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59.160我喜欢的人是她

159.160我喜欢的人是她

        苏仅去a.c找到向朗,时间确实晚了些。

        向朗在公司,是艺术监管最顶层的领导人,苏仅来了两次,每次他身边都有忙不完的事。

        好在这次似乎是满意她的主动和提前出现,没有见他像前次那么苛刻。

        见了她,便让办公室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一个女性的文秘站在一旁替他整理资料。

        “随意!”向朗抬了抬头,示意她坐下。

        苏仅微微点头,却没坐下身,视线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直言道,“谢谢总监,我就是想问关于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我大概什么时候能上电视?偿”

        “上电视?”向朗倒是没想到她问得这么直白,心里不禁生出些无奈,清晚到底是看上这女孩哪点?莽莽撞撞,反正他是如何看也看不出个优秀的地方来。

        他缓了口气,语气不紧不慢,“不急,今天过来,早了,需要你的时候还不到,不过你可以多些时间来熟练熟练,我已经跟节目组的人沟通过了,如果不出意外,下个星期一就安排你去顶替”

        下个星期一,那不就是后天?

        苏仅睁着炯炯有神的黑眸,很有信心,“好的,我一定会好好努力!”

        “嗯”向朗倒像并不看好的回应了声,收回了看着她的视线,“我也正想说!虽然时间有些赶,不过你也不用过于紧张,就是照着稿子念字,不见得有多大的难度”

        苏仅也听得出来他话意里对她不抱什么期许,也就没有再接着表现自己的信心了。

        可不是嘛!苏仅其实心里是个无底洞,压根捞不清自己的能力有多深,嘴上说来就来的自信,不过是给自己打打气。

        而现在向朗不抱希望的态度,无疑是在把她的信心给硬挤出来,打击她的自信。

        不过,向朗终归是讲理的人,过分的话没说,也不对她苛刻,“你在公司跟了清晚这么久,应该也学到了不少东西,等会我安排一个人带你去工作的地方看看,做个深入的了解,很多东西需要慢慢来,性急不得”

        向朗正说着这话,一旁放着的座机响了起来。

        向朗瞧了一眼,只是两声,就被站在一旁整理好资料的文秘接了起来。

        苏仅也没有打扰,只是听了向朗说的一番话,迎上他看过来的视线,微微点头做了个回应,转身出办公室。

        “等一下!”这时,突然又传来了一道女性柔和的声音。

        接着电话的文秘取下电话握在手里,视线首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苏仅,随后才收回,转头和办公桌前坐着的向朗耳语了几句。

        “总监,恐怕暂时还不能让苏小姐离开公司!”

        文秘说完,见男人疑惑的挑了挑眉,接着又说道,“董事会刚才来电话,似乎有一个经济独厚的赞助企业想与我们合作,对方唯一提出的要求,是要苏小姐来主持他们公司所赞助的节目录制,总监你看这……”

        文秘还握着电话的一端,等着他给出一个确认的答案。

        听了这话,向朗寻思着视线往苏仅身上又瞧了两眼,“真是说她?”

        “是”文秘点了点头,“我清楚听到说的是“苏仅”,苏小姐,总监,既然是经过了董事会的钦点,这事我们恐怕没有决定权,苏小姐总归是新人,有人肯为她花钱再好不过,这样就算出事也有人担着,节目组那边,我们另寻他人也无妨!”

        听了这话,向朗眼神变得有些锋锐,似乎是在斟酌,沉默片刻,才扬了扬手,示意文秘照这个意思做。

        站在门口的苏仅只见他们在商量着什么?唇瓣轻轻抿着,难免显露出她等待的不耐烦。

        等文秘彻底的接完一通电话,她才缓缓咧动唇角,扬起了一个淡笑,“总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公司因为一些临时安排,需要你替换的那档节目暂时不用你去了”向朗朝她抬头,从喉咙里清咳了两声,又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以后将会有一档属于你的节目!”

        苏仅似乎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些鄙夷,一些不屑。

        是!连苏仅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她微微拧起了两条细眉,“总监,我恐怕还没有独立主导一档节目的能力,这件事,是不是有欠深思?”

