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12.113上了别人的车

112.113上了别人的车

                御斋坊。

        某间包厢里,已经坐着男人的身影。

        温晋函过来得很早,接到苏仅的电话,足足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

        他有些预料得到,眉心微蹙着,就听那头清甜的说话声音。

        “晋函,抱歉,能不能改天再见面,我今天正巧加班,7点才能出公司呢!”她有些撒娇的口气偿。

        可温晋函薄唇抿得很紧,从电话里冷笑,“这么巧?”

        “嗯,是!抱歉,因为不能请假撄”

        “呵”温晋函心里有些好笑,可真当笑起来,牵扯得他的神经都有些闷疼。

        “好!我知道了!”他的话说完,

        那头,苏仅有些酸涩的声音打断了他,“别这样,晋函,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

        再见面?

        温晋函没有说话,恰时,包间门被从外面推开,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他便更没有心情回话了。

        将电话挂断,他丝毫也不显得惊讶的朝他扬了扬眉。

        伸手用毛巾包裹起冰桶里的红酒,服务生正要过来,被他挥手挡拒了。

        “我以前对时先生的印象一直是正人君子,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段,真是让我意外”

        他取杯倒了小半杯红酒到对面,扬眉笑得有些嘲讽。

        时净迁顺意坐在摆杯的位置,也不见对他的话有怒气,表情淡淡的解释道,“苏仅今天是要来跟你说分手的事”

        他一说话,省略不必要的,直戳重点。

        温晋函甚至有些无奈,就算是,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不是必要时,却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她想说的,是这个意思?”倒好红酒,他轻轻将酒瓶放了回去。

        这瓶82年的拉菲,他本打算和苏仅一起享用,可惜……

        这次没有机会了。

        “如果她想好了,我尊重她的选择!”温晋函端着酒杯的指节有些泛白,微微倾杯,红色的酒液灌入嘴里。

        他的情绪表现得并不明显,可眸子里的阴厉隐隐作势。

        时净迁微微眯眸,听他说完,摸了摸西装口袋,一张照片被保管得很好的出现在他手里。

        “我需要你把这样的东西给我,它会伤害到苏仅”

        温晋函微微抬眸,看到他手里的照片,不免有些愣怔。

        不惊讶他知道他同样收到了照片。

        而是惊讶,他竟然知道他今天带了照片过来。

        他虽说不算小心,但被他调查得这么透彻,不免难堪一笑,“时先生认为我会伤害她?苏仅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我再说一遍,我不会伤害她,不管什么时候,如果她的选择是你,我会祝福!”

        他有些显得不耐的语气,忍耐着没有发作。

        时净迁也没继续说话,将照片收好放回口袋里,悉心保管。

        这时,温晋函也从身后拿出了放在文件袋里的照片,语气不善的冷着脸说道,“如果时先生没有其他的事,请你吃完饭就离开”

        他带照片来,本就是要还的,时净迁卑鄙也好,正义也好,唯一他很放心,他不会做伤害苏仅的事。

        更何况,这男人刚才还在怀疑他会做对她不利的事呢!

        真是好笑。

        温晋函微微抿唇,手指在酒杯杯缘上轻轻滑过,沉思片刻,便叫服务员准备上菜。

        时净迁拆着照片看,听到这话,起了身。

        “不吃了,苏仅还在等我”

        “……”温晋函眯起眸,一直盯着他的身影走出包间里。

        门被合上,他漠然的收回视线,端起酒杯,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心烦意乱的掷下空酒杯。

        剧烈的酒杯撞荡,声音从屋里传来,时净迁轻蹙着眉,脸部线条逐冷了下来。

        “乔迁,请你二少爷出来”

        隔壁包间里,听到这话,男人的眉头轻拧,放在唇边的茶杯停顿。

        随后,却坦然一笑,轻轻的吹了口滚烫的茶水,喝了一口,放下。

        时净迁调查得很清楚,不止是温晋函,他对一切都了若指掌。

        能够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他的存在,这对他来说不难。

        没一会时间,对面包间的门便被打开。

        乔迁握手在前,打开门,恭敬一鞠,“二少爷,总裁有请!”

        “呵呵!”时辰亦轻轻的笑,起身,拿了身旁的外套。

        迈步走到走廊尽头。

        时净迁正一人站在落地窗前,合贴的西装把他的身形衬得很完美,却又透着一股肃然。

        时辰亦脚下的步伐有半步微颤,可隐藏在他的笑容下,显得有理有性。

        “大哥!好久不见!”

