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56.156贵人

156.156贵人

        上了楼。

        温纤在书房门前踌躇了一会,她想她现在进去肯定会显得有些贸然,可心里的担忧还是让她抬起手来敲响了门。

        好在,处夏给她找了个不错的理由。

        房门被从里面拉开,时辰亦的确就在里面,打开门,看见她的出现,脸上也有些愣怔闪过。

        似乎是有些顾忌,他眼角的余光往身后瞧了一眼,抿紧的唇才缓缓张了开偿,

        “来做什么?”

        温纤有些疑虑的视线看着他,自然没有忽略坐在书桌前的时烬,戴着一副有些度数的金边眼睛,苍劲有力的手背上骨骼清晰可见,夹着一个文件夹,看起来像是在审阅撄。

        温纤不得已轻声打断了他,“伯父,辰亦他现在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现在天色有些晚,如果没事,我想让他送送我”

        温纤说着这话的时候,书桌前坐着的男人甚至头也没抬,直到话落,他雄厚的嗓音才至房间里接踵而来。

        不过,只是淡淡的从鼻腔里“嗯”了一声。

        显得不冷不热。

        温纤想她的出现应该并没有打扰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因为现在时烬脸上虽然有些冷漠,但至少有在回答她的话。

        听了她的来意,时辰亦也没有再逗留,迈步跨出书房,直到合上房门也没有和书房里的时烬打过一声招呼。

        似乎是怕打扰他的清净。

        “以后有事直接给我打电话,不要到处乱跑”下楼时,他又对在身后不紧不慢跟上来的温纤说了一句话。

        温纤愣了愣,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眼看前面的男人走得更远,她才回过神,脚下的步子迈得快了些,几乎走到了别墅外才追上他。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刚才上楼打扰到你们谈话了?”

        时辰亦打开车门,轻轻的撇了她一眼,“没有,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认为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是可以无所顾忌的,我不像大哥,能给人什么所谓的安全感”

        听到这话,温纤心里自然是有些愣怔的,他说的,难道是今天净迁带苏仅过来的事?

        所以伯母才会说净迁胆子越来越大,在知情人看来确实是这样,时家之所以能容忍苏仅到现在,与两年前的一个约定有几分关联。

        这件事温纤并不是很清楚,那段时间刚好发生在她回国之前,而时净迁让她回到北城时,苏仅除了受了刺激性格变得有些胆小外,确实是安安全全的站在她面前,直到现在也活蹦乱跳的。

        若说时辰亦不知道这件事,那更不奇怪,他出国留学,回来时,一切结束得刚刚好,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有这回事,才会让他觉得时净迁本事当真大到如此地步,无所顾忌的带苏仅过来,为了给苏仅那什么所谓的安全感吗?

        温纤觉得有些好笑。

        但是,时辰亦,说这番话,一半也是为了她好而说的。

        温纤一直视他如弟弟看待,感受到他的关心,心里会有些欣慰,也会想要是一切没有发生过,那该多好。

        “回家吗?”时辰亦瞧见她许久没有从车窗外收回来的视线,出声打断了她。

        他要是没想错,这深更半夜的她要出门,不是为了回什么家,而是为了去见大哥。

        至于是怎么非要让他送的原因?他不是很感兴趣,只是想到两人已经是快要结婚的关系,他态度又软和了些,张口提醒道,“他能处理好一切,像那种城府极深的男人,今天发生的事若没有在他的计算里,不会轻举妄动”

        他无疑是在让温纤不要多此一举去关心时净迁的事。

        “我知道,所以不去也行”温纤回过头来,透过后视镜静静的看着他,红润的唇瓣动了动,声音随之轻柔的飘了过来,“我是故意的”

        时辰亦蹙起了眉,摸不清她莫名其妙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故意到什么程度?出来?还是说我送你?我看你心不甘情不愿的,到现在还在想嫁给我的事,觉得,委屈?”他没有过多考虑的说着,眸子里夹杂着一丝痞气,邪妄道,“我记得刚才他们问你意见的时候你说好,挺好的”

        温纤蹙起眉头,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丝的滑稽,随之就让她脸色微变,急于解释道,“那不是我能选择的,我若是不迎合,温家会受到牵连,就像你说的,这里不是我能无所顾忌的地方”

        时辰亦有些预料之中,几根手指搭在黑色的方向盘上轻轻敲着,侧眸来看了她一眼,似乎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所以,你是希望我来说,解除婚约的事?”

        温纤闻言点点头,温淡的眼神深刻着认真,“辰亦,我们真的不合适,结婚这件事,意味着两个人下半辈子的人生过得幸与不幸,要是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一起也就算了,可你不喜欢我,你自己也知道”

        “何以见得?”时辰亦侧眸看了一眼车窗外拥挤的车流,踩下刹车,似乎这一幕让他有些头疼,收回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揉了揉太阳穴,他又说道,“就算不喜欢,和我结婚,你可以离他更近,这样的诱惑不够大吗?”

