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军将军 > 第三十六章 北上茅山

第三十六章 北上茅山

        经过一夜的准备,营地里又多了100名农民,准备出发为各种资源的开发做贡献!

        昨天和潘大头的碰面,双方已经撕破了脸,赵云已经可以摆脱一些顾忌,将关在小石室中一直采集食物的仆从军给放了出来,由崔老三领着,去湖边。

        去湖边,看风景?no!no!no!

        他们刚到,石佛山的人就从早以埋伏好的芦苇荡中出现,上次赵云答应他们的二十条枪和子弹四百发,这次全部到位。

        不过除了交货,赵云把重机枪也拉到了他们的面前给演示了一遍。看的有些人面如土色,有些人兴奋雀跃。

        赵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自己马上要出远门一趟,给他们展示一些自己的实力,好让他们安分些。

        在赵云的规划中,这些人是自己的盟友,只有向他们展示了大棒的威力,再给颗甜枣,他们才能安稳。可别忘了,他们可都是山匪,赵云一开始落在他们手上差点小命不保。现在这么做已经是以德报怨了,而且有了稳定的食物来源,他们也不必去骚扰周围的百姓了,也算是稳定了周围的治安问题。

        昨天,赵云派遣的江南支队到了茅山的地界,发现这个时代或者说是这个空间的茅山整个都是“焕然一新”。

        顺着自己走的那个方向,没有发现有洞口。而周围的树啊,山啊!和自己去过的地方完全是天差地别,一点印象中的参照物都没有。留他们在那也找不出什么,不死心的赵云只能亲自出马了。

        今天,赵云要将重机枪和机枪子弹送到县城。王有贵,则带着钱来到了周村和赵云碰头,然后一起去。

        这次王有贵身边只有十个人了,都骑着马,点清了大洋后,拿回了欠条,“兄弟,今天要劳烦你一趟了。”王有贵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来回去后一顿家法是没跑的了。

        “哪的话,王大哥走吧!”人家都喊你兄弟了,赵云也改了改称呼,经过那次山谷袭击,两人间的关系近了不少。赵云带上自己的第一步兵队和第一骑兵队,十个农民三辆大车,向县城出发。

        “王大哥,我一直有个疑问,我想去趟南京周围,有什么既安全又简单的法子?”路上,赵云半似闲聊,半认真的问道。

        “南京?嗯!我想想,有啊,你去县城找车马就行了!或是去镖局,找人陪你去好了。”王有贵认真的回答到。

        “就这么简单?不是说路上都是关卡么?”赵云被他回答的答案噎住了半天后才回答到。

        “不过,这些长家伙是不能带的,你得带点短家伙,扮个商人也就没人拦你了!”王有贵轻松的说道。

        “???”赵云转过身,从骑兵里收集了二十二把m1911,向王有贵摊开,一看赵云一下拿出了这么多,王有贵吓了一跳,“兄弟,你干嘛?”

        “出趟远门!”同时让人去通知邵老二,前来县城和自己汇合。到时把精锐火枪手的枪给换了,给他们每人配两把枪,全变成双枪将,带上十个人就出发。

        王有贵看着这么多的m1911,心中直冒嘀咕,上次那个机枪就是这样,现在这个手枪又是这样。看着这些都崭新的武器,王有贵暗想这赵云家是不是开兵工厂的呢!

        进了县城,先把机枪给交了,县长看到“宝贝”,眼睛都挪不开了,连赵云他们都没搭理,直接扔过一张委任书,把周村周围的两个村子也划拨到了赵云的名下。

        上次购买的二百条枪,王有贵只拿到了五十条,另外的一百五十条

        都划入了县长的名下,买来的枪是给县城的守备部队的,据说是因为徽军北上时把守备部队的好家伙都收罗走了,一直以来守备部队就是个空架子,所以潘大头才嚣张起来的。

        整个郎溪县城的守备部队只有两百人,比姚村乡的民团还要少,潘大头嚣张的本钱也就是那四百团丁。

        不过别以为县里就这点底子,整个县城里还有一百五十人的警察,以及两百多号人的民兵,万一有人来攻打县城,城里面住的那些老爷们的家丁,护院也能组织的起两百号人,加加起来整个县城能扛枪的就有八百多号。

        问题是这是主场作战,如果客场作战,那对不起了,全拉过去也就只有守备部队两百人加上两百多号人的民兵。

        重火力方面,除了在县衙的那挺重机枪是固定的,另外一挺一向是在南门放一段时间,然后在北门放一段时间,属于威慑大于实际意义的武器。

        现在好了,县长看这些“宝贝”,舒心啊!县衙的那挺不动,还可以南门北门都放一挺,配给守备部队一挺出城作战,王有贵在这件事上还是挺卖力的,又是自家的队伍,毕桥镇也配一挺。而且据说那个粮店还有子弹供应,呵呵,粮店,一个普通卖粮食的能卖出这样的武器,还好一开始就没得罪他们,这年头在自己的地盘上有个军火贩子,比驻扎一个营还顶用啊。

