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21.121好好照顾自己

121.121好好照顾自己

        苏仅也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张开嘴,便被他的唇舌堵住了嘴。

        在车上缠绵了很长时间,说是控制不住,但时净迁每次都能在关键时刻刹住脚。

        这让苏仅就更加怀疑他那方面有问题了。

        回到苏家,苏仅把合同也一起扔在车上了。

        潜意识里,她是不愿和时净迁分开距离的。

        只是,回来一趟,她总要心安些,昨天走的时候没有见到苏崇天的面,也没有打个招呼就离开了偿。

        这个时间,却很不巧,客厅里只有她很不愿看到的人。

        沙发上坐着的妇人视线往她这边看了过来,注意到她身后的男人,目光里的憎恶刹那收敛。

        手肘下意识的拐了拐身旁的男人,苏清玉面带伪笑的起了身,“小七,回来了!”

        坐在一旁的习思量因为她暗示的动作,也简单抬头看了面前的两人一眼。

        苏仅没有想跟她交流下去的想法,简单的“嗯”了一声算作回答,又问道,“爷爷呢?”

        她的冷漠让苏清玉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勉强着才撑起嘴角僵硬的弧度,回答道,“在院庭里弄他的花草呢!还没吃饭吧?我这就让佣人准备晚饭”

        说着,动身就往厨房走。

        苏仅也没阻止她,微微落眸,视线又收了回来,看着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的习思量。

        那男人只是默默的端着茶水杯喝着,一副懦弱的模样,见苏清玉离开,也急的立马放下茶杯。

        苏仅刚要出口询问他苏慕辰的下落,男人便也起身跟去了厨房的方向。

        她微微抿唇,有些无奈的回身拉了拉身后的时净迁,“叔叔,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爷爷,很快就回来!”

        “我陪你去!”

        菜园里。

        苏崇天此刻正由林管家陪着,年迈的身姿蹲坐在寸土上,兴致盎然的松动着周围的杂草。

        “爷爷!”

        苏仅远远的看到他的身影,叫了一声,便朝着走了过去。

        听到声音,苏崇天微微抬眸,当注意到她身旁跟着男人的身影时,布着皱纹的眼角上扬。

        伸手撑着弯得酸疼的腰直起身,苏仅看着都捏把汗,赶忙上前扶着他。

        气瞪着眼说道,“你老可真当自己是年轻人来练呢!”

        苏崇天从鼻间冷哼了声,拐开她的手,站得稳当的说道,“我好得很,哪需要你瞎操心?”

        “是,你孙女错了!”苏仅没好气的收回手,视线看着泥土里几颗含苞的嫩芽,“爷爷,你是不是又种了麝香草?”

        提到这药草,苏崇天很有兴趣,指了指那一片肥土,“你爸以前很喜欢这种药草”

        “都死了还给他种什么?”苏仅不在乎的说着,眸色微沉,却蹲下身接着苏崇天刚才松动过的土地浇着水。

        苏崇天欣慰的笑了笑,这丫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哪有跟一个死人还赌气的。

        接过管家递来的毛巾擦着手,苏崇天抬眸看一旁的男人,见他的眸光注视着蹲在地上的女孩,虽一言不发,可眸底的柔和却是最好的表达。

        苏崇天更是欣慰的笑了起来,猝不及防的就开口提道,“你们的婚事考虑什么时候办?”

        听到这话,苏仅手上的动作微顿,什么?

        什么婚事?

        她有些无语的抬眸看着自家爷爷,她跟她叔叔这才交往三天不到呢!怎么在他眼里就有种婚期将至的感觉了。

        不过,苏崇天还确实提过,说时净迁到了成家的年纪了。

        想到这,苏仅就忍不住想笑,那不就是在说她叔叔老吗?

        看着她笑,苏崇天也是无奈,以为她是开心他说的婚事,心里总想着这丫头什么时候能学会矜持?

        可接下来,时净迁认真的承诺倒是让他有些愣怔。

        “苏仅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他眸光深深的看着她。

        对上他的目光,苏仅心跳加速,红着脸躲开了他的视线。

        正要开口说话,却被身后的小人抢了先。

        “净迁叔叔!”苏祁阳不知这个时候从哪冒出来,打断了三人的谈话。

        说着,身穿一身背带裤的小身板就从门口跑了过来。

        一靠近,很亲切的便直接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净迁叔叔,我想你了!”说着,小眼神还带着怨气的看了苏仅一眼。

        那样子,看着就似把她当作情敌对待一样。

        苏仅有些无奈起身,看着身后跟着走过来的苏慕辰,疑惑的问道,“你们去哪了?”

        苏慕辰看着早跟时净迁亲密上的苏祁阳,无奈的摇头,这小家伙,只要见了时净迁就把他遗忘了。

        听到苏仅的问话,他扭过头看着她,说道,“带祁阳去玩了一会儿!”

        “嗯,是吗?大表哥,你要忙的事忙完了?闲得无聊带这个没良心的家伙去玩”苏仅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又引起了苏祁阳的不满。

        小家伙听完更怨她,冲她做了个鬼脸,更抱紧了面前的男人。

        苏仅咬了咬牙,真是不能太跟他计较。

        看着这活宝的一大一小,苏慕辰更是无奈,接着说道,“祁阳再过几天就开学了,你们有时间陪他去玩玩,这家伙一直都惦记着呢!”

        这话,时净迁听在耳里,垂眸看了看小家伙,见他一脸期待的表情,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抬起头,看着苏慕辰,也听出了他话音里的意思,“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就走!”

