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43 143黑白配

143 143黑白配

        电梯里,苏仅一直在因为心慌而低着头。

        想到是因为她的关系才让祁阳被弄丢,她心里愧疚和担忧一拥而上。

        嘀咕的说了一路,韩逸也只是在一旁做一个安静的听客。

        苏仅有脾气就发脾气,她要真的忍住了,那才叫人担心。

        韩逸没管她,跟着她的脚步,走出公司,不偏不倚的,面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抬起头,看见这张迷媚众生的俊脸,骂骂咧咧的嘴也紧闭了上,有些愣怔的咽了口气偿。

        随后,才又咬唇,怨气的瞪着眸子看着他,“你的家人是不是跟你一样,都这么坏?”

        她压抑不住心里的火气,努力让自己鼓起勇气和他对视。

        只是,越和他的视线对视得太久,苏仅就越有些掌控不了心里的紧张感。

        在她心里,无数个瞬间,这个男人都是完美的。

        修剪得简短利落的粗发,恰到好处的健康肤色,甚至一个微笑,苏仅见过一次,都觉得这世上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东西。

        但他严厉的时候,苏仅只靠一个眼神,便能知道该讨好他还是能再耍耍性子?

        无疑,苏仅现在两样都不能。

        耍性子,她知道自己没有太大的本事,可讨好他,她现在并不想。

        胸口有些闷气压抑着她,她紧咬着唇,一言不发,就能让气氛变得恶劣。

        时净迁一开始温柔的眼神,被她咬得紧紧的唇瓣弄得有些厉色,苏仅自然是怕的。

        “怎么没打电话给我?”他弄了弄她打理得很好的柔发。

        和以往有些不同,今天像是特意打扮过,唇瓣都有些色泽诱人。

        听他问出这句话,苏仅的脸色有些不好。

        想也没想,她伸手挡开他的手,怨声说道,“因为我知道叔叔忙,有韩逸陪着我,你不用担心”

        她句句有意的挑起他的醋意,说着,视线往一旁的韩逸身上看了看。

        那眼神,说含情脉脉,又少了点真诚。

        韩逸没感觉到她的心意,倒是被她身后的一束冷光刺得后背有些发凉。

        幸而苏仅也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不过叔叔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了”她一脸阴沉,虽说心里一万点不舒服,可依赖就是依赖。

        苏仅承认,她是离不开他,不管哪方面?

        “放心,祁阳不会有事,先上车,我送你回去”时净迁给了她一个承诺。

        苏仅微微点头,这种情况下,她是不是只能信他?

        她抬起头看了看至始至终还没有开口的韩逸。

        刚要说话,就被他生硬的声音打断,“我回医院看看有没有消息?”

        听到可能会有消息,苏仅都顾不得考虑,张口便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她的脚步都有些下意识的挪动,往韩逸的位置靠近了些。

        苏仅没意识到,身后男人微微眯起的眸子里,那丝阴沉。

        韩逸微微愣怔,淡淡的笑意在唇角扬起,他摇头,“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

        苏仅不理解的看着他,蹙眉道,“可是我担心,祁阳是在医院弄丢的,也许……”

        提到这,她似乎有些印象,当时,她转身的瞬间,身边的一辆出租车。

        好像是她和祁阳坐过的那辆,车牌号她并没有太在意,北城多的是出租车,她也分辨不出来。

        一眼看去很平常,她没有多想。

        难道是那个时候?

        想到这,苏仅有些激动的拉住了他的手。

        感觉到手心传来一丝温度,时净迁也低下眸瞧了瞧她。

        “我记得有辆出租车,在祁阳失踪那段时间离开过,可能只是凑巧,但我有感觉到那辆车我和祁阳回去时是坐过的”

        苏仅虽然是一脸认真,可听着话的两人,视线似乎都有些过于在意她牵着手的地方。

        她一愣,没听到他的回话,只得尴尬的捏了捏手心里的大手。

        她分明就是说给他听的,他好歹也回她一句就好了。

        这让她多尴尬!

        “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苏仅有些气恼的瞪了两人一眼。

        韩逸一个激灵,解释的话还没说,让一旁的时净迁抢了去。

        “他不信,叔叔信!”时净迁拉着她的手,走到他的跑车前,打开了车门。

        “好好想想还有什么事是要告诉我的?”

        苏仅有些迷糊的看着他,一动不动,好一会,才愣愣的坐进车里。

        偏头一看,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时净迁恰巧就挡住了她的视线。

        他情绪不是很好,尤其是看她这么费劲的也要看他身后的男人。

        轻轻合上车门,他转身回到刚才的位置。

        韩逸实在是有些想笑,便没忍住的笑了出来。

        不过,碍于一道快要戳穿他头盖骨的眼神,他收敛的只敢笑两声,“我真好奇,苏仅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她心目中的好叔叔原来这么坏?”

        时净迁睨了他一眼,没有反驳,目光很清淡,“辰亦两天没有出现,机率有多少?”

        韩逸淡定的收起笑,“百分之八十是辰亦做的,我赌另外的百分之二十”

        “范围很大”时净迁并不满意这个结果。

        “嗯,是”韩逸无奈,要真是辰亦还好,至少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

        他敲了敲脑门,“或许就是有人看不惯你们整天秀恩爱呢?”

