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37度溺爱,腹黑总裁请控温 > 172 172好感到喜欢

172 172好感到喜欢

        时净迁很聪明。

        别说蒙混过关,苏仅在他面前耍的小聪明,很多时候在他眼里可能早就是个跳梁小丑。

        可明明知道她在撒谎,他很理性的不拆穿,就像是在等她主动承认错误一样。

        苏仅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要告诉他,疼在她身上,忍忍,真的也就过了偿。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弄伤了手臂?

        撒了个谎,就是不愿让这点小事成为他烦恼的一部分撄。

        退路也想好了,大不了必要的时候,她抱大腿,撒撒娇就行了。

        可从刚才看到他的眼神起,苏仅就心想:完了。

        她最怕他这双严厉的眼睛,别说撒娇,她现在就是说话都有些不敢抬头看他。

        长期以来的经验告诉她,这是他要教训人的前兆。

        不管是嘴上说的,还是行为上的,苏仅都怕。

        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步,两步。

        突然,手上被一只大手拽住,苏仅没有防备的又被拉进了洗手间里。

        站在他的面前,娇小的个头比下来,也就额头能碰到他下巴的位置。

        莫名的,压力又大了。

        “苏仅,今天对我到底撒了多少谎?”时净迁微微眯着眸,嗓音不冷不淡的问着。

        苏仅只是觉得他的眼神可怕,抬头看他不敢,不抬头看他又显得自己很心虚似的。

        但是要数跟他撒谎的多少?

        她还觉得背脊又挺直了一点,自动澄清道,“那手机的事,我说的是真的,确实是因为工作被晋函拿走了,我知道你给我打电话,就立马借手机给你打回来了,你怎么还怪我?”

        提起手机的事,时净迁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淡淡的盯着她,突然就笑了,“我倒还忘了,你是在提醒我还有这件事?”

        “……”苏仅立马伸手捂住了嘴。

        时净迁的目光横竖都让她不舒服。

        知道他在生气,她也不敢造次了,迎着他的目光,一五一十的交待道,“其实,就是刚才你被伯母叫去谈话的时候,被时辰亦拉了手臂,弄疼我了,没什么大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皮肤多嫩啊,手指轻轻掐一下都能有草莓”

        时净迁的反应平淡,好像预料之中。

        问她,估计只是在确认是时辰亦做的?还是温晋函做的?

        现在确认了,他的语气依旧冰冷,“以后别和他靠得太近”

        “保证不会了”苏仅竖起四根手指,想到时辰亦今天晚上的反应,确实是有些想法的。

        她也不想和他靠得太近,就是偶尔她不找他,他也会找上门。

        苏仅知道他危险啊!只是突然冲动了,就很想知道三年前那些破事。

        料不到时辰亦会这么大的反应。

        现在想想那种骨头碎裂似的疼痛,苏仅点点头,十分认同他的话,“叔叔,我觉得他对你的感情很深,你还记不记得中午我在医院走廊遇到他的时候,他说我毁了他的一切,现在我好像知道他说的一切是什么了?”

        说着这话,她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答案在眼神里呼之欲出。

        而时净迁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似乎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

        但没有听到他的否认,也就是说她没有说错。

        苏仅愣怔了一会,又继续说道,“可我没有毁了他的一切,就算叔叔你对他来说很重要,我不过就是跟你谈恋爱,你是我的男朋友怎么了?不也还是他的大哥吗?他跟我吃醋,是不是说明……”

        苏仅心里有个不好的想法,不过没说出口。

        抬起头,就被扼杀在了时净迁危险的眼神里。

        苏仅闭嘴了,不过憋了两秒,还是没忍住开口,“他都要结婚了,温纤很漂亮,不过两个人都不正常,他女朋友喜欢你,他也喜欢你”

        时净迁无奈,觉得这小丫头是越来越难管了。

        不在他的掌控中,越宠越坏了。

        可心尖软的,还真舍不得收拾她。

        他叹了口气,“我担心的是你受到伤害,辰亦是孤儿,从小在冰冷的环境里长大,看事情的心态不同,他对我的感情能保护你,也能伤害你,你离他远点是好事”

        苏仅听呆了。

        她不知道时辰亦原来是孤儿?

