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71 171为了那丫头

171 171为了那丫头

        苏仅的力气总是不能和他比的,几乎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她被拉到了外面。

        而离他们够近的,旁边停了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很熟悉。

        因为黑色的幕帘遮着,苏仅看不清里面,可坐在驾驶座上的乔迁却是一眼就看清了外面的情况。

        苏仅被强拉着,也没力气挣脱,看到这辆熟悉的车,想到叔叔在咖啡店里,车里应该没人,她便伸手抓住了车门的把手。

        好在乔迁还真锁上了车门,她这么拉,也不算危险撄。

        温晋函拉不动她,回头见她死死的抓着车门,眸色微沉,也清醒了些,松了松力道,转过身朝她走过去。

        苏仅见他靠近,反射性的又往后退了一步偿。

        甩了甩被他抓住了手臂,无奈还是挣脱不了。

        她放弃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双清澈的眼睛盯着他,无奈的说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不能离开,叔叔还在里面”

        “你不是说他出国了?”温晋函眸色深深的看着她。

        苏仅一愣,有些难堪的动了动唇,沉默了一会,才弱弱的解释道,“可能他刚好回来了”

        “你连他出没出国都不知道”温晋函毫不保留的拆穿了她。

        话落,苏仅抬起头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温晋函不在意的对上她的眼神,似乎苏仅的不悦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他垂眸思考,又问道,“你在走廊上遇到的那个女人是谁?”

        走廊?

        苏仅疑惑的回想了一下,想到了刚才在走廊的一幕。

        只是意识到什么?苏仅眼神里的不悦更甚了,“你找人跟踪我,是吗?”

        刚才她就有点怀疑,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他能猜到她还在这里,却不可能连她在走廊遇到了什么人也能猜到。

        温晋函见她起了疑心,也没有隐瞒,柔情的摩挲着她的手臂,说道,“我担心你有危险,苏仅,你身边需要有保护你的人”

        苏仅愣了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蹙起了眉,“谢谢你为我着想,可叔叔会保护我的,你别担心,如果我现在真的有生命危险,叔叔也不会放心去国外”

        温晋函默默的看着她,觉得心里又有些怒火攻心了。

        面对时净迁,这女人像是永远都没有理智可言,不过是一个认识三年的男人,就能让她这么死心塌地的。

        苏仅刚拉下他的手便又被他紧紧抓住。

        她微微挣扎,温晋函也感觉到了,慢慢放开了她。

        看来他不能太急,如果苏仅这么相信时净迁,那么恐怕他现在告诉她一切,她也很难相信是真的。

        苏仅看他沉默了好一会,也不说话,自己便又开了口,“你先走吧!时辰亦已经离开了,我很安全,等叔叔来了,我就离开”

        她千方百计的盼着他走,大概也是担心等会时净迁出来看到他和她待在一起。

        温晋函扬着唇笑,垂着眼帘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没事,我等他来了再走”

        苏仅有些愣怔的打了个盹,刚想找个理由拒绝,男人又朝她走了过来。

        温晋函走到她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慢朝她低下头,不羁的笑道,“苏仅,你说我们像不像在偷腥?”

        苏仅神色微慌,连忙伸手抵住他低下来的下巴,纠正道,“你别胡说,我是担心叔叔会误会我和你的关系”

        “我和你的关系?”温晋函直起身,挑眉好笑的看着她,“什么关系?”

        苏仅直觉他在捉弄她,抿了抿唇,跳过了这个话题,随口问道,“你知道你表姐和叔叔是怎么认识的吗?”

        据苏仅知道的,叔叔应该是从三年前来的北城,可温纤却说他们有二十年的交情。

        二十年,算起来她也就是五岁,如果是在北城生活,怎么而来的认识?

        温晋函闻言无所谓的耸耸肩,并不在意这些琐事,“温纤的父母以前离过婚,离婚后她母亲怀着她离开了北城,一直在临市生活,温家也是后来才知道有她的存在”

        “临市”苏仅细细的研读着这两个字,也是,这样就能说通了。

        这么说,叔叔就是临市出生的人。

        那为什么要一直生活在这里?