        听到这话,苏仅有些愣怔,“这么快?”

        苏慕辰抬眸看了一眼一旁背着身没有说话的苏崇天,眸光微闪,淡淡的嗯了一声。

        他这爷爷,应该早盼着他离开了!

        “明天早上我送你!”苏仅其实有些不舍,虽说跟她那个尖酸刻薄的姑姑相处不好,但至少这个大表哥真是对她很好的。

        闻言,苏慕辰欣然的点头,“那再好不过了!”

        “嗯”

        决定下来后,几人又回到了屋里。

        苏清玉难得一见的亲自下厨,动手做了不少好吃的。

        见几人进来,脸上的笑容满面,心切的摆放好碗筷,招呼着所有人坐下。

        “都齐了就好,我这厨艺也做不出多少美味的东西,你们凑合着,不能吃我再重新做”

        她说着这话,可视线大部分还是在自家儿子身上,表现出的,无非也是对苏慕辰的关切。

        也懒得有人回应她,等所有人都上了桌,苏清玉才脱下身上的围裙,也挑了个位置坐下。

        刻意的,挑在了苏慕辰身旁的位置。

        “来!慕辰,尝尝妈的手艺怎么样?”

        说着,一块上好的牛肉就放进了他的碗里。

        苏慕辰微微拧眉,淡漠的说道,“谢谢,你顾好自己就行,我自己会夹,不用费心”

        他句句谦谦有礼,全然不乐意接受苏清玉的关切。

        这一幕,在苏家人眼里也见怪不怪了。

        苏清玉见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不给面子,脸上的笑容僵硬到了极致。

        很半天,才缩回捏得极紧的一双筷子,语气关切的柔声说道,“没事,妈就是看你不怎么吃肉,这身体怎么长得起来”

        “噗”听到这话,苏仅有些憋不住的低着头小声偷笑。

        难怪她大表哥只有这么个身高,原来是不吃肉的原因。

        她作势也伸手夹了一块鸡肉在他碗里,满面笑容的说道,“大表哥,你是该补补了!”

        苏慕辰微微脸黑,旋即有些无奈的抬眸看了她一眼。

        苏仅,平时挺爱拿他的身高嘲笑他的。

        苏清玉一直关怀备至的跟苏慕辰交待着什么?而作为父亲的习思量则是很安静的吃着饭。

        只是时不时被苏清玉暗示着,附和的低声说道,“你妈说得对”

        一顿饭吃完,所有人各自就散了。

        苏慕辰因为明天要走的原因,这时候,已经上楼准备收拾行李了。

        苏崇天也没有留在客厅里,吃完饭,就出去继续弄他的花花草草。

        当然,守着时净迁的苏祁阳很执着,在餐桌上坐着的时候,就把苏仅已经隔绝到几个座位之外了。

        苏仅也无奈,看他叽叽喳喳的跟时净迁聊着没完没了的天,她也默默的上了楼。

        走到苏慕辰的房间门前,她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吧!”

        似乎是料想到门外的人是谁,苏慕辰的声线放得轻柔了些。

        苏仅推开门走进去,见他正站在窗台边,一屋干净整洁,像是根本没有人住过的痕迹。

        苏慕辰转过身来,看着她笑道,“又被祁阳排挤了?”

        “别提了!”苏仅微微收回眸子,走过去和他并肩站在窗台边。

        “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听到她的问话,苏慕辰心尖微暖,“我还没走,就想我了”

        “嗯”她重重的点头,想了想,微微抿唇说道,“爷爷他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你不能别走吗?”

        苏慕辰微微愣怔,如果可以,他也不愿离开。

        “身不由己,小七,爷爷他不想留我,也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他的话让苏仅好奇,在她看来,苏崇天确实对她有偏心,但至少同是他的儿孙,难道还分什么轻重?

        苏慕辰无奈的眼神,只是伸手靠近她,压住她的脑袋,将她抱进怀里。

        “大表哥!”

        苏慕辰用下巴抵着她的脑袋,挺身打直,“看看这身高是不是又长高了?”

        “……”

        苏仅无语的笑着,“不就给你夹了一筷子的肉,至于这么记着账吗?”

        “嗯,你大表哥就是喜欢记你的仇!”

        “什么啊?”苏仅一头雾水,想退开身,又被他压得死死的。

        “苏仅,你好好照顾自己!”他顺着她的柔发摸到后背上,拍了拍,便放开了她。

        苏仅仍是一头雾水,抬起头又见他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和刚才从他身上听到的声音,低沉伤感,一点也不符。

        什么好好照顾自己?

        苏仅没好气的瞪着他,“说得跟生离死别一样!大表哥,你是不是打算一去不复返了啊?”

        苏慕辰微微一笑,走到衣柜边开始收拾行李,“嗯,很有可能。”

        苏仅无奈,也不再多问,坐在一旁和他闲聊了一些他在国外的生活。

        下楼时,就见楼下的两人还在无休止的腻歪。

        她美眸眯成一线,走过去,很自然的拎开了趴在时净迁身上的小人。

        “你干嘛呀?”苏祁阳被分开,不满的嘟着嘴巴,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苏仅。

        “对不起!你的使用时间已经用光了!上楼,睡觉!”苏仅不顾他的不满,伸手拉起坐在沙发上的时净迁。

        正要出去,小家伙张着双臂拦在了她的面前,“坏姐姐,今天是祁阳的生日,没人给我买蛋糕,连你也要欺负我!”

        听到这话,苏仅手心的力道收紧,心里微惊。

        生日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71845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