        苏仅突然想起了爷爷说的那句“翅膀都还没长全,就妄想飞高空”,现在她就有些那种感觉。

        怎么能呢?她觉得自己能在实习期就有机会亲自实战,已经算是差别对待了,她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一口,会吃成个大胖子的。

        “这是公司的安排,我也无可奈何,你若是觉得有何不妥的地方,等会见了赞助商,可以单独询问他为何如此器重于你”向朗是不带感情的说出这番话的。

        说完之后,似乎又还想到什么?从办公桌前的文件上移了眼视线过来,说道,“我还听说苏小姐在外传闻很多,若是真有心想红,有绯闻跟着也未必不是好事,现实想走红无非分二,绯闻缠身,亦或是被有钱人捧红,苏小姐看起来优势尽占,来我们公司颇为屈才”

        苏仅心里一怔,抬起头看办公桌前说着话的男人,太阳穴有点酸酸胀胀的感觉上来。

        她倒是想说,想骂,想发火,可冲动一旦被理智打败,性格就会很猥琐。

        她不得不低下头,唯唯诺诺一点,强撑着脸皮上的笑容问道,“那请问,那位想捧红我的有钱人在哪呢?”

        她的问话更像是不否认他所说的一切。

        向朗拧了拧眉,这次是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拿起手边的文件袋打开,让一旁的文秘带她去。

        苏仅一笑,也默默的转身跟上。

        估计她现在身上贴满了“坏女人”的标签,向朗看轻她,反倒情理之中。

        她得承认,被传闻害了一点,被这个该死的有钱赞助商,害得不浅。

        苏仅现在还真有点好奇?难道是哪个高富帅暗恋上她,想用这种方式讨好她?

        苏仅想了想,要是真有这种可能,如果在两年前她会考虑考虑,可现在都是时净迁的女人了,她哪还有朝三暮四的心情。

        家里那个,够她看一辈子的了。

        文秘一路带着她坐电梯,到了28楼的宾客接待室。

        因为外面是相互连接的长廊和阳台,走到那间指定的房门前时,两人意外的发现门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

        苏仅正疑惑时,从外面的露天阳台走来了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苏小姐,这边请!”男人看着她微微点头,随即站到一旁让出路,做了个请的手势。

        见状,苏仅也顺从的从他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踏进那个露天阳台,她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阳台边的男人,挺傲的身姿,和与他背影显得尤为背道而驰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唯独他指间品着红酒的姿态苏仅有几分熟悉。

        “过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仅捏着拳,突然也理解了他电话里所说的意思了。

        她不是说吗?这男人就像是一只孔雀,骄傲得不扒光他的毛,他就分分钟会上天的俯视感。

        苏仅依他所言走过去,心里无奈的松了拳头,站在了他身旁吐着气,“温晋函,你别闹了!我在工作!”

        温晋函微微一笑,随手从一方水晶桌上拿了一杯果汁递给她,直言道,“我就是突然想见见你,苏仅,我身边现在没有女人!”

        “所以说你现在禁.欲吗?”苏仅默默的低头绕过他的视线。

        温晋函也不在意,带着热度的眼神直视着她,轻笑着,嗓音无故的暗哑,“你觉得呢?”

        苏仅一愣,接过他递过来的果汁捧在手心里,避开了他的问话,“赞助的事,别把这次机会给我,你也知道我才毕业,没有多少经验,没能力做好”

        “呵呵”温晋函抿着唇笑了笑,单手插在口袋里,一边修长的手指夹着透明的红酒杯摇晃着,姿态慵懒,“陪我吃饭!”

