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63.163我以为她傻来着

163.163我以为她傻来着

        苏仅在办公室里用餐耽误了不少时间,再接到韩逸催促的电话,才反应过来过去了很长时间。

        匆匆的滑下接听,乘电梯下来时,韩逸已经等在了公司门口。

        看见她出现,脸上的脸色总算是好了点,取下手机放进了口袋里,看她朝着这边小跑过来,转身打开了车门。

        “不好意思啊!韩逸,跟叔叔吃着饭就忘了有这么回事!”她抬眸瞧了眼他微微不爽的脸色,顺着他打开的车门坐了进去。

        韩逸这才合上车门,回眸瞧了一眼身后几个朝这边投来视线的公司职员,蹙了蹙眉,绕身坐进驾驶座,开了车撄。

        “你要带我去哪?”苏仅有些印象,前次她心情不好时,他似乎就提过这么一个地方。

        不过前次因为她去见温晋函,所以没去成偿。

        “是什么好地方?非去不可,不会是那种有故事的地方?不过,韩逸你谈过恋爱吗?”苏仅盘腿坐在车座上,没有那么拘束,对她来说,不跟时净迁在一起,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不要淑女的一面。

        韩逸从后视镜里看着她那张带着笑意的美眸,手肘放在车窗上,手指不知觉的在唇瓣上摩擦着,似乎是在深思着什么,片刻才缓缓收回手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给老时了?”

        “……”

        苏仅大概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意思?脑海里闪过一些旖旎缱绻的画面,脸一红,害羞的点了点头,“顺其自然的。”

        “嗯,恭喜!”韩逸从唇角逸出一丝笑意,看起来也分不清是真诚还是讥讽。

        苏仅没有客气接受了他的恭喜,只不过因为害羞,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抬眸看了看前面的路段,说道,“这里过去是去温氏的路,是刚好?”

        “我疯了?”韩逸目视着前方,注意到她看过来的视线,转了转眸又瞧了瞧车道两边的路况,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是真疯了”

        苏仅侧眸静静的看着他,听到他的话,心里又有些迷茫,张了张嘴想要说话,身旁,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想知道老时为什么没有对温氏下手?”

        听到这话,苏仅有些震惊的瞪大眼睛,“对温氏下手?为什么?”

        韩逸漫不经心的挑了挑眉,“谁知道呢?也许是因为晋函赞助了你,这不是告诉别人他钱挺多,需要浪费?”

        “浪费?”苏仅咬着这两个字,真是不知道自己突然怎么得罪了他,现在,他说的话总阴阳怪气的。

        “什么事不能只看表面,好好想想前次的事,祁阳被绑架,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苏仅一愣,想了想,还是迷茫的侧眸看着他,“是时辰亦,所以温氏是时辰亦的?叔叔有什么理由对温氏下手?”

        韩逸撇眸,见她这副怎么都不开窍的模样,心里有些恼火,忍不住又将手肘搭在车窗上抵着太阳穴,无奈道,“是辰亦打的电话,就一定是他做的?你这脑子到底是吃什么长成的?是不是满脑子都是老时,压得你,嗯?挺舒服的?”

        这话也算贬义,可他的语调暧昧不明,听到耳朵里,哪有不想歪的。

        苏仅有些羞耻的咬着下唇,不过经他一提,似乎明白了些,“你是说,绑架的事是晋函做的?”

        韩逸点点头。

        苏仅愣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既然不是时辰亦做的,那他为什么要告诉我祁阳在他手里?只是想利用这件事让我去见他,要我的命?”

        “他是想要你的命!”韩逸眼神忧虑的目视前方,考虑到她可能会因此产生误区,又解释道,“不过,我认识辰亦有些时间,他的心很野,却不完全是铁石心肠,他之所以能利用这件事联系你,是因为得到了祁阳被绑架的消息,他不会伤害祁阳,相反如果你答应了他去赴约,或许他还会好好保护祁阳,到你去见他为止”

        “至于晋函为什么绑架祁阳?这你就要问他了,或许他的初衷是和辰亦相同的,只不过一个是想要你的命,一个是想要你的人,晋函估计是没来得及,你现在跟老时睡了,他知道吗?”

