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65 165我的

165 165我的

        苏仅转身离开之际,远远的就在走廊尽头看到了时净迁。

        心里一愣的同时,微微用余光看了身后的男人一眼。

        时辰亦倒是很有自觉的,掐灭手里的烟,也几步上前走在了苏仅之后。

        像是刻意和她拉近距离,终于肩并肩的走在她身旁时,似乎意犹未尽,动了动嘴唇,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你毁了我的一切,小狐狸!”

        像一阵风吹过一样,苏仅抬起眸看着他冷硬的侧脸,突然间感觉到一丝戾气正从他的周身弥漫而来偿。

        时辰亦从她身旁走到了前面,没有走到走廊尽头,转身在电梯前面停下脚步,伸手按了下键。

        等到电梯到来,一步踏入电梯里,苏仅又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无异于刚才的玩世不恭,仿佛他所说的话又没有何意义可言,只是在捉弄她一样。

        苏仅心里有些落寞,就觉得自己刚才的道歉没有减轻他对她的怨恨,反而,因为这样,他现在更厌恶她的多此一举。

        他是觉得她很幼稚?毕竟不是讨厌,而是恨,如果是用一句对不起就能消散的东西,那何必还要花心思去恨。

        苏仅明白,所以没有打算用一句话就弥补,很多事,慢慢来,循序渐进,她不想一瞬间把自己逼得太紧,本就不是脾气很好的性格,说忍一时风平浪静,苏仅确实只能忍一时。

        可要想慢慢融入叔叔的生活,感觉路还很长。

        旁边的标示屏里电梯的楼层数在往下降,苏仅收回视线,看向了正稳步朝她走过来的男人。

        时净迁穿着正统的手工西服,一丝不苟的利落,帅气,落地窗外的光亮正好从他的背后透过来,修剪出一具完美的身材,步步沉稳矫健,朝着她款款而来。

        苏仅有些心动,也压抑不住体内的躁动因子,看着他靠近,脚步一挪,先走到了他面前,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叔叔,你真帅!”

        时净迁一笑,搂住她的腰,贪溺的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细细的汲取过后,火热的红舌才要进入,身下的女人就推着他的胸口做起了斗争。

        “苏仅”时净迁深眸有些混沌,似乎欲求不满,看着她,低头又在她的胸口吻了吻。

        苏仅忍不住身子轻轻的颤栗了起来,咬着唇没让自己哼出声,可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是医院,而且随时都可能会有人走动的走廊。

        苏仅会害羞,何况,她也还有话要问他呢!

        想到这,她鼓足力气推开了他一点,空出一只抱资料的手放到了他身下,有些犹豫的说道,“裤子,裤子会弄脏的”

        “你也知道?”时净迁无奈的拉住她的手放进手心里,在她身上越来越不知足,可知道她有顾忌,他舍不得在这就为难她。

        不过,仔细看她那若隐若现的雪白,倒不是一点都没有给他留好处。

        苏仅就见他视线盯着她前面,想着小了吧!还有些拿不出手的自卑感,反正他也不要她弄,便往后缩了缩身子,轻声问道,“那个,时辰亦不是你弟弟吗?都一个对面遇见了,刚才怎么不打招呼就走啊?”

        “他是弟弟,难道还要我跟他打招呼?”时净迁挑了挑眉,似乎没有思考就能回答得如此理所当然。

        苏仅也觉得有道理,可想了想,又有些担心,“叔叔,你和他不要因为我变得关系不好,他好像很恨我,说我毁了他的一切!”

        “他说的?”时净迁似乎有些震惊,听完这话,黑眸幽深的看了她一眼。

        苏仅随之就点了点头,又沉沉的重复了一遍,“是,他说我毁了他的一切!”

        话落,时净迁手上的力道收紧了几分,将她纳进怀里,沉声说道,“他不知道自己的一切有多少?”

        苏仅也有些迷糊,听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好像也觉得有道理。

        一个人的一切包含太多东西了,苏仅哪来那么大的本事毁灭他的一切。

        感觉得到了安慰,苏仅心里有些满足,转了转小脑袋,心血来潮的在他脸上又亲了一口,还以为他会高兴呢!退开身,却见他的眸色更沉了些。

        苏仅下意识的就拉住了他放在他腰间的手,总感觉他危险的眼神过后,她又要遭殃了。

        想着,她笑腻腻的挽住他的手臂,往电梯走去,“那叔叔你会嫌我不懂事?我其实没有打算让你来接的,电话里都说我一个人可以回去,是你非要来的……既然来了,那要不要去看看桃子?她吃坏了肚子,在这里住院呢!”

