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68 168逆来顺受的乖巧

168 168逆来顺受的乖巧

        苏仅很敏锐,那是她的电话来了。

        一想到可能是叔叔打来的,心里有些雀跃。

        她抬眸深深的看着他,眼里掩饰不住的明亮,摊出手,柔和的说道,“你先把手机给我,别错过了什么急事?”

        温晋函垂眸瞧了眼身旁的手机,不为所动的收回了视线。

        “见设计师,对作品了解是最简洁且有用的方法,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特殊待遇,合作商很重视这次的节目,你别让我失望,手机就暂时让我保管”

        “……偿”

        苏仅觉得她说的话,一句或许也没有让他听进去。

        在她看来,温晋函现在很像毒蛇,是她一开始就不该沾染的。

        而现在,一旦染上了,就难以脱身。

        可听他说到“重视”,苏仅多了个心眼,撇了一眼被他放在身侧的手机,若有所思的说道,“你的特殊待遇让我压力真大,温总是只对我特殊待遇呢?还是别人也有?”

        “想说什么?”温晋函蹙起眉头,很不喜欢她这拐弯抹角的模样。

        没想过因为她,他竟然还会尝到几年前那种憎恨自己温家大少爷这个身份的感觉。

        苏仅隐隐觉得他隐瞒了些事,所以在他身上求证,而他越是担心被她看到阴暗面,就越需要镇定自若。

        “别担心,虎美潘只是来帮助你的,对你不会有威胁,况且,她工作能力强是不能否认的事实,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其他的,不用管”

        苏仅抬起头,在他的眼里能看到柔和,想想什么时候,他竟然对她有了变化,经历过一些事后,心态变得无比柔情。

        她眸瞳微闪,收回了视线看向车窗外,妥协道,“等结束了,把手机还给我”

        温晋函没有说话,摇上了两旁的车窗,认真的开车。

        半小时后。

        咖啡店门口。

        温晋函停车,等苏仅先下了车,看着她说道,“上2楼等着我,我去停车”

        苏仅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特殊待遇,别人上班都靠自力更生,自己却好像一路都在开绿灯。

        不过不一样的是,叔叔开的绿灯她觉得走得理所当然,然而温晋函开的绿灯,总会有那么点不适应加心虚。

        苏仅转过身来看了看面前的咖啡店。

        cover,挺耳熟的名字。

        招牌还很新,看里面的装潢却不像是才开不久的新店。

        苏仅踏进店里,习惯性的先到柜台拿免费的甜点,顺便借了一部移动电话。

        因为手里拿着属于别人的物品,不能走太远,她就站在柜台边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那头响了几声,电话被接通。

        “叔叔,是我,苏仅!”她匆匆忙忙的介绍完。

        电话里停顿了一秒,安静得隐隐能听到像是机动轰鸣的声响。

        苏仅很敏锐的听到了,下意识的联想到飞机飞行时的动静,心里有些不舍,“叔叔,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比如说你想我了?我也想你!”

        时净迁无奈的捏着手机,低沉的嗓音询问道,“你的手机呢?”

        “嗯……”她吞吐的咬了咬唇,用叉子叉了一点抹茶蛋糕,尝了一口,又觉得很不合胃口,放了下来。

        “嗯什么?你和谁在一起?”时净迁淡淡的问着,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定位。

        巧合吗?

        苏仅觉得两个问题都不好回答,可又不敢不答,支吾着便实话实说道,“我在工作,和上级在一起呢!”

        时净迁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隐瞒,又不想欺骗,小聪明耍得很好。

        “不说了叔叔,你到了给我打电话,别担心我,我这很快就结束了,回家继续聊,借别人的电话打,被盯得挺不好意思的”最后一句话,苏仅背过身来小声说的。

        说完,匆匆忙忙的又挂了电话。

        心里紧张的,还总有种感觉,自己像是红杏出墙一样,背着他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时净迁取下手机,眸色深沉的看了一眼定位,继而关闭了手机屏幕,手机放进西装口袋里,问道,“机票订好了吗?”

        “明天一早”前排的乔迁看状况,也不敢多问。

        时净迁闭眸靠在座椅上,看起来也很疲倦。

        乔迁更是没有打扰他,视线淡漠的看着前方,悄无声息的减慢了车速。

        不多时,便感觉一道锋利的眼神戳中了他的后脑勺。

        他下意识的抬眸往后面瞧了瞧,就见男人那双狭长的眸睁开,冷沉的视线盯着他,凉气直逼。

        乔迁隐约感觉得到让他不悦的根源,收回视线,默不作声的又加快了速度,说道,“苏小姐最近身后跟踪的人越来越多,了解她的行踪不难,但夫人和董事长的行踪隐秘,能清楚他们今天会来咖啡店的人只有处夏小姐,如果是蓄谋,会不会是她刻意这么做的?”