        时净迁微抿着薄唇,转过身,与他的视线对上,脸上的情绪沉稳,威严。

        “大哥想说什么?我很忙呢!每一秒都在想着赚钱”时辰亦走过去,站在了他的面前。

        仔细看,时净迁才发现他左耳垂上极细的耳针,眸色有些微沉,“在国外鬼混,回来也没有消停,自认为自己有很了不起的本事,其实一事无成,时家把你惯坏了”

        “呵呵”

        时辰亦勾着唇浅笑,“怎么不是呢!可大哥你也知道他们从来不用钱惯,一向都讲究方法,这和你的初衷也是相同的,留着没用的东西,弄死占的只是一块地,活着,会让人时刻想着怎么弄死他,目前,我还属于后者”

        时净迁微微蹙眉,转身,点燃了唇间的香烟,“温纤还没给你把病治好”

        浓浓的烟雾被风吹散在他的俊挺的侧颜上,显得野性十足,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时辰亦很明白。

        伸手合上面前的窗,阻隔了外面的恶风,他淡笑着说道,“明知我做着什么心思?你让我回国,这不是故意要我替你伤害小狐狸?”

        时辰亦抢过他手里的烟,含进嘴里,“因为,你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止我,我是你心里过不去的坎,你掩饰其好,所以别人都说我有病,大哥,你很正常”

        “你骗得过温纤,因为她对你有意思,揣摩人心,心不乱可观大局”

        他的话说得犹如亲眼目睹似的笃定。

        时净迁眉心紧蹙,盯着他的目光深沉,如一汪夜潭,看不清里面的情绪是什么?

        片刻,便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开了走廊。

        这一离去,时辰亦更笑得嘲讽,好像被他说对了似的。

        不辩解,只是他不耐烦,不过有一点却是真的,他,或许真的是他过不去的坎。

        ……

        出来后,时净迁看着时间,让乔迁把车开到了公司。

        外面正下着绵绵的小雨,第一时段,乔迁撑好伞,在车门外等着他下车。

        他计算得时间正好,没两分钟,公司门口有个娇小的身影跟着人群走出来。

        因为是同个时段下班,身边有些拥挤,还总有些男人刻意的和她搭讪,一路有说有笑的出公司。

        看着下雨,她的脚步才在公司门口踌躇了住,眉头有些微蹙。

        “苏仅,顺路?我送你回家”

        苏仅笑了笑,也不好意思让人没事找事,报了个地址,如果顺路的话,能搭车自然最好。

        毕竟苏家在城外,离这里,确实是有点远的。

        索性还是有同路的人,下着雨,也不好打车,她便顺便坐了个顺风车。

        直到那抹娇小的身影上了车,乔迁还撑着伞站在车门外,见自家总裁没有动静,不禁疑惑。

        以为他没留意,乔迁出口提醒道,“总裁,苏小姐上了别人的车”

        听到这话,时净迁冷眸转回来看了他一眼。

        “……”乔迁只觉得全身凉寒,默默的闭了嘴。

        看男人坐进车里后,他便极速收起雨伞,绕身到驾驶座,识趣的开车跟上前面的车辆。

        这时,坐在别人的车上的苏仅,很规矩。

        不乱动,也不坐得毛毛躁躁的。

        始终是没打过几次交道的同事,她怕自己太随性,显得很不礼貌。

        男生看起来大概22岁左右,身高也不过是比她高出一点,人长得很清秀,穿着干净的体恤衫,身板挺直。

        两人坐在车里,苏仅一直都很少说话,只是他问一句,她答一句。

        “我其实也挺喜欢你这样的女孩,性格开朗,又有些文静可爱,在公司追你的人看起来也挺多的”那男生说着,微微侧眸看了她一眼。

        似乎是在看她的反应。

        苏仅干笑着摆了摆手,“没有的事,我有男朋友,所以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

        “有男朋友?”男生显得有些惊讶,随即又扬唇一笑,“从没听你提过,那也挺好的,他应该对你很好”

        温晋函?苏仅微微垂眸,视线落到了车窗外。

        “嗯,挺好的!”

        想到他电话挂得那么匆忙,所有的语气都像是不愿再和她有任何交流,苏仅有些无奈。

        被挂断电话时她也犹豫过,不过想想他的做法很对,如果她真的继续和他纠缠,对他很不公平。

        她只是好奇,他这么突然转变的态度,突然得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苏仅沉默着,一路过来,就男朋友的话题闲聊了几句。

        车子到苏家门口。

        停好车,看到眼前的别墅,男生才有些诧异的转头看她,“我听说你家是做香水生意的,规模不是很大,但看这别墅,苏仅,原来你真是富二代啊?”

