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31.132还好

131.132还好

        晚上7点整,时净迁准确无误的回到名城。

        距离得到消息,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雍南区宅地,此刻已经被两排整齐的队伍划分为半个囚笼。

        “这就是你不带苏仅来的原因?”温纤看了看周围,四处停放的车辆已经把身后围得水泄不通。

        时家向来做事不容置喙的直接,若是做了打算,便不会隐藏想法。

        下了车,站在公寓楼前守候的特助便直接走了上来偿。

        “总裁,温小姐!”

        室安在e.c集团时,一直担任时净迁的特助,这两年,他来北城,公司交待由他来打理。

        只不过,e.c的董事长到底是时烬,如若时净迁真要为苏仅和他的父亲作对,室安是没有办法违抗命令的。

        “先生在楼上等你们!请!”话不多说,他让开路,让两人上楼。

        这一场面,在温纤眼里看来始终有些异样。

        只是,瞧见时净迁没有说话,她也只好微微点头跟了上去。

        十二楼,走廊上也都纹丝不动的站着保镖,由室安带头,但却是听从时烬的意思。

        走到半掩的房门前,温纤有些蹙眉的推开门。

        里面,相比门外要显得清净很多。

        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时烬,感觉到出现在面前的两人,眼睛也没有抬一下。

        一身奢靡的家居服,手上拿着报纸看着,气氛冷沉,只有时而听到翻动报纸时发出清脆的折纸声。

        直到坐在他身旁的厉盈起身,才打破沉默。

        “温纤,你来帮我!”说着,厉盈率先进了厨房里,明显是要避开两人。

        温纤也明意,只是有些不放心的看了时净迁一眼,收回视线,这才转身进了厨房里。

        厉盈正在准备食材,性情冷清,一个踏进50岁年龄的妇人,皮肤却保养极好,除却眼角上有些被岁月残留的鱼尾纹,她气质尚佳。

        可以想见,年轻时必定是个绝色美人。

        “伯母!”出于礼貌,温纤走进去先打了声招呼。

        从进入屋内,见没有时辰亦的身影,温纤心里已经松了口气。

        只是,转瞬,厉盈的话却是让她有些难堪。

        “听辰亦说,你和净迁相处很好!”

        温纤顿住,轻轻扬起唇角,笑容温婉大方,“伯母,我和净迁是多年的朋友!”

        闻言,厉盈凌厉的目光收敛了些,看着温纤,却依旧不柔和,“那孩子,一回来就跟我哭诉,但纤纤你该知道,时家眼里向来容不得一粒沙子,不该你想的,你一刻也不能惦记”

        “是,温纤一直都谨记着”温纤微微点头,乖顺的走过去帮忙。

        虽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时辰亦确实是一直都以为她对时净迁有爱慕。

        而厉盈,接受不了她,因为时家人眼里有个处夏,那女人,从各个方面都很符合时家人对儿媳妇的要求。

        就比如说善良和容忍,温纤没有她的那分灵巧和贤惠。

        “我听说,你在北城的警察局里上班?”厉盈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东西。

        平时,厉盈自然是不会亲自下厨做饭的,时家家大业大,每个人都不会有太多的空闲时间。

        “是!”温纤也没否认,她喜欢这个行业。

        但她也知道,如果以后真的会和辰亦结婚,她的这个爱好也是要舍弃的。

        因为时辰亦,温纤才慢慢接触厉盈,她很能干,却也不是女强人的类型。

        因为在时家,管事的,始终还有一个时烬。

        想到这,温纤不禁有些蹙眉,又担心起了门外的时净迁。

        这两父子,若是真要较真,她说不准,或许时净迁会甘拜下风,感情便是他最大的羁绊。

        ……

        客厅里,这时,正相对坐着两人。

        时净迁不说话,时烬便更把他当空气。

        等了许久,估摸着厨房里的两人都快要做好一顿饭,时净迁才有些不耐的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

        他一直都在乎,苏仅在苏家,生他的气,或许,是等他。

        “心乱如麻!”时烬抖了抖手里的报纸,扔在了茶几上。

        许是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他眸色冷清,端起茶几上的茶水放到嘴边吹了吹。

        “苏家那丫头,你跟她在一起了?”