        时净迁阖上眸,淡淡的回复道,“害人需要动机,上天做了这么多安排,偶尔也会有巧合,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查查你二少爷的动向,我出国的这段时间,盯紧他最重要”

        乔迁点头,心中有数,如果时烬已经放出了承诺,保证在这段时间里不伤害苏仅,那最大的威胁,就只是时辰亦。

        然而这时候,时辰亦也确实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在警局接温纤一路过来,车停在咖啡店的门前,他解开了车门锁。

        “一起?还是先上去?”

        温纤想也没想,推开车门,下了车。

        时辰亦耸耸肩,无所谓,意料之中。

        他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泊好车,正准备下车之余,眼前便被一抹黑影遮住了光亮。

        他抬起头,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人,眼里出现一道震惊,随即便转变为愉悦。

        “是你故意的?还是你以为我是故意的?”时辰亦圈着车钥匙,靠在车身上,扬唇,笑意妍妍。

        “从你拒绝我的提议之后,我没有干涉过任何事,你看,你孤身只影,别人深情似海,痛快吗?”

        温晋函紧抿着唇,有些忍耐,时辰亦是那种很擅长煽风点火的人,自然知道对方身上的伤该往哪撒盐最合适不过。

        看起来有点卑鄙。

        温晋函只是觉得时净迁不适合相处,因为苏仅,看到他油然而生的一种敌意。

        而时辰亦,却是打从心底的让他想拒绝来往。

        “我猜你今天带了小狐狸过来”时辰亦扬起唇角,观察着他的眼神变化。

        温晋函也随之一笑,挑眉说道,“带是带了,不过不是给你带的,望而观止就好”

        “呵呵,有趣!”时辰亦手插进口袋里,起身,两人一起离开了停车场。

        时辰亦继续说道,“我倒是好奇,如果她知道当初绑架那小家伙的人是谁?还会不会一如既往的觉得自己挺对不起你的,感情嘛!分很多种,小表弟这种的,我第一次见”

        时辰亦是讥讽的笑着离开的。

        温晋函早已顿足,站在原地,黑眸阴沉难辨。

        苏仅和时家的关系他再清楚不过,时辰亦一心想要拉拢他,因为靠他的身份,想再绑架一次苏祁阳也轻而易举。

        他不是想帮他,只是需要利用他帮他过时净迁那道坎。

        不过他又有点好奇,对苏仅动手是出自恨,那么偶尔的留情,又是出自什么?

        时净迁对他的影响竟然如此之大?

        ……

        咖啡店里。

        苏仅打完一通电话,心里总算舒坦了。

        挂了电话,将手机还给了服务员,说了声“谢谢”,转身之际就在门口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进来。

        温纤穿着一身糖果色的小西装,打扮利落,出众的相貌刚进店里,立马就成为了众人的聚焦点。

        人美,气质更不再话下。

        苏仅下意识的想装没看见,背过身,正要离开,后面立马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苏仅?!”

        温纤迈步朝她过来,大概穿的是类似于休闲系列的平底鞋,脚步很轻,走到苏仅身边,苏仅才有些察觉她的靠近,转过了身。

        “你在这里做什么?”温纤下意识的把她的出现和楼上的情景联系起来,担忧的问道,“净迁呢?”

        “……”

        苏仅挺不喜欢和她说不到两句话就会提到叔叔的。

        怎么?她就这么关心叔叔有没有跟她在一起?

        苏仅有些不悦的动了动唇,想着她是叔叔的朋友,那以后总归也是她的朋友,也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他出国了,我是来工作的”

        “出国?”温纤拧着眉,清莹的杏眸直盯着她,似乎是在审视她这句话的真实性。

        的确没有看出撒谎的痕迹,但想想净迁出国,她还是不确定的又问,“真的出国了?”

        “……”

        苏仅有些不爽了,烦闷的看着她,也没继续作答。

        温纤终于还是相信了她的话,只不过觉得奇怪,挑了挑眉还想问,苏仅立马就先一步堵住了她的嘴。

        “你现在对他的关心已经过分了,你要是还好奇什么?给他打电话问他好吧!”