        苏仅蹙了蹙眉,不顾他刺耳的话,侧眸看向了车窗外,想起了前次叔叔说过的话,当时他说祁阳还小,他们不会伤害他。

        所以说的他们?指辰亦,还指晋函?

        也许是他早对这些事了若指掌,所以能轻易看穿她的心思,知道她瞒了些什么。

        想想,苏仅真是怕他那清晰无比的脑袋,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她倒好,完全都不用他猜。

        然而,她对他了解却很少,甚至明知道他只吃清淡的菜,刚才还特意弄了不健康的油炸食品过去,本就足够愚昧的,偏偏又巧合就有女人送了合他胃口的东西过去。

        那不是更显得她愚昧?

        又想到最后自己那句恬不知耻的威胁,苏仅无精打采的撑着脑袋,更是心虚了。

        “韩逸,你说我真的会被嫌弃?爱情,不是应该越爱越深?”

        “嫌弃?”韩逸扯了扯嘴角,他随口一说的话,她还真当真了。

        想到她说话时,那双深情的美眸里装的都是时净迁,他打心底不赞同她的说法,几分讥讽的回道,“会不会越爱越深我倒是不知道,你要是不放心,跟老时结婚后,买个炸弹去把离婚办理处炸了,现实多了”

        苏仅沉沉的看着他,“你要帮我吗?”

        “嗯?”韩逸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是,怎么能有人把开玩笑的话听得这么认真呢?

        可苏仅认真的蠢起来可爱,是真可爱得让人抓狂。

        苏仅没有继续回话,一头长长的卷发用丝带束在腰间,小脑袋侧从车窗外,看外面的天气还不错,不知怎么?心里却有些郁闷的感觉。

        若是一切真的如韩逸说的,暂且不提晋函绑架祁阳是什么目的?这件事虎美潘既然参与了,那是不是证明她和晋函早就有过预谋?

        现在安排虎美潘跟她在一起工作,也是他的刻意?苏仅想起饭桌上他说让那个女人进公司帮她的话,眼神里显露出一丝忧虑。

        他到底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呢?还是不知道?

        韩逸坐在驾驶座上缓缓开着车,许久也没有听见她开口说话,不知是受不了她的安静,还是担心她太把他的话往心里去,他忍不住抬眸从后视镜里瞄了她一眼,这一眼,却从余光里注意到后面隐隐跟着的车辆。

        放在一旁的手机传来了响动。

        因为摸不清,他甚至都懒得抬头去理睬,最近苏仅身边的苍蝇越来越多了。

        他减慢了车速,取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接听。

        “韩医生,你现在离开医院了?方便的话,能回来一趟?来了个急诊病人,恐怕,需要你亲自来一趟”

        韩逸脸上的情绪有些烦闷,沉了沉声,说道,“不方便,什么病人?联系顾淮让他处理”

        那护士听了这话,有些为难,“可这就是顾院长的意思,是一个腹痛的患者,像是因为工作,在上班时间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引发的,韩医生,你还是亲自来一趟吧!不然……我也不好交代!”

        不知是因为车里太安静,还是电话隔音并不太好,苏仅隐约听到了些。

        心里猛的联想到什么?眸瞳一颤,愣愣的转回头看着身旁男人捏在手里的那只手机。

        “嗯,知道了,我尽快赶过去!”韩逸没办法推拒,只得答应了下来。

        说完取下手机,调了个方向,加快车速,他才缓缓扬起眉说道,“抱歉,看来那种有故事的地方,不适合带你去!”

        苏仅并不在意,嗯了一声,清甜的嗓音里淡淡带着不安,问道,“刚刚电话里说有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而进了医院”

        “嗯,怎么了?”韩逸疑惑的侧眸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满眼的担忧,他也愣了愣,“是你认识的人?”

        苏仅抿着唇没有说话,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她从公司离开时,因为韩逸催得急,她没有来得及带走那袋肯德基。

        想想叔叔应该不会吃,可现在听到这么类似的消息,心里有些慌慌的。

        思偌离市中心医院很近,这样一想,可能性又大了很多,苏仅心里的石头沉了沉,“韩逸你知道顾叔叔为什么一定要让你回医院?”