        等了二十来分钟,沉默的两人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时净迁微微抿唇,放下了手,并不想压抑着想离开的心思。

        “她叫苏仅,以后会是我的妻子!”

        他简短的介绍,令时烬提不起兴趣。

        放下茶杯,时烬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妻子?你置处夏于何地不提,苏仅那丫头,跟时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时净迁不语。

        时烬更不愿多说,“我来北城,只是问你最后一遍,是不是真的要与我作对?”

        时烬耐心有限,而同是亲生,他当然更了解时净迁作何打算?

        两人正说着,从厨房里,已经做好饭菜的温纤端着汤走出来,听到了他的回答。

        “我会给你一个解释,但不是现在,苏仅她还小,没有理由让她受苦”

        时净迁说完,正巧,温纤便出声打断了两人。

        “伯父,净迁,你们别聊了!过来先吃饭吧!”

        温纤是怕,时净迁若是提到关于苏仅的事,很容易便会丧失理智。

        而她的出现,确实也让两人的交谈没有再继续,放下话,时烬起身走向了餐桌。

        而时净迁便片刻也不愿留下,起身,随意交待了句,便出了门。

        ……

        晚上22点,时净迁去了公司。

        走廊尽头,一个女人正轻踩着脚步徐徐走来,及腰的长发散在胸前,遮住她的半边脸蛋,她低垂着头,贴着墙壁左侧自顾自的赶着路。

        时净迁似乎并未注意到她,稳步与她在走廊错过,身后紧随着的乔迁自然的跟上,手里拿着平板熟练的操作并汇报工作。

        女人很快逃离视线,出了咖啡厅,外面天气凉爽,6月,夜晚的温度却并不是很高。

        女人只穿了简单的体恤和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细嫩的美腿,被凉风吹着很舒服。

        只是,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见到这么美的太阳?

        朝着升到天边的太阳,她淡淡的吐了口气,背上背包,沿着马道小跑了一段距离。

        十分钟后,从咖啡店门口开走了一辆黑色路虎。

        时净迁处事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谈完工作出来,乔迁已经将接下来的行程流利的叙述完整。

        一整天,行程都安排得很紧密,乔迁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脸色微微有些泛白的男人。

        “总裁,前面有一家药店,要不我去买点药过来”乔迁跟着他的时间长,见他拿工作拼命的时候却很少。

        时净迁有轻微的胃病,早上没吃什么东西就会胃痛,所以大多时候,早上乔迁都会准备好早餐,今天也不例外。

        只是时净迁忙于工作,有时即算食物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好好吃点东西。

        时净迁不会太当回事,深邃的眉眼隐忍的微拧,抬头直视前方,冷漠的声音提醒道,“看前方”

        乔迁回过神,然而还是晚了半秒,虽然踩下刹车,但由于强大的惯性,车头还是撞上了面前走过的一个女孩。

        擦着膝盖的地方,女人来不及躲开,被重力推倒,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时净迁微白的脸上表情复杂,用眼神示意乔迁下去看看。

        乔迁打开车门,走到她面前,正瞧见她对着膝盖哈气,估计是真的被撞疼了,眼睛里蔓着水雾,直直的盯着走下车来的他。

        女人似乎没想会撞得这么狠,不过,好在保住一条命,她都要感恩的笑了。

        “小姐,你有没有事?需要送你上医院?”乔迁礼貌弯腰下来询问伤势。

        女人眨巴了下眼,直接伸手给他,诚实的道,“需要”

        乔迁小愣了会,这女人倒是真实诚,他低头看了看她的腿,也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往车上走了过去。

        女人没有客气,打开车门坐进去,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她强迫自己镇定。

        女人没有客气,打开车门坐进去,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她强迫自己镇定。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7486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