        这句话虽是玩笑,不过时净迁认真考虑,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老时,这次的事需要让警方介入?”韩逸知道这件事关乎他的家事,便问了问。

        不过语毕看他的表情,他又觉得这话问得有些多余了。

        报警,对时家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何况,如果这次是外人所做的,那更不需要警方的协助。

        时净迁有自己的做事方式,非要进监狱才是个裁决,那伤害苏仅的人,他可能觉得需要让他把牢底坐穿。

        ……

        坐在车上,苏仅很安静,时而抬眸瞅瞅前排驾驶座上的乔迁,心里略过一丝心虚。

        他冷冰冰的,刚才和他稍稍聊了几句话,苏仅感觉到他的不待见更深了。

        更让苏仅心塞的,是他不待见的方式,沉默,让你尴尬无比,他却无关紧要的视你如空气。

        苏仅暗暗吐了口气,有些憋不住的摇下车窗,往车窗外的两人看了过去。

        一如既往的,她只能看到他宽厚的后背。

        她泄气的转回头,厚着脸皮又搭话,“乔助理,其实你叫我苏仅就好了”

        “……”

        她突然示好的一句话,让乔迁从前排的驾驶座上坐直了身子,转回头,恭敬的道,“不敢!”

        苏仅尴尬的笑了笑,他这是诚心的,要跟她一直过不去!

        他不愿和她说话,苏仅闷,就拿着手机解闷。

        好在没等一会,车门从外面被打开。

        苏仅抬起头,左右望了望,没见他身后有韩逸的踪影,才将视线移向他。

        自动的让出身旁的位置,她咧嘴,唇角下垂,“韩逸呢?”

        时净迁坐进车里,一听她第一句就提别人,眉头微蹙,“韩逸他很忙!有什么事电话里通知”

        “哦”眼见他心情不好,苏仅默默的闭了嘴。

        几分钟时间,能谈什么让心情不好的事?

        “叔叔,我不想回苏家!”虽然她很忍耐,可跟他在一起,她憋不住自己想说话的***。

        也很担心,如果回去,爷爷问起祁阳,她该怎么回答?

        时净迁也明白她的心思,“嗯”了一声答应了她的要求,“我让你想的想清楚了?”

        “什……什么?”苏仅迷糊的眼神又一次看向他,跟刚听到他的问话时,没什么两样。

        时净迁无奈的看着她,“下午跟祁阳去玩了?”

        这话,让前排的乔迁也抽空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似乎他早提醒过她,让她不要出门,回家,休息。

        苏仅有些紧张,被他一问,手指都蜷缩进了掌心里,“祁阳想去玩!都要开学了!我就想陪陪他”

        她越来越没底气的声音,慢慢的,变得低沉柔弱。

        她心里一直很慌,知道会被责怪,但却让她放松了不少。

        “过来”时净迁手臂搭在靠座上,怀抱张开就在她面前。

        苏仅看了一眼,也默默的挪了挪位置,靠近了些,顾及前排的驾驶座上的乔迁,她也没有靠得太近。

        张了张嘴,可还没来得及说话,时净迁长臂一伸,将她搂进了怀里。

        “委屈了?嗯?”他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腰,力道也不是太重。

        苏仅有些难为情的抬头看了一眼前排的乔迁,见他确实没有看过来,才微微松口气。

        “叔叔,我不是故意的”

        “叔叔知道”时净迁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以后叔叔都陪你去!”

        他温和的语气,每说一个字都动听的在苏仅耳旁荡开。

        苏仅有些不争气的垂下头,有些哽咽,让她说不出话来。

        时净迁也没勉强她,手掌抚摸着她单薄的身子,轻声安慰。

        ……

        这一路,苏仅出神了很多次,每次抬头,就能看到时净迁的视线在看着她。

        苏仅很喜欢他的笑容,也没有开口说话,等回过神,车子停在了一栋漂亮的别墅前。

        看到这陌生的地方,苏仅有些迷茫。

        “喜欢这里吗?”

        苏仅透过半开的车窗看了看外面的漂亮别墅,有些艳羡,“真美!”

        “下来”时净迁很满意,打开车门下了车。

        苏仅也跟着走了下去。

        一阵淡淡的花香味散了过来,苏仅嗅了嗅,闻不出花名来。

        她也不是特别喜欢花,只是有时候家里苏崇天会管理花圃里的花花草草,花开时,就能闻到香味。

        苏仅有些兴奋,“叔叔喜欢花吗?”

        “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虽然他答得和苏仅想的相差甚远,但苏仅不是很介意。

        “那以后我们的家,也种很多的花,就像黑白配那样,生活不能太美好嘛!”

        时净迁转过头看着她,心里真是有些无奈。

        “好!”

        就听他淡淡的说了一个字,苏仅心里也很开心。

        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口袋里的手机适时的来了电话,打断了她。

        她微微抿唇,虽被打断了这种美好的氛围,但想到可能会是韩逸那有消息过来。

        她有些紧张。

        伸手进口袋里迅速的摸出手机,来电突然又戛然而止了。

        她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以为是谁的恶作剧?滑开手机屏幕,却是一条短信进来。

        点开,内容醒目而刺眼。

        “谁的电话?”时净迁听见动静,随口问了问。

        苏仅微微失神,抬起头看了一眼,见他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手机,心里浅浅的松了口气。

        连忙将电话放进了口袋里,她摇了摇头,“不知道,刚打来就挂了”

        除此之外,苏仅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一早就知道,如果是普通绑匪,苏家已经有电话进去了。

        这个人想要的不是钱,是她的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18922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