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06.106要你来叫她,她才下来

106.106要你来叫她,她才下来

        三个人默然的坐着电梯下到一楼。

        电梯一到,苏仅便跟着顾清晚身后走出了电梯里,保持低头看路,头顶上投射下来的视线实在有些瘆人,她不敢抬头。

        直到走出酒店里,感觉不到再有视线盯着她看,因为紧张而绷紧的双肩才放松下来。

        她微微吐口气,被他救了,她也没顾得说“谢谢”,有时候好像有些把他对她的好当作是理所当然了。

        他是她叔叔,但没有血缘关系,跟他做奇怪的事,只会让别人误会偿。

        况且她现在正答应着别人的交往,如果跟他传出点绯闻,对不起晋函对她的好。

        坐上车,她微微想事的思绪才回神,卷翘的睫毛蒲扇着往上,黑眸抬起来看着前排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撄。

        “晚姐,对不起,因为我的缘故,辜负了你的好意”

        听到她的话,顾清晚埋首在资料里的思绪被打断,抬眸看了看后视镜里的女人,娇俏的小脸上表情淡漠。

        想起老向跟她说过的话,沉默半刻,她眉间轻蹙,“苏仅,你老实告诉我,你喜欢现在这个工作吗?”

        仔细想想,苏仅从来到公司起,虽然很有决心做事,这方面也很有天赋,可从来没有表现出对这份工作的渴求。

        就连刚才老向问她的问题,她也只用了“适合”这样的字眼。

        “一份工作需要热爱,不管你有多天赋异禀,用心,这才是最基本的”顾清晚合上手里的资料,从前面递给了她,“可在你身上我看不到渴求?”

        苏仅接过她递来的资料,拿到手里,薄薄的资料夹,翻开,只是她的入职简历。

        她瞳仁微缩,有些吃惊,“晚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她的反应,顾清晚轻松一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把资料给你备了份,保不准你什么时候就又会来要回去呢!你说是不是?”

        她的作为令苏仅不悦,“晚姐,我知道我前次突然辞职有不妥,可那也是有原因的,这次我既然回来了,就会好好做”

        顾清晚平静的看着她,“这么说你有兴趣接受我给你的安排了?”

        听到这话,苏仅突然就沉默了。

        绕了一圈,原来重点在这里。

        她轻蹙着眉,将简历放到了一旁,淡声回道,“晚姐,我真的没有兴趣接受什么捧红,大红大紫,也不适合我”

        又是不适合?顾清晚心生烦闷,“那你告诉我,你来主播室的目的是什么?来当一个默默无闻的播音员?那你也不用历练了,现在的资本足够了”

        “晚姐”

        “别说了”

        顾清晚眉心微蹙,老向说得很对,她完全还没想好,现在重要的是要给她收心。

        一路上没有再说话。

        回到公司,顾清晚也没给她安排工作,只说让她好好想想。

        这些天,因为受不了顾清晚的苛厉,轮转到其他部门上班的人很多。

        一来二去的离开,主播室也就只剩下几个人留下了。

        因为她的安排,苏仅没事可做,待到下班,和方玉结束闲聊,收拾东西出了公司。

        这身打扮很招人眼球,身边就有几个平时认识的公司职员和她打着招呼过来。

        苏仅也没在意,跟他们有说有笑的走出公司。

        “小七”正走到公司门口,就听见有人在叫她。

        声音从外面传来,她抬起头,瞥见站在远处的男人。

        美眸有些惊喜,她抬脚朝他小跑了过去,脚尖轻垫,两条细臂便挂在了他身上。

        没等苏仅说话,苏慕辰就调笑的开了口,“又重了”

        “是吧!”苏仅不在意的靠在他肩膀上,只有他这个身高,跟她正配。

        看见两人的亲密,刚才跟苏仅走在一起的男人都默默离开了,男朋友,好帅!

        这时,苏仅又理直气壮的说道,“可惜我抱了抱,大表哥也没高,不想承受我的重,就快点长高吧!这样我就挂不到你身上了”

        苏慕辰有些无奈的撩了撩她的长发,“说得跟真的一样,你叔叔这么高,你不照样天天能挂他身上”

        “别瞎说”苏仅放开了他,“我现在有男朋友了,这话以前能说,现在不能说”

        听到这话,苏慕辰有些吃惊,“真的?”

        “真的”

        苏慕辰一阵沉默,随后又笑着说道,“又骗你表哥”

        “……”

        苏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侧身,也不再继续解释,“你这次回来有什么事?”