        韩逸一双黑眸淡淡的看着她,蹙眉回道,“老淮一般让我回去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难度系数很大的病人,一种,是十分让他放在眼里的病人”

        苏仅没有说话,心里的忐忑让她有些魂不守舍,愣愣的咬着唇瓣,好半天才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韩逸轻轻侧眸瞧了一眼,应该是办理过什么特别的套餐服务,号码那一栏是短号,拨出去,才有备注显示“叔叔”。

        只不过,意识到这点,韩逸有些愣怔,她难道是以为现在顾淮叫他回去,是因为老时病了?

        电话拨出去,苏仅心急等待着,索性没几秒钟,那头就被接了起来。

        “苏仅”他的声音听起来沉沉浮浮的,像是在忙工作,疲倦里带着一丝让人乐而不倦的肃静。

        时净迁也确实在忙,做着要出国前的细算,接到她的电话,打算放松一下,就起身走到了外面。

        听到他的声音,苏仅终于安心了,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酸酸涩涩的感觉混合进来,从心脏的位置弥漫到了眼眶里。

        她支吾的将头靠在车窗外,眼眶红红的,觉得自己有些丢脸,可又有些委屈,有些愚昧。

        “怎么了?嗯?”时净迁似乎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又有些没法此刻在她身边的无奈。

        苏仅吸了吸鼻子,虽然因为自己的不懂事,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可现在说不出一些什么让他别抛弃她的话。

        “对不起!叔叔”

        时净迁微微愣怔,黑眸里的深意越发浓重,“在哪?我来接你!”

        “不要”苏仅揉了揉发红的眼眶,缓解着被表现出来的情绪,想着解释道,“你现在不是在忙吗?时间也还早,我等会玩累了就自己回去,你别担心我,还有那个,肯德基,你扔了吗?”

        时净迁微微挑眉,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说道,“以后别再吃这些不健康的东西,要是想吃肉了,回家让铃铛做!”

        苏仅点点头,听他把她买的东西称之为不健康的东西,猜想应该是有把它扔了,心里觉得安心的同时,还有点经不起风吹草动的失落。

        可没有什么比他的健康重要,苏仅勉强笑了笑,“那我挂电话了,叔叔”

        “嗯”时净迁淡淡的回应了一声,直到听不到对面再有关她的动静,他才收起手机,回眸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那袋肯德基。

        她给他买的东西,他怎么舍得扔?

        ……

        到市中心医院。

        苏仅已经比先前精神好得太多了,虽然这人不是她时叔叔吧!她还是挺好奇能让她顾叔叔棘手的病人是什么样的?

        好歹,是桃子现在的梦中情人呢!温柔,儒雅,且脾气很好。

        苏仅等着韩逸放好车,进医院按好电梯,恰好身边就有几个一起坐电梯的护士。

        “场面不好控制,那女人对疼痛的耐受性极差,进医院时,就已经疼得龇牙咧嘴了,顾院长过来,差点没被她把手咬断”

        “那现在怎么样了?”苏仅听到这,忍不住就插了一句。

        那几个护士皆是看了她一眼,许是觉得这样讨论别人本就不对,不想声张,经她一问,反倒个个都闭了嘴。

        韩逸停好车过来时,就见她吃了个闭门羹,心里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走进电梯里。

        “韩医生!”那几个护士朝他打了声招呼。

        韩逸也没理会,看了看手腕上的腕表,轻声说道,“刚打了电话不是确认过不是老时了?还跟着来干嘛?”

        “我这不是无聊嘛!又不想在叔叔身边给他添麻烦”苏仅顺其自然的解释着。

        “哼?所以呢?不想给他添麻烦,就想来给我添麻烦是吗?麻烦精!”

        电梯一到,韩逸就拎着她走出电梯里,指了指他的休息室,说道,“去等我!”