        难怪她晚上在走廊说那些话时,温纤立马就阻止了她。

        现在想想,大概真的戳到时辰亦的痛处了。

        苏仅从他怀里抬起头,往他脸上亲了一口,开始讨好,“那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叔叔你别生气了,我就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不会拿我怎么样”

        时净迁沉默的看着她,可眼神明显是柔了。

        这小狐狸,哄人的本事是越来越好了。

        她的投怀送抱,时净迁也接受得坦然。

        压着她的后脑勺,勾着她的唇重重的吸了一口。

        说苏仅禁受不住疼痛,确实是真的。

        感觉到嘴唇上遭受的袭击,眼睛里立马就有些水汽蔓了上来。

        可她又好不容易找到讨好他的办法,刚有一点转机,她哪舍得作罢。

        心一横,反倒两只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那几乎是让苏仅立马就清醒的一剂药,她连忙缩回手,人影都不知不觉躲在了他身后。

        那满眼的惊慌。

        看样子真恨不得找个地缝藏好。

        果然,敲门声响了三下,门开了。

        “什么事?”时净迁镇定的瞧了眼身侧的女人,嗓音低沉有力。

        铃铛人也机灵,刚推开房门,虚掩着,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听到这个字也不敢再继续往里进了。

        站在房门口说道,“时先生,晚餐准备好了”

        说完,又识趣的把房门带了上。

        时净迁放开了苏仅,嗓音又恢复了一贯的沉稳,“下去吃饭”

        苏仅脸蛋红红的,见他若无其事的,心里的石头又沉了。

        感觉上,她希望他继续。

        不过看样子,他还没有消气,欲念也收得很快。

        而且是她先不要的,那真是再也不能厚着脸皮去要了。

        “那我先下去等你”她理了理被压皱的衣裙,从旁边避开他,径直的出了房间。

        房间门被轻轻的带上。

        时净迁脸上恢复了平静,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净迁”那头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时净迁沉静的说道,“明天的航班暂时取消了,手术我会让人安排,现在有一个机会争取到更多时间”

        苏慕辰闻言,眉头皱了起来,“代价呢?”

        时净迁没有隐瞒,“我会有个未婚妻,不是苏仅”

        恐怕到时候新闻头条报道上来,也不是能瞒得住的。

        苏慕辰沉默了一会,直言不讳,“好!不过你最好让苏仅有个心理准备,我担心她的性格知道这件事,冲动起来,会不会成为这次新闻的第二个主题”

        时净迁冷眸深沉了,倒是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也不像是多难考虑的问题,想了想,清淡的又说,“所以我刚开始是拒绝的”

        “……”苏慕辰彻底的沉默了。

        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放心吧!手术结束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苏慕辰取下手机,转身推开背后的病房门。

        里面的情景很像是医生在会诊病人,只不过出现在病房的,都是资历丰富的脑外科专家,教授。

        见苏慕辰进来,几个人暂时停止了讨论。

        不过似乎是早就已经有了结论,有人用熟练的英文说道,“苏先生,有些问题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了,这次手术有百分之五十的风险,我想我们可以试试,不过病人双下肢受过重力压迫,加上长期卧床,想要康复,需要病人的意志力,请做好心理准备”

        苏慕辰伸手探上女人的额头,温柔的笑了笑,“能醒就好,准备手术吧!”

        这是苏慕辰这些年一直在做的事情,用一笔不明资金,召集了各国的专家教授。

        目的,就是把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治好。

        可随着时间越紧迫,他的心情又有些变动了。

        三年前的事,说到底,谁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如果除了苏仅,还有人是从那场火灾里活下来的,两个人中必须有一方被怀疑,那苏仅的嫌疑是最大的。

        季婉不同别人,她是个善良,且聪明的女人,如果她想要预谋一次火灾,至少不会蠢得把自己的后路断了。

        三年前被发现的时候,她被压在一根烧得火红的悬梁柱下,要是救得不及时,可能现在连躺在床上的机会都没有。

        苏慕辰就怕她醒来之后,把所有的罪恶都揽到自己身上。

        时净迁花三年时间也要挽救她的命,恐怕就是要一个真相,所以不管她口中的罪魁祸首是她?还是苏仅?时净迁最后都会对苏仅不利。

        所以现在,不止时净迁需要更多的时间,手术过后的昏睡期,他要时刻守在季婉身边,确保她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他。

        ……

        下楼来时,铃铛已经放好了碗筷,只等盛了饭就开动。

        苏仅没有多少食欲,低头数着碗里的饭粒。

        心思也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时净迁到底是还在生气呢?还是已经原谅她了?

        苏仅挺在意的,心里还在变着法子的想着等会怎么哄他?