        “没什么,处理一点私事而已”

        苏仅一脸懂了的表情,“嗯,是该找个媳妇了”

        苏慕辰无奈的笑,也没辩驳,扬了扬手示意身后的曲弦不用再跟着了。

        两人一起有说有笑的回到家,苏仅刚一进门,一阵风的怀里就扑进一个孩子。

        苏祁阳闪着光的眸子看着苏仅眨呀眨,“小七姐姐你好讲信用啊!净迁叔叔真的来了!”

        苏仅有些懵智的往后看了看,巴掌抵在小家伙的额头上将他推了开,“什么净迁叔叔?这是你慕辰哥哥”

        苏祁阳嫌弃的眼神看她,这姐姐好笨,净迁叔叔怎么会喜欢她,哼!

        后进门的苏慕辰倒像是理解了小家伙的意思,视线往客厅里看了看,瞧见了男人倾长的身影站在客厅里。

        苏仅却没在意,只当是苏祁阳错把苏慕辰当作是时净迁了。

        低身换好鞋后,皱着眉心烦的冲着后面进来的苏慕辰说道,“别介意,祁阳最近可能是中了他的毒了,你知道的,那男人就只长着一张迷惑人的脸”

        “呵呵”苏慕辰抱着手臂轻笑,他倒是不介意,就怕有人要介意了。

        等苏仅换好鞋,拎着站在她面前的小身板往里走,走了没两步,手里的苏祁阳便挣开她,往前面的男人身上扑了去。

        “净迁叔叔,小七姐姐她说你坏话”

        净迁叔叔?

        苏仅脑子有些缺氧,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当即便看到客厅里的男人,淡淡的表情看着她,可对上他的视线,苏仅止不住的心尖发颤。

        慌乱的撇过视线,小嘴动了动,紧张的咽下一口唾沫。

        她下意识的吞咽动作让时净迁身体有些燥热流动,像是好久没碰她那张小嘴了,很想要她。

        这小东西,早上在别人面前跟他撇清关系,下午就在别人面前说他坏话。

        他现在在她心里的形象就这么坏?

        “苏仅”

        “我我……我先上楼了”没等时净迁完整的说句话,她怀揣着一颗快要跳出嗓眼的心,匆忙的逃上了楼。

        时净迁视线往上,看着她逃离的背影,更是无奈。

        她现在,生怕他会吃了她似的。

        “我真怕你吓着她”苏慕辰有些好笑的把车钥匙放在鞋柜上,也走进了客厅里。

        时净迁微微抿唇,弯身抱起了脚边抱着他不放的苏祁阳,淡淡的说道,“我已经吓着她了”

        苏慕辰无奈,“爷爷呢?”

        “侧厅谈事”

        “呵呵,预料之中”

        ……

        侧厅里。

        这时,苏崇天确实正和几个约好时间而来的董事谈着事。

        付森,也是其中之一。

        他们手里的苏氏股份都已经变卖到时净迁的手里,现在苏氏起色正好,苏老爷子的召唤,他们自然是要来的。

        “苏老,你今天叫我们来,就是要变卖你手里的股份?”听到这样的事,忍不得让人深想。

        苏家手里现在只持有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另外的,便被时净迁尽数收入囊里。

        难不成是这件事给他的打击太大?晕头转向了?

        付森都大吃一惊,“苏伯父,苏氏可是之城拼了半辈子想替你守住的产业,你真的愿意把最后的希望也丢弃?”

        苏崇天淡淡一笑,“各位的关心苏某心领了,不过我既做了决定,就是真的有心肯拿出股份让给各位,我相信念在情义上,各位也不会出价太低,毕竟现在是苏氏落难时,各位凭心而定”

        听到这话,付森仍是不理解他的作为。

        他卖心已定,恐怕谁再说什么也是多余。

        加之众人危机时也确实曾对苏氏有过舍弃,虽是时净迁势力所逼,可所作所为,不齿提谈。

        “既然苏老有意,我们会考虑过后给你答复的”商量过后,自然这份股份也是抢手的。

        若是苏氏真的在时净迁手里发展,论他的商业头脑,苏氏蒸蒸日上,这有何难?

        被召来的几人客套几句后就离去,付森却没走。

        “苏伯父,苏氏未出事前,我也算是苏氏第二大股东了,之前我给你提过,这些事是时先生作为,你该提防他才好”

        付森想到之前进门时,看到时净迁的身影,想了想,便偏激的认为这又是那个男人在搞鬼。

        他的心思缜密,一向毁人于无形。

        念在和苏家的关系,付森自然是站在苏崇天这边,以比较厉害关系来说事。

        苏崇天听到他的话,却只是默然深笑,拍了拍他的肩,“付森,你跟之城打拼那十几年,吃了不少苦,我知道你是在为苏家着想,不过这些事我有分寸,你别太担心”