        话落,苏仅就感觉后颈的衣服被松了开,没等苏仅回句话,就见对面几个医生护士已经朝这边过来了,为首的,正是顾淮。

        “小七”顾淮温柔得就好像一本优雅的书,即使穿着那身冷色的白大褂,依然如故的温煦。

        苏仅微微扬唇朝他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了他的手上,“顾叔叔,你真的被咬了?”

        顾淮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伤,笑着道,“没事,刚才场面有些控制不住,我也没料到这小女人会突然咬我一口”

        “什么情况?”韩逸接过其他人递过来的白大褂穿上,俨然认真无比的询问病情。

        “中腹压痛,还伴有恶心,呕吐,腹泻,体征看来应该是急性肠胃炎,询问过凌晨喝过牛奶和吃过少量的面包,原因看来应该是吃过期食物导致的”顾淮一一道来。

        韩逸听完,有些趣味的挑了挑眉,看着他那只手上一排整齐的牙印,忍不住调侃道,“我看她不是吃了过期食物,估计是想吃肉”

        “也许是”顾淮无奈的将手放到身侧,抬起眸看向苏仅,带着几分笑意说道,“也难怪和小七是朋友,现在好多了,你去看看她吧!”

        苏仅一愣,突然的好心情都被这句话给惊了下去,她微微蹙眉,“我的朋友?你是说,桃子?”

        “嗯,好像是”顾淮笑了笑,没有多言,让其他人带着她去了病房。

        等待人走空了,顾淮才收起笑容,无奈的看着面前的韩逸,问道,“你又带小七去那地方了?”

        “事实是一次也没去成,担心什么?我有分寸”韩逸取听诊器挂在脖子上,有些不耐烦的回道,“我这么做是为了苏仅着想,选择性失忆,医学上,你觉得永远都遗忘过去的几率有多大?前次发生的火灾现场,她当真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也没有?苏仅天生性子干净,所以没有追究过去的事,我当她傻来着”

        顾淮无话可说,可看着他气势汹汹的离开,免不得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无奈道,“调整好状态,穿着这身衣服,现在手上拿的是杀猪刀不知道?”

        韩逸一愣,抬眸带着笑意的看着他,调侃道,“那你知道现在抓着我危险?”

        ……

        苏仅本来还有些不敢置信,进到病房,看到穿着病员服躺在床上也依旧不忘忙着工作的女人,心里终于是相信了。

        苏仅恐怕这辈子没有见过她如此用心,就连她走进病房,也没能惊动她。

        不过,好像以前听她抱怨了很久,总说工作太多,但多到这种程度,真是夸张。

        “你是打算把自己累死?”

        突如其来的声音,似乎是让唐桃有些受惊,她瘦小的肩膀抖了抖,差点没法掌控捏着笔杆在纸上写字的动作。

        不过,幸而听到的是女人的声音,她吓了一跳,倒是没有过于慌张,微微抬头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

        待看清,手中的笔一丢,猛的就扑了上来,呜呜的哭诉道,“小七,你抱抱我,抱抱我!宝宝心里苦!”

        “……”

        “这不是抱着的吗?你先放开……我”苏仅被她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费力的回答着她,偏偏还得承受着她的重量,身子一沉,感觉自己这一下去得把她压扁,情急之下,连忙便伸出手想撑在床上。

        哪知,床的位置是找对了,这一下手,所到之处软软的,反倒让身下的女人身子一僵,清悦的嗓音随即就响了起来。

        “啊——”唐桃估计是真疼,人体大腿的部分本就是敏感度极高的,被人突然这么强力按住,看她的样子,疼得都要抓狂了。

        苏仅脑子突然就有些空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看她叫得这么大声,伸手下意识的捂住了她的嘴。

        “唔唔唔——”唐桃更难受了,本就疼,现在连发泄疼痛的方式都被剥夺了,就只剩下挣扎。

        不巧的是,这时病房门就从外面被踹开了。

        许是听到尖叫声过来的,看他们好像还挺着急,估计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除了韩逸和顾淮,过来的还不止一两个。

        看到这一幕,无一不是震惊脸。

        而被她按在床上的唐桃就只在作着垂死挣扎,因为角度问题,可能也没人看到她眼角因为疼痛而溢出的眼泪。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20970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