        温纤有些无奈,这根弦一下被她蹦得极紧,她不得不退一步,让她放松点戒备。

        “你,一个人来的?”

        “还有我”话音落地,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温纤抬起眸朝门口走来的两个人看过去。

        时辰亦她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温晋函的出现,着实让她有些头疼。

        而同样看到时辰亦出现的苏仅也感觉头疼脑热,想着就偷偷溜走算了,这场局明显是存在着尴尬和危险的。

        尤其是看到时辰亦那定睛看她的视线,心里说不忐忑是假的。

        她清楚自己就是个可怕的引爆点。

        于是脚步一缩,很没有骨气的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了。

        温晋函板着脸,看着她离开,脸上的表情就更是冰冷,二话不说,也寻着她的身影跟了上去。

        可前脚刚走,手臂上便被一只手拉了住。

        温纤看着他,顾虑的说道,“尽量不要让她出来瞎逛”

        温晋函眸色一沉,深沉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撇开她的手往电梯走去。

        见这一幕,温纤眼底有些无奈,虽然她告诫过很多次,让温晋函不要靠近苏仅。

        但感情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

        苏仅一直试探性的和晋函相处,不是真的有感情可言,而是她心理上觉得是过去自己的不懂事才导致了他现在的改变。

        为什么他不找女人?为什么要只对她好?她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

        她害怕他对她还有朋友之外的感情,所以每次接近他估计都在祈祷,无比希望他已经对她没有丝毫的留恋。

        然而并没有。

        所以她又试图用拒绝,劝告让他别对她心存念想。

        可温纤了解,晋函不是个会轻言放弃的性子,伤到极致会生恨,然而不伤到极致,又无法彻底死心。

        温纤也不能说自己想为他好,就一定是为他好,尽力而已。

        她抬手看了看时间,被耽误了很久,索性也不再逗留,迈动脚步,忽而又想到什么?停下来看了眼身旁的时辰亦,说道,“伯母不会束缚你的选择,退婚的事,你认真想想,不要总拿感情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时辰亦笑了笑,手插在口袋里,悠闲的上了楼。

        一层楼的高度,很快。

        苏仅先是在电梯里,出来后,就走到了身后。

        她不知道是哪个房间?也只好跟着他,才能找对。

        温晋函大概从踏进电梯里就没有说过话,阴沉着脸,苏仅想,大概和她刚才看到他的时候不小心按了电梯关闭的按钮有关。

        她也真是条件反射,看见有人过来,下意识的按了那一下。

        可好像真的让他生气了。

        温晋函带着她来到一间房间门前,一个预备也没有,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温总”

        里面,坐了四个人,苏仅大概分辨了一下,应该三个女性设计师,穿西装坐在最上面的一般是职位偏高的。

        几人瞧了温晋函后,视线也都移到了苏仅身上,也不敢多多的审视,看了两眼,收回视线,本意等着男人介绍。

        偏偏温晋函一句话没说,很高冷的坐到了原本留给他的主座上,眼神也没抬一下。

        这让苏仅更加确定,自己刚才可能确实得罪他了。

        心里有些无奈,可她既然进来了,想想也没有不说一句话就走出去的道理,索性唇角一弯,自己介绍了起来。

        “我叫苏仅,你们好!”

        几人听过她的名字,确定是她,也都看来友好的一一做了自我介绍。

        介绍完,苏仅坐下身,开始了工作,“我大概需要了解商品的设计理念就可以了”

        “价值,适宜人群,商品分量,你要了解大众的需求,全方面的展现商品,让别人有想买的***,“就可以”在哪?”温晋函突然插了一句,抬起眸,目光冷漠的看着她。

        “继续”

        他的一句话让几人冷汗盈盈,让苏仅也是哑口无言。

        明显感觉面前的几人向她投来了视线,或许是觉得她被凶过一顿之后,柔柔弱弱的,挺值得人同情和心疼的。

        看她一眼,也是带着想象她梨花带雨的模样而看的。

        然而苏仅不像表面那么柔弱,身材瘦瘦小小的,站着能被风吹走的模样,却好像习惯这种苛刻和打压。

        她坐得理直气壮的,也确实觉得有被说得不舒服,抿了抿唇,从包包里摸出纸笔,重新说道,“我思想欠缺,就照温总说的,希望各位能尽量说得详尽一点”

        温晋函微微扬唇,默不作声的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看来,她是下定决心了,换作以前,这种逆来顺受的乖巧,恐怕是怎么也见不到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213506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