        “诱惑?”温纤蹙眉,细细研磨着他嘴里吐出的这两个字,脑回路实在无法渗透到他扭曲的想法里。

        被他说得龌蹉至极,免不得让她心里有些羞辱,心脏不受控制的“砰咚”了一下,随后才规律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前方的车流已经疏通,抿着唇才说道,“前面停车”

        听了她的话,时辰亦不解的回眸看了她一眼,正发动引擎之际,他也没有多想,加大油门从前方的空隙超车出去,稳稳的刹车将跑车停在了路边。

        尽管前后的车辆鸣了无数个喇叭,时辰亦仍视若无睹的侧眸看着身旁的女人。

        “怎么?说中你心事了?”

        温纤眉心紧锁,这次连头也没抬,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纤细的身姿站在马路边,霎时就吸引了那些被挡在时辰亦车尾后的司机,还有人想入非非的会来搭讪。

        温纤自然是不会理睬的,脚步移向了一辆计程车,打开车门,毫不拖泥带水的坐了进去。

        随即,一辆全身涂满了颜料的车子便从他身旁驶了过去。

        时辰亦更是讥诮,慵懒的眯着眸,眼看前方那辆醒目的计程车消失在视线里,手机在一旁传来了响动。

        他淡淡的瞟了一眼,“温纤”两个字就在手机屏幕上跳动着。

        点开,一条短信过来。

        “我说我当你是弟弟看待,可不是想做你大嫂的意思,辰亦你现在大概已经分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了”

        意思大概是说他误会她了。

        时辰亦勾了勾唇角,点了点屏幕的左下角,又冒出来一段字。

        确定删除该条信息?

        ……

        温纤也没有等他的回信,发完信息后,前排驾驶座上的师傅问起了话。

        “小姐,你到哪?”

        温纤抬起头来,收好了手机,“去城区外的苏家别墅”

        “好嘞!”

        北城苏家,在市区外,正好算是边上的一户,平时不会有人特别关注,但只要一提苏家别墅,不少人也会知道。

        温纤就在路边下了车,一路过来,她一眼就看到了这栋复古式的别墅。

        别墅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但规模很大,庭院外还有足够的空间养益花草,外围则用栅栏添了一道阻碍。

        倒是也不影响温纤进入,索性她就长腿一迈跨了进去,走到别墅的门前,按下门铃。

        十几秒钟的耽搁,门从里面被打开来。

        “你是?”看到眼前出现的陌生女人,佣人站在门口疑惑的上下打量着她。

        温纤笑了笑,礼貌的回道,“你好!我是应苏董事长的请邀过来的,请问苏董事长现在在家吗?”

        佣人反应了一阵,这才恍然大悟的扬起了笑,“你是,温纤小姐吧?是,姥爷在家,请进来吧!”

        “谢谢!”温纤没有客气,踏进了别墅里,佣人随后关上门,便走到了前面去领路。

        “姥爷在侧厅和几个朋友下棋,温小姐请坐,我这就去通知姥爷”佣人带笑说着,示意她在沙发上坐会。

        毕竟温纤还是第一次来,确实生疏,便也只听从安排的规矩坐上沙发,等待佣人去通知。

        等待的空闲,她也顺便打量起了别墅的装潢,这一眼看去,就是大,这是温纤第二次觉得苏家不同小可。

        虽然温纤随父姓,算是北城出生的人,但从小,就和母亲独自生活在临市,极少会关注商场上的事,所以苏家发生的变故她不清楚,是后来因为时净迁的关系,才唯一知道了苏家两年前的那场惨剧。

        因为苏仅当时的情况,需要了解一些基本信息才能更好的进行治疗,为此,温纤也曾经仔细查过关于苏家在网上报道的篇幅。

        知道苏家曾经也是富甲一方的商业巨头,从上代开始,只不过轮到苏之城的头上时,一切变得像是在还一笔无止境的债,肩上沉重无比。

        苏之城投资了半辈子的岁月在事业上,苏仅基本是跟着母亲长大的,可虽然是这样,性格方面依旧开朗活泼,像是生活在没有瑕疵的世界里,那女孩内心清澈透明,太过于治愈人心。

        温纤在客厅,等待了有几分钟的时间,想到苏仅,她总觉得要是以她那性子,肯定早就已经坐不住了。

        抬手看了看时间,温纤才觉得自己过来得太冒失了,天色已晚,虽然自己是应邀而来,但这夜里来拜访,当真不让人觉得妥当。

        温纤掐着手指,正想着待会见了人该如何拯救自己的不修边幅时,从一侧的宽口长廊里缓缓传来了脚步声。

        苏崇天最近还越发精神了,身穿着家居服,身上就披了一件黑色的长衣过来,脚步伴随着他的拐杖落地一声声的临近。

        “苏老”温纤从沙发上起了身,礼貌的率先打了声招呼。

        “坐,坐,到这了就不需客气”苏崇天笑着点了点头,走到沙发上坐下,将手里的拐杖摆放在了一旁,又说道,“我想温小姐今天必是有要紧事要忙,今天是如何也来不了了,见到你能出现,可出乎老头子我的意料”

