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08.108总裁什么时候被传染了不要脸的病

108.108总裁什么时候被传染了不要脸的病

        苏仅抱了他很久,放不开手,也在乎不了其他的什么事,她现在脑子很乱。

        不能像时净迁这么清醒的想事情。

        过后,被惊吓住的苏慕辰才略有回神,拉着苏祁阳从车里出来,看着拥在一起的两人,也没继续上前去。

        时净迁比他能保护好苏仅,只是令他没想到,他回来不过几天时间,就又发生了这些事撄。

        处处想着置她于死地的人很多,这件事一旦开始了,便很难再结束。

        尤其,苏慕辰担心时净迁会昧不过自己的良心,他做事一向凭自己认定的对错来做,血是冷的,可心被苏仅捂得很热。

        “叔叔,我不怕了,你放开我吧!”苏仅感觉时间过了很久,小腿站得都有些麻木,才推了推他。

        要不是他一直都对她这么好,好得理所当然的一样,苏仅现在还会感动得泪流满面的偿。

        很多事情一直困惑她,她没有出口问,以前觉得没必要,现在是不知道从何开口。

        时净迁放开了她,拉开距离,伸手理了理她散落在胸前的头发,很宠溺,只有指腹的温度有些微凉,好似能沁进皮肤传到苏仅的心里。

        “跟我回去”他就说了四个字,语气很轻。

        苏仅没有想拒绝他,可想到什么?她很不放心,“叔叔,我想去看看桃子”

        刚才那个女人明显不是唐桃,没见到她,这让苏仅有些放不下心。

        她连自己什么时候变得不幸的也不知道,到哪里?哪里就会有灾难似的。

        时净迁也懂她的心思,没有反对,拉着她的手说道,“我陪你去”

        “好”

        看着两人的身影往旁边的一栋楼上去,苏慕辰也松了口气。

        蹲下身来,看着面前的小家伙说道,“祁阳,你跟净迁叔叔的约定以后再玩,现在乖乖跟哥哥先回家好不好?”

        苏祁阳抬起头,睁着圆碌碌的黑眼睛看着他,出其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祁阳乖乖的”

        见他的懂事,苏慕辰欣慰的揉了揉他的头发,拉着他上车,离开了那里。

        ……

        一间木质的防盗门前。

        苏仅正伸手按着门铃,捏在时净迁手里的小手有些细汗渗出。

        按响门铃,没一会,里面便回传来了回应,“小七?等一会”

        听见这个声音,苏仅如释重负,对着对讲机回了一声,抬头看一眼时净迁,好像有话说,又没能开得了口。

        说是一会儿,真是一小会的时间。

        苏仅听见开锁的声音,门被打开,她才刚抬头,就见唐桃已经又转过身进屋里,闲言碎语的开始唠起来了。

        “我说你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我这正忙着敷面膜呢!这两天一直加班加班,工资不涨,就见脸上的黑眼圈在长,你说你叔叔不是挺有钱的吗?在你身上这么舍得,一件连衣裙就几十万,怎么这种关键时刻就不知道体谅体谅员工呢!”

        唐桃一身的可爱睡衣,头发还有些湿润便被挽成一个丸子束在脑后,看起来有些凌乱,却也有种清俗的美。

        她说着话,坐上沙发拿着遥控器调电视看。

        “……”苏仅无奈,听到她的话有些尴尬的往身旁看了看男人的脸色,还好!他很正常。

        只是,唐桃也没停唠,没听见她回话,像是不甘安静的又说道,“苏仅你好样的!我说你怎么就对学长不来电,偏偏要去勾.引什么叔叔?要是有这么个男人给我砸钱,给我十个,我也愿意勾.引啊!”

        “……”

        勾.引什么的?

        “桃子,你够了!”苏仅捂脸,都怪以前给她说些什么蠢话,真是自己把自己害惨了。

        感觉握在男人掌心的手细汗更密,她低垂着头,用力挣了挣,时净迁却反而握得更紧。

        “诶!对了,这个牌子的面膜……”这时,唐桃开口又要说话。

        苏仅已经怕她那张嘴了,连忙出声就打断她,“桃子,你先别敷面膜了”

        “怎么了?”唐桃这才有些觉察到她的异样,换做往常,这女人不该是这个反应啊?

        唐桃奇怪的转回头,为了不让面膜不掉下来,还一直保持着微仰着头的姿势。

        睁开眼睛看到后面怎么突然有两人?

        两个人?