        苏仅想,要清楚这点,还是从时家着手比较好。

        她咬了咬唇,无意的抬眸对上男人的视线,便放下嘴角,看似伤感的说道,“她还挺可怜的”

        ……

        咖啡店一楼的走廊尽头。

        厉盈开始沉默了很长时间,兴许是料到时净迁不会很快跟她过来。

        她垂眸,思想里做了很多的斗争。

        她本身不算是脾性暴躁的性格,冷静下来,也就没那么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时净迁过来时,就瞧见她站在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天气凉了,上身搭了一条保暖的披风,目光淡淡的望着窗外。

        时净迁视线短暂的停留在她的身上,沉稳的步伐落到她身边,才低声开了口,“苏仅不是有意来这里的,有些事她胆子很小,如果知道你在这里,可能这个店也不会踏进半步”

        厉盈嗤之以鼻,没有丝毫的想去理解今天的巧合。

        说明白了,给她最大刺激的,还是苏仅和他在一起,而是不是有意,只不过是左右她刚才会不会发火的关键。

        她现在冷静了,自然摆在首位的才会让她觉得是必要解决的。

        “你就这么娇惯她,所以她才会这么依赖你,既然你跟你爸做了交易,我也在这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时净迁迟疑了一秒,深邃的眸逐渐有了笑意,他仍是没拒绝她的提议,喉结上下动了动,沉声道,“你说”

        对他来说,有选择,比没选择好。

        厉盈是固执的,甚至比时烬固执百倍,在她心里,接受苏仅就像是要她的命,可能这辈子也做不到的事。

        所以时净迁一开始便没有打算和厉盈谈论这场交易。

        厉盈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时烬说让她等,她便等。

        “我可以说服你爸给你足够的时间,这个交待也不急,但是,我不允许你和那丫头在一起,听我的安排,试着和处夏相处几天试试”

        说到最后,厉盈转回了身,时净迁微微蹙眉的模样映入她的眼帘。

        她想要拆散两人,今天的一幕给她的刺激太大,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因为一个女人和自己反目成仇。

        苏仅,她是怎么也不肯接受的。

        时净迁听懂了她的话,这个条件也确实诱人,不过作为交易,还有些牵强。

        苏仅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把这种依赖和信任种在她的心上,花了他不少心思。

        他的一点疏忽,苏仅都可能对他产生失望,慢慢的失望够了,她也就不需要他了。

        这就像一种慢性中毒,苏仅承受不了。

        时净迁想到这,脸上还是淡淡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只听他沉声回道,“还是谢谢妈的美意”

        厉盈一听这话,也知道他不会答应,心里有些凄凉,“我打算明天为处夏举办一个回国的晚宴,到时候我会正式宣布你和她的婚事,我勉强不了你的想法,不过为了那丫头作想,你最好想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说完这番话,厉盈踏着高跟鞋高贵的离开了。

        时净迁眉头一蹙,深沉的目光望向了窗外。

        这已经不像是交易了,她是在逼他就范。

        为了那丫头。

        时净迁抽出一支烟点燃,袅袅升起的白烟掩盖了他眼里的迷茫,难道真是怪自己年少轻狂了?

        三年前,苏仅还太小,不然,他早就要了。

        所以有些事,有了想法就要趁早,果然拖不得,会留下弱点。

        一支烟抽完,他转身离开了走廊。

        出了咖啡店,一眼就在门口看到了拉扯的两人。

        苏仅还一门心思的想着支走面前的男人,哪里会想到事故来得这么突然。

        不期然的一个回头,就看到了站在咖啡店门口的男人。

        她隐隐能感觉到后背有些凉风吹着,寒气从单薄的布料透进了身体,真瘆人。

        她连忙自觉的离身边的男人远了些,脸色不太自然。

        时净迁朝她走了过去,脚步停在她面前,苏仅紧张的捏紧了衣角,眼神在他脸上看了一眼,又慌乱的移到了别处。

        时净迁心想她哪里又在跟他闹矛盾了,这会儿看到他的脸,才会往别处看,不过他也没有现在就收拾她,目光在她身上驻了驻,转而看向了身旁的男人。

        “苏仅的手机还放在你身上”他提醒似的说了一句。

        温晋函两只手插在口袋里,听了他的话,视线往苏仅身上看了一眼,瞧见她那紧张的模样,突然咧开嘴笑了笑,“时先生真爱说笑,苏仅的手机怎么会放在我身上?这件事你该问苏仅,她最清楚不过”

        话落,苏仅感觉那道视线又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更是紧张了,本意就不想这件事让叔叔知道,可他好像已经知道了。

        告诉他,她怕他生气,可不告诉他,她怕他如果已经知道真相,会更生气。

        “叔叔”想着,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扯了扯男人的西装衣袖,刚想要讨好他。

        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搂住了她的腰,苏仅还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紧紧收进了他的怀里,抬起头就看到逐渐在眼前放大的俊脸。