        “……”

        苏仅有些无奈的干笑了两声,“没有的事,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开车”

        她说完,打开车门走下车,走到别墅门前,按下门铃。

        总感觉身后还有视线跟着,她转回头,看到那男生的车还停留在那里。

        她有些错愕的冲他笑了笑,收回视线,别墅门正被打开,她便没有多想,迈步进了屋里。

        “孙小姐,你还没吃晚饭吧?”

        “嗯!公司加班,就回来晚了”

        苏仅将手机放在鞋柜上,换好鞋,走进客厅也没见到那小人扑过来,不禁有些疑惑。

        “香姐,今天怎么没看到祁阳?”

        平时这个时间,也不该就睡下了啊?

        佣人正忙着给她重新准备晚饭,听到她的问话,从厨房里走出来,笑着说道,“他一个人玩不住,大少爷陪他练钢琴,在楼上练着玩呢!”

        练钢琴?

        苏仅挑了挑眉,那不就是在妈妈的房间里。

        平时苏家谁会想着去碰琴,也就她妈妈生前很喜欢,手灵巧,所以家里放了一台。

        只是,苏慕辰竟然会弹钢琴,这真是她没有想到的。

        虽然她妈妈是个手灵巧的女人,可她半点没遗传她的手巧,对钢琴完全没有天赋。

        也好久没听到从那间房里传来琴声了,反正也要上楼,她顺便就去了尽头的房间看看。

        可推开门,弹钢琴的声音没听到,两人嬉嬉笑笑的谈话声倒是很大。

        就连她进去,两人也没察觉,她看到坐在钢琴椅上的苏慕辰,白色的休闲服,衬得他的皮肤也很白。

        在那里坐着,毫无违和感,莫名的让人觉得他天生就适合弹钢琴,很唯美。

        “小七”这才注意到她,苏慕辰朝她笑了笑。

        “我以为你半个月之内不会回家呢?我妹夫呢?”他问得自然而然的。

        苏仅以为他问的温晋函,没出口回答,走过去。

        半路,就听到苏祁阳童声哼道,

        “慕辰哥哥,你别问了,要是净迁叔叔来了,她不会是这个表情的”

        “……”

        苏仅脑子有些懵,听了苏祁阳的话,才知道苏慕辰原来说的是时净迁。

        小脸有些微黑,她也没有搭理两人,走到琴架前,停住脚步。

        好久没有听到这台钢琴发出琴音了,她很怀念。

        苏慕辰扬眉,看她一副很像试试的表情,起身让她,“想不想试试?”

        季婉去世的时候,苏仅的记忆里没有她的影子,可小时候,她坐在这旁边听她弹的琴声,她还记得。

        苏仅想也没想就坐了上去,细长的手指放在琴键上,看起来很适合弹钢琴。

        只是,当手指落上去时,一大一小表情都变了。

        苏祁阳完全受不了的捂着耳朵瞪着她,“白长这么漂亮的手,人家慕辰哥哥弹得比你好听到天上去了”

        他夸张是夸张了些,可小孩子就是童真,苏仅知道,自己真是有让人痛苦的琴技。

        她放下手,也算过了把瘾,勉强笑着说道,“我没说我会弹得好听”

        “可你也没说你会弹得这么难听”苏慕辰有些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接下她的话,只让苏仅觉得更尴尬。

        “我也是可以弹好的,只是不想弹给你们听”

        她正说着话,门外就传来敲门声。

        佣人拿着她的手机进来,说道,“孙小姐,你的手机响了好几遍了,我看你落在门口的鞋柜上,就给你拿了上来,看了看是时先生打来的,你要不要给他回一个电话过去?”

        话刚说完,原本坐在椅子的苏祁阳已经先一步蹦哒了过去。

        小脑袋往上扬,伸手拉住佣人的手往下拽,撒娇说道,“阿香阿姨,你把手机给我,我给小七姐姐拿过去”

        “好!”佣人也忙着锅炉,拿了手机给他,便又下了楼。

        苏祁阳接过手机,先就自己翻来看过了,才狗腿的把手机递给苏仅。

        一扫刚才的恶劣态度,看着她笑得眉眼眯眯的说道,“小七姐姐,你让净迁叔叔过来好不好?”

        “不好!”苏仅就不明白了,这小家伙分明有自己的电话,却就知道怂恿她做这些事。

        她脸皮哪有那么厚?天天黏着他,苏仅怕,他会不会跟以前一样,觉得她很烦。

        以前一直在他身边转,就被他冷落来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6787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