        她一懵,直到视线里清楚的看到男人的俊脸。

        她猛的从沙发上站起身,脸上的面膜掉落在地上也无暇顾及,结巴的叫道,“总……总裁!”

        唐桃心里真是奔溃了,当着本人的面说坏话还行!

        “嗯”时净迁也没在意,微微收回放在苏仅身上的视线。

        小东西,他们的账等回去再好好算。

        他的指腹在她的手背上捏了捏,力道不重,可苏仅好似已经感觉到他的警告了。

        全身的汗毛也竖了起来。

        唐桃眼睛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上瞄了瞄,不知道是敷过面膜的原因?还是真被时净迁的出现给吓着了?脸色有些微白。

        她反应也快,急忙就把沙发上乱糟糟,还没来得及收拾的衣服收起,往里屋,一个抛物线扔了进去。

        “那个,先坐吧!总裁,小七也是,别客气,呵呵!我去给你们泡茶”唐桃笑得一脸勉强。

        说着,捡起地上的面膜纸就撒腿往厨房里走。

        苏仅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叔叔,你放开我,我去帮帮她!”

        “她不用帮!”时净迁说着,拉着她就坐到了沙发上。

        又来了!这个霸道的男人!苏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转瞬,唐桃便真的烫了两杯热茶出来,走到苏仅面前时,也不知是有意无意,膝盖拐了她一下。

        满脸堆笑的说道,“总裁,你请用”

        这点心灵感应,苏仅还是有,可她要是能离开,也不会还死赖在时净迁身边啊!

        看她纠结的表情,唐桃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又转回头看她身旁的时净迁。

        这话不假,这样的男人要是有多的,她也要勾.引。

        哪个角度看都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啊!

        唐桃殷勤的扯着唇角走过去,“总裁,不知道你今天来这有什么事啊?”

        “没事,陪苏仅过来看看你”他品着茶,淡淡的说着。

        很平常的语气,可就是这么平常的语气让唐桃又把视线转过来看了一眼苏仅。

        这话说得,他们现在是在交往了?

        唐桃贼贼的笑,“苏仅,恭喜哈!”

        “……”苏仅一脸懵逼,恭喜什么?

        她一想就是时净迁拉着她的手让唐桃误会了,这男人,喝个茶也生怕她飞了似的。

        “对了!桃子,你这几天身边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吧?”她当作随口问了问。

        唐桃也没在意,想了想说道,“没有啊!怎么了?”

        苏仅摇了摇头,“没事,想着就问问了”

        “哦!”

        因为有时净迁在,她们的逛街也没有去成,闲聊了几句,两人就离开了。

        直到身后的木质房门被合上,苏仅才有意识的离他远了点,手心被他捏得很出汗。

        无奈,挣也挣扎不过他,除了用软,她没有其他办法。

        “叔叔,你别拉着我了,手心很多汗,不舒服,我想去洗手”没征得他的同意,她索性不乱动了。

        乖乖的,等他心情好了答应她的要求。

        可是时净迁心情不好,拉着她的手就要下楼,苏仅见状,死活不肯再走。

        “你别拉我了,叔叔,让别人看见了会误会”

        “误会什么?”时净迁停下脚步,有些无奈的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女人。

        他做得这么明显,说得这么明显,她是真的还不明白?

        苏仅两只细腿蹲在地上,因为穿着裙子的缘故,又不敢蹲得太深,害怕一不小心露点,虽然里面的都已经被他看过了。

        微微吸了吸鼻子,她认真的说道,“别人会说我很不要脸的,我有男朋友了,不能跟叔叔做这些事”

        再听到她提起什么男朋友,时净迁心里的火气更大,伸手一把将她扯进怀里,“脑子这么清醒?嗯?不跟叔叔做,还敢跟谁做?”

        苏仅扳不过他,身子动了动,便被他的手掌压制住,“小东西,要不要叔叔?”

        “我不要”苏仅不过是赌气。

        可话刚说完,身子就被腾空抱了起来,她下意识的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心惊肉跳。

        “叔叔,你别这样,放我下来,我有脚能走动”说着拒绝的话,她可也是好好的抱着他的脖子的,这是楼梯,摔下去应该很疼。

        时净迁也没理她。

        这里只是个小楼层的套房,没有电梯,一路被他抱到路边,刚才的车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辆停在他们面前的黑色路虎。

        见两人下来,乔迁很识趣的打开了车门。

        苏仅也没顾得在乎这些细节,被扔进后车座里,还没来得及起身,男人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

        前排的乔迁看得眼睛都直了。

        莫名的吞了吞唾沫来缓解精神压力,正要开车,后面便传来了冷冷的声音。

        “闭眼”

        乔迁知道说的是他,可恕他做不到啊!要开车,他要他如何闭眼?