        想到最后,县长大人眯起了眼睛:“潘大头你个大头兵!还敢劫本官的枪,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出了衙门,王有贵带赵云到一家茶楼。

        面对面的坐下后,赵云仔细的打量对方起来。

        王有贵,今天感到自己憔悴了好多,为了五十条枪,自己搭进去了六七十人,虽然自己的表叔县长答应给自己重组的机会,可是昨晚死的人中不少都是自己的亲信,而且都是知根知底的本地人。

        昨晚回去时急着赶路,都没把他们全部带回去,今天一大早,镇子上昨晚没回来的团丁的家属都向那个山谷去了。边走边嚎,看的王有贵的心中酸痛不已。枪的问题由对面坐着的赵云解决了,人呢?这一时半会儿可招不来那么多人。

        其实赵云替他想想也伤心滴,本来毕桥镇在县长的支持下,在郎溪地界上也是仅次于潘大头的民团了,一直是郎溪县城北面的屏障。结果第一次是和马匪打了个糊涂仗,丢了一大半,重新拉起后还没几天,又被人伏击,死的更惨烈。一个月内连遭两次重创,这家伙真挺背的。

        稍稍坐了一会就来了三个壮汉,王有贵一看立刻起身相迎“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三位是金威镖局的金镖头和他们的两个弟子,他们都是本县走人身镖,最好的镖师。”

        “人身镖?”赵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

        “兄弟,估计你以前没接触过镖局,自从清末,票号衰败后,以前靠票号吃饭的镖局的主要业务就是粮镖、物镖、人身镖三大镖系,三者各有所长者。这位金镖头就是金威镖局专走人身镖的,哥哥我出去也是请的他们,他们镖局在句容也有分部。金镖头,我这位兄弟要去趟句容,不日便回,你要护他一路周全。绝对不能出事,如果出了事,你就不用在郎溪地界上混了。知道了吗?”王有贵说了套漂亮的场面话,这种小威胁对于这种大型的连锁镖局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丢了镖,那可就是大事了,这是要砸招牌的。

        介绍了一番后,王有贵就离开了,他要去安抚下死去的那些下属的家属,每家每户都要去慰问下。

        这个举动,令赵云对其大赞不已。不管是不是作秀,这份做派就令人说不出什么。

        等王有贵一立刻,正事也要开始了,刚刚王有贵在场,有些内容还是说不得的。“金镖头?呵呵,不用紧张,我们这次一共十二个人,一路上的费用有我出,你只要带我到这个地方就好了,我要快!要安全!”

        镖局主人讲的是人面广、关系好;有钱有势,打出旗号黑门槛的(**人物或是绿林好汉)不敢招惹,万一出了事摆得平官府,镖被劫了赔得起银两。

        今天一听是王大少爷介绍的,金镖头就知道来了大人物,王大少的朋友可没一个是简单的,这位少爷看样子年纪不大,但又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想出去溜达了,这是属于最难应付的人身镖,不在于路上的危险,而在于万一在路上突发的少爷脾气,让人招架不了,出了事,全镖局的人都得兜着。哎,小心伺候着吧!

        这年头的镖局难做啊,做镖局生意要有三硬:一是在官府有硬靠山;二是在绿林有硬关系;三是在自身有硬功夫,三者缺一不可。开镖局先要打点当地台面上的人物,下帖请官私两方有头有脸的朋友前来捧场,可是这民国初年,官员的轮换就跟走马灯笼一样,十年不到,连大总统都换了好几届了,这人缘上的花费可是苦了这些镖局了。而且又不能得罪,若是人缘不佳,还有人踢场,手底下没两下子干脆就关门算了。

        金镖头三人练的就是横练功夫,一身硬气功,不能说刀枪不入,但是对付个十一二个普通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计算了路程,设计了路线,看着赵云那比往常高出一倍的大洋份上。要求赵云他们等上半天,他们回家交待一下,下午就可以出发了。

        下午三点多,人员,武器,钱粮都备齐了,冒着夏日毒辣的太阳一行人赶到了北门。

        赵云的第一骑兵队的骑兵已经在城外等候了。

        金镖头一看,果然不是什么好活计,这不是最近在道上大出风头的红衣骑兵么?原来是他们的镖,估计这次要九死一生了,连他们都要出钱请镖,肯定不是什么好活计,早知道就不接了。