        温纤有些微尴的撩了撩耳边的头发,听从话意坐下了身,“是温纤不经深思熟虑,深夜过来打扰,还望你老见谅”

        “你看,又跟我拘束了”苏崇天无奈的叹了口气,仔细瞧了她的模样,长得倒真是俏丽得很。

        既然是能和净迁成为挚友的女人,必然心境坦率真诚,苏崇天倒没绕圈子,眼神看了看身旁的管家做了个示意,便直言道,“实不相瞒,我今天找你过来是为了苏仅的事”

        温纤点点头,预料得到迟早会有这一天,所以接到他的电话时,接受多于惊讶。

        “两年前……算起来该说是三年前了,苏仅是得你帮助才能度过难关,可我知道那小兔崽子一定还不知道这幕后的事,心里前前后后念的都是她那叔叔,平时可都视你如敌”苏崇天如同纵观全局的笑着说完。

        温纤一愣,这番话真真实实的说进了她的心坎。

        可不是视她如敌吗?她自认为自己对那小女人温柔得能滴水了,可人家就是不待见她。

        “怎么说我也还大着她岁数,要是因为这跟她较真,反倒显得我心眼如铜钱那么大了,你说是吧?苏老”温纤不在意的说着,视线看着一旁走过来递上茶水的佣人,又说了一声,“谢谢”。

        “嗯,说得有理!”苏崇天不可否认的笑了笑,弯腰取茶杯喝了一口烫茶,心间痛快无比。

        非说傻人有傻福,他那乖孙女身边的贵人倒是多。

        一口茶水饮毕,苏崇天又慢慢打压下了心里的那丝自豪,放下茶杯,稳声说道,“苏仅这孩子生性野蛮,要说非要有个人管教,净迁倒是压制得住,晋函这孩子虽说优秀,可也非我同意就能两情相悦,以前是我顽固不化了,总想着撮合他俩,你说说我办的这是什么错事?”

        温纤从他口中听出异样,被提到温晋函,不免让她心惊,出于试探,她出口问了问,“苏老是说,晋函最近来过这里?”

        苏崇天闻言点了点头,面色似有一丝纠结,“近日来过,说了两句让老头子我不明不白的话,匆匆又走了,我看他像是特意来找我家这小兔崽子的,许是还有些挂念旧情,舍不得吧?”

        听完这话,温纤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去端放在面前的茶杯,心神有些飘荡,沉着眸深思了一会,她才又沉重的抬起了眼皮,开口道,“苏老,有件事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妥,但并非有何恶意,我知道苏仅和时家在3年前有些恩怨纠葛,若是将来会有何变故,晋函对苏仅的心思,请你无论如何也不要放任”

        “你这是……”苏崇天拧起了两道横眉,有些震惊她的言辞,随之一想,又有些眉目,“你是担心苏仅会拖累到他?”

        “那倒不是”温纤见他误解了她的意思,又出口解释道,“晋函也不是等闲之辈,若要与时家对抗,一时半会也许不可能,但他若真有心,我相信差的只会是时间,若是苏仅愿意,让他保护苏仅或许可以尝试,可我担心的,就是苏仅对他无心,晋函他,曾经受过一段猛烈的感情创伤,苏老你说,若是他用这股保护苏仅的力量来毁灭她会如何?”

        世事难料,谁又能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苏崇天确实被她分析得清晰无比的思路震惊得一时愣了神。

        去来的管家从一旁走过来,轻缓的脚步声才打断他沉浸的思绪。

        苏崇天挺直身板,从管家手里拿过来一个盒子,形状方方的,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这是苏仅的母亲生前留下的,本来是一对儿,可我那儿媳不喜欢这玩意,便一直只戴在左手,说弹钢琴时不会影响手感,前些日子她那只给了苏仅,这只季婉曾交待过赠与苏仅的贵人,老头子我想了想,她身边能戴上这东西的贵人可少”

        说到这,苏崇天和蔼的笑了笑,料想她轻易不会收下,便劝说道,“你就收下!算是了却已逝人的一桩心事”

        “……”

        话被说到这个份上,温纤确实不好拒绝,这份礼,实在贵重。

        何况,当年她替苏仅治疗心理疾患,完全是受时净迁生逼硬拽的,这份礼,又受之有愧。

        可温纤抿唇纠结了好半天,还是伸手接了过来,“这份厚礼,温纤一定好好保管”

        苏崇天满意的笑着点头,随手拿起了一旁的拐杖起身,似揶揄的道,“那老头子我也好好考虑考虑你的提议”

        “……”

        某些地方,温纤简直觉得这两爷孙像极了。

        她也没再纠结,收好礼物,起身告辞了。

        夜也深了。

        温纤离开后,苏崇天也打着哈欠从沙发上起了身,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不甘的撑着眼皮,还吩咐道,“去取我的手机来,给我那不争气的孙女拨个电话”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206051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