        付森依旧蹙着眉,“我不苦不累,只是不担心,付森做不到,之城跟我打拼那些年,嫂子有多辛苦?小七能这么活泼开朗的长大,全靠嫂子逞能在她面前给她塑造一个好父亲,有多辛苦?之城每每想念自己女儿的时候,只能拿着照片看看,那种生活我陪着他看了有十几年,他有多辛苦,我知道”

        “是因为苏伯父你,他们才如此辛苦,你现如今说出要放弃苏氏这样的话,请原谅,付森真的很难接受”

        提到这,付森也悲观了,说完话,便弯身辞退了。

        苏崇天看着他离去,也只是两眼水雾,他要尚能知道一切真有因果报应,也不会让他们一家人分离这么长时间。

        没有哪次梦醒,他不是在那两人的叫唤声中醒来的,两人笑意绵绵的一声一声叫着他,“爸,没事,等这件事过去,小七就成年了,公司还得有人接手”

        一晃,这孩子真的已经成年了。

        想着这些往事,苏崇天老泪纵横,他这辈子唯一欠缺的,是对苏仅表达不完的愧疚。

        ……

        回到客厅,苏崇天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威严。

        佣人备好了饭菜,所有人都围坐上饭桌,却久久不见上楼的苏仅下来。

        从在家里见到时净迁那尴尬一幕时,她便做着他不走,她不下楼的准备了。

        苏崇天哪有那个耐心等人,见饭菜上桌了很久人也不来,脸色难看,“祁阳,你再上楼去叫你姐姐下来吃饭,她要不愿吃,就别管她了”

        被提名的苏祁阳嘟着嘴,正享受的坐在时净迁身边,自是不愿意去,“爷爷,祁阳这个椅子好高的,下去要跳,上来要爬,好麻烦的,爷爷就让阿香阿姨去嘛,好不好?”

        听到他的话,苏崇天脸色就更不好了,平时见这小家伙挺懂事听话的,也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难管教了?

        轻叹了口气,苏崇天转头正想吩咐身后的佣人。

        与此同时,时净迁低头不知道在小家伙耳旁说了什么?那小家伙一跳,忙从椅子上就下来了。

        “爷爷,还是我去吧!姐姐可倔了,阿香阿姨说不定叫不动她呢?”

        苏祁阳说着,也不等苏崇天再说话,冲着楼梯使劲使劲的爬了上去。

        苏崇天吁了口老血,皱了皱眉,虽不知道这小家伙搞什么鬼,倒也省了事,转回头没再吩咐佣人。

        看到这一幕,苏慕辰也只是低头轻笑。

        这只老狐狸,他现在真是担心那只心思单纯的小狐狸会被他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

        苏祁阳上楼来,推开苏仅的房门,见她还正拿着手机在聊微信。

        看了眼微信名称,“唐桃”,应该是桃子姐姐。

        苏祁阳的靠近,苏仅从后面倒映过来的黑影就察觉了,见是他,苏仅头也没抬,一副没想搭理的模样。

        苏祁阳扯着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她不理他,他就把小脑袋伸到她手机屏幕上,咧嘴,对着她就纯真的笑。

        “小七姐姐”

        苏仅微微眯眸,咬了咬牙,“苏祁阳,你这个叛徒”

        苏祁阳装作没听到,拎着她手上的手机看,“哇!小七姐姐,你这个手机好漂亮啊!在哪买的?祁阳也好想要一个”

        “想要吗?”

        “嗯嗯”苏祁阳点头如捣蒜,小脸上笑得纯真无邪。

        苏仅才不吃他这套,轻轻的取回了手机,冷笑道,“想要,让你净迁叔叔给你买呀!你们关系这么好,都知道联合起来坑你姐姐了,哎哟,我家祁阳现在本事越来越大了”

        她一边笑说着,细长的手指一边打着手机字幕,想想也该是跟微信那头的唐桃吐槽着什么?

        苏祁阳呵呵的笑了两声,拉着她的手臂摇晃,“姐姐,你别这样好不好?祁阳知道错了,祁阳给你捏脸蛋,祁阳给你抱,你别生祁阳的气了”

        苏仅转了转眼珠子,又正经道,“那你告诉我,他走了没有?”

        苏祁阳也转了转眼珠子,“你说净迁叔叔啊?没走啊!在楼下等你吃饭呢!”

        苏仅肚子也真是饿了,可过不了心里那关,她亦是说道,“你下去让他们先吃,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想睡会”

        “哪不舒服啊?”苏祁阳惊奇的盯着她上下看。

        苏仅啧了一声,“你别管,这么说就行了!”

        “哦!我知道了”苏祁阳突然一副懂了的表情,笑得跟一朵花似的跑出了房间。

        冲着楼下就喊道,“净迁叔叔,姐姐说要你来叫她,她才下来”(www..  )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6602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