟你叔叔的事,爷爷不反对!”

        听到这话,苏仅脑袋止不住的往后扬,感觉后颈的凉意更甚了,“爷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崇天微微眯眸,拍拍她的肩,“好孙女,你会知道的”

        “……”

        ……

        苏仅的确是会知道,只不过等她从电视上看来报道的时候,心里仍是止不住的想骂。

        苏氏重整?这么热门的话题不知道会引起多少人对她的关注。

        从进公司起,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便不断过。

        昨天晚上才打好的辞职报告在手里变形成团,她强压着心里的怒气,一步步踏进了人事部的大门。

        不管这事如何变化,她既然下定决心辞职,就是不想再把自己和他牵扯上。

        “叩叩叩”她敲响了门。

        “进来”

        听到声音,苏仅抬脚便走了进去。

        里面站着的曲白像是等了她很久了,手边的资料准备得很齐全。

        “你好!我是前些时间来这实习的实习生,今天来这里是想辞职的”

        “辞职?”曲白手指压着桌上的资料上,显得一脸惊讶的说道,“对不起苏小姐,我们首先就签过合同,为期未满,不接受任何的辞职请求,如果你执意要走,需要赔偿我方一笔损失费”

        “什么?!”苏仅握着辞职报告的手一松,而后又紧紧的复捏了住。

        “什么合同?我记得来时只签了一个合同,你告诉我那只是一个实习期间的注意事项”苏仅强迫自己冷静。

        “是的,苏小姐,这的确只是一个关于实习期间的合同,这个要求也并非不符合实习期间对实习生的要求,这是对你们的保障,也是对我们公司的保障,还希望苏小姐你能理解”

        “你要我怎么理解?”苏仅扶着额头,“你们这分明就是强权夺人?我分分钟可以告你们上法庭的”

        曲白也不惧,微笑看着她,“合同苏小姐也看过,没有问题才签的字,我不知道你怎么就非要说是我们公司用了不正当的手段,不过苏小姐这样的行为,我们也同样可以告你恶意诽谤我公司”

        苏仅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将手里的辞职报告捏作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她微微扬唇,“能把合同再给我看一眼吗?”

        “当然可以”曲白没有坏心眼的将文件递到她手里。

        “谢谢!”苏仅微微笑了笑,随即拿到手里的合同被翻开,她又仔仔细细的瞧了一遍。

        见字里行间真记录着如这女人实言的条例,她顿时垮下了脸。

        不多想,手指很麻利的撕了末页的签名。

        “苏小姐,你……”曲白愣怔住,这方法,果真简单粗暴。

        她暗自流汗,幸而总裁多留了一手,否则,她真是弥补不了给她看合同的这份过错。

        苏仅微微挑眉,将合同推了回去。

        “我脾气不好,很不适合做这份工作,还请你见谅,我为我的鲁莽道歉”

        “苏小姐,你这样做,很可能会造成公司很大的损失,我希望你能把那页签名还给我,不要为难我,我也不想为难你”曲白伸出手向她摊开,示意她将签名那页的合同还给她。

        苏仅见她这么执意,更是比她还要执意,伸手将手中的签名撕成粉碎丢在办公桌上。

        “麻烦你告诉他,不要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他忙,我也不闲,没时间跟他兜圈子”

        曲白微微抿唇,“苏小姐,你若是有什么问题?请直接去找总裁沟通,我只是一个下属而已,同你,是拿工资办事的人,你又何必为难我?”

        苏仅有些愣怔,说起来也确实是这样。

        她没必要让她为难,可她也没必要为她着想啊!

        轻轻笑了笑,她一身轻松的转身就要离开,认为压倒她的最后一块石头已经被除了。

        哪知,她前脚未走出办公室里,后面又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看来总裁说得很对,苏小姐比想象中固执,有点不近人情,脾气也不小,既然这样,我只好也不近人情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62809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