        时净迁没回话,到电梯门口,修长的手指按了下键。

        苏仅也明白他的意思了,等到电梯到来,随着他走进去,才又试探的提道,“叔叔,你觉得桃子适合什么样的男人?霸道的好像会很强势,太柔弱的又好像没有能力,嗯?温柔的,像顾叔叔那样的好不好?”

        “好!”时净迁难得的很支持,虽然只是一个字,却是出乎意料的让苏仅满意。

        没想到他会说好,苏仅估计笑得都合不拢嘴了,可下一瞬,却是听见他低沉的嗓音带着笑意说道,“趁年轻有些东西该要尽快矫正,好好的女孩子,什么不好学,嗯?”

        “什么……唔”苏仅没听懂他的话,迷糊的抬头便被他勾住唇狠狠的吻了住。

        霸道,强势,似乎还有点带着惩罚,一遍一遍的凌略着她的唇舌,苏仅估计嘴唇都被他咬得麻木了,他也没有放过他的征兆。

        或许是想到电梯里有监控,苏仅也没太好意思回吻,睁开眼睛就看见他闭眸认真的在对她做这种事,长长的睫毛掩着,不仔细看看不到边缘那颗极细的黑痣,像是赐予这张脸唯一的缺陷,却又不可否认很有魅力。

        苏仅看得很入神,可不能太专心偷看,稍稍走神,感觉到嘴唇上的袭击好像更猛烈了。

        时净迁是在惩罚她,用默不作声的方式进行着,苏仅甚至感觉得到,自己要是再不试着配合他,他还会有更提神醒脑的办法帮助她回神。

        想到这,苏仅心尖莫名一颤,立马乖巧的闭上了眼。

        ……

        可大概是在医院里听到了风声,时净迁才会说那样的话。

        出电梯时,苏仅又一次见识了什么叫谣言的力量。

        “诶诶诶!就是她吧!来了来了!”

        “我看看!我看看!就是这个女人?噗!长得挺漂亮的啊!怎么会是个……”

        女人的话没说完,看到随后从电梯里出来搂住她腰的男人,嘲笑的眼神瞬间转为惊讶!

        苏仅出电梯的脚步还有些瑟缩,被他一搂,胆子倒是大了点,一手抱着资料,倚在他怀里撒娇道,“以前有个人说我坏话,直到现在还在往整容医院跑呢!叔叔你说,是不是丑人都喜欢作怪?”

        时净迁无奈的点点头。

        苏仅笑了笑,抬起头,美眸一扫那几个拿她当笑话看的女人,也没有再说话,和身旁的男人一起离开了医院。

        只不过,出了医院,苏仅前脚还未上车,身后就又有一道声音响起。

        “时先生!”一个女人穿着玫瑰绣刺的长裙,出了医院朝着这边过来。

        时净迁撑着车门让苏仅上了车,站在车身旁,听到这个称呼,抬起头,见到出现的女人,黑眸闪过一道深沉,随即很快又被迷惑掩过。

        “你好!或许你不太记得我了,前次,因为腿伤,我坐过你的车”女人看他似乎没有映像,解释道。

        坐过他的车?

        苏仅出于好奇,也探出头瞧了一眼,看着是个挺水灵的女人,年龄大概和温纤上下,一头经过烫染的浅灰色头发,有点与现实格格不入,可看她一身穿搭,应该是个与影视经常接触的人。

        时净迁瞧了她一眼,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合上车门阻隔了车里的视线,薄唇这才动了动,说道,“身体没事就好!”

        女人笑了笑,礼貌的点了点头,“没有多大的问题,当时也是我大题小做,耽误了时先生宝贵的时间!”

        时净迁抬手看了看时间,深眸看不出有何情绪,只淡声道,“确实”

        女人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识趣的往后退了退,笑着说道,“抱歉!”

        时净迁没有说话,绕身坐进驾驶座,随之跑车轻缓的从面前经过。

        女人放下了嘴角的笑容,看着离远的跑车,从包里取出墨镜戴上,转身走进了医院。

        原本还有议论的大厅里,此刻已经恢复了平常。

        女人径直的走到了前台,取出手机很快调出了一张照片,递过去说道,“你好!麻烦你帮我查一下这里是否有这个人住院?”

        前台接待护士低头看了一眼她递过去的照片,微微摇了摇头,似乎没有多大的印象,“请问患者叫什么名字呢?这里每天来的人数不胜数,光是凭照片很难找到你要找的人”

        “名字?”女人笑了笑,墨镜下一双黑眸微微沉淀,似乎是在考虑,许久,才缓缓说道,“抱歉!我不知道,不过像是住了很长时间的院,算算,大概也要有三年了”

        “三年?!”护士有些惊讶,微微作想,也不用再查,医院虽也有过类似的病人,甚至住上4、5年的也有,可近期医院却没有住上年头的病人。

        毕竟能住上这种年头的疾病,除了植物人,很少见。

        “怎么了?”这时,韩逸正好朝这边过来,注意到这里不小的动静,出口问了一句。

        “韩医生!”护士见他过来,脸上微微轻松了点,将手机轻轻推到他面前,解释道,“这位小姐拿着照片来找人,可她想找的人住院时间达到了三年,近期我们这里并没有符合条件的病人!”