        “……”苏仅有些无奈的回眸看着他,不是第一次看他穿西装的样子,但确实得承认这个男人穿西装很成熟,很帅气。

        和念书时候的他,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在慢慢的改变。

        “吃饭,以后也可以,可我现在在上班,不方便”苏仅微微蹙眉凝着他。

        温晋函丝毫不避讳的眼神,里面掺夹着的情愫实在太过于明显,苏仅想装不知道也不行。

        “是害怕耽误上班?还是害怕我?果汁不喝,不合胃口?还是害怕我下药?”他逼视的眼神里浮现一丝笑意,看似温柔,却带着意味深长。

        苏仅愣怔的看着他,双手捧着那杯果汁,难免手心有些湿湿的冷汗冒出。

        “苏小姐,我是你的赞助商,现在你的工作就是乖乖听我的话去跟我吃饭,我饿了!想让我没食欲?”温晋函挑起眉,语气似有若无的提醒着她现在的状况,甚至对她用上的称呼也换了。

        苏仅胸口起伏着,很难想明白他今天这么突然的举动是怎么回事?

        可苏仅的确不能拒绝他,如果是以前,能任性,转身离开就好了,可她不是刚答应了叔叔要认真做好这份工作?她不想信誓旦旦,让他担心,或者给他添麻烦。

        想到这,她的心微微坚定了些,抿着唇朝他抬了抬眸,“既然温总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说清楚点”

        “我工作的事不需要你插手,如果是想帮我,特意给我赞助,不是帮,反而是在害我;而如果温总真的只是来找地方投资的,那放在我身上更是不妥,我没有能力,放在我身上只会是亏本买卖,还请温总深思熟虑后再做决定。至于吃饭,温总要是非说是工作之内的事,小的也不敢说您强人所难”

        “呵呵”温晋函微微扬唇,似乎被她幽怨的话哄得心情不错,却丝毫没有听进去她的提议,喝了一口放到唇边的红酒,浸润过的嗓音带着阵阵清醇,“地点你定!”

        自然,他是不会突然良心发现,让苏仅不陪他吃饭的。

        苏仅也没有抱着躲避得了的心情,主张的在网上搜罗了附近的美食,最后在一家正统的中式餐厅定了下来。

        进了餐厅,苏仅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见有客人来,拿着菜单走了过来。

        “你们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苏仅抬了抬眸,没有点菜的心情,看着对面的男人,淡声道,“你点!”

        温晋函笑了笑,接过菜单,翻开随意点了两个荤菜,一个素汤,其中就有一份糖醋排骨。

        点好,他将菜单还给服务员,视线带着笑意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女人。

        苏仅那张小脸上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情绪,只是那双眸散淡无光,心思全然不在饭桌之上。

        温晋函脸上的表情突然便冷淡了下来,伸手取放在桌上的酒杯倒了一杯红酒,沉声道,“把你那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收敛着,看着倒胃口!”

        苏仅回过神,下意识的把视线放在了他拿着酒杯的手上,有些无奈的动了动唇,“你心情不好!当然看什么都不舒服!可你知道看着我心里不爽,又非要看,你说你是不是找虐?”

        温晋函有些不悦的拧起了眉,“什么时候说话学会拐弯抹角了?”

        苏仅吐了口气,“那个,关于你的前前任女友,前次,我听温纤说过一些,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的事?但你现在这样,是因为她?”

        温晋函一怔,握着酒杯的长指似乎有些微顿,却不影响他往嘴里送酒的动作。

        小半杯的红酒在酒杯里见了底,他才放下,神色微冷的睨着她,道,“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你认为几年前的事还能左右我现在的心情?”

        苏仅抿了抿唇,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点头,“能,温总现在眼睛里都是伤感,深情,还有不甘。”

        “呵”温晋函无奈的添酒,又往嘴里送了一口。

        苏仅就觉得他今天有些反常,虽说是让她陪他吃饭,可更像是他一个人在喝闷酒。

        他心情不好,所以才非要让她陪他,吃饭只是幌子。

        一个人心情低落时,总是想要有人陪伴的,苏仅认为现在的温晋函就是这样,她也不愿打扰他,总觉得自己每每认真的和他说一句,他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反驳一句,挺没意思的。

        她抬头瞄了他一眼,正好口干舌燥,看到他手边放着的红酒,舔了舔唇瓣,起身想去拿一杯果汁喝。

        然而。

        苏仅只是从椅子上轻轻的动了动,对面,立马就传来了男人沉闷的声音。

        “我喜欢的人是她,所以,乖乖的坐下,陪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20780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