        不过好像每次他都特别不喜欢她碰他,还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苏仅在他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来。

        等了不知道多久,楼梯上终于传来了动静。

        时净迁走过来,瞟了一眼苏仅的空碗,清淡的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身。

        “明天晚上我要参加一个晚宴,暂时没有出国的打算,就算要走也会提前告诉你,别胡思乱想”他拾起筷子夹了些菜放在苏仅的碗里。

        苏仅微微一顿,她确实是胡思乱想了。

        女人的心思真复杂,几分钟不看到他,就会猜测,然后只要发现有一点偏向猜测的依据,就会自己把自己给迷惑。

        苏仅就是这样,现在一想,觉得有些丢脸,一抬头,脸就红了,“那明天晚上你要参加什么晚宴?”

        时净迁眸色更沉了,但嗓音还是清淡的,“一个订婚宴,想去吗?”

        苏仅犹豫了。

        能让他把出国的行程推迟的晚宴,想想就应该很重要,她去,可能会添乱。

        苏仅是打算拒绝的。

        只不过在不经意间又注意到放在餐桌上的一个肯德基袋子。

        看起来很眼熟。

        不过她又觉得不太可能,不好意思问他,看铃铛从厨房出来,她就随口一提,“铃铛,你也喜欢吃肯德基?”

        铃铛愣了愣,知道她误会了,解释道,“不是,这是……”

        话还没说出口,突然被时净迁打断,“都是小孩子吃的东西,别去惦记,多吃点蔬菜”

        苏仅有些失落,她给他买过的东西,他说是小孩子吃的。

        那是不是因为不合胃口,扔了她买过去的肯德基,直到现在还觉得她不懂事。

        所以有些东西真的是有代沟的,她早说过时净迁很在意,一个女人的知性温婉。

        他喜欢的女人,最好有一头柔顺的长发,穿漂亮的裙子,在任何时候都懂事,淑女。

        苏仅脑海里真的会提前就描摹出那样的一个女人,她完美得她攀比不起。

        如果时净迁动心,从好感到喜欢,应该不会很难。

        苏仅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栗着,去晚宴不是必然的,想了想她就拒绝了,“我明天晚上刚好要回家一趟,都和爷爷说好了,要不晚宴结束了,你再来接我”

        “好”时净迁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苏仅又往嘴里塞了点饭菜,细嚼慢咽。

        好!真好!

        吃完饭,时净迁接了个电话又出了门。

        苏仅就去书房继续忙工作的事了。

        看到书桌那堆复杂的资料,她觉得自己没有跟时净迁纠结那些繁琐的问题也是正确的。

        人,千万不能有拖延症,这简直是会要命的。

        苏仅拖了个文件夹到面前,埋头工作,一忙就忙到了凌晨。

        眼皮实在撑不住,就倒在桌上睡着了。

        早上一早,又被手机铃声吵醒。

        醒来发现,人又睡到了床上。

        大概是因为没睡够,苏仅晕晕乎乎的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摸到了放在床头的手机。

        接通电话,打着哈欠,“你好!”

        “苏仅,你还没起床啊?昨晚是不是忙到很晚?策划方案写完了吗?我今天早上等着要交呢!”唐桃像连珠炮一样在那头说话。

        苏仅还有些睡意,只听她问到策划方案,懒着声说道,“你别急,我现在就发给你”

        唐桃也真是心急等她手里的策划方案,接连嗯了两声,眼睛就陷进了放在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里。

        等着苏仅发邮件过来。

        苏仅这才挂上电话,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才7点半。

        外面天都才亮呢!

        但摸摸身边,一点温度都没有了。

        苏仅想,昨晚到底他是回来过的,否则,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睡到床上了。

        她下床,进书房把保存在电脑里的文件发给唐桃。

        也没有睡意了,很早就梳洗完,下楼吃早餐。

        今天还挺安静的,铃铛很少见她这么规矩的坐在餐桌前,甚至一举一动都像是要透露出自己淑女的一面。

        当真食而不言,直到落筷也没有听她说句话。

        铃铛只是无奈摇头,昨天见两人气氛不对,想想估计也是闹了点矛盾,心里就知道她在使着时先生的小性子。

        这不,早上起来,连时先生的行踪都不过问了。

        铃铛就怕她把自己憋坏,她不问,也提着醒的先开口,“时先生去晨跑了,很快就回来”

        苏仅慢条斯理的喝完杯子里的牛奶,擦了擦嘴巴,回答道,“我也有工作,第一天上班,不能太迟,叔叔回来,就这么告诉他就行了,让他好好休息”

        铃铛迟疑了两秒,眼看她说完话,上了楼。

        没一会,又背着包下楼来,径直的离开了别墅。

  http://www.biqugex.com/book_35837/21712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