        “嗯”韩逸低头,似乎不在意,视线随意的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只不过,他还未来得及看见那张照片,屏幕就被一只手遮住。

        女人顺势拿回了手机放进包里,勾起唇角露出嘴角的两个酒窝来,笑容可掬道,“谢谢!既然没有,我还是去其他地方询问,抱歉打扰了”

        说完,女人转身离开了医院。

        韩逸这才抬起眸来扫了扫她的背影,唇瓣抿着,手指敲了敲前台,说道,“把刚才那个病人的病历拿过来给我”

        护士立马去找来了病历,递给了他,“韩医生,这是你要的病历”

        “嗯”韩逸伸手接到手里,翻开查阅之际,又提道,“以后遇到可疑的人来查病人,先问清情况,这世上没那么多好人,出了问题,你担待不起”

        那护士微微一愣,随即红着脸点了点头。

        ……

        回到别墅,苏仅很惦记时间的先上了楼。

        将唐桃给她的资料完完整整的重新整理了一遍,整齐的放在书桌上,这才打开了电脑。

        将需要用的东西都启动在了缩小的浏览页面,她突然想到了她好久没有登过的qq,心血来潮的在电脑上找了一遍,竟然发现没有这个软件。

        想想这本来就是叔叔的电脑,没有倒是正常,扫了一眼,大概上面除了办公用的,还是办公用的。

        他就是个工作狂!

        苏仅利用极快的网速把软件下了下来,点开,觉得这是他的电脑,这么做好像有点不好,可转念一想,大不了用了过后删了吧!

        是!这么一想,罪恶感少多了,所以趁此她又手滑多下了几款游戏。

        时净迁停好车,进门之际,正好见到的,是她兴致勃勃的抱着那堆不知道哪来的资料上楼。

        大概也以为她在忙工作呢!很放心,带着一袋肯德基进门,没去楼上打扰她。

        只不过,当铃铛见到被他带进家里的肯德基,简直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

        时先生讨厌油炸食品,这谁还不知道?何况这肯德基实在太油腻,味道也大,换做往常,恐怕早就被他拧眉扔到千米远外的垃圾桶里了。

        铃铛不敢作想,连忙走上前,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东西是苏小姐的?给我吧!时先生,我给她送上楼去!”

        铃铛说着,已经有了动作去接他手里提着的袋子,只不过,手还未触及,时净迁已经先一步让开了她的手,将袋子放到了餐桌上,冷着脸说道,“我的,没有很油腻的东西,都是特意给我准备的”

        “……”铃铛收回手,自然也知道特意给他准备食物的人是谁了?

        “等会如果晚了,提前准备晚餐”时净迁进门没有换鞋,外套也没脱,说着这话时,虽没有动作,铃铛也听懂了他的意思。

        “时先生又要出门?”

        时净迁没有回答,手机在西装的口袋里传来了震动。

        他不期然的拧了拧眉,摸出手机,视线瞟了一眼楼上,先离开了别墅。

        “情况不太好,做好心理准备。”那头,一开口便是一声沉暗的嗓音。

        话落,又沉默了很久,苏慕辰长叹了一口气,暗沉的嗓音像是疲劳过度而引起的,沙哑无力,“大概什么时候能来?情况不太乐观,教授说手术的风险很大,现在病情恶化,即使做康复训练,躺了这么久,下半身退行性病变,很难治愈!”

        时净迁微抿着唇,心里有些沉重,渴望坚持久了会疲倦,越是疲倦就越想看到坚持的东西得到成功。

        然后现实就会与此越来越背道而驰。

        “尽力而为!”他透过手机传过去的声音冷静非常,好像坚持这么久的人不是他一般,听不出情绪可言。

        不过,苏慕辰想这也是他的不同于常人之处,永远都只与现实和理智打交道,不奢望,不渴盼,所以才能接受现实得如此的心平气和。

        “手里还有没处理好的事,命由天定,在此之前,我需要确保苏仅的安全”

        时净迁走到跑车前,身形屹立的靠上车身,从口袋里摸了烟盒出来,抽了一只含在嘴里。

        缓而就听到打火机打火的声音响起,他吐了口烟圈,嗓音仍旧低沉性感。

        “手术什么时候做?”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21046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