        苏仅心跳又不正常的跳了两下,不过想到一旁还有人,她又顾虑的推了推他的肩膀,脸也惹红了,还得厚着脸皮给他解释道,“只是意外,晋函就是怕影响工作,所以暂时替我保管手机,现在已经还给我了”

        时净迁似乎还不满意,可终究是在意她的感受的,在情事上,她的脸皮有多薄,他在床上感受就好了。

        给别人看到她妩媚的一面,就像是在暴露他的*一样,哪怕一点,他也不想让别人看。

        所以温晋函确实没有反应过来,他还沉寂在刚才的一幕里,时净迁已经打开车门,将苏仅塞进去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苏仅看他坐到了后面,这才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乔迁。

        原来,刚才车里有人。

        意识到这点,苏仅的脸蛋又有些不正常的红晕一路蔓延到了耳根。

        要说离这么近,没看到她和温晋函的纠缠是不可能的,她只祈祷他没有误会。

        如果真的误会了。

        顿了顿,苏仅挪了挪位置靠近身旁的男人,小手滑进他放在大腿上的手掌里,柔声道,“叔叔,今天其实发生了很多意外,所以如果别人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能相信”

        时净迁低着头看她狡猾的模样,收了收思绪,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却不小心正好碰到了刚才被时辰亦捏过的地方,很疼。

        苏仅微微蹙起眉,头顶上的男人似乎停顿了一下,随之薄凉的唇才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他的一言不发,让苏仅总归是担心的。

        但感觉他不愿现在提,她便也没有开口问。

        车子很快回到了市中心的别墅区。

        苏仅坐在他身边的位置,可一路感觉他心情不好,心里也有些闷闷的。

        她打开车门,下了车,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别墅里。

        铃铛见她出现,身旁还有时先生跟着,总算是放心了,也没过问是怎么回事,朝两人打了声招呼,便去了厨房准备晚餐。

        苏仅就抿着唇跟着他,上楼,进了房间,她就小心翼翼的把房门上了锁。

        本意是想和他好好谈谈今天的事,上锁,也是觉得等会如果不小心被铃铛听见,场面会有些难堪。

        可好像是有些误会。

        她才刚锁上门转身,就对上了他深沉的视线。

        而他的眼神,总让苏仅有种忐忑的感觉,看不透他那里面的情绪是什么,可克制不住的会心惊胆战。

        就好像是他觉得她在暗示他,然而他也准备接受她的暗示一样。

        “我……我们谈谈”苏仅连忙开口说了一句,表明她不是那个意思。

        时净迁没有回应她,褪下外套挂在一旁,动手将衬衣袖口卷至手肘,坐在床边,看着她,动了动唇,“过来”

        苏仅听话的走了过去。

        坐下身,男人修长的手便伸过来拉住了她的手臂。

        “唔~疼……叔叔”苏仅又感觉到了那种仿佛骨头散架了似的疼痛,龇牙咧嘴的叫出了声。

        时净迁看她一眼,侧身拉开抽屉,拿出了一瓶药酒,倒在手掌心里给她轻轻的揉着,“怎么弄的?”

        他的眼神很冷,就跟一路上他冷漠的表情一样,甚至还要严重些。

        苏仅大概知道他一路都在想什么了?

        看他认真的给她揉药,她唇角的弧度甜得腻人,“叔叔,因为我受伤,所以你不高兴了?别不高兴,我这是轻伤,很快就能好了”

        时净迁还是一贯的冷漠,替她擦好了药,高冷的起身走进了洗手间里洗手。

        苏仅觉得情势有点不妙,猛的也从床上起了身,跟着他进洗手间里。

        看到他在洗手,她连忙取了条干净的毛巾上前,时净迁洗完了,她便直接把毛巾包裹在他手上给他擦干水渍。

        “叔叔,你别生气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门上了,你看你不碰,我都不知道伤到这了,真疼”她狗腿的给他擦完,把毛巾挂回了原处。

        转回身,时净迁还在看她,深眸平淡无波的,可无故的还是看得苏仅心里发毛。

        大概这就是心虚。

        在他面前,她真的不太会撒谎,一方面是不敢,一方面是不能。

        苏仅其实也不想撒谎,可她怕她说这是时辰亦弄的,会让这两人的关系弄得更僵。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215307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