        赵云看到三位镖师的脸上那是一脸的沮丧,走了过来,邀请他们上马,让骑兵捎一程。

        可赵云对他们越客气,他们三人心中就越是没底。

        全部上马,一马双人,以60码的速度向郎溪的北面奔去,这还是赵云第一次到郎溪的北面呢,这里和南面不一样,南面多山,北面多湖,骑兵动不动就要绕圈走,到了傍晚,才赶到了郎溪的边界。再出去就是溧阳的地界了。

        从北门出来到现在,一路的颠簸,各人都有些疲倦,加毒辣的太阳晒在他们身上,众人都是大汗淋漓,还好只是乘坐不需要控缰绳。

        到了梅渚镇,吃了点饭,为了消暑,赵云决定大家连夜赶路。镖局的人虽然对走夜路有些反对,但是看到骑兵全副武装,又没有马车货物等累赘,也就不说什么了,这样的队伍除非是遇到大队的正规军,否则也没哪个山头敢劫这支队伍。

        骑兵一直把所有送到了牛头山,再过去就是句容的地界了,这里开始有关卡了。

        找了个地方,原地休息。

        这一路走来,镖师们可是见识了,这马可是一路不停,还一直保持着高速,整晚上都是山路,还好有马,有些地方的小河,都是骑马涉水过去的。

        两个小徒弟都在想,这次回去有吹嘘的本钱了,完全不顾自己师傅的脸色已经铁青。

        这样的进行省了不少的时间,但接下来的路程就不好走了。

        精锐火枪兵,现在变成手枪兵了,四处警戒,赵云躺在树荫下呼呼大睡。

        以前也不是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可是你有骑马走几百里的经历嘛?赵云在马鞍上有特殊的座椅,这才避免了大腿内侧被磨破,但在马上颠了大半天,现在就是躺下,赵云感觉自己还在马上颠呢!

        金镖头看到赵云在休息,也派出了一人去放哨,这是他第一次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走了这么多的路,在漆黑的夜里,不打火把,整支骑兵队伍竟然没有落下一人。这样的功夫也只有北面草原上蒙古王公的亲卫队和西北的马匪才能办到吧!

        心中对于这支队伍的来历更是怀疑。瞟了瞟赵云他们都已经在树下休息了,自己赶紧把徒弟喊到身边,原地坐下,抓紧时间恢复体力。明天还不知道有什么困难在自己眼前呢!

        昼伏夜出,又走了一天,过了五六道关卡,终于在天黑前进入了句容南面的袁巷镇,找点东西吃后,赵云进入客栈呼呼大睡。

        “累死了,”赵云从来没有走过这么长的路,一整天都是在林子里穿来穿去,脚底都磨出水泡了,浑身就像是散了架,明天还不知道怎么继续呢!回去走要兑换匹马出来了,看看身边的镖师那是从早到晚都是一幅摸样,自己是该好好练练脚力了,以前天天坐办公室,现在没有个代步工具,实在是不习惯。

        后面的那段路程,赵云整整磨了三天才走到,当然主要是赵云拖了整支队伍的后腿。

        终于到了茅山当地,赵云让金镖头,又去句容县城找到金威镖局在句容的分部,请来了当地的镖师,和茅山周围的猎户。

        赵云站在一块大青石上,望着下面的镖师和猎户。“诸位,我要找这么一个地方。”老邵手里向他们发着,赵云这几天在路途中休息时赶工画出来的地图。在图上大概的能看的出一座山,一个山坳,一侧有个被藤蔓遮住的洞。

        “诸位,在这周围有这么一个地方,如果谁能找到这个洞,我出一万大洋。”

        “哇!一万大洋!”“这么多啊!”底下的人纷纷议论。

        “会不会是假的,谁愿意花一万大洋找个洞啊?”有人疑问到

        “我把一万大洋都放在了句容的金威镖局!如果有人找到,立刻兑现!”赵云早就估计到了自己的威望不足,好在金威镖局的名声不错,暂时被赵云出钱砸下,拿来当了虎皮。

        “有金威镖局作保,那估计是真的,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拿图去找啊!”一时之间,邵老二手里的草稿图,变成了藏宝图,人人哄抢一空。

        赵云知道如果让自己找,估计找上一年,都找不到,现在手里有卖枪得来的两万多大洋,发功群众才是上上策啊!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赵云跑了二十多处疑似地区,进过十几个洞,但遗憾的是都是不是那个洞。

        时间过的很快,赵云来到句容的时候就已经是七月底了,现在八月都过去了,进入了九月。经过这一个月的寻找,赵云经历了心境上的磨砺,抱着满心的欢喜,迎来了一盆盆的冷水。

        前前后后一共花费了近万大洋,得到了无数无用的消息。现在除了押在镖局的那一万大洋,赵云手中只剩下了不到两千大洋了。

        带着失望,九月七号,赵云回到了郎溪,这时的郎溪已经进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季节。

        秋收开始了!

        (求推荐)

  http://www.biqugex.com/book_3621/37688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