        “总裁,你放心,我会保持目不斜视的”乔迁很认真的说完,发动引擎,开了车。

        说不看,听见后面有什么声音,他也只是好奇,真是一眼也不敢看。

        可苏仅很羞.耻,他脑子还清醒吗?这是在车上。

        旁边还有人。

        重要的是他想做什么?

        苏仅一堆的想法,眼睛瞪着他,若有所思的模样看起来一点也不专心。

        这个时候,她还有心思想别的?

        “苏仅”

        他的声音苏仅听到了耳里,整个人都精神了。

        她抿着唇,伸手先挡脸,后挡胸,最后还是握住了他的两只大手。

        “叔叔,我错了!我不该惹你生气的,这样躺着好难受,你让我起来好不好?”她现在很识时务,脑袋下面为什么长了个脖子,就是为了方便低头的嘛!

        她呵呵的笑,那笑容看着不知道多假。

        时净迁只觉得闹心,有时候苏仅跟他的做事风格其实很相同,就一样,什么都全凭心情。

        他微微抿唇,“苏仅,你乖乖的听叔叔话,跟他分手”

        听到他的话,苏仅脸上的笑意僵住,心里有些触动,眸瞳微闪了一下,侧过了视线。

        “叔叔你别说这些不现实的话了,别这样,以前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什么都不会说的”

        苏仅很怕提这些往事,他现在对她做这些事算什么?

        以前她喜欢他,他不在乎,现在她可以放手了,他又好像开始在乎了。

        她只是怕以前的场景还会再出现,她说她愿意,他还会不要她一次。

        “苏仅”

        “叔叔你别说了”她伸手堵住了他的嘴,很认真的看着他,“你只是习惯有我在你身边而已,别多想了,我见过喜欢,从来没有你这样的”

        “你当然没见过”时净迁伸手将她堵在他嘴上的手拿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说道,“叔叔这么独特的男人,错过了,你这辈子也遇不到了”

        “……”

        苏仅也没有话说了。

        就连前排听到这话的乔迁忍不住都头皮发麻。

        总裁这是什么时候被传染来了不要脸的病?

        没等苏仅回过神,他压着她的手便吻住了她的唇,正要深入,口袋里的手机不巧的震动了起来。

        他眉心微蹙,趁电话被挂断的手机还早,不满足的在苏仅的唇上吻了吻。

        这才从她身上起身,接起了电话。

        “净迁,能约个时间见面?”电话那头,温纤清悦的嗓音透过手机传过来。

        手机隔音极好,苏仅完全听不到声音。

        何况才被他欺.辱完,她现在浑身都是戒备,身子早已经缩到了车门边。

        只看到男人一脸冷淡的表情,她简直不敢相信,刚才还对她做那种事的男人,几秒钟时间又变了脸。

        接完电话,时净迁便转回了身,一看,原本离他挺近的小女人,现在已经躲他躲到车门边了。

        他无奈的收起手机,冲她伸出手,“苏仅,过来”

        苏仅一脸防备的看着他,冷说道,“我不过来,你敢动手动脚,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听起来好了不起的威胁一样!时净迁憋着笑,“过来,我就抱抱,不做其他事了”

        苏仅才不信他的鬼话,前次说不做其他事,他做了什么?

        她咬着唇,想到刚才的电话,提了提,“你是不是还有事?”

        提到正事,时净迁收起了笑,也不逗她了,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说道,“在家里乖乖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听到这话,苏仅微微挣扎的手有些停顿,抬眸看他,距离很近,看到他脸上细细的毛孔,皮肤真的很好。

        “是因为刚才的事?叔叔,你别再为我的事担心了,我害怕”

        她怕什么?时净迁也知道,她有时候胆子不小,可心思细腻,从很小的角度去想问题,也会因为担心让自己不安。

        “在公司上班怎么样?”他突然又提到别的话题上。

        没得到他的回应,苏仅有些蹙眉的看着他,赌气问道,“叔叔想说什么?”

        时净迁宠溺的捏了捏她的细手,“以后不准穿裙子去见别的男人,知不知道?”

        苏仅微微顿神,他好像挺喜欢她穿裙子的。

        每次给她买衣服时,都是买的连衣裙。

        只不过,苏仅一直以为他是觉得衣服裤子两样很难选,才会特意挑选裙子的。

        想到这,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我不